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就是一场豪赌:如何持续有好运气?【撒哈拉启示录之二】
韦龑 韦龑

创业就是一场豪赌:如何持续有好运气?【撒哈拉启示录之二】

抵御诱惑,守规矩,是我创业过程中,以及穿越撒哈拉沙漠时,获得好运气的原因。

这是【撒哈拉创业启示录】第02篇文章  

将近傍晚,沙漠的热浪还未散去,扭曲着刚刚跃出地面的圆月。在初见到撒哈拉沙漠的兴奋之后,我们正式开始穿越沙漠广袤的无人区。刚进入沙漠地区,并不是一片沙海,而是碎石惨杂着黄沙的戈壁,散落着一丛丛的三芒草、金合欢等耐旱植物,偶尔有几只单峰骆驼被车队惊扰,从路边跑开。

刚到北非时,我还和同事们开电话会议谈论工作,但这两天路途中信号都不太好,旅程也越来越艰难,我除了找机会汇报行程,基本不再和外界联系,至此,我才感受到了自己真正成为一个孤独的“荒野行者”。

创业四年来,INK(银客)集团从0到40亿估值的狂飙,我第一次如此远离总裁的身份,然而,有的事,离得越远,反而看得越清晰。

12

被沙漠和海洋包围的幸福城市

在西撒哈拉一路穿行,几天后我们到达了作家三毛曾经生活的地方拉阿雍(Laayoune), 拉阿雍位于撒哈拉沙漠横贯非洲大陆的西部边缘地区,这个城市同时形成了被沙漠和大海包围的奇妙景观,在这种地方建立起城市,我不得不感叹人类的伟大。

1975年摩洛哥接手这片土地之前,它曾是西班牙的殖民地。拉阿雍继承了西班牙的风情,人们生活悠闲,喜欢足球——当地居民们白天踢足球娱乐,夜里坐在路旁,喝着啤酒或咖啡闲聊,一夜又一夜。

三毛在《撒哈拉沙漠的故事》描述这片土地时写道:"生命,在这样荒僻落后而贫苦的地方,一样欣欣向荣地滋长着,它,并不是挣扎着生存,对于沙漠的居民而言,他们在此地的生老病死都好似是如此自然的事。我看着那些上升的烟火,觉得他们安详的近乎优雅起来。"

13

拉阿雍的人们,让我真切的感受到“幸福感”,并不依附于外界,在一片荒芜中,拉阿雍人们浮现的笑脸,竟比我在繁华北京见到的多。在荒芜沙漠中建立起一座幸福的城市,这非常像创业的历程,需要苦中作乐,需要一些傻傻的坚持,还需要一些好运气。

 创业的好运气

在拉阿雍之后的路途中,道路越来越艰险,我们一路遇到了许多同样在穿行撒哈拉的车队,其中不少都遭遇了事故,要么爆胎,要么迷失方向、物资短缺,和我们同行的当地工作人员调侃说,难怪我们这群人会创业成功,运气太好——因为我们是他们见过遭遇事故最少的车队。

其实,属于我们这群创业者的“好运气”并非天生。

在出发前,许多人会觉得我们这群创始人“事儿特别多”,我们几乎用做一个创业项目的方式去制定了一个详细的穿行计划。我们总会提前设想各种最糟糕的情况,对物资进行精心计划,甚至对路途中可能遭遇的情绪状况做判断。

11

而在路途中,我们大概是耐心最好的一群人,遇到情况总是先分析再做下一步,这避免了许多因焦虑而冒进的行为,那样容易消耗掉不必要的物资和燃料,甚至会迷失在茫茫沙海。

另外一点,我发现同行的创始人群体,本能上就懂得如何合理资源配置。甚至在路途中,有同行的企业家计算了从卡萨布兰卡到拉阿雍每个路线的爆胎几率,合理的调配了车队的备胎资源。

社会学家、《纽约客》专利作者马尔科姆在他的新书《异类》中研究发现,飞机失事95%往往不是什么重大原因造成的,而是几个不起眼的小风险凑在一起造成,例如风雨天气,加上机长副驾驶沟通不畅浪费了时间,再加上指挥台信号接不上,致使飞机在不知不觉中汽油耗尽而坠毁,而其中任何一个原因,甚至两个原因都不至于让飞机坠毁。

而创始人的好运气是,我们会提前计划,并且坚持耐心,进行合理的资源配置,让一个个可能造成企业“失事”的“小原因”减到最少。珍惜自己的“筹码”,就是创业者的好运气。 

性格决定运气

这个好运,归根结底和性格有关:和创始人、和企业自身的性格有关。

15

创投圈大家都热爱玩德州扑克,英文谚语说德扑是一个“A minute to learn. A lifetime to master”(十分钟学会,一辈子时间去精通)的游戏,德扑往往会反应一个人的性格,良好的性格会让你交上好运。

我大概一两周会和创投圈的好友们玩一次德扑,我很少会输,我的技巧就是“在一旁远远的观察局面”——这和我创业的过程很像。

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总会出现许多诱人的机会,就像在德扑的赌局上你会遇到很多“还可以”的牌,这时候你内心就会被诱惑,“想赢得更多筹码吗?把你手里的筹码丢进来搏一下吧!”——这就是风险最大的时刻。

互联网金融创新很快,金融的每一次创新也就意味着机会,许多激进的人杀进来,但激进就意味着风险,有时候我们宁愿先“远远的看着”,让激进的人去验证风险。记得去年与前年,许多互金公司都在攀比年化率,推出各种已经不合常理的“年化20%+”,甚至“年化30%+”的“理财产品”,银客仍然坚持自己的产品节奏。

特别是在2014年股灾前,股票配资成为一种流行的理财方式,银客其实也筹备了股票配资产品,最终却被我否决了,因为我认为“投机味道太重”,已经超越了合理理财范围,当时许多人都说我们傻,不灵活变通,有钱不会赚。

可他们不了解银客:稳扎稳打做实事儿,对金融本身存有敬畏之心,这才是银客的性格。

最终,时间证明了一切,INK(银客)集团避免了进入高风险区,这里面最终死掉了近千家互联网金融公司。

16

在玩德扑时我属于“风险超级厌恶玩家”,我会把本金筹码藏在角落里,用挣来的筹码去下注,在有十足把握的局里,一点点积累胜势。

也许我这样的性格正适合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创业,纵观整个金融历史,无论是巴菲特还是罗杰斯,大师早已告诉我们,在金融领域只要做对一件事“控制风险”,你就能取得最终的胜利,我想这也是INK(银客)集团能在竞争激烈的互联网行业中走到今天的原因。

抵御诱惑,守规矩,是我创业过程中,以及穿越撒哈拉沙漠时,获得好运气的原因。

银客的目标是要做百年企业,而德扑的目标是离桌时赢走别人手里的筹码,虽然过程中没有太多raise(加注)的斗争 ,更没有All-in (压上全部赌注)的刺激感,但最后,是我这个“好运的傻瓜”不声不响的赢走了桌上的筹码,希望这个好运能让我们顺利走完危险的“无人区”。

创业 撒哈拉 银客集团 林恩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