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风投炉边对话:是犀牛还是独角兽,你怎么看?
500Startups 500Startups

硅谷风投炉边对话:是犀牛还是独角兽,你怎么看?

投资历程就是一场财富的循环往复之旅:你的财富会消失,然后会有更多财富回来,然后又会消失,又会回来....

本文为硅谷顶级加速器500Startups第18届加速器路演日上Dave McClure与Tim Draper的炉边谈话翻译整理。内容系500Startups(微信ID:fivehundredStartups)授权i黑马网发布。

5副本

Tim Draper德丰杰(DFJ)投资基金的创办合伙人,是Hotmail、百度、Skype、特斯拉等著名企业的领投人。

6

Dave McClure500 Startups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曾投资Twilio, Credit Karma, Lyft等著名企业。

1、投资历程就是一场财富的循环往复之旅

你的财富会消失,然后会有更多财富回来,然后又会消失,又会回来,循环往复,这是你必须经历的一趟旅程。

Dave: 作为硅谷最有名的投资人之一,先给大家讲讲你的投资历程吧?

Tim: 那真是一个漫长的历程。1985年我接手了我父亲创立的SBIC(Small Business Investment Company,是由其父亲Bill Draper在1979年建立的投资公司——编者weiming-angels注),那时SBIC做得一般,但尚有一些资产,于是我向政府贷款了600万美元希望重整河山。然而三年以后,我几乎亏掉了全部的600万,并且接到通知说我已在政府的监控名单上。我问他们:“监控名单是什么意思?”他们说:“没什么,只是需要观察你。”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又告诉我:“你在我们的污点名单上。”我又问他们:“污点名单是什么意思?”他们说:“我们要收回贷款。”我惊慌失措地飞回华盛顿,恳求他们说:“不,请你们再宽限一小段日子,我觉得有一些好事情可能即将发生。”但其实我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那时候可不像现在,在硅谷找些人就可以融到钱。但不管怎样,他们同意了。

然后,1991年,IPO窗口突然开放了,我一夜之间有了6家上市公司,还有一家成了独角兽。于是我再回到SBIC中看看,发现我已经从“污点名单”变成了“年度最佳投资人”,我的照片和那些功成名就的投资人照片放在一起。你的财富会消失,然后会有更多财富回来,然后又会消失,又会回来,循环往复,这是你必须经历的一趟旅程。

1

2、国际投资就是不断开疆拓土

“那时候说要在美国以外搞投资,无异于现在说“我要在火星上建公司”。我们在中国最早投资的几个公司都号称自己和政府关系深厚,然而这些投资最后全都亏了。那之后我想:“也许我们的方式错了,或许我们应该和在硅谷一样做。”

Dave: 我们知道,你大概是全美国最早开始在国际投资的投资人?你为什么会对国际市场感兴趣呢?又是怎样建立了自己的全球投资网络的? 

Tim: 那时候在SBIC,我们做得不太好,而且看起来还欠着600万美元的债。那时每个风投都会看到一则广告“快来阿拉斯加,展示风投实力”。那时候阿拉斯加在大力发展创业,于是我们就在阿拉斯加设了一个基金。我说:“不如我们一半的钱放在阿拉斯加,一半的钱放在硅谷吧。”阿拉斯加那边同意了。最后阿拉斯加的公司只有一家给我们赚了钱,但硅谷的公司却有两家卖给了AOL,你知道那时候AOL有多么风光,这一举就让我们赚了不少。我对他们说:“你们看,其实我们完全可以远程做这些事。”于是我们就在全美都设了办公室。 

那之后,我就想扩张到全球。那时候说要在美国以外搞投资,无异于现在说“我要在火星上建公司”。我在乌克兰的投资亏得一分钱不剩,大概以后我再不会想在那里投资了。但中国的投资却非常成功。我们最早投资的几个公司都号称自己和政府关系深厚,然而这些投资最后全都亏了。那之后我想:“也许我们的方式错了,或许我们应该和在硅谷一样做。”于是我们投资了一些很有雄心壮志,想要改变现状的企业家,于是我们有了百度,他们后来都成为了中国的巨头。然后我们也在欧洲发现了skype。跨国投资的确成果丰厚,特别是在那种其他风投都偃旗息鼓、手足无措的时候。    

Dave: 那么你是怎么发掘中国的市场的呢?

Tim: 我的父亲曾经是联合国发展署的官员,80年代末我曾经和他第一次去中国。那时候我们坐着唯一一辆车开在唯一一条铺好的大路上,从第一家国际机场到第一家国际宾馆,叫做“友谊宾馆”。那时候人人都骑自行车,处处尘土飞扬,人们做生意的方式不像是“买卖”,而更像是“交换”。那时我就想,天啊,也许这里会有一些事情将要发生。因为我的确很喜欢我遇见的中国人,而且我感到那里有很多机会,所以我想在海外投资。1999年,美国互联网的泡沫破了,我很庆幸自己能在那之前就向美国以外扩张。

3、看人是看一种态度

“我在投资百度、skype,hotmail和特斯拉中发现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在pitch中用了同一个词:愉悦(delight)。这种对顾客的态度往往就决定了你是独角兽还是犀牛。

Dave: 你投资了这么多家巨头公司,在投资中你如何看出有潜力的创始人呢? 

Tim: 这是投资中最有意思的问题。我有一个非常巧的发现,就是在投资百度、skype,hotmail和特斯拉时,他们都在pitch中用了同一个词:愉悦(delight)。他们都说:“我们想让我们的顾客感到愉悦”。当企业家有这样的态度的时候,我发现一切就会不一样。当然现在我告诉你们了,所以你们不能再用这个词pitch我了。不过我觉得,这种对顾客的态度往往就决定了你是独角兽还是犀牛。当然犀牛也有一支角,不过就比较难看了。

2

Tim Draper和Dave McClure两人各自扮上后,一本正经地在500 Startups 18届加速器的路演日(万圣节主题的Demo-Ween)上展开炉边谈话。

4、媒体营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和媒体合作的过程往往是,他们给你写的第一篇文章总是洋溢着溢美之词,而之后就是各种变着法儿黑你。如果你习惯了,这倒也不失为一种好的营销手段。

Dave: 你在投资界的名气如雷贯耳,堪称“网红”投资人。那么你对投资人的自我营销有什么看法呢?你会有意识地宣传自己吗?

Tim: 说起来也挺奇怪的,我大概是全世界第一个给自己做广告、第二个和媒体合作的投资人。那时候我的广告登在Upside杂志上,因为我投资了这家杂志。和媒体合作的过程往往是,他们给你写的第一篇文章总是洋溢着溢美之词,而之后就是各种变着法儿黑你。我的合伙人Fisher看到这种文章总会跟我说:“天哪,你为什么要和这些人打交道?”我说:“没事儿。”因为之后你大概就会明白这种平衡,你会被抬举一点儿,然后又会被黑。如果你习惯了,这倒也不失为一种好的营销手段。不过不管让媒体写得好还是坏,本质上都应该还原事实。即使一开始说错了,也不要害怕承认。这也许是伊丽莎白-霍尔姆斯做错,但伊隆-马斯克做得对的地方。 

Dave: 伊丽莎白和伊隆现在都是话题不断,作为他们的投资人,你怎么看?(注:伊丽莎白-霍尔姆斯(Elizebeth Holmes)是血检公司 Theranos创始人,曾估值百亿,后被爆出信息造假,被迫关闭公司。伊隆-马斯克,电动汽车特斯拉创始人。Draper是这两家公司的投资人。——编者weiming-angels注) 

Tim:关于企业家和媒体的关系,伊丽莎白和伊隆是两个很好的例子。他们做的事情都关乎人的生命安全,本意上都是希望替代现有技术,实现更美好的愿景,但实际上都被许多媒体大加攻击,因为他们破坏了很多传统行业的利益。但最后的结果却是相反的,因为他们对媒体采取的策略完全不一样。

特斯拉刚出来的时候,纽约时报就声称电池会造成爆炸,伊隆觉得这篇报道失实,于是他第二天就找到记者,请他开特斯拉试验,反驳他的观点。无论媒体有多少关于特斯拉的负面报道,他都会第一时间站出来反驳,并且告诉他们特斯拉是如何改进的。但伊丽莎白在这件事上却并没有采取明智的策略,因为对她的攻击过于广泛,她就选择了沉默,最终导致了最后的无力还击。所以,对于企业家来说,我觉得对于负面新闻,一定要及时还击。在这样来回的斗争中,其实对于公司本身也是一种营销。比如特斯拉就已经形成了一套营销系统,每一次对负面新闻的说明其实都让消费者更加了解这个产品。

5、创投界全民狂热的时代已经过去

“那时候人们只顾着狂欢而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了。但现在不一样了,那种全民狂热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Dave: 现在人们有一个很大的担忧,就是现在的创投界是否有新一轮的泡沫?你觉得现在的环境和90年代相像吗? 

Tim: 在我开始投资的时候大多数人还不知道风险投资是什么,泡沫开始的时候就是所有东西都叫某某软件,然后泡沫破了。现在的情况有些相似,是因为我们又开始有了很高的流量,因此大家更加谨慎。但现在和以前不同的是,现在没有那种上市的狂热了。那时候只要有5000万的市场,就可以上市了,但现在,上市的公司大多是些没劲的公司。那时候上市催生狂热,人们很兴奋,一支股票可以今天50块,明天500块,人们只顾着狂欢而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了。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们没有那样的股票交易市场了,各种政策法规也对股市采取了更多管制,不可能再有那种疯狂的买卖了。现在的公司上市必须已经很成熟了,那种全民狂热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投资 风险投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