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换了奥巴马,但硅谷仍然要完成总统任务清单
深蓝DeeperBlue 深蓝DeeperBlue

特朗普换了奥巴马,但硅谷仍然要完成总统任务清单

创造巨大奇迹的硅谷,还能够做哪些事情?

本文由深蓝DeeperBlue(ID: deeperbluetech)授权i黑马发布。

在美国大选前,除了 eBay 创始人、全球畅销书《从零到一》( From Zero To One )的作者彼得·蒂尔( Peter Thiel ) 罕见地挺特朗普外,众多硅谷大佬都是希拉里的忠实拥趸。

而希拉里败给特朗普的结局,除了引发对特朗普的美国种族歧视、孤立主义的巨大惶恐外,也同样引发了全美多处的反特朗普大游行,这其中就包括硅谷。

而这出人意料的大选结果,除了让美国权威媒体的选前民调黯然失色,也让硅谷巨头开始遭遇舆论压力。

在 BBC 访谈中,Google CEO 桑达尔·皮查伊( Sundar Pichai )对大选中的假新闻作出了公开回应。他承认 Google 在处理假新闻上犯了 “一些错误”,“我们每天都会收到数十亿搜索请求,我们绝对会修正这些(错误)”。然而 Sundar Pichai 同样认为,社交媒体在选举中的角色需要更多探讨,他对社交媒体导致的选举结果,“并不完全确定”。

与此同时,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的反应则更加激烈,“我个人认为,认为 Facebook 上的一小部分假新闻,在任何层面上影响到人们选上了特朗普的想法——都是极其疯狂的。选民只是根据他们的生活经验,做了决定。”

硅谷巨头那些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产品,是否也会影响美国政局?在本次大选中,最终结论或许悬而未决——然而,硅谷的确实实在在地影响美国政治,并且,美国政府也需要硅谷为其服务。

作为民选政府,一切有利于人民福祉的内容,当局都责无旁贷。而在全新的互联网和科技时代,这些事情,已不光是政府一己之力所能做到——硅谷,在创造巨大财富、惊人变革的同时,也承担着更重要的责任:

硅谷的创造,如何让社会更平等?如何让网络更安全?如何确保人工智能帮助人们,而非伤害人们?如何防止 ISIS 利用互联网,蛊惑更多的人群?如何发明更清洁的能源?如何用大数据让政府更好地帮助公民?

这是奥巴马政府对硅谷提出的问题,深蓝DeeperBlue 精选了 Wired 对硅谷巨头的专访,硅谷巨头们在本篇文章中,都做出了自己的回答和期盼。

而这些奥巴马政府面临的问题,无论新任狂人总统特朗普的政纲到底如何,都将在全新的特朗普时代,同样存在——硅谷仍然需要,对时代的艰难问题,作出自己的回应。

总统给硅谷列了任务清单,硅谷巨头如何回应?

不要问政府能为硅谷做什么,要问问硅谷能为政府做些什么。

这句话听起来就很有奥巴马的特色。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接受了 WIRED 采访,谈到了他认为科技行业需要面对的六个挑战,而这只是当下美国面临的巨大困难中的一部分。

我们联系了 WIRED 领域内的六家科技巨头,告诉他们总统提出的问题清单,并向他们提出这些问题,探讨企业究竟要如何发展。

1、如何解决社会公平问题?

Tim O’Reilly

O'Reilly Media 创始人,曾预言了开源软件、Web 2.0 等数次互联网潮流。

硅谷由一个又一个故事驱动,经济同样如此。我们创造那些我们相信的事物,当我们相信某项科技能解决某些困难时,我们才会想办法创造这项技术。不幸的是,现在许多人认为,科技正通过高效方式消灭工人的就业机会,剥夺了工人的薪资。

7a44c50

高科技只是取代了机械自动化的领域,而让人力资源往不能自动化的其他领域去再就业。值得强调的是目前的就业危机不是由高科技造成的。

科技行业实际上是一种消除社会不公的力量,但是并非所有硅谷人都能意识到这点。Paul Graham 是 Y Combinator 的共同创始人之一,他曾对此非常担心,并且认为投资创业公司会扩大贫富差距,因为这会使创始人财富迅速膨胀。然而,这是错的。如果一家公司创造的价值大于它从社会攫取的价值,那么它实际上在消除社会的不平等,这与公司老板是否富有完全无关。

顶尖的科技公司用科技为人类创造更多机会,而不是减少机会。就无人驾驶而言,最无趣的观点是把它当做削减工资支出的手段。实际上,它可以为新的经济活动提供有力的支持:通过构建更低成本、更智能的公共交通网络,帮助人们更便捷地得到医疗等服务。对于其他新技术,我们也应当如此看待。

Take Zipline 是硅谷最火爆的创业公司之一,他们为急需输血的病人用无人机运送药物。这一项目起初创始于卢旺达,因为该国道路交通极不发达,且医疗设施极不完善。而即便在当下美国,仍有许多地区无法及时得到药物支持。

00c3e60

zipline 为无人机安装了一个弹射器,将药物从大约 15 米高空射出,药盒上的降落伞会打开将药安全送到地面。这样减少了场地的限制,不需要操作人员将落地的无人机重新起飞返航。

这才是正确的创新方式。从一个真实存在的,而非拍脑袋想出来的实际问题开始,并找到一个切实可行的技术来解决问题。

这就是 “让我们用寄快递的方式洗衣服吧!” 和 “让我们重新思考老年人照料问题” 两种思维方式的差别,前者(Washio)在获得 170 万美元风投之后黯然倒闭;后者( Honor home care )在获得 620 万美元投资后迅速扩张,这证明了基于需求的经济活动,正在创造许多新的全职工作机会。

这种道理听起来显而易见,但现有科技企业往往并非如此运营。有时我们惊讶发现,公司根本没有想过如何盈利,他们只想着如何不断吸引融资,最后被大公司收购接盘,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在追逐泡沫。

基于这种想法的企业并不只是令人厌烦而已,这实际上才是在扩大社会不公,因为它们的行为在攫取社会价值,而非创造价值。这也是华尔街在 2007 年做过的事。

科技公司的故事和宏观经济在很大程度上类似。过去 30 年中,随着企业利润大幅增长,薪资支出却不断下降,这意味着企业实际上在享受着社会财富的净流入,这也同时解释了经济发展停滞的原因——因为由消费需求创造的 GDP,达到 70% 以上,而如果企业只将人力看做可以用自动化生产代替的成本,或者是挖掘利润的原材料,那么企业实际上在自掘坟墓。

简而言之,企业要做应然之事:创造更多机会,提高社会总产量和生产效率,减少社会不公。

企业生产的目标不是替代人类,而是辅助人去实现那些本来无法完成的任务。

2、如何增强网络安全?

Chris Dixon

著名风投人,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合伙人

我认为,我们正处在第三代计算机安全时代。

在第一代(1980-1990 年左右),主要安全威胁是黑客制造的病毒,他们的目的多半都是调皮捣蛋,炫耀自己的本事。

在第二代(1990-2000 年左右),主要安全威胁是黑客出于商业利益制造的病毒,像僵尸网络、垃圾邮件和被盗信用卡交易黑市等。在这两个时代,黑客病毒对于多个目标展开相同攻击。安全软件能够追踪攻击方式,并阻止恶意代码进入系统。除了极少数失败案例之外,安全软件总体来说非常可靠。

现在,我们身处第三个时代。政府和许多大资金赞助的机构正在支持更高级的黑客行动,它们往往量身定制,并且能够实现精确打击,目标甚至包括索尼、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这样的大型机构。

由于恶意代码为攻击对象量身定制,往往无迹可寻,这意味着以往的安全软件从原理上已经失去作用。胜利的天平将偏向攻击者,所以几乎每天我们都可以看到网络被攻击的消息。另外还有许多网络攻击,从未被报道。网络安全岌岌可危,这不仅给受害者带来灾难,也是科技公司的不幸,因为消费者将不再购买他们不信任的产品。

9feb366

图为科技大佬扎克伯格 Pinterest 主页,扎克伯格再次遭受同一个黑客入侵,将其 Pinterest 账号的首页图片改成 OurMine 自己的网址,成功为自己打了一次广告,还把个人简历改成了不用担心,我只是试试你的安全性。但信息很快被移除,还来不及截图。

形势甚至将继续恶化。计算机将完全融入人们的生活,从家庭、办公室、汽车到任何公共基础设施。随着电脑设备迅速增加,受到攻击的风险也大幅提升。

奔驰最新车型的广告中宣称他们编写了超过 1 亿行代码,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平均来讲,软件中每千行代码就会有几个 bug,于是这也意味着这辆车有数千个可能的漏洞可供攻击。

827497579885647844

特斯拉车电网遭到无物理接触远程攻克,并实现任意的车身和行车控制。图为汽车遭受控制驶离公路。克莱斯勒不得不紧急召回 140 辆汽车,面临 1.05 亿美元的民事责任赔偿,以及数亿美元的损失。

最近的一起事件中,黑客将无人机飞到办公室附近,他们假装在办公室里打印文件,实际在向无人机发送敏感信息,模拟了当地网络特征。

如何才能扭转局势?许多企业正在研究让授权用户使用智能手机的新途径,找到追踪内部危险的新方法,研发能够实时检测和回应黑客攻击的新型安全软件。

类似区块链这样的新型计算机结构将包括追踪轨迹功能,降低受攻击风险。

同时,近些年高速发展的人工智能已经具有相当不错的图像识别和语音处理功能,这也将被考虑加入安全系统。目前的反垃圾邮件系统原理非常简单,判定方式是检测一封邮件是否被同时发送给了大量无关人群,这种方式对于个性化的邮件攻击毫无作用。机器学习系统应该更加智能,比如能够判断出老板向你要密码这种事是可疑行为。这种技术或许在未来几年就能被开发出来。

解决问题的另外一个关键是社会政策。由于数据加密和隐私问题的争论,华盛顿和硅谷这两年来,关系颇为紧张。端到端加密方式是确保网络安全的重要工具,但它会导致执法部门遇到困难。为了在第三代网络安全时期顺利发展,我们需要能够同时处理好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的新科技。

3 、如何确保人工智能帮助人们,而非伤害人们?

Mark Zuckerberg

Facebook 创始人兼 CEO

人们把科技当做提升生活质量的工具。

但在每项创新开始前,人们难免会首先关注新技术带来的风险,而不是利益。目前人们对于人工智能( AI )的态度就是如此。

AI 听起来像是魔法,但如今你见到的例子却是真实由基础数学和模式识别来实现的。你给系统提供一大堆数据,比如几千只狗的照片,然后让它学习去识别更多的狗。对于翻译和学车这种事来讲,AI是个强大的工具,但是和人能做的事相比,它还差得远。

4488733

机器人只是呈现出人类大脑智力的特征。

对于最终目标,我希望 AI 能够帮助电脑懂得“常识”,让电脑能够观察世界,并从中学到东西。不过我们离这个目标还有很远。我们实现目标的方法也是通过数学工具解决问题,而不是变魔术。

如果人们提起 AI 总是想起那些世界末日,一定要记住,那些都是完全虚构的。在科幻小说之外,那些场景完全没有科学依据。人们对新技术总是抱有担忧,但实际上,AI 已经挽救了许多生命。我们正在研发的 AI 已经可以实现医疗诊断,将病情和最新的治疗方法相匹配。无人驾驶汽车也会比司机更加安全。

如果有人真的想要拯救更多人的生命,那么他应该对 AI 抱有信心。如果我们因为杞人忧天的顾虑而停下来开发 AI 的脚步,我们将会为此而后悔。

以前我们曾遇到过类似的争论。飞机给人类生活提供了巨大便利。当它被发明时,人们普遍很担心它会非常危险,而且这种担忧是合理的。我们不会在搞清飞行原理之前就急急忙忙把飞机送上天,我们在等待科学成熟后,才会研发相关的应用技术。

先进 AI 的未来将会非常强大,我们也会在真正理解它的应用后才会动手去研制它。最好的工作方式是,首先明确你关于 AI 的思路是明确无误的,然后再用最好的支持团队建设它。再说一遍,这些都是数学,不是魔法。

从非常基础的角度来说,我认为研究 AI 是件好事,没有什么可令人害怕的。我们已经看到 AI 如何提升社会的生活质量。如果我们对 AI 的态度是希望而非恐惧,能够深入 AI 的基础科学研究,AI 将回报给我们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

4、如何防止恐怖分子利用科技制造大规模伤害?

Yasmin Green

Jigsaw 研发部门负责人 ( 曾经的 Google Ideas )

如果你想要阻止一个人加入 ISIS 这样的组织,你必须要在合适的机会和他接触,比如在他对 ISIS 产生信仰之前。

过去几年,我一直在与曾加入 ISIS 的人交流,发现其中许多人在一开始对所谓“伊斯兰国”毫不在意,因为其政权的有效性和宗教主张的合法性都令人怀疑。ISIS 希望消除那些准信徒的疑虑,于是他们录制阿语、英语、法语、俄语、汉语、希伯来语甚至手语视频,通过自己的各种渠道给出答案。这些视频在网络上广为传播,非常具有煽动性。

当你和曾加入 ISIS 的人聊天,他们都会说这是加入 ISIS 的开始,网络是他们的入口。

d6415c2

ISIS 极端组织发布了一款安卓 App 应用,名为 Huroof 帮助加入极端组织的人们教育其子女,让孩子们在阅读的同时渗透军事化思想。

如果要遏制网络激进主义,就必须要给这些动摇的人提供可信的反驳依据,这可以来自在线广告。我们可以用广告去接触那些对 ISIS 感兴趣,但尚未被洗脑的人。比如,如果有人搜索了宗教统治相关词语,比如圣战动员令,在线广告就会定位这些人,把搜索指令重定向到逃离 ISIS 的幸存者的宣誓视频,告诉他们 ISIS 的真相是为何。我们在实验中尝试了这种方法,使得反 ISIS 单词的搜索量比正常搜索增加了 70 %。

198245339831886707

 

纪念在恐怖主义袭击中死去的人们。

比起简单粗暴的试图擦除掉 ISIS 在网络留下的痕迹,这种方法的效果明显更好。我们都知道引发暴力的本质并不在网络上。当 ISIS 试图引导人对真实世界产生疑问时,你很难把这些疑问完全抹掉。我们必须正视这些危险的观点,并反驳它们。目前,在网络上对极端主义发起攻击是危险的,你的声音可能会被淹没,你会不断受到骚扰,甚至可能会有更糟的结果。这样极端主义将控制网络舆论,他们赶走了理智的人,只留下暴力的言论。

此前我们并没有见过像 ISIS 一样善于网络宣传的恐怖组织。但当你深入思考之后,你会发现 ISIS 的行为和十几岁的年轻人做的事没什么不同,你不会惊讶你十几岁的女儿拍了一段视频并上传到网络上。我们之所以会惊讶,是因为我们总觉得恐怖分子是那种躲在深山老林里的大胡子老头。

事实上,恐怖分子和我们一样在不断进步。我们需要不断尝试新的实验,寻找新的办法去接触到这些和我们生活在全然不同的世界里的人。

5、如何发明更清洁的能源?

Mary Barra

通用汽车公司董事长兼 CEO

在我成为 CEO 的几年前,我们开始思考行业发展的大趋势。

我认为,应对气候变化是我们能产生影响的领域。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是,随着客户逐渐认识到环境因素对驾驶的影响,我们如何能给他们提供更好的交通工具?这样才能让客户参与到解决环境问题的行动中来。

通用这类大公司担负着迅速提供解决方案的责任。我们和 Lyft 合作了合伙乘车平台,我们收购了无人驾驶创业公司 Cruise,通用的室内团队和两家公司合作组建了驾驶研发部门。

从前,对外来者而言,无人驾驶领域很难进入。但目前,我们已在寻找能够扩大规模的设计理念。我们和初创企业、供应商、高校尤其是电气部门合作,努力解决现有的生产问题,例如提高电池包的体积能量密度,同时降低生产成本。由于这项工作的付出,我们创造了 Chevy Bolt 电动车,我们希望它成为第一款真正能够满足大众消费者的电动车产品。

13557e0

Bolt EV 汽车一直在努力做到充电就像插入手机一样简单。但是可用的240伏充电单元仍需要专业安装。 

当然,只靠汽车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如果你只是卖电动车,但是没有清洁的电力来源,那你只是把环境问题转移到产业链的另一层。而政府在其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如果你希望电动汽车能够减轻交通拥堵,你需要法律框架确保你能够负责任地开发新技术。电动车想要获得成功,充电站这样的基础设施必不可少。

我们的每一个决策都关系到能源的使用方式,并且不可避免地会引发关注。消费者对企业有自己的判断,这些判断基于他们是否属于良好公民,并且会影响他们的消费选择和职业选择。

我希望最优秀的人才都能够为通用工作,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想要成为行业的领军者。每个企业都应当对环境问题负起责任,不论是初创的五人小公司还是超过 20 万员工的大企业。挑战越大,机遇越大,企业战略制定者永远不应该忘记这一真理。

6、如何用大数据让政府更好地帮助公民?

Satya Nadella

微软 CEO

过去几十年中,商业经营逐渐适应了大数据环境,计算机系统帮助企业处理了绝大部分数据。

当消费者浏览网站、和 APP 互动、与销售部门联系时,我们能够对消费者产生 360° 的全景认知。这帮助我们看清楚他们是怎样的人,理解他们的行为,了解他们在未来的真正需求。

人们一般不认为政府也有同样的本事。实际上,我和全美乃至全世界范围内的公共部门都有工作接触,并且我注意到一些显著进步。政府工作人员开始像私营企业一样重视数据分析,以此为工作提供更好帮助。

我们注意到许多地方政府利用数据来处理本地区的问题。在华盛顿州的塔科马,教育部门能够预测高中辍学率,并因此利用手头有限的资源,去尽量减少辍学孩子的数量。在印度马德拉斯邦,微软利用云计算技术直播投票站情况,确保选民实现公平选举的权利。在美国一些城市,如圣何塞,西雅图,新奥尔良和纽约,政府部门利用数据评估道路安全风险,努力寻找合适的解决方案。

对于开发者而言这是巨大的机遇。传统印象中,我们总觉得高科技企业发展迅速,政府部门都是没精打采的官僚。这一形象正在发生改变,政府部门和大企业一样需要创新。公共部门对于安全和隐私具有不同的定义,但是这些机构也为试验性技术提供了空间,一旦被证实有效,数据处理将有可能成为政府工作的核心功能之一。

开发者们逐渐意识到这些机会,政府部门继续保持对技术的推动,也许某天我们就能够和地区、州立乃至联邦机构产生便捷的互动,如同我们正在享受的消费者服务一样。

这样一来的优势显而易见,我们能够因此而省去许多中间过程的人力财力,比如在车管所排队,交税和获取社会福利的过程。许多事务将可以无缝衔接。当中间费用被省掉之后,GDP 增长将获得额外推动力。

这不仅是科技企业自卖自夸,美国经济的发展需要我们投资基础设施,而数据处理正是我们先前没见过的基础设施的新形式。

硅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