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提前知道美国大选的最终赢家是谁了
数字智库 数字智库

我已经提前知道美国大选的最终赢家是谁了

是社交媒体。

本文由数字智库(ID:neo_media)授权i黑马发布,综合编译自大西洋月刊/CIO/Newsfactor。

“■ 在前两次总统电视辩论期间,1/3支持特朗普和近1/5支持希拉里的推文都是机器人账号发布的。

■ 皮尤调查显示,大约44%的美国成年人从社交网站上了解到关于总统选举的消息。

■ 希拉里阵营一直囿于传统民调的数据,把它作为自己将赢得大选的证据;而特朗普常把在线民调结果视为自己“赢得”辩论的证据。

■ 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越来越像是一种新式市政厅,它能够让候选人与选民之间直接对话,还能提高公民参与度。” 

■ 社交媒体通常就是政治的“丑陋肥皂盒”,因为人们敲敲键盘就以为能发挥自己意见的影响。

社交媒体插手美国大选

四年一次的美国大选日终于拉开序幕,预计在北京时间今天中午左右,大选结果将见分晓。不管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赢得胜利,对深深卷入的社交媒体来说,今年的美国大选意味着什么?

候选人利用社交媒体营造选举的“早期势头”影响吃瓜群众,这不是什么罕见的事。但今年美国总统大选中社交媒体涉足之深却是前所未有过的,以至于各种弊端也尽皆显露,最典型的就是推特机器人账号的大肆使用。

牛津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监测发现,在前两次总统电视辩论期间,1/3支持特朗普和接近1/5支持希拉里的推文都是这些“活跃僵尸”发布的。

究竟线下的传统民调更准确,还是在线民调更靠谱?希拉里团队相信前者,而特朗普则喜欢拿后者说事。这可能是一次认知转变的分水岭。

总体而言,社交媒体插手过深,弊大于利。一是它并不能够代表广泛民意,反而营造虚火的假象;二是它会导致越来越娱乐化的倾向,表演才能胜过真实领导力;三是会形成另一种形式的观念市场的垄断:算法决定一切。

/01/ 机器人账号如何影响美国大选?

“唯一一个能让我们听到唐纳德·特朗普确确实实会输掉这场选举的地方就是在媒体或是在这些民调里。在民众集会里你是看不到特朗普会输的迹象,在社交媒体里也不会,因为在任何一个社交平台上,特朗普受欢迎的程度都比希拉里高出两到三倍。”

关于那些民意调查的结果,政治评论员斯科蒂·尼尔·休斯在一次电视节目中评论到。

特朗普本人就是对这个论点的印证。在第一次总统电视辩论期间,他在Facebook和推特上强势吸粉30万,以显示他受到主流群体的欢迎。但特朗普在其他地方并没有这番人气。

与此同时,希拉里阵营则一直囿于传统的民调数据,把它作为自己将赢得大选的证据。

所有这些数字,无论是社交媒体里的粉丝数量、民调结果或是统计数据,就和得出这些数据所用的工具一样,都是靠不住的。

牛津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在近期分析中发现,在第一次总统电视辩论和第二次电视辩论期间,超过1/3支持特朗普的推文和接近1/5支持希拉里的推文都是机器人账号发布的,推文总数超过了一百万条。

7792847

▲ 2008年与2016年两张照片对比图,社交媒体让人们以新的方式卷入

这个发现跟最近的一些报告结果十分契合,后者也指出两位候选人的社交媒体粉丝数量很大程度上都是被这些机器人账号堆高的。

社交媒体和其他电子设备能提高选举过程的参与度。以往的任何一次选举,都没这次的美国大选这般暴露在实时的事实考究之下。与此同时,社交媒体在基础结构和功能上出现了方方面面的变化,这就引起了一些大麻烦。

当涉及某些小众话题或是冷门政治候选人时,关注这些的少数派群体就会使用机器人账号来营造出一种热门的假象。而特朗普也常常把这些在线民调的结果视为自己“赢得”辩论的证据。

一场史无前例的 “僵尸大战”已经爆发了。

例如,在推特上有一个名为@amrightnow的支持特朗普的机器人账号,粉丝数超过了3.3万人,推文里则滥发反希拉里的言论、散布希拉里的阴谋论。在最后一场电视辩论期间,这个账号就发送了1200条推文。

最近,这个账号迎来了一个竞争对手:一个名为@loserDonaldTrump的账号。后者转发了所有提到@realDonaldTrump并且含有“loser”这个词的推文。一天就能转发超过2000条推文。

这些机器人账号也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千千万万“被政治化”了的软件程序在背后操控着民主进程。更危险的是,机器人账号捧红某些用户的同时,也会剥削其他人的话语权。当越来越多人的话语权被削弱时,大家就不再那么关注和讨论政治,政治多样性也随之减少。

目前,几乎还没有任何管理条例来监管在政治活动里使用网络机器人的行为。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甚至连机器人账号的存在都不承认。鼓吹仇恨言论、攻击女性记者和用以政治宣传的机器人账号在创建时就隐藏了创建者的身份,当它成为网络暴力的主体时,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02/ 赢得点赞就能赢得大选? 

专家表示,相比之前的任何一届选举,社交媒体在为候选人争取更多选票方面发挥着越来越关键的作用。今年,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大约44%的美国成年人都是从社交网站上了解到关于总统选举的消息。

“要赢得接下来的选举活动的胜利,社交媒体更像是一块敲门砖。有了核心追随者在推特和Facebook上关注你,下一步你需要他们做的就是,转发分享你的相关消息,让他们的朋友也能关注到。”劳拉·奥林说。

2012年她曾出任奥巴马总统第二次参选过程中的传媒总监,“比起从竞选中获取的信息,他们反而更加相信朋友那得来的消息。”

据Facebook统计,1月到10月期间就有1.09亿美国人在上面参与大选的讨论,包括点赞、发贴、评论和分享在内的参与量高达53亿次。同时,关于大选的讨论热度还不断扩散至推特、Snapchat、Instagram等其他网站。

特朗普经常在半夜发表一系列推文,这个举动对这次选举的走势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以这种方式来影响选举在过去是前所未见的。

在第二场总统候选人辩论期间,他指出前环球小姐爱丽西娅·马查多拍过一卷性爱录影带,这样的言论再次引起争议,在这场辩论上特朗普还被问及他在推特上发表的言论是否和他个人的操守直接挂钩。

“发推文好比现代社会人们交流的一种方式。”特朗普回答道,“我的意思是,喜欢或是不喜欢,都是你个人的事。”

但是,并非只是这些言论引发了选民的关注。网民还可以在这些社交网站上观看视频或是直接收看直播节目,候选人也因此有更多机会可以直接和选民们互动,而这类情况在过去几届的选举环节中是从未有过的。

总统候选人通过Facebook进行过许多活动,例如直播巡回演讲、公开幕后花絮、为网友们答疑、筹募资金等等。特朗普团队曾在Facebook上推出了一个夜间新闻直播节目,附带了一个募款网址。

《政治日报》的相关报道称,他因此筹得了900万美元,该数据由特朗普团队官方披露。这种筹款形式与最后一场总统候选人辩论上的新闻节目的募资形式极其相似。

马克·扎克伯格说:“Facebook越来越像是一种新式市政厅,它能够让候选人与选民之间直接对话,还能提高公民参与度,对此我们感到非常高兴。” 

/03/ 社交媒体放大了偏见与政治倾向

网络上点赞、转发这类盲目行为,还从未如当今这般有效地反映着美国的政治动向。社交媒体就像胶水一样把志趣相投者联合起来,强化他们的偏见。凯伦·诺斯(Karen North)是南加州大学传播学教授、网络社交媒体项目主任,她说:

“心理学研究表明,人们着实渴求验证和确认信息。他们不仅想要了解当下事态走向,还要有自己的意见,并且渴望得到志趣相投者的赞同。这并不意味着人们不会改变自己的看法,只是说,他们更喜欢有人赞同自己,并对自己的观点加以佐证。”

在今年的总统大选里,社交媒体上出现机器人账号的规模、使用策略以及将会带来的潜在影响都是前所未有的。它们会控制和增强网络“回音室”的效果(只读想要阅读的东西,因此只会听到想要听到的讨论)。

波士顿城爱默生学院的文森特·雷诺德认为,许多人都在社交媒体中找寻“回声室”:“尽管社交媒体能给人们展示各种政见,但人们还是倾向于待在能不断支持强化自己观点的环境里。”

研究咨询公司Altimeter首席分析师布莱恩·索利斯认为,如今的社交媒体通常就是政治的“丑陋肥皂盒”,因为人们敲敲键盘就能发挥自己意见的影响。他说:“我们什么都愿意说……根本不会以逻辑思维去考虑后果,不会去想自己的言论对真相有何影响,也不会去想在这场选举之外的事情上,别人又会怎么看我们。社交媒体带出了人们的这一阴暗面。”

索利斯指出,社交媒体对于美国集体政治心理的潜在影响令人惊惶不安。“应当引领这个国家走向未来之时,我们表现得完全不像成年人。应当为自己子女的未来而投票之时,我们在网络上的所作所为却无比自私。”  

美国大选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