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余建军:创业者的孤独来自每天的不确定性
i黑马 i黑马

喜马拉雅余建军:创业者的孤独来自每天的不确定性

他是“好声音”贩子,通过贩卖马东“好好说话”等好声音日进千万金,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了声音的巨大商业价值。

i黑马讯 12月14日消息,由创业黑马主办、摩比神奇冠名的2016年创业黑马社群大会今日在京举行。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兼联席CEO余建军获“年度十大创业家”,并发表了极速演讲。

余建军获奖理由:他整合大量优质音频内容,创立了国内最大的在线音频分享平台,覆盖用户近3亿。他是“好声音”贩子,通过贩卖马东“好好说话”等好声音日进千万金,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了声音的巨大商业价值。

以下为经i黑马编辑的余建军演讲节选:

大家好!我跟奉佑生、宿华都一样,连续创业。中国互联网创业太苦逼了,不折腾很多事,可能很难活下来。我大概做了四五家不同的公司,在2012年开始做了喜马拉雅。

我今天给大家分享的话题是“不确定性”。

牛总也提到了创业者孤独,孤独的本源是什么?孤独的本源是,我们每天面临大量的不确定性。比如说,我们的方向选择到底对不对,我们的盈利模式在哪里,很多很多问题都困扰着我们。

我自己的体会有两点。

一是信念支撑我们不断往前走。不断创业的内在信念是,我觉得我这辈子就应该做个平台,如果我这辈子不做个平台就离去了,那我这辈子会活得非常遗憾。这是信念层面的东西,我认为我的宿命就是干这个的。

第二,从具体的方法论来说,有一个很关键的从0到1和从1到100的问题。创业往往死在哪?从0到1的阶段就开始all in了,从1到100的阶段不够狠,机会就会离我们远去。

所以,我们做所有事情,无论是方向的选择还是盈利模式的尝试,都可以分成这两个阶段,从0到1和从1到100。从0到1阶段要快速试错,从1到100阶段要all in。

我讲我自己的两个小故事。

我一开始选择做音频,我不是第一天想到的。在2012年上半年,我上个项目做失败了,烧了2000万,我在想该干什么,在那半年时间选了五六个方向。有的方向做了两个月,有的方向做了一个月,有的方向只做了一周,甚至有最极端的情况,上午想的方向下午就拍死了,导致我们的团队特别崩溃,大家觉得这个老板特别离谱,就没有一个准信儿,一会儿变,一会儿变。我们从上个项目的80个人降到只剩七八个人。

但是,我为什么后来选择了音频这个方向?一方面是我们对未来趋势的判断,移动互联网起来以后音频移动场景也会起来。

所以,虽然前面四五个项目都被干掉了,但它们仍然有价值,是从0到1的试错。我从2012年8月份开始决定做音频了,就进入从1到100的阶段了,所以我就all in了。

包括商业模式的探索,刚才听海涛说51信用卡的探索,我们也一样,我们一开始做广告,也做打赏,今年6月推出了内容付费。在前几天,一天有5000万的收入,有很多很多大咖,都到我们平台上做节目。

我们开玩笑说,叫胸大的去直播,脑大的来喜马拉雅,因为音频是一个特别能够传递知识价值的平台。

总结一下,最关键的是要判断目前是从0到1的阶段,还是1到100的阶段。从0到1的阶段不要着急,半年时间不断试错没问题。从1到100的阶段,就把所有的资源、人力、物力押上去,让别人即使看到这个机会也抢不过你。

这是我分享的经验,谢谢!

创业黑马社群大会 余建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