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简史》:人类是一种过时的算法
老周开讲 老周开讲

《未来简史》:人类是一种过时的算法

生物就是算法,生命就是进行算法处理。

本文系老周开讲(ID:laozhoukaijiang),授权i黑马发布。

生物都是算法

赫拉利指出,生物就是算法,生命就是进行算法处理,不管是长颈鹿、蕃茄或人类都只是自然演化出来的不同数据处理方式。人类将环境参数作为输入数据,经过认知能力的处理,输出感受和决策等数据,从而决定了我们的喜怒哀乐以及行动。

人类不是不可分割的个体,而是由可分割的部分组成,由许多不同算法的组合,并没有单一的内在声音或单一的自我。构成人类的算法并不“自由”,而是由基因和环境压力塑造。

因此,外部算法理论上有可能比我更了解我自己。如果能用某个算法,监视组成身体和大脑的每个子系统,就能清楚掌握我是谁、我有什么感觉、我想要什么。只要开发出这样的算法,算法就能做出最好的选择。

随着科技的发展,智人将不再是最好的算法,信息科学家已经写出了越来越复杂的电子算法。数学定律同时适用于生化算法和电子算法,两者合二为一成为可能,动物和机器之间的隔阂将被打破,电子算法有一天能够解开甚至超越生化算法。

机器学习和人工神经网络兴起,越来越多的算法会独立演化、自我改进、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这些算法分析的数据量是天文数字,远远超过人力范围,而且它们也能学会找出人类找不出的模式、采用人类想不到的策略。

最早的种子算法或许是由人类开发,但随着算法逐渐成长,自我演进,就会走出自己的路,前往人类未曾踏足的领域,而且人类也无力追赶。

人类进程由算法主导

把全人类看作单一的数据处理系统,每个个人就是里面的一个芯片(处理器)。自由市场经济为什么能够战胜计划经济,也是因为数据处理的方式即算法决定的。自由市场经济是分步式数据处理,而计划经济是集中数据处理方式。对整个社会的庞大数据而言,分步式数据处理,将分析数据和做决定的工作分发下去,交给许多独立但又相互连接的处理器,更具效率。

纵观整个人类进程,7万年前,智人发生认知革命,产生了语言,能够将大量智人连接在一起,成为一个更大更高效的数据处理网络,它比单个个人处理器更优越,能够输入更多的数据,也能输出更优质更多的数据,能更好地指导他们的行动。

这一点让智人拥有超乎其他人类及动物物种的关键优势。对尼安德特人、黑猩猩或大象来说,或许它们能够连接一个网络,但数量极其有限,远不及智人。

到了大约5000年前的农业革命,发明了文字和金钱,进一步突破了语言的隔阂与限制。它能够联系更多的人,使人类处理器数量急剧上升。加速了人口增长,让更多人能够生活在一起,形成密集的地方网络,并进一步建立了城市、王国或帝国。随后的现代探险家、征服者和交易商,不断在世界建立新连接,渐渐形成了覆盖整个世界的紧密网络。

哥伦布刚刚发现新大陆,把欧亚网络和美洲网络相联时,每年只有极少的信息能够越过海洋,还得应付各种文化偏见、政治审查。但渐渐地,自由市场、法治概念或民主传播,都在促进消除种种障碍。民主和自由市场之所以获胜,事实上,是因为改善了全球数据处理系统,是数据决定了民主和自由。

智人正失去权威

在19世纪和20世纪,由于没有任何外部算法能够超越人类生化算法,人类崇尚个人价值。FBI可以偷听我每次打的电话、监视我在街头上和人的每次互动,也没有足够的运算能力来分析这些数据,只有我更了解自己。于是,人类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自己是个自主的系统,听从的是自己内在的声音。

但到了21世纪,科技已经让外部算法有能力“比我更了解我自己”。个人主义行将崩溃,权威也将从个人转向由算法构成的网络。人类无力处理大量数据,正逐渐将手中的权力交给自由市场、群众智能和外部算法。

人类也不再认为自己是自主的个体,自己的感觉并不是最好的,也不会依据自己的感觉来做决定,将更多地听从电子算法的建议和指示。算法不需要完全了解我、而且绝不出错,只要比我自己更了解我、犯的错更少,就已足够。

到了这个程度,合理的作法就是把愈来愈多的选择和人生大事都交给算法来为我决定。人类会逐渐从参考算法分析来做决策,到部分让度决策权,最后演变为全部交由算法来做决策。在你考虑结婚对象或职业时,问的不是你的内心和感觉,而是数据和算法。

万物互联时代来临

人类在减少了饥荒、疾病和战争之后,目标很可能是长生不死、幸福快乐,以及化身为神(拥有更强的身体和心理能力)。一开始,数据正是通过承诺满足这些而得以传播。而为了实现长生不死、幸福快乐、化身为神,我们就需要处理大量数据,远远超出人类大脑的能力,也就只能把权力交给算法了。然而,一旦权力从人类手中交给算法,人类就可能面临另一种命运。

今天,我们能实时看到货物的运送情况,算法能根据库存自动补货,Amazon已经开始用无人机为顾客送货。我们正努力打造万物互联网,它拥有更强的算法和数据处理能力,更能满足人类的愿望。

可只要我们放弃了以人为中心的世界观,而赞成以数据为中心的世界观,为了更优秀的数据处理模型、整个系统的效率,就可能牺牲部分人群的利益。未来将可能由控制算法的少数精英说了算,大部分人作为数据处理器的价值失去,降为数据,最后溶解分散在庞大的网络中。

人类由史以来,创造了一个全球性的网络,任何事物都以对人类的价值来评价和抉择。几千年来,这让人类充满了自尊和偏见,认为自己是这个网络的主人,自己就是造物的巅峰。至于其他所有动物,并不重要,其生命和经验都遭到低估。

然而,一旦进入万物互联网时代,当大部分人对网络提供不了重要功能,就会发现自己到头来也不是造物的巅峰。我们自己设下的标准,会让我们也走上长毛象和白鳍豚一样的灭绝之路。如果算法进一步自我演进到无人能企及的高度,整个人类将可能被淘汰。到时回首过去,人类也只会成为宇宙数据流里的一个小小涟漪。

生物 算法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