三节课宣布融资上千万元人民币 : 欲打造一所互联网人的大学 | 融资首发
张晓军 张晓军

三节课宣布融资上千万元人民币 : 欲打造一所互联网人的大学 | 融资首发

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学习引擎提升、课程研发以及用户运营等方面。

今日,三节课向i黑马透露,已于今年数月内连续获得超过千万元人民币的两轮融资。其中,Pre-A轮由集结号资本领投,知初资本跟投, 天使轮投资方为唯猎资本、险峰长青等。三节课CEO后显慧表示,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学习引擎提升、课程研发以及用户运营等方面。

提起三节课,相信很多互联网产品和运营圈的人都不会陌生,从2016年1月起,三节课以产品和运营为切入点,主打互联网热点人物事件专业分析解读,并通过内容入口集聚粉丝,开展多层次的互联网职业培训,获得了一大批互联网从业者的关注。后显慧透露,从1月份发展至今,三节课平台已经聚集近20万粉丝,用户月学习人次达到5万规模,月收入在40万元以上。

因互联网学习热潮催生的课堂

除了后显慧之外,三节课还有2位联合创始人:徐财星与黄有璨。三个人分别在产品和运营领域都有10年以上从业经验,其中,后显慧曾在世纪佳缘和百度分别担任产品总监和百度产品架构师,徐财星曾在赶集网与K12教育巨头学而思培优担任产品总监,黄有璨则先后在第九课堂、新浪微米、周伯通招聘担任过运营总监、COO等职。

黄有璨在2013年前后曾经有过一次创业,当时他的团队决定要做“产品经理”方向的培训,黄有璨找到了已有多年产品经验积累的后显慧和布棉合作开发课程,三人由此结识。

2013年,互联网发展势头正旺,行业急需产品、运营人才,但大学里并没有相应的专业培养对口人才,在这中间存在着巨大的市场机遇。所以,即使当时这个的课程价格并不低廉,其报名火热程度依然超乎想象。“从2013年底到2014年中,三个人在线下开课数十次,收费2000元/人,期期爆满,供不应求。”黄有璨向i黑马介绍说。

x3.webp

问题在于,在将项目往前推进的过程中,三人同时发现,这种培训偏向于一次性交易,用户上完课便失去联系了,无法持续的产生联系与价值。

“身为互联网人,我们都特别不喜欢那种与用户之间‘一夜情’式的关系。”本着想做长久一点的看法,在2014年,黄有璨、后显慧、徐财星先后退出了这个培训课程项目。

虽然不想做培训,但三人仍然对“学习”这件事充满热情和兴趣,尤其是当他们发现互联网行业内有大量新人渴望学习产品和运营,却找不到系统化的解决方案时,从2014年9月起,三人开始一起兼职来推动这件事情,并把之前收费的课程变成完全免费,希望借此能与用户之间的关系变得更近,三节课的前身由此诞生。

从2014年9月到2015年9月,当时还是免费的三节课线下课程开展了数十期,培育了一大群忠诚志愿者和粉丝,每一期,都有人专程从外地跑来参加课程。这个过程中,三节课团队开始发现,很多时候,他们的发展并不是来源于自身清晰的规划,恰恰相反,更多时候他们都是在被用户们往前推着走。

到了2015年8月前后,这种状态到了一个临界点——越来越多无法参与线下课程的用户都开始催促、呼吁他们做一些线上的课程。于是,到2015年10月,当时还分别在百度、学而思培优和周伯通招聘的三人,在用户们的推动下,全职出来正式创办了三节课。

一所“互联网人大学”的自我修养

据百度教育数据显示,我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在2017年将突破2800亿元,其中职业教育占比达到35.7%。这一方面在于我国教育行业支出与GDP比重较低,未来教育支出提升空间巨大;另一方面,互联网渗透率正快速提升,也使得教育从线下转移到线上成为发展的必然。

在后显慧看来,作为高等教育之外的第二大在线教育市场,职业教育市场正从构建知识图谱向构建机会图谱转移。

简单来说,知识图谱是由知识点来构成知识地图,而机会图谱是通过学习获得能力提升和职业发展,在今后的职业教育中,无疑将更偏向于职业能力发展和就业水平提升这块,不光要懂得相关的知识。

转移之中,难免阵痛。在产品和运营这两个互联网行业非常热门求职领域,大多数想入行的人正在艰难过渡。

后显慧向i黑马介绍,这里面存在的核心问题是,产品和运营从业者对于岗位所要具备的能力模型和知识框架比较模糊,且找不到系统实用的解决方案。另外,在少数拥有成型学习进阶体系的公司框架标准不一,公司外的人难以涉入,在行业层面也不好推广。

x4.webp

依靠三位创始人10年的从业经验积累以及前期一年半时间的的课程实验与打磨,三节课建构起来了一套相对完整的课程结构和学习方法。

具体来说,三节课认为,一个互联网人的成长主要会经历3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入门”,通常对应到一个互联网人的-2到1岁这个阶段,即从大三大四开始实习一直到最初工作后的第一年。在这一阶段,一个产品经理或运营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缺乏一个整体的知识框架来认识和理解“产品”与“运营”,以及在具体工作的开展方面往往会缺少一些工作思路和工作方法。

第二个阶段是“进阶”,通常在1-3年经验的从业者身上体现比较明显。这个时候,他们往往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工作能力,但急需从一个偏执行的“产品专员”、“运营专员”向合格的“产品经理”、“运营经理”转变。其主要面临的问题可能是需要具备一些较为复杂的项目的推进和落地能力。

第三个阶段则是“职业深造”,通常是2-4年左右经验的从业者会面临的问题。具体来说,在工作了2年左右之后,一般产品经理和运营都会面临到具体职业方向上的又一次选择。

比如说做电商类的产品和做游戏产品,做偏广告投放的运营和做偏活动策划的运营是截然不同的方向。这时,大家最需要的就是在一个细分的职业领域下让自己能够慢慢成为这个领域内的“高手”或“专家”。

对应以上的三个阶段,三节课的做法是将课程体系分为入门——进阶——专业职能提升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是认知课程,对准的是-2-0岁的产品运营从业者,重点解决知识框架构建和基础工作方法的问题。

第二层次是进阶课程,面向1-3岁从业经验的用户,他们基本解决了概念、框架上的问题,需要的是通过大量的案例、复盘、分析等来提升具体业务能力,补足自己的短板。

第三层次是专项能力提升课,它根据不同职位的能力模型来进行研发,包括像电商、游戏、策略类产品经理的提升,以及活动、内容、用户运营方向的专业技能提升,通过设置不同的专业课程,来提高学员的专业竞争力。

除此之外,针对一部分高潜力的产品、运营人群,三节课还推出了精英化的“3.3计划”。

后显慧介绍,3.3计划更加注重综合能力的全方位训练,每期3.3计划为期一个月,每周需要学员在线上线下投入接近20小时,其中包括思维方法、复杂项目的推进和协调、商业理解能力等,在3.3计划中都会有针对性的设置。

“3.3计划的目标,就是用3年时间,每年都能为互联网行业培养300位综合能力非常突出的人才。”后显慧说。

总结下来,三节课其实走的是一条以教学研发和学习引擎为核心的体系化培训之路,它针对层次不同的用户设立能力模型与开发进阶课程,直接输出对应行业与岗位所需求的人才。

此外,和一些注重“案例分享”和“消费大咖”的机构间的差异在于,三节课团队把自己定义为一所面向互联网行业的在线大学,一方面可以通过在线学习引擎来为行业批量输送合格人才,另一方面也可以投入较重资源为整个行业培养一些潜在的行业精英。

x44.webp

后显慧表示,在产品设计和教学研发中,三节课也充分吸取了国外前沿企业的成功经验,对标案例有Udacity和Minerva等公司,其中Udacity面向无人驾驶、深度学习、人工智能等垂直行业开设系统课程,3年间获得快速的用户增长,发展成一家估值10亿美元的在线教育独角兽公司。

而偏“精英化”的3.3计划则和Minerva所做的很相似,选拔门槛比较高,投入了很强的线上和线下资源,把学员打造成具有强扩展性的人才,由此来产生更多的叠加效应。目前,这家公司已经获得7000万美元B轮融资,被称为重构高等教育的“在线大学”。

借社交媒体口碑低成本获客

相对于其它互联网在线教育平台,三节课的起步并不算早,但在一年内获得20倍的用户增长和10倍的收入增长,也算得上一匹业界的黑马。这背后,除了对课程本身的打磨,通过社交媒体口碑获客是其发展的重要一环。

作为流量入口的三节课自媒体,同样贯彻着“体系化”的思维,在黄有璨看来,现在市场上有不少创投媒体和行业垂直媒体,它们输出很多行业观察报道和干货技巧,但问题是,其所附带的信息量过大且内容相对零散、碎片化,用户无法借此建立知识图谱,比较直接地产生效用。

“对于一个在行业里工作1-3年的人来讲,如果你天天看这样的干货,其实会很疲惫。你会发现看了很多干货后,拿回来并没法指导实践、产出。”黄有璨说。

针对这个痛点,三节课的做法是专注于以产品和运营的视角,来分析解读互联网行业一线发生的重大事件。比如,围绕papi酱2200万元广告拍卖的发布会,很多行业媒体和评论家可能关注的多为趋势、模式等。

但三节课的角度则是,从罗振宇最初接触papi酱到事件发生之间的45天中,选出了大量关键信息,来分析和复盘这次事件为何能够成功和中间有哪些关键环节和步骤,以此形成自己的独特卖点。

专注之后,更需要连贯,这样才能形成体系化的价值输出,那如何解决连贯性的问题呢?黄有璨告诉i黑马,三节课输出的很多方法论和深度解析,基本是经过具有10年以上经验的团队核心成员直接创作或是共同认可的,它是在一个相对连贯的框架、体系内,且带有深入的洞察,这就较好地补足了用户对于特定内容的需要。

有意思的是,通过这种形式的内容输出,三节课在提高对用户粘性的同时,也把像新世相、知乎等内容平台吸引过来,进行内容上的后续合作。由此,三节课在用户端和内容端上形成了正向循环,助推着内容提升和用户增长。

335272921910719669

黄有璨称,目前,三节课公众号已经积累了近20万用户,深度解读过papi酱广告拍卖、知乎信息泄露事故、逃离北上广等近百个互联网事件,文章被i黑马、虎嗅、36氪等一线互联网媒体转载,以极低的获客成本为后端课程提供了持续不断的用户流。

互联网在线教育需重构学习逻辑

虽然三节课在细分领域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放眼整个在线教育市场,依然是一片创业公司厮杀的红海,存在着市场成熟度低、用户使用习惯未形成、商业模式不清晰等等问题。无疑,三节课要在这片红海市场中把握航向和确立地位还面临着诸多挑战。

“英语、K12与互联网产品、运营类的在线教育存在着本质上的不同。”在黄有璨看来,语言类和K12在线教育,师资相对好培养,但在互联网行业,直接面对一线的复杂实操,它的师资天然稀缺且难以复制。这就决定了三节课不可能依靠大海量的老师去服务用户,必须根据互联网特性重构一套学习逻辑。

好在于,在互联网压力系统下,产品、运营从业者学习动机天然比较强,自身也急需体系化、结构化学习方案来解决现实问题。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三节课通过教研、学习引擎和强运营的介入,在多次产品不断迭代后,做到了学习完成率45%,作业提交率30%的在线学习效果,与线下教育相近。

“我们用过去一年时间回答了两个置疑,第一个置疑是人们不愿意为在线学习内容付费,第二个置疑则是在线学习效果差。但这可能才只是我们的开始。”后显慧说。

三节课 互联网 融资 互联网大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