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许长虹:说我们疯狂,这是表扬和称赞
i黑马 i黑马

乐视许长虹:说我们疯狂,这是表扬和称赞

放眼全球,我们有自信,乐视已经是为数不多的互联网巨头中的一个。

i黑马讯 11月8日消息今日,在TechCrunch2016国际创新峰会上,乐视全球商城高级副总裁、兼海外O2O高级副总裁、兼乐视控股市场副总裁许长虹接受了主持人Jon Russell的采访。

近日,乐视CEO贾跃亭的一封公开信备受关注,对其中的敏感问题,许长虹也给出了解答。

许长虹认为,这封信是贾跃亭对投资人的一个态度表达。世界上任何一个成熟的公司一定会有一个周期性。乐视正在权衡各项业务,以及生态化反的程度。汽车还是乐视的重中之重,超级汽车生态是乐视高度重视的项目,肯定不会被砍掉。

“看全球的大公司的发展趋势,一定是先激进跨步前行,然后财务收紧。”许长虹称,乐视并不担忧钱的问题,而是在思考如何把钱用到刀刃上,有智慧地花钱。

“打造生态型的互联网公司,是我们坚信的精神,即便受到别人的质疑,乐视代表的商业模式一定是正确的。”许长虹说,“放眼全球,我们有自信,乐视已经是为数不多的互联网巨头中的一个。”

对于主持人的提问:“你们是不是一个特别疯狂的、动作特别巨大的公司?”许长虹表示:“我觉得这是一个表扬,一个称赞。”

以下为许长虹与主持人对谈实录,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

Jon  Russell:大家早上好!许长虹先生是乐视全球商城副总裁,我想问你一下,到底应该怎么读你公司的名字?

许长虹:我们的历史是这样的,我们最早开始于视频流媒体,我们叫Letv ,因为我们是有一个非常庞大的生态系统,所以我们觉得光叫LE-TV还不够,所以我们就品牌升级了,从今年1月份开始改了。其实我们公司的文化是非常多元化的,UP2U你怎么念我们并不介意。

Jon Russell:我想代表观众们问你一个问题,昨天我们看到一篇报道,说你们的CEO写了一封信说,“你们的发展太迅速了,需要放缓一下你们的脚步”。你对于你们的CEO这样的一封员工信有什么看法?你有没有担心?你的饭碗还稳当吗?

许长虹:既然我今天在这里,证明我是保住了我的饭碗的,开个玩笑,如果大家看我们CEO的员工信,他并不是在说我们的商业模式可持续和不可持续的问题,不是我们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我们怎样更聪明地花钱的问题。我们希望在全球能够可持续发展,我们希望有一个更平衡的发展。乐视已经进入了第12个年头了,我们已经在这个行业有很多年的历史了,作为一个创新企业起家的公司,走过12年,我们也会有不断的发展的重心。我们在中国有7个子生态,我们第一阶段的目标已经完成了,下面要进入到第二阶段。我们希望在用户量方面很快铺开,在商务、财务的表现也比第一阶段更好。

刚刚那封信也包含YT 对于投资人的一个态度的表达。

Jon Russell:是不是有些项目会被砍掉?比如说你们的无人驾驶车的项目,是不是会放弃?能不能跟我们确认一下这一点?

许长虹:超级汽车生态还是我们高度重视的项目,肯定不会存在砍掉的情况,这跟我们对待美国的战略也是一致的,我们肯定会继续投入。大家来回顾一下整个16年,我们新招聘了5000人,我们在北美的办公室也在全速发展,其他相关业务的投资也一直在保持。

回过头说,这就跟世界上任何一个成熟的公司一样,无论财富500强的公司还是其他公司,你关注他们发展的历程,一定会有这样的一个周期性,或者全速加速,或者财务这方面比较谨慎。能够完成这样一个平衡发展,或者可持续发展的这样一个模式是我们的专注点。我们其实就在权衡各项业务,以及生态化反的程度。

回答你刚才问的问题,汽车还是我们的重中之重,我们的CEO在员工信当中说已经花了100亿美元投到汽车上。同样这也会成为我们全球发展当中一个最重要的生态活。非常值得期待!

Jon  Russell:你刚刚也说到,你们已经在美国设点了,在美国是不是有600个员工?你们美国的这600个员工还会继续有工作吗?

许长虹:其实他们不仅还会保住饭碗,我们还会招一些做公关的人。

Jon  Russell:600个美国员工做什么呢?你们在那里的业务如何展开呢?

许长虹:我们当然希望复制在中国的成功,在中国的7大生态活动都想复制到美国去,比如说电视、手机、金融、体育等等。整个生态的落地都会实现,尤其是智能终端已经落地了。 在美国60%到70%做研发和互联网业务方面的工作,其他员工主要在HR、人力资源、法务、销售等,这些都是很常见的部门人员。从600人的规模和发展你就可以看得出来,我们是从年初的30人增长来的,明年还会继续投入。

Jon Russell:你们这样的成长速度非常惊人,从30人到600人,是不是太快?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的公司,一年之内从30人到600人。这是不是非常疯狂。

许长虹:当我们说发展“快”,对于我们来说不只在说人员,都是在说我们有没有很快找到适合的优质人才,是否跟得上我们的战略。正如我们上面所说,我们已经进入第二阶段,我们需要更多专注在执行。这封信的主要对象是我们的中国员工,所以对于美国还是很不一样的。这个公开信里讲的增速过快,不光是我们招了这么多人,是招对了人,是在中国或者其他地方招这么多人。

Jon Russell:我真的无法避免提到这封信,我听说你们的智能手机业务在中国也在蓬勃发展。这样一个业务在中国怎么样呢?亏欠还是赚钱?

许长虹:在中国智能手机这块,我们的产品供不应求。当然就跟任何一个初创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一样,发展如此之快我们遇到困难和挑战在所难免,正如YT在信中提到的一样,感谢供应商在这个时候给予了我们莫大的理解、帮助和支持,对此我铭刻于心,绝不敢忘。

Jon Russell:我听说好像很多帮你们代工的制造智能手机的工厂,你们还没给他们付钱?

许长虹: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非常尊重他们,尊重我们的合作关系。在公开信当中我们强调了对他们的重视,我们希望和他们保持健康的关系。

Jon Russell:你们是两周前在美国发布了新手机?你们在美国两周之前开售自己的手机,是不是很难卖?

许长虹:11月2日,4个小时之内,我们在美国乐视商城上的产品就全部卖光了,就像85寸第四代超级电视,9秒就售罄。

Jon  Russell:到底卖了多少台?

许长虹:你当然知道,这个是商业机密,不方便公布。

Jon  Russell:现在我们都在这里,难道不是好的时机给我们公布吗?不说就算了。在美国卖中国的智能手机是不是很难?比如说在价格竞争这方面,我们有没有优势?是不是很难卖?在定价,或者你在美国卖手机能做多少量?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

许长虹:智能终端是我们进入美国市场的接入点。如果你看现在美国媒体对我们的报道,各种产品的评测,无论是手机,还是电视,都是极其积极正面的。我们的理念在美国也保持不变,依然会坚持“极限科技,完整生态,颠覆价格”,希望智能终端开一个好头,运用我们UP2U的理念,真正做到用户为核心,提供最优质的服务。

Jon Russell:您有没有担心会被起诉?因为中国很多的智能手机的公司也是遇到很多这类问题。

许长虹:你是说知识产权的问题吗?

Jon Russell:你会担心吗?

许长虹:我不会用“担心”这个词。我觉得任何一个有社会责任的公司,不应该担心侵权、被起诉,我们应该正视任何遇到的问题,而且要做好这样的准备。我们在很早的时候就做出布局和防范,我们在考虑之中,也有所布局应对。

Jon Russell:现在你们在美国市场已经开售哪些产品?

许长虹:我们已经在我们的电商平台上售卖超级电视,超级手机、乐视盒子,配件等,还有我们的内容会员。相信你们也看了美国的新闻发布会,我们也公布了很多优质的内容合作伙伴,接下来也会有更多令人振奋人心的消息会公布。

Jon Russell:你在美国哪些平台上售卖你的产品?直接卖给用户?

许长虹:是的。我们现在所有产品都在乐视商城上售卖,这是了解我们全生态的平台,我们希望更多的用户可以到这个平台来,直接下单,去渠道化,这样也有利于我们实现更具竞争力的价格,真正让用户获利。

Jon Russell:在中国市场上,有很多大的电商公司,阿里巴巴、京东等等,但他们好像并没有特别关注美国市场,东南亚可能是他们比较关注的,你们为什么选择美国呢?在美国,亚马逊是最大的玩家,你们有没有考虑到美国的消费者用亚马逊,你们怎么把他们引入到你们的网站上?

许长虹:我必须引用贾总的那句名言,哪怕你就只有1%的机率成功,也应该去尝试,就是这1%的机会能让你实现颠覆。在中国,京东、阿里巴巴,都是我们的很好的合作伙伴。在美国,我们也会跟亚马逊,eBay等平台达都成了合作。原则上,在用户触达率最高的平台,我们希望为用户提供我们的产品。

如果我们看看现在电商的趋势,平台型的电商确实很好地服务了现在的用户,但如果一个品牌需要更好地了解自己的用户,更好地服务自己的用户,必须要建立强大的从端到端的自己的“旗舰店”。这是乐视商城的使命。

Jon Russell:汽车是你们一个很重点的发展方向,你们会在网上卖乐视的汽车吗?

许长虹:会啊。

Jon Russell:你觉得什么时候才可能开卖?

许长虹:我刚刚也说了,整个2016年如果你一直关注我们乐视发展的话,我们还会有更多的和汽车相关的大动作。YT的员工信当中也为我们的汽车生态有所预热。

Jon Russell:给一个具体的时间点可以吗?让我们知道一点信息吧?

许长虹:我不确定要用“发布”这个词,我们只能说我们会有一些特别有意思的动作,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关注。

Jon Russell:还会有更多的公开信吗?我们大家都很爱看员工信。

许长虹:如果你们继续关注我们的CEOYT,其实这不是他唯一的一封信件。只是今年,已经发过一封公开信了。

Jon Russell:但这一封却像重磅炸弹一样,大家都很关心里面的用词,觉得你们过度扩张,并且说商业模式并不可持续。

许长虹:我们讨论的不是是否可持续的问题,我们讨论的是怎么更明智地持续我们的趋势。如果你看全球的大企业,我不会点名。

Jon  Russell:你点名吧,我们想知道。

许长虹:如果你看全球的大公司的发展趋势,一定是先激进的跨步前行,然后财务收紧。我们并不是担忧钱的问题,而是如何把钱用到刀刃上,如何有智慧地来花这些钱,我们希望成为一个全球性值得尊敬的公司。

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一个初创企业,不管你是一个20个人还是100个人的初创公司,你都要经历这样一个循环。

Jon Russell:是不是你们是一个特别疯狂的,动作特别巨大的公司?

许长虹:谢谢你的表扬(开玩笑)我想我会认为这是个称赞吧。

Jon Russell:一讲到乐视,大家觉得好像你们无处不在,什么都做。你们是不是也在学习别人的做法?

许长虹:在跟硅谷很多相关行业的资深高管和人士沟通的过程当中,没有一个人不会为我们的商业模式打动,虽然听起来很疯狂,但是他们真正重视的是我们是否是正确的。就像YT说的,乐视的路,打造生态型的互联网公司,这是我们坚信的精神,这是我们认为对的事情。即便受到别人的质疑,乐视代表的商业模式一定是正确的,战略是没有问题的。

Jon  Russell:所以你们并没有模仿或者怎样。

许长虹:目前我没有看到全球任何一家公司在做类似我们在做的事情。我需要解释我们为什么这么做,如果你看看全球的发展趋势,我们现在是惟一的一个从事这样一个方向的公司,没有其他的公司和我们一样。比如拿索尼做比较,他们有自己的娱乐系统、硬件,我小时候也用很多索尼的产品,比如随身听。但它们彼此是孤立的,没有交汇。如果有一些创新,突破性的服务,能够提供最好的服务给我们的用户,为用户创造价值,那就再好不过。这就是乐视想做的,这种互联网的基因是在我们血液里扎根的。

无论如何拆分理解我们所要打造的生态,都逃离不了三个使用场景,移动终端使用场景、交通使用场景和家中使用场景,所以打造7大生态的做法不是没有理由的。

Jon Russell:你真的认为消费者希望在方方面面都想要同一个品牌吗?

许长虹:其实不是他们要不要,而是我们能不能让他们使用得非常愉快,提供给他们最好的体验,实现UP2U 。如果不选择我们,应该不是我们的品牌或者气态原因,而是因为我们没有提供好服务。

Jon Russell:我们来猜猜看,在现场观众里,你觉得有多少人拥有乐视的产品?

许长虹:如果你看到最近的数据,我们在中国所销售的电视,我非常有信心,在最近的双十一预热期,跨平台的数据来看,我们的电视是最受关注和欢迎的品牌。加上我们在海外收购了Vizio,可以说我们几乎离全球最大的电视制造商不远了。

Jon  Russell:为什么会去并购公司?你们已经做了智能电视,还要收购另外一个公司?

许长虹:Vizio是一个非常好的电视硬件公司,是最大的美国本土电视品牌。我们看到, Vizio在供应链、客户关爱、销售渠道等方面都做得非常好。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彼此之间能够带来更多的附加价值,我们有很好的UI,以及互联网能力,外加内容的嵌入。这样的一桩姻缘能给我们带来更大的价值,比我们想像的价值更大。

如果我们仔细看一下并购的原因,可以看到,如果你对你的商业模式有足够的激情,如果你希望成为一个全球的企业,能够更好地服务客户,在中国之外,其实你要了解全球的市场,你要了解消费电子,以及互联网的行业。如果你只是在亚洲很成功,在美国就没有什么版图,你去争自己是成功的公司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只是在美国很成功,要来到其他市场是比较容易的。

Jon Russell:我再问一个问题,关于这个员工信,今天现场很多观众已经听到了乐视的相关报道,增长太快可能是不可持续的,你会跟大家怎么解释乐视的未来?

许长虹:相信大多数人都从媒体的报道里读到了我们的新闻,我希望告诉大家的是,里面所提到的一些内容,我们是非常公开以及非常诚恳的。

是隐瞒一些事实,还是很公开地跟大家说明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我们选择了后者,我们希望持续传递一个信息:我们在打造一个全球独一无二的生态体系。我们希望不管是现场的朋友,还是关注我们新闻的朋友,或者是使用我们产品和服务的用户,都认识到,我们希望运用我们UP2U的理念,打造互联网生态体系。这不是在用现在定义现在,而是在用未来定义未来。

我希望下次我再跟Jon Russell聊天的时候,或者再看到现场观众的时候,我们能够有很多非常激励人心的故事跟大家分享。

现在我们再看看整体行业的发展,放眼全球的话,如果全球出现互联网企业的巨头们,我们有自信乐视已经是其中为数不多的一个,为用户创造更多的价值。

Jon Russell:我们希望很快能够来和许长虹多聊一聊。

乐视 贾跃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