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代鸿:跨越不连续性的三大创新方式
黑马哥 黑马哥

凌代鸿:跨越不连续性的三大创新方式

凌代鸿表示,创新是创业者跨越不连续性的唯一方式,但创新存在三大范式:一是持续的改进,二是颠覆性创新,三是技术驱动,即原子创新。

11月22日,2016第三届黑马创交会在深圳举办,旦恩创投创始合伙人、方德智联投资集团高级合伙人凌代鸿出席并进行了精彩分享。

凌代鸿指出,靠房地产渠道拉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式已经走到尽头,建设都呈下滑趋势,外贸出口业务也正在经受严重阻碍。创业者需要思考未来中国社会进步的另一个通道在哪。但他认为,好的一面是,在目前的环境下,新的增长力引擎同样非常明显。比如,正在中华大地形成的3亿中产阶级;技术驱动,包括云计算和AI技术、VR/AR、生物科技、脑科技、DNA等新科技的崛起;以及文化、创意将成为社会发展的三大驱动力。

“整个世界可能中国会率先跨越不连续性。”凌代鸿表示,创新是创业者跨越不连续性的唯一方式,但创新存在三大范式:一是持续的改进,二是颠覆性创新,基于互联网、大数据平台新一代的出口和消费,重塑制造业,这种创新需要将人才、资本、市场、资源、技术在互联网的基础框架和平台上,与产业进行组合;三是技术驱动,即原子创新。

11

以下为凌代鸿分享实录,经i黑马编辑:

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失速,新的社会增长力引擎在哪?

今天我分享的题目叫“创新,跨越不连续性”。最近很多人都在说不连续性,到底我们国家经济出了什么问题?下一步创业者的方向在哪里?  

在深圳也有很多人问我,“老凌,你认为房价到底能不能涨?”。我说,赶快跑吧。中国政府的经济靠房地产已经到尽头了,出口、建设都在下滑。6.5%的GDP增长率是怎么来的?大家可以回去看看猪肉、菜价涨了多少,就知道了。我们隔壁的深交所有大量的创业板、中小板上市公司,但是1/3的公司一年2000万的利润都达不到,利润在深圳买一套房子都不够。

是不是他们的业绩本来就很差?不是。中国传统经济的确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制造业严重过剩,房地产红利没有了,高铁、高速公路等等建设的速度都在下降,中国社会绝对不会再出现第二个万科、王石。

出口业务现在也受到严重的阻碍,特别是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未来外贸可能有更大阻力。

中国的三驾马车的确失速了,今后整个中国社会进步的另一个通道在哪?这是每一个人,特别是每一位创业者每天要问的问题。但其实,新的增长力引擎还是非常多的。第一个助力是3亿中产阶级正在中华大地上形成,这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波澜壮阔的进程;第二,新科技的驱动,云计算、VR/AR、生物科技、脑科技、DNA技术的发展会成为第二大驱动力;第三,文化和创意。这三大驱动力比后面所有的驱动力都会大。

我敢肯定,特朗普上台之后,第一件事是搞基建,他在学习中国政府二十年前做的事。而我们的政策红利更大,比如户籍制度被取消,农村的宅基地完全可以买卖,还有农村的医保等等所有问题。一旦中国的政策红利、国营垄断空间释放出来,会有很大的爆发力。中国政府的牌还有很多。

222

教育、环保和医疗是体制留下的红利,教育在美国没有太多的机会,医疗也是这样。但是因为体制的僵化,给我们这代人留下了机会。比如养老,中国现在即将进入一个老龄化的社会,我们可以预见到将来在云南,深圳的东部沿海地区,海南,这几个中国养老圣地会有非常多的养老集群产业出现。

新兴市场方面,中国政府给我们这代人留下的海外最宝贵的资产就是亚非拉国家,也就是现在的“一带一路”。深圳在全国中是很早就走到海外市场的,比如华为和中兴通讯这类企业。现在你到东非、南非、北非地区或者东南亚其他国家会看到大量的中国团队在那里布局。当然,布局最多的是“搬模式”,把中国的互联网搬到他们那里去,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跨越不连续性的三大创新方式

这是一个新通道,整个世界只有中国会率先跨越这个不连续性。如何跨越?每个人都知道,创新、创新、创新!深圳这座城市以创新为主,创新也是黑马群的使命,每个人讲到创新的时候两眼发光,但到底怎么创新,讲几个范式。

第一,必须持续的改进,(讲究)工匠精神。这方面要好好学习德国和日本,这些国家一个马桶盖能够做到中国人蜂拥而至去买回来的程度,(对工艺的要求可想而知)。创新在于持续的改进,中国正在基于互联网平台,基于大数据,基于新一代的出口和消费,去重塑制造业,这是我们的使命。当你今天在做制造业、传统产业时,我要恭喜你,你有巨大的上涨空间。硅谷在过往40-50年的历史中,从第一家公司到现在谷歌、脸谱,已经经历了七八代的迭代,每一代公司只有6-7年,因为是高科技公司,死亡非常快。

大家都笑话巴非特老先生不懂高科技,是这样吗?他投资可乐,我们要喝50-100年。他投资剃须刀,男生以后就不长胡子了吗?他明白传统产业才是永不落后的产业。所以希望大家正视制造业。

第二,颠覆性创新,又叫组合式创新。互联网下半场所有的创新都是组合式创新,就是把人才、资本、市场、资源、技术在互联网这个基础框架和平台上,去和产业进行组合,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事。移动互联网的机会让中国很多企业超过了美国、日本、欧洲,这就是组合的力量,也是弯道超车和颠覆性创新的力量。

我们这样的投资机构已经不投2C,从两年前就转向2B行业,或者说某个细分领域的产业互联网。互联网的上半场很清楚的把基础设施修好了,下面就是装修阶段。但是互联网不光能够经营2C的服务,2B的服务会成为互联网下半场最大的市场。在座的各位,上半场电商商务,下半场就必须要懂产业。

第三,技术驱动创新。中国几千年来没有哲科文化,再加上我们现在大学、研究院统统行政化,所以我们基本没有科学研究,只有技术研发,只能靠公司来奋斗。我们看到很多美国大学,如UC,麻省理工,参观他们的实验室都会流口水,这些实验室是在为人类的下一步进步提供了方向。太空科学、脑科学、生物科技、DNA技术等等遍地开花,人家早已经不仅仅玩互联网,都已经转到这些方面了。  

所幸的是,我们每年几十万海归学生,回来以后和土鳖们在一起搞创新。技术创新永远是国家的真正实力,绝不是出了阿里腾讯就是牛逼的国家。我们有多少太空空间站?在脑科学方面有

多少科学家?这些都是硬科技。北京、上海、深圳做得不错,但是其他城市在这些方面做得还是差的很远。

创新是新的商业物种不断的出现。例如前面有好几位美女在直播,前两年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这是新的商业物种,是中国特有的商业环境下和社会环境下创造出来的。可以肯定,在今后五到十年内,平均每年至少新增3-5个新商业物种。我们这种60后、70后的投资人完全看不懂,只能去找合伙人,他们是80后90后,让他们去谈这些项目。所以在投资界,面向未来,面向80后90后这是我们的使命。

在硬科学方面我们国家并不擅长,但是在消费方面,以后所有的消费都要社交化、娱乐化,在这些方面你们年轻人创意无限,大有作为。

谢谢各位!

创新 跨越连续性 颠覆式创新 中国经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