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中日合作动画,到底让国漫进化成了什么样子?
ACGx ACGx

今年的中日合作动画,到底让国漫进化成了什么样子?

虽然槽点也很多,但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

本文系ACGx给i黑马的投稿,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尽管今年秋季日番的整体质量优于春夏番,但是同期播出的国漫在日漫的夹击中仍旧有话题性。《凸变英雄》、《星梦手记》、《侍灵演武》、《时空使徒》和《一课一练》这5部中日同期播出的动画作品,代表了这一年来中日合作动画的最终成绩。

资本大举进入二次元市场后,和日本动画公司合作动画,似乎已经变成了中国动画行业崛起的蓝海。

中方高调和日方进行动画合作

动画是打造动漫IP产业链的重要一环,然而动画本身国是这个产业链中无法变现的内容载体,并且还需要付出较高的制作成本和较多的人力。另一方面,国内K12+动画是一种比较尴尬的存在,不仅只能在网络上播出,一定程度上还要和非常成熟的日式动画争取用户。在这种状态下,国内的动画行业始终无法形成一个良好的体系。

当大众谈到国漫存在的问题时,一般会提到国内动画行业从资金、技术、资源上都不足以和日本动漫相比。但是,实际上国漫最缺乏的是没有固定的套路,包括叙事节奏和从作品中需要传达出来的价值观。

此外,国内动画公司水平参差不齐。水平相对较高的公司数量太少,且早已经被资本布局,原创动画IP的竞争逐渐加大。再加上国内动漫IP的配套产业链不完善,以上种种几点,找日方合作动画,目前看来是比较快速弥补除了价值观外其他问题的最佳办法。

和日方合作,对中国公司来说,有几个优势。

中国二次元用户仍旧以日漫作品为主,虽然日方动画团队的价格高于国内动画制作团队,但是从行业以及用户层面来说,和日方合作制作动画会更有噱头,虽然付出较高成本,但是能带来更高的关注度。

此外,日本动漫行业发达,和日方合作,能够学习先进的动画工业制作经验。

最后,借助日本完善的动漫产业链,可以积累一定的动漫IP运作经验。

就以上种种而言,找日本合作动画,在国漫发展的道路上可以算是绕了一段近路。

动画质量已有提高,但讲不好故事仍是主要问题

这一年总共有8部中日合作动画作品播出。

和日方合作制作动画,势必会让习惯了日本动漫的观众们期待值满满。那么这一年来中日合作的动画到底有没有进步?

十月之前,画面崩坏是常态

《从前有座灵剑山》作为中日合作动画的开山之作,从第一集开始就被喷,喷的重点在于作画崩坏。

导致这一严重问题的最大原因其实在于时间太紧,又是中日首次合作,中方团队在对日方动画团队的把控上明显没有经验。再加上《从前有座灵剑山》是近两年来中日首部合作动画,不管是国内市场还是观众都对其满怀希望。然而希望越多,失望越大。

到了《一人之下》,动画水平略有提升,然而作画崩坏依然存在。甚至于《一人之下》漫画的粉丝表示看动画还不如看漫画,中日合作动画仿佛走入了一条跳不出来的黑路。

中方和日本合作动画,要付出比在国内制作多得多的成本,最终做出的作品却无法让中国的粉丝们满意,甚至比某些完全“中国造”的国漫动画的画面还要差,中日合作也是把双刃剑。
这种状况,直到10月几部国漫番的出现才有了改善。

10月番5部中日合作国漫动画目前基本已经播放到了第5话,在网络上关于动画的讨论仍有关于画面质量的,然而更多的还是在讨论剧情。经过大半年的中日合作磨合,这些新作的画面已经不再如之前那般让二次元们“大吃一惊”。

虽有信仰加成,但剧情仍不过关

先简单介绍一下10月番这5部国漫。

其中,《侍灵演武》和《时空使徒》是由少年漫画改编而来,人物、剧情比较完整,属于动画里的“正剧”。

《一课一练》和《凸变英雄》部则属于搞笑泡面番,以出现大量的夸张情节来讨好迎合看惯了日漫的二次元观众。比如《凸变英雄》中出现了大量中国动漫观众一看就懂的梗,《一课一练》里出现了不少切合当下热门手游《阴阳师》的笑点,加入了不少本地化的搞笑内容。

《星梦手记》属于偶像类动画,制作方破天荒地在正片后加入同等时长的“声优教你学中文”节目,让二次元们大呼“有毒”。

关于这5部剧,二次元们的态度如何呢?

由于《侍灵演武》之外的其他四部都在B站播出,所以ACGx选取这4部动画中文版的B站点击量,制作了下面这份单集播放量对比表。

考虑到4部动画每周的放送时间不同,本周有的动画已经放送到第5话,该表格只选择了前4集的播放量进行对比,数据的统计截止时间11月1日。

可以看到,《一课一练》、《时空使徒》和《星梦手记》这三部在B站的弃番率从第二话开始就已经很高了,《一课一练》达到41%,《时空使徒》为58%,《星梦手记》为75%,哪怕刨除猎奇和尝鲜的观众,这几个数据都是偏高的。

到了第三话,《一课一练》和《星梦手记》的点击量继续猛滑,《时空使徒》第三话相比第二话则处于一个相对较稳定的状态。

观看人数一直比较稳定的《凸变英雄》,起始的点击量是4部中最低的,原因则在于这部剧前期宣传并不多,而剧情在动画番剧中属于非常小众的类型。

《侍灵演武》在优酷土豆上第2话的弃番率也高达43%,第3话的弃番率降低到18%,也进入到一种比较稳定的状态。尽管如此,观众们对于画面中“奇怪的黑线”的吐槽延续到了第4话。

在被日本动漫“喂饱”的中国二次元用户面前,即使国漫有国内二次元们的信仰加成,但是故事是基础,讲不好故事,观众很难有支持下去的理由。在这5部动画中,除了《星梦手记》外,讲故事并不是日本团队的主要工作。

不过,这几部动画在B站的国产动画点击量中一直处在前10名内,在国产动画中仍然处于较好的水平。(《星梦手记》的企划全部为日方,因而并未被B站归在国产动画中)

这些动画表现各异,和它们的实际作用有关

2016年全年8部中日合作动画的国内出品方包括腾讯动漫、爱奇艺、优酷土豆、乐元素和绘梦动画,其中既有动漫平台,也有游戏公司,还有动画制作公司,囊括了中国国内和动漫娱乐相关的各类型公司。

从商业角度来看,这8部动画于各自公司而言有着各自的作用。

出品了《从前有座灵剑山》、《一人之下》、《时空使徒》的腾讯动漫是最早做出来中日合作动画的动漫平台,明年还将推出中日合作的腾讯动漫自有IP《从前有座灵剑山》第二季、《银之守墓人》和《理想禁区》。

一直处在风口浪尖的腾讯动漫,为了打造动漫产业链平台,对于中日合作动画,一直抱着学习制作日本动画制作经验,快速提升自有团队人员动画制作能力的目的。就今年出品的这3部动画来看,确实是逐步在提高。不过,通过和日方动画团队合作并且吸取制作经验,并非是一年3部动画就能完成的。

绘梦动画今年同日方合作了《一课一练》和《凸变英雄》。其中《一课一练》全部由日本团队制作完成,《凸变英雄》是由国内动画团队制作,脚本和日文版本地化的修正工作由日方完成再出口到日本电视台播放。其实在腾讯今年3部中日合作动画中,我们也能发现绘梦动画的身影。从最早作为腾讯动漫和日本动画团队合作的接口,到现在独立和日方合作制作动画,甚至将中国团队制作的动画推向日本,绘梦动画正在慢慢积累和日本动画团队合作的经验。

优酷土豆背靠阿里巴巴,通过和日本动画方合作《侍灵演武》,能够拉拢更多的日本动漫资源,将日漫IP接入到阿里生态中。和东京电视台、小丑社的动漫商品化合作,就是优酷土豆在动漫产业链上的新动作。

而作为二次元市场中大量中小型公司代表的乐元素,《星梦手记》动画是其“跨次元偶像企划”的一环,围绕这个IP还有漫画、广播、音乐、真人演出等多种形式。不过乐元素曾在发布会上坦言,国内环境和日本不同,在本地化工作的推动中速度比日本稍慢。

这些中日合作的动画,对中国的动漫行业来说,不管是连接上下游,还是打通各个环节,都有一定程度的推动作用。

中国动漫行业的未来

不过,需要看到的是,一部动画从制作到播出,再到它可能产生的后续影响,至少需要大半年到1年时间甚至更长,比如优酷土豆和日方合作《侍灵演武》从双方接触到最终成片播出就花了接近2年时间。大量资本涌入二次元市场,然而动画本身是不赚钱的,对资本来说投入二三千万制作一部动画,什么时候能获得良性的回报,体现动画的商业价值,是未知之数。要知道,爱奇艺的《龙心战纪》已经播完了半年,预备做影游联动的同名手游目前仍未开测。

其次,今年是中日合作动画的第一年,不管是行业还是二次元们,都还是抱着希望看待这一行为。除了以上提到的几家公司,明年还会有更多的公司在中日合作动画上发力。然而,这样持续下去,“中日合作动画”是否还能成为一种噱头?一部动画带来一点进步,固然能让二次元们感受到动画人的热忱,然而有着“世界级”动画审美观的中国二次元用户和较为落后的中国动画行业之间的矛盾并非是几部中日合作动画就可以调和的。

最后,从动画本身来说,中国现如今的K12+动画都有着非常浓厚的日本动漫风格,不管是行业还是用户,都希望能够“去日漫化”,找到彻底符合中国二次元们能接受的属于中国的动画风格,并且尽可能地讲好动画故事,不过这可能是相当难的一点。

实际上,当我们谈到国漫的发展,不可避免地要谈到中国动漫行业的发展。然而现在不管是制作动画还是围绕动画IP所做的其他事情都是在尝试,或许现在做得仍旧不够好,但是至少比刚开始要好,这就是进步。

动画 国漫 二次元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