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豌豆荚到轻芒杂志 王俊煜:没做完的事情接着做
麻策 麻策

从豌豆荚到轻芒杂志 王俊煜:没做完的事情接着做

“这(轻芒杂志)肯定是一个美的产品,但不能说(我们做的)是一个很小的市场。”王俊煜进一步跟创业家&i黑马解释,“保守来讲是1.09亿,乐观点的话是接近3亿人群的市场。”

上午十一点过几分,王俊煜背着包风尘仆仆地进门。这是东四五条胡同里,一个接地气又不失气质的三层小楼。几天前,王俊煜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在这儿发布了一家新公司、一个全新品牌——轻芒。

“轻是轻巧的意思,不希望产品做重;芒是锋芒,传达了产品给人的整体感觉。”王俊煜坐在经特地挑选的办公室里接受创业家&i黑马采访,他说,轻芒的团队原本就是豌豆荚搜索团队,后来完全独立出来成立公司,创立品牌。

作为豌豆荚联合创始人、前CEO,王俊煜曾一度掌管500人规模的公司。他形容在豌豆荚时期更多焦虑的是别人的事(员工管理),“现在因为操心的是具体的发展问题,更接近创业早期的状态”。

据悉,轻芒致力于用技术来连接高品质内容和对世界感兴趣的人,“轻芒杂志”是旗下主推产品,主打移动端兴趣杂志概念,帮助用户在这些兴趣领域发现高质量内容,提升工具性和互动性。目前,轻芒杂志所覆盖的细分兴趣领域有425个,其中超过160个已经上线,“领域广泛,种类丰富。”而其背后的搜索引擎及推荐引擎则脱胎于豌豆荚搜索及豌豆荚一览(现已更名为轻芒阅读)。

除了兴趣和内容本身,笔记功能成为轻芒的主推功能,供用户在消费内容时能用最便捷最简单的方式把喜欢的内容随手记录下来。轻芒团队在这一功能上做了升级和体验提升,内容无需再用光标拖动选中,而是点一下即可完成整句的勾选。

“这(轻芒杂志)肯定是一个美的产品,但不能说(我们做的)是一个很小的市场。”王俊煜进一步跟创业家&i黑马解释,“保守来讲是1.09亿,乐观点的话是接近3亿人群的市场。”

王俊煜认为创办豌豆荚是赶上了安卓浪潮,而现在发布轻芒品牌,目前尚没有看到飓风型的风口,所以这将是“一个较慢的、线性的、持续的过程”,团队首先需要的是耐心。

做产品王俊煜始终秉持“工具”理念,他认为“豌豆荚是很好的工具,轻芒呈现的是内容,但首先它也是一个很好的工具。”这也是在内容上,他始终坚持只做聚合分发,不做原创的原因。

作为连续创业者,有过豌豆荚的成功创业经验再创业,王俊煜将这视为是对豌豆荚使命的传承。“发现更大更美好的世界。”他说,“豌豆荚只做了其中一部分,我们还是希望能够覆盖更多的领域,这个团队本来就承载了豌豆荚从应用走出去的目标。”

以下为王俊煜对创业家&i黑马的分享。

现在我每天都再用户的留言,我们有一个功能:定制杂志,大家最关心内容品质,互动最多的还是“这个杂志内容满意,那个不满意”。

从头做一家公司,有很多东西需要重新构想、发明,包括我们的服务体制。互联网企业通常不在乎客服,这块到我们这上面叫用户互动,我们把它提到很重的位置。

很多人会问,你到底是技术公司还是媒体公司,我觉得技术和人分不开。技术是提升效率,接管的是重复性决策工作,但有些创造性的事情还得人来做。现在轻芒团队人数很少,大部分是技术人员,没有技术我们也做不出400多本不同的杂志。但杂志的质量又有高有低,这就需要人去做一些调整,然后告诉机器,让机器从中寻找规律,去做一些调整完善。这里面的人既包括我们自己的成员,也包括我们的用户。

2010年开始创业的时候,愿景是做移动端内容分发入口,这包括了应用、游戏、视频、小说、音乐还有文章。豌豆荚也是顺着玩家的需求慢慢调到应用上。应用分发其实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整个分发也非常自动化,现在豌豆荚最骄傲的一点其实就是到现在销售人员都非常少,整个报价、下单的过程完全自动满足,包括运营、搜索、个性化推荐。跟阿里的数据体系整合了以后,能达到个性化的数据非常的多,这些都是非常技术流的做法。同时,还是有很多人的因素再里面,比如豌豆荚设计奖,用来体现豌豆荚的品味、立场、价值观。

豌豆荚是很好的工具,轻芒我们也觉得是很好的工具,强调定制,强调笔记(功能),只不过它呈现的是内容。对于工具,我们还是设想你怎么来用它,你在这里面能获得什么。这也是为嘛我们在策略上不做原创。我们看到的空白是,很多好的原创内容怎么样给它体现,怎么把它们介绍给不同需求的用户。

轻是轻巧的意思,我们不希望产品做重;芒是锋芒,传达了产品给人整体的感觉。做豌豆荚的时候有些地方信心不足,你也知道大家对我们的批评是说不接地气、搞不定屌丝等。确实我一度想弥补这样的短板。比如,我们做了一些比较“屌丝向”的东西,但是问题是,第一你很难做好,第二也把核心用户给得罪了,他们觉得你变了,体验下降了。

我们还是做我们团队擅长的事。但我们做高品质应该说难度更大一些,高品质意味着用户挑剔,需求多样化,我们的挑战是怎么去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比如早期测试的时候我们发现,不同的用户对咖啡的需求程度差别很大,我可能看看星巴克历史就觉得很开心,但很多开飞爱好者会觉得说星巴克太low了。怎么来解决这样的问题也是需要我们去想的一个事情。

这家公司的使命跟豌豆荚还是一模一样的——发现更大更美好的世界。豌豆荚确实做得蛮好的,但它只做了其中的一部分,就是在应用上。结下来我们还是希望能够覆盖更多的领域。再者,这个团队原本就是豌豆荚的搜索团队,本来就承载了豌豆荚从应用走出去的目标。

原来豌豆荚多的时候是500人的公司,现在这里是20人左右的公司,具体操作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以前我们说很多地方要去提升效率,那20几个人公司就没有太多的地方去提升效率一说,更多还是看大家的创造性,看我们做哪些事情有突破。

整体来讲,我们做的还是一个新领域,营销、推广、渠道确实跟5、6年前不一样,很多地方需要学习。这个阶段不是战略层面的东西,反而是具体操作层面、战术层面的事情。

但轻芒杂志肯定又不是一个爆发性增长的产品。因为并没有很飓风型的风口出现。我们都说消费升级了,消费升级更多是社会价值观变化的一个过程,它不是技术普及的过程。豌豆荚趁着安卓起来,那是很爆发的一个状况,但社会价值观的变化一定是慢的、线性的、持续的过程,这也是我说我们会更有耐心的一个原因。它最后是个大市场,但它前期起来的速度不会像豌豆荚那么快,我们现在就是把质量做好,用户粘性做好。

我也不觉得它能取代其他阅读产品,因为我们做这件事的洞察其实是感觉市面上没有类似的产品,没有类似用兴趣来组织的产品。而我们的用户是对世界感兴趣的用户,他们本来的信息来源就是多样化的,你不可能去垄断他们的信息来源。从一个比较健康的角度来讲,它不应该也不可能是一个垄断事业的产品。我们只是说努力在他们的生活中占到一个比较大的比重。

豌豆荚对我最大的影响在团队上,跟这么多人建立了关系,有很多合作机会。我们相当于散到了几家公司里,很多人没有选择去大公司,而是去创业了。我的想法也很简单,之前做的事情没有做完,还得接着做。

以前焦虑的是一些别人的问题,比如员工关系,现在因为操心的是具体的发展问题,想的是自己身上的能力和自己的判断,状态更接近创业早期的状态。因为现在我还不需要接见投资人,也不需要出去开会,所以整体状态简单一些。

轻芒杂志 王俊煜 豌豆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