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庞然大物的混乱收场
硅谷密探 硅谷密探

Twitter:庞然大物的混乱收场

Twitter最初是靠手机短信更新的,发一个短信给Twitter,Twitter就把你的状态贴上去。

本文由硅谷密探(微信ID:硅谷密探)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屈直。

编者按:Twitter一度是数字媒体的领导者,有硅谷公认的扎实的工程师团队,在微博在国内重新崛起的今天,微博始祖Twitter却每况愈下,在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成也Twitter,败也Twitter

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坐在蓝墙环绕的军情室里,听着高级国防顾问的对伊朗问题的简报。当她听到这个消息时,这个美国权力最大的女人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微笑:伊朗又革命了。

2009年,时任伊朗总统的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宣布连任胜利,但伊朗民众并不买账。反对派领袖穆萨维公然挑衅称选举存在舞弊,大量民众立即走上街头,身穿象征反对派颜色的绿色,游行示威。“绿色革命”爆发后,新任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意识到局势不对,第一时间进行信息管制,驱逐境外媒体,防止任何消息流出伊朗。

可新闻管制拦不住互联网,愤怒的民众用Twitter实时报道各地的游行,“#伊朗”、“#打倒艾哈迈迪内贾德”、“#伊朗选举”一下子涌上了Twitter的热榜。政府镇压民众的照片和影像通过网络传到了世界各地,欧美各国得知消息以后也开始对伊朗谴责。伊朗总统见势不妙,只得宣布重新计票,革命得以收场。这次伊朗革命中,大量民众通过社交媒体转播实况,互联网起到了关键作用。因此,这次“绿色革命”也被称为“Twitter革命”。

cd81cd980efedb6c9899b024039a7374_副本

(伊朗革命群众号召用社交媒体抗议)

相比伊朗总统,军情室里的国务卿希拉里镇定自若。在谴责完伊朗政府后,希拉里对Twitter这个小应用产生了兴趣。任何人都可以注册,任何人都可以发信息。大到广播电视,小到市井百姓,每个人发的声音都能涌现,政府根本管不了。几个话题标签(“#”)就能挑起民愤,狂热的民众走上街头就能推翻政府。或许美国政府应该多用用Twitter,以后推翻中东的敌对国家,会容易的多。

希拉里想了很多很多,但她想不到相似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2016年,亿万富翁唐纳德·特朗普,借助他几千万的粉丝量,横冲直撞地抢过了总统的宝座。他几年间在Twitter上“奋战不止”:发布虚假信息(“全球变暖是中国人设的骗局”),散布阴谋论(“奥巴马的出生证明是伪造的”),对政治对手人身攻击(“腐败的希拉里”,“撒谎的泰德”,“疯狂的桑德斯”),鼓动刺杀民主党候选人(“或许你们这些鼓吹第二宪法修正案的人能干点儿什么来阻止希拉里”)。这些言论让支持者们高潮连连,却让白宫和希拉里束手无策。细心的辟谣胜不过谣言的传播,理智的政策抵不过攻击和谩骂。一片欢呼和和咒骂声中,希拉里败给了特朗普。

e888f67635022fbd373e41e9f9ed065c

(特朗普赢得总统之位以后,继续散布希拉里选举造假的消息)

Twitter是个庞然大物,没人控制的了它。这个社交媒体就像绿巨人一样,一路砸将过去,政府和王宫战战兢兢,报纸和广播不得不让路。谁也不知道Twitter将向哪里冲去?它还会把什么砸烂?它最后会变成什么东西?

甚至Twitter自己也没有答案。

乔布斯敲响的丧钟

2005年的一个早上,史蒂夫·乔布斯站在圆形舞台上,兴奋地向观众展示了最新一代的iPod,这个被称为“iPod classic”的小东西可以保存几万首歌、上万张照片、超过一百小时的视频。它轻便时尚,造型简单。在功能介绍的最后,乔布斯也提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功能:播客(Podcast)。任何人都可以创建自己的频道,发布音频。在场的观众满眼是期待:一个新时代开始了。

可在旧金山的一个小办公室里,乔布斯的演讲却让在场的几个人慌乱了起来。伊万·威廉(Evan Williams)在屏幕前一言不发,但眼睛停不住地转。诺亚·格拉斯(Noah Glass)坐在沙发上,絮絮叨叨地抱怨着。杰克·多西(Jack Dorsey)靠墙站着,想干脆辞职,去当个服装设计师也不错。比兹·斯通(Biz Stone)坐在地上,想讲些笑话缓和气氛,但却张不开口。

这四个人所在的公司叫做Odeo,它就是Twitter的前身。

Odeo最早的创始人就是坐在沙发上絮叨的诺亚·格拉斯。诺亚创建Odeo的时候,是一家叫Blogger的创业公司员工。Blogger是美国第一个博客网站,任何人都可以在网上发文章,或者互相关注。

诺亚有时候琢磨,既然有博客,为什么不能有“播客”呢?和博客一样,人们可以发音频,做自己的电台呀!诺亚说干就干,拉了三五个朋友几星期就把网站做出来了。诺亚给这个“播客”网站起名为Odeo,和音频(Audio)谐音。白天上班,晚上运营Odeo。Odeo最初是不放广告的,结果没过一年就没钱了。诺亚没办法,只能去找白天上班的老板伊万想办法。

诺亚的老板伊万·威廉当时虽然年轻,却已经被当作业界传奇。他从一个内布拉斯加的农村孩子,一路摸爬滚打成了硅谷的创业家。他发明的Blogger引领了全世界博客热潮,最后被谷歌巨额收购。伊万三十几岁就身价过亿,登上过财富的青年富豪排行榜。刚卖掉Blogger的伊万并不缺钱,于是同意给诺亚的播客项目投资。不过考虑到Odeo目前并不成熟,伊万要求自己应该出任这个小公司的CEO,帮诺亚一把。

07a73cfadd589ebc1b5221e433bfbce2

(Odeo创始人诺亚·格拉斯(左)和Blogger创始人伊万·威廉)

有了创业传奇人物的加持,Odeo一下子就在旧金山活跃了起来。新加入Blogger的比兹·斯通望风而至,一个叫做杰克·多西的嬉皮士也加了进来。虽然Odeo目前尚未盈利,但已经有一个公司的样子了:技术、产品、运营、公关,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伊万手下的Odeo开始悄然生长,更多的员工也加入了进来。

结果不到一年,乔布斯发布了Podcast。iTunes的这个不起眼的小功能,却给Odeo敲响了丧钟。

伊万等人明白,小小的Odeo是不能跟苹果匹敌的。苹果有最时尚的设计师,最聪明的程序员,最充足的资金。相比之下,Odeo的员工全是是一群二本大学没毕业的自由职业者。在播客上跟苹果赛跑,就像骑着三轮儿追跑车。伊万、诺亚、杰克、比兹,每个人都知道Odeo死定了,但接下来干什么?难道要直接解散吗?

尽管Odeo的员工们不知道,伊万和诺亚已经准备关闭Odeo,直接贱卖掉公司散伙了。可诺亚心里却不是滋味儿。辛辛苦苦搞了好几年的项目,被乔布斯的一个小拇指给碾死了。诺亚找到了嬉皮士杰克,跟杰克商量搞个什么别的项目。

这回他找对了人。

杰克是个精灵古怪的人。他加入Odeo的时候,鼻子上戴着个鼻环,黑色T恤,后背着个亮闪闪的书包,紧腿牛仔裤下面,是一双酷炫的滑板鞋。杰克在公司不仅代码写得好,而且鬼主意特别多。又一次他穿了一件印着自己电话号码的T恤,上街大摇大摆地走。杰克解释说他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会真的打这个电话。(后来真有人打了,场面一度非常尴尬。)又一次杰克黑进了纽约的一家互联网公司,仅仅是为证明这家公司网站做的差。早在乔布斯发布Podcast之前的几个月,杰克就已经一脑子鬼主意了。

57422dfd23f03684e9e18e19931ff01f

(年轻的杰克·多西,放荡不羁爱自由)

杰克首先告诉诺亚,自己其实很喜欢一个叫做LiveJournal的网站。这个播客网站是Odeo的竞争对手,它有一个Odeo没有的功能:状态栏。有时候播客们没事儿干,就更新一下状态,告诉大家自己在干什么。这种功能不仅播客有,一些即时通讯工具也有,比如美国在线(AOL)。美国在线有一个像国内QQ一样的即时通讯工具。在这里面人们可以定义一种“离线消息”。它最初设计的目的是为了自动回复,告诉别人自己不在。可后来大家把它当“个性签名”用了,发自己在哪里,自己在听什么歌。杰克说,为什么不把这种“状态更新”单独做成一种服务呢?

诺亚思考了一晚上,决定把这个想法告诉伊万和比兹。伊万很欣慰,但有一个顾虑:

诺亚。

几年的共事,让伊万对诺亚渐渐失望。自从伊万接管了Odeo,诺亚就一直抱怨说自己才应该出任CEO。作为产品负责人,诺亚往往越过伊万去和投资人直接谈话。伊万认为Odeo应该等系统稳定后再发布,可诺亚竟然不顾伊万的劝阻,把Odeo强行上线了。诺亚给伊万说完“状态栏”这个想法后,伊万悄悄告诉杰克和比兹:新项目很好,可千万不要让诺亚掺合太多。

这话说得太晚了,诺亚已经开始兴高采烈地和杰克和比兹一起搞起来了。杰克说这东西应该叫“状态”,大家觉得太平淡。比兹觉得应该叫Smssy,挺萌的,但不行。伊万起的名字最大胆:既然是看别人的状态,干脆叫“友人尾行者”(FriendStalker)吧!好嘛,这网站要是建在北京朝阳区,早被群众举报了。

诺亚每时每刻都在思考这个东西该叫什么,但总是集中不了注意力。就算是晚上夜深人静了,手机也会一会儿振一下,打断他的思考。等等,“振动”,“振动”就能提醒朋友自己在干什么。“振动”(Twitch)是个好词,但是有些不知所云。诺亚翻开字典,从Twitch找起:Twitch,Twitcher,Twitchy,Twite.啥叫Twite?底下写着:“一种鸟叫”。诺亚想起了清晨的鸟叫:“这不就是我们想做的吗?”

诺亚第二天向伊万解释到:每一个状态更新叫Twite,我们这个工具就叫做Twitter。群鸟乱叫,这名字怎么样?比兹觉得Twitter不错,但可以改一下,把元音字母去了,叫Twttr多时尚!你看那个照片分享网站Flickr不就把e给去了吗?

“没问题!”诺亚很兴奋,“Twitter,Twttr,听起来一样。咱们开始做吧!”

诺亚不知道,此时的伊万已经下决心要开除诺亚。当Twitter发布的时候,诺亚会被扫地出门,而杰克会成为Twitter的第一任CEO。

Twitter,或者说“Twttr”,就这么诞生了。

“死鲸鱼”和零利润

3240fa09d8dc693ec21aa2cbbbf67ed2

(Twitter的挂机图:抬起梦想)

上面这幅图现在并不常见了,但早期的Twitter用户肯定非常熟悉。每次Twitter下线了,这只鲸鱼都会出现。Twitter最早的“挂机图”并不是它,而是一只萌萌的小猫滚键盘。后来用户变多了,Twitter设计了一个特别的图:8只小鸟提起一只鲸鱼。Twitter给这幅图起名叫“抬起梦想”,不过用户们口中,这东西叫做“死鲸鱼”。

Twitter刚问世的时候,几个创始人并不知道它会火起来。最早的服务器就是诺亚的IBM笔记本电脑,Logo也是比兹自个儿画的。可Twitter的生长出乎了三个人的预料:两年内,Twitter的活跃用户数到达了140万。2008年的总统竞选上,36万用户实时更新民主党和共和党各自代表大会的实况。明星们开始用Twitter跟粉丝互动,CNN、Fox News等电视台也开通了自己的Twitter频道。奥巴马用Twitter发布自己的政策提议。大明星艾希顿·库奇(电影“蝴蝶效应”、“乔布斯”的主演)是第一个拥有百万粉丝的用户,甚至超过了传媒巨头CNN。

可这个时候的Twitter,后端一塌糊涂。用户经常发推发了一半,网站就崩了。用户少的时候还可以坚持,用户一多,所有服务器就开始工作异常。“死鲸鱼”天天都有,最频繁的时候一天死好几次。几个老用户实在受不了了,发起了一个“抵制Twitter”的线上活动。不过更多用户还是选择忍忍再说,工程师们会把它修好的。

工程师们是在修,但实在无能为力。每次Twitter下线,几个后端工程师就得加班。天天夜里起来修,最后这几个人干脆睡在办公室了。为了及时起来“救火”,后端工程师们弄了个邮件提醒:只要服务器挂了,手机就能收到邮件。不过刚搞出来他们就后悔了,每天此起彼伏的手机铃声,不是这儿坏了,就是那儿挂了。当Twitter已经炙手可热的时候,杰克·多西并不放开招聘。任由这几个工程师加班,Twitter也不招新人。

伊万对Twitter的未来很担心,尽管有140万活跃用户,Twitter连一分钱也没挣着。不做广告,也不搞合作,更不卖VIP。杰克管理Twitter都两年了,Twitter连个正经的商业模式都没有。

Twitter最初是靠手机短信更新的,发一个短信给Twitter,Twitter就把你的状态贴上去。那时候手机短信限制长度,必须160字以内。因为发短信给Twitter需要加上用户名,于是Twitter就把推文长度限制成140字。因为是短信服务,Twitter每天都要付上万的电话费。除此以外,员工工资、服务器的租用、旧金山的房租,都是不小的数目。伊万看着投资人(包括他自己)的钱一天一天地就这么烧没了,着实是心急如焚。

后端工程师忙前忙后,投资人忧心忡忡,可作为CEO的杰克·多西却轻松闲适。除了每天花几个小时设计一下产品以外,杰克把大量时间花在了休闲娱乐上。他报名了一个裸体绘画课,每天晚上六点趴在板子上画裸模。后来杰克又开始练瑜伽,缓解一下他工作的压力。然后杰克回忆起了自己当服装设计师的梦想,每周都织个新衣服。

当然也不能光学习嘛,还得娱乐。杰克随着Twitter的成长,自己也声名鹊起,常常参加明星、政客、富豪举办的就会。他喜欢别人叫他“Twitter”的创始人,喜欢别人投射来的羡慕的目光。线上线下,杰克都是最闪耀的明星。

52fa882c78d8acb048fc3b3b90b743c8

(Party上的杰克·多西,来源mdkreative.eu)

伊万并不这么想。“你要么是Twitter的CEO,要么是个织衣服的,不能两个都干!” 伊万向杰克大声呵斥。杰克很不满,Twitter现在不是挺好吗?资金不是很够吗?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凭什么管我?

伊万和杰克的分歧远不止这些。伊万认为,Twitter就是个短博客,人们用它的主要目的是分享新闻时事。所以Twitter应该以网站为主,手机为辅。而杰克认为,Twitter是个人状态栏,它是用来秀自己的。吃饭逛街,随时更新。所以Twitter应该网站为辅,手机为主。这也是为什么杰克并不在意网站挂不挂。只要能发出去,看的了看不了以后再说呗!

可杰克不知道的是,服务器后端比他想象的复杂的多。一次伊万当着两个股东的面问一名后端工程师:

“数据库现在稳定吗?有备份吗?”

这名工程师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才不得不承认:数据库根本没做备份。如果数据库挂了,所有人的Twitter账号都会消失,发过的内容也一干二净,Twitter只能从零开始。

股东们终于在2008年爆发了,他们给杰克·多西下了最后通牒:给你三个月,修不好网站,挣不到钱,你就滚蛋。

杰克·多西一下子慌了: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不让我继续干?他痛下决心,一定要在三个月内打动股东们。经过了认真的思考,杰克宣布,Twitter要发布新功能:总统选举页面。

当杰克还在细心地画总统竞选网站的时候,伊万已经忍无可忍了。他知道现在最紧迫的问题是系统的稳定性和公司的盈利模式,而不是发布什么新页面新功能。网站不稳定,什么功能都是扯淡。没有盈利方法,什么公司都活不下去。Twitter现在已经危如累卵,最不该干的事就是往上再摞个鸡蛋。

2008年10月,Twitter宣布更换CEO,杰克保留股东席位,伊万出任CEO。

柳暗花明,暗流涌动

伊万并不是个贪权的人。当年诺亚离开的时候,伊万并不想接任Twitter的CEO。Twitter发布时,伊万已经是风投公司“Obvious Ventures”的CEO,也是Twitter最大的股东。伊万觉得自己应该当一个安静的股东,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风投上,放心地把Twitter业务交给了杰克·多西。

可没想到,第一任CEO杰克实在是烂泥不上墙。就算伊万不计较,股东席上坐着的弗雷德·威尔森(Fred Wilson)和比詹·萨别(Bijan Sabet)也会逼着伊万赶走杰克。最后在一番争执下,股东大会同意杰克保留股东席位,只是不再出任CEO。

伊万治下的Twitter慢慢回到正轨。他保留了杰克的大部分产品设计,悉心地给Twitter这间破屋子添砖加瓦。伊万首先开始会面公司高层,听取他们的建议。他惊讶地发现,原来上到副总下到工程师,Twitter的员工们已经对杰克不爽很久了。员工们抱怨说,杰克常常对他们颐指气使。给任务以后不断插手,出了事故却一走了之。伊万只能安慰员工们说,这种事情不会发生了。他把产品设计和系统运营工作下放给副总们,把主要任务放在盈利模式上。

2009年1月,伊万任命凯文·陶(Kevin Thau)为移动业务总监,凯文·陶立即给Twitter带来了利润。Twitter开始和谷歌合作,把推文搜索租借给谷歌和必应搜索,筹集到了2500万美元。他还和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Al Gore)攀上了关系,让Twitter和戈尔创办的公司CurrentTV合作办电视节目。Twitter开始慢慢地放广告,但伊万认为传统的广告实在太烦人。他希望把广告变成有趣的推文,这个策略或许会改变整个广告行业,让Twitter成为新时代广告业的先驱。

伊万向全公司员工发邮件说,Twitter网站现在并不稳定,所以现在要做的不是加法而是减法。删掉没人会用的功能,让后端服务器稳定起来。既然不再疯狂加新入功能,Twitter的程序员们终于可以放开手脚重构服务器了。伊万的决策很快就成为了现实,一年过去了,网站挂掉的情况越来越少,“死鲸鱼”也被人们渐渐遗忘了。

对外宣传的任务,伊万把它放心地交给了Twitter的第四个创始人比兹·斯通。比兹环游全美国,出席各大研讨会,接受采访,宣传Twitter开放和包容等理念。

“我们并不是想用它制造混乱,推翻政府,”比兹对脱口秀主持人史蒂芬·科尔伯(Stephen Cobelt)解释道,“Twitter最大的梦想是让全世界实现言论自由。”

“实话说,‘话题标签’(#)刚刚发明出来的时候我觉得这东西太技术宅了,没人会喜欢用它。”比兹微笑着说。

“显然你错了。” 史蒂芬一脸玩笑式的嘲讽。

“显然我错了。” 比兹无奈地说。

114e4d11e93e43240fb0ef125ed1da01

(比兹·斯通参加“扣扣熊报告”,来源cc.com)

伊万几乎所有方面都照顾好了,可他忘了一个人:杰克·多西。

杰克·多西被股东大会逼下台后,把一切的怒火烧向了伊万。杰克邀请了新来的Twitter投资人彼得·芬顿(Peter Fenton)吃饭,在昏暗的餐馆里,杰克讲了另一个版本的故事:杰克一个人创造了Twitter,而伊万为了一己私欲夺了杰克的权。在杰克的带领下Twitter本来一路顺风,而伊万却会把Twitter一手毁掉。

芬顿相信了,相信杰克的还有不少公司外的人。杰克把自己的Twitter个人信息改成了“Twitter的发明人”,并以“发明人”的身份私自接受各种采访。

“杰克·多西发明Twitter的时候只有29岁,”CBS电视台对杰克采访时报道,“他改变了人们沟通的方式。他是这个时代的巨星。” 杰克每天都需要出席各种活动,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华尔街周报等主流报纸把他捧上了天。媒体是不知道杰克已经被Twitter架空了,以为杰克仍然在Twitter举足轻重。记者们常常会问Twitter内部是怎么运作,Twitter的未来在何方。尽管杰克完全不知道Twitter现在的战略,他也会不懂装懂地答一答。

一次,杰克和行为艺术家艾未未一起参加访谈。当艾未未问杰克Twitter是否有意进入中国时,杰克答道:”当然了,Twitter进中国是早晚的事。我们先要解决技术问题,比如怎么进行多国语言翻译。”

可Twitter的战略与杰克所说完全相反,Twitter在国内早已被禁,Twitter目前根本无法进来。Twitter根本没有搞什么“多国语言翻译”,更没有进入中国的打算。伊万和比兹一直在避免四处惹事,可杰克私自接触艾未未这个政府异见人士,却惹恼了中国。

56270de237208155efb78683b1b4c2c8

(杰克·多西私自参加与艾未未的访谈)

除了接受采访,杰克也搞起了他自己的业余项目。他发明了一个能装在手机上的小硬件,这样手机就可以刷卡了。这就是后来的Square。杰克经常以“Twitter发明人”的身份,给他自己的公司Square做宣传,拉资金。不少记者约来杰克进行采访,却发现最后杰克对Twitter一无所知,反而一直在讲自己的新公司Square。

伊万当然知道杰克这么做给Twitter带来的伤害,但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每次杰克出席采访,伊万都只能事后给电台报纸发个邮件,无奈地纠正。有时候伊万也会提醒杰克:

“你不是Twitter的唯一发明人,”伊万对杰克说,“我也不是,比兹也不是。我们只是把一个已经存在了的概念商业化,把它做大了而已。”

不过杰克并没有把他“Twitter发明人”的头衔改掉,反而变本加厉起来。他回顾自己的经历,发现了自己和乔布斯太相似了。同样是创始人,同样改变了世界,同样被逐出公司。杰克开始像乔布斯一样穿白T恤和蓝牛仔裤。他在采访中大谈披头士和甘地,这两个都是乔布斯的最爱。他在Square股东大会上大量引用乔布斯的演讲,并提出要把Square四个角变圆,就像iPhone一样。他发现乔布斯在一次采访中自称“总编”,于是杰克立即向Square全体员工宣布:“我们干的东西其实是一种编纂,我就是这里的总编”。一次记者问他卸任Twitter的CEO的时候是什么感受,杰克说自己就像“被别人在肚子上打了一拳”。这话跟乔布斯当年说的一模一样。

Square的成功让杰克的个人秀愈发令人信服。终于在2010年,杰克说服全体股东弹劾了伊万,一路凯旋成为了Twitter的领导人。

盛宴难再

在杰克·多西掌权后,立刻开除了伊万的亲信(也是昔日的情敌)杰森·古德曼(Jason Goldman)。投资人弗雷德和比詹相继离去,CTO亚当·迈森哲(Adam Messenger)、产品副总约什·麦克法兰(Josh McFarland)和COO亚当·贝恩(Adam Bain)等高管也纷纷辞了职。

Twitter的最后一个创始人比兹·斯通此时已经心灰意冷,决定离开Twitter。临走前,比兹还是给了杰克最后一个建议:不要涉足政治,Twitter应该保持中立。

然而杰克并没有听进去,而是把比兹的Twitter邮箱停用了。杰克不久后前往白宫,主持了奥巴马总统的公民大会。他开始大规模给民主党政治捐献。在CBS的“60分钟”节目上,杰克透露自己想竞选纽约市市长。现在无论是诺亚,还是伊万,还是比兹,谁也阻止不了他了。

d2643521acc61dde79b84514d7c0bb3b

(杰克·多西满脸兴奋地主持奥巴马的公民大会)

对于杰克·多西来说,他是最后的胜利者,是Twitter名正言顺的领袖,是硅谷的史诗人物,是未来的政治新星。可此时的Twitter,已经不像当初那么火了。

年轻人看新闻会去Facebook,发照片会去Instagram,而Twitter,已经变成了一碗政治大杂烩。希拉里·克林顿的恼人的竞选广告、“另类右翼”媒体Breitbart转发的假新闻、极端川普支持者的种族言论、伊斯兰国隐秘的宣传稿……随着杰克的回归,系统故障也开始起来了。账号冻结、页面崩溃,讽刺的是在2016年11月,杰克自己的Twitter账号竟然也被意外停用了。

a035bf331f361cd699851e62f2d365e8

(Twitter的股价一路下跌)

2015年的第四季度,Twitter的活跃用户下降了200万。杰克回来以后,公司再也没盈利过。从2011年到2016年,Twitter一共亏损了20亿美元。尽管杰克还在推出新功能(比如Moment、短链接),Twitter的用户量依然没有增长。三年内,Twitter的股价跌了77%。Twitter现在最体面的结局,就是卖掉了。

可杰克根本找不到买主。

在Twitter鼎盛时期,数不清的金主找到当时的CEO伊万。雅虎、谷歌、Facebook、微软,有头有脸的硅谷巨头都提出过要收购Twitter。当时伊万并不为所动,他有的是资金,也有一个正在发展的盈利模式,最重要的是Twitter当时几乎没有竞争对手。那时Facebook用户主要是在看别人的资料,看状态更新只会去Twitter。

可现在不一样了,Facebook把状态更新做的和Twitter一样好,Facebook的视频直播也比Twitter快。同时,Reddit在网络社区里异军突起,迅速吸引了大量的Twitter用户。尽管Twitter才创立10年,年轻人已然觉得Twitter过时了。据Compete.com统计,2009年全美最常访问的网站中,Twitter位居第3。可到了今年,第3是Facebook,Reddit第7,Twitter已经掉到了第9。2016年10月,Twitter宣布停止它的八秒短视频网站Vine,因为Vine像Twitter主站一样,一直在赔钱。就算杰克·多西真的是乔布斯转世,他也救不了Twitter了。

be5c30395c05d3c6a3d9933809bdbbd8

(2016年全美访问量最多的网站,Twitter已经掉到了第9)

Twitter有时会泄露信息,表示自己有意向被收购,最可能的买家是谷歌和迪士尼。可是据Recode报道,谷歌和迪士尼都无意收购Twitter。另一个可能的买家Salesforce,也从不对收购表态。为了让Twitter更好卖,杰克开除了约350个员工(总员工数的9%),可这并没有让这些“买家”们回心转意。Twitter走到今天,真的是山穷水尽了。

我们当然可以把Twitter的失败归结成杰克·多西的个人问题。他的管理不善,让Twitter频频下线,错失巩固霸主地位的良机。他一直不考虑盈利模式,吓跑了一票子投资人。他对伊万的报复,让高管们和创始人比兹纷纷离去。他在处理媒体问题上的不谨慎,也让Twitter的争议超过了他本身的价值。杰克·多西或许是个出色的产品经理,但绝对是个糟糕的CEO。

可把杰克换成伊万·威廉,让他来一直掌舵,Twitter就不会沉没吗?

Twitter改变了很多。传统媒体一下子无法生存,暴政和专制也因为Twitter土崩瓦解。Twitter让所有人都有了话语权,人人都能用“话题标签”煽动起一群素不相识的人。它让世界一时间天翻地覆,就像一场革命一样席卷全球。

可然后如何呢?

一切革命都有结束的一天,“Twitter革命”也是一样。当广播、电视、报纸、杂志这些旧媒体被打的粉碎,剩下的就是网上无差别的攻击和空洞的嘶吼。Twitter带来的“网络无政府主义”,并不能取代整个大众传媒。国际新闻仍然需要记者阐释,明星的八卦还是需要狗仔队来整合。任何一个事件都不是140个字就能说明白的。提纲挈领,汇总分析,这些还是需要专门的媒体机构。

e61f4541aa1f29bbefa9557a857b9ea8

(伊万·威廉创立的在线博客Medium)

值得一提的是,伊万·威廉离开Twitter后,立即创办了在线博客Medium。尽管用户可以在上面随便发文章,可它最主要的页面都是经过编辑整理推荐的。和Twitter的无差别信息轰炸相反,Medium把文章分成版块和栏目。乍一看Medium并不像博客,反而像个自由投稿的电子杂志。

当旧媒体被推翻后,取代它的是新媒体,而不是Twitter。当BuzzFeed、TechCrunch、Medium、TechCrunch这些新媒体渐渐成熟,纽约时报、时代周刊、华尔街周报这些昔日巨头也已经转型完毕。当人们开始在网上看高质量的新闻后,庞大而混乱的Twitter也会走到尽头。

或许Twitter从发明出来就注定不长久,因为它不是媒体的终结者,它只是媒体转型的催化剂。

社交媒体 Twitter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