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陶然:管理必须有一点小苛刻
孙陶然 孙陶然

孙陶然:管理必须有一点小苛刻

管理必须严格,甚至必须有一点小苛刻,尤其是对于中国的绝大多数企业而言。

本文由孙陶然(微信ID: strlkl)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孙陶然。

管理应该严格一些好还是宽松一些好?

有人认为应该宽松一些,尤其是高科技公司管理上应该人性化,甚至以google为例认为应该推广弹性工作制,还鼓励每个人把20%的时间拿出来做与本职工作不相干的事情。甚至现在很多创业公司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管理的。

我的看法是,宽松的管理只是听起来很美的伪真理。管理必须严格,甚至必须有一点小苛刻,尤其是对于中国的绝大多数企业而言。

中国的职业化水平还是比较低的,我最近经常和朋友讲,我感觉很悲哀,因为我现在每天谈论的这些管理问题都是柳传志先生三十年前谈论的东西,这说明三十年过去了,中国人的职业化水平还是没有根本性改变,大量的人还是很不职业很不专业很不敬业,对不职业不专业不敬业的人如果用弹性工作制等宽松管理方式,效果不堪设想。

对于绝大多数企业而言,核心不是创造力问题,而是执行力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中国知名企业都有很多强调执行力的段子的原因,不论是联想、华为还是万达……我在拉卡拉也强调执行力,甚至我认为蓝色光标这样的创意企业也应该一样把执行力放到第一位来强调。

任何时候,做好规定动作才谈得上自选动作。

做好规定动作是第一位的,规定动作做好了没有自选动作,八十分;把规定动作做好了还能够做好自选动作,一百分甚至一百二十分;如果规定动作没做好,自选动作做得再好也不到六十分。这就是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的关系,对于绝大多数企业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规定动作都是执行力,创新力是自选动作。

管理执行力,必须严格,甚至应该有一点小苛刻,原因有两个:

第一,人性的弱点是松懈。

再严谨的人在四周空无一人的时候也会自我放松几分,而再懒散的人在摄像头之下也会不自觉地自我约束三分。严格管理,是让下属紧张起来、行动起来的前提。很多管理严格的大企业,员工都有一种战战兢兢的感觉,做任何事情都小心翼翼,千检查万思考,生怕出来纰漏,虽然有一点压抑,但这正是那些名企之所以能够成功的基础。我们的企业没有别人大,实力没有别人强,如果我们的员工还比别人的员工松懈,我们怎么可能有竞争力?

第二,管理是逐层递减的。

每多一个管理层级,管理效力就会递减一些。最上面的管理强度是十分,第二层就会衰减到九分,以此类推层层打折扣,到了基层管理就变成了三分,如果最上层的管理就是低标准松要求的,到了基层基本上就是自由散漫了。

所以,我主张,管理上必须高标准严要求,上级必须有一点小苛刻,这才是对下级最大的负责任。如果上级想做一个老好人,结果必然是"将熊熊一窝",最终害了所有的下属。

所谓严师出高徒,只有严格要求才能让下属不断提高,同时,近乎苛刻的要求也是对下属的一个无形鞭策,强迫他们必须发挥自己的浑身解数,日新月异,这才是对下属真正的负责。

至于如何在严格管理之下不损失创新力,我相信,两者并不矛盾,有足够的办法可以既有执行力又有创新力,何况,大多数情况下,只要我们做对的事情并把事情做对,我们已经赢了,一个赢家有足够的办法来为创新做投入的。

管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