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撤医疗部门,百度要转战的人工智能+医疗,是金矿还是新坑?
黑智 黑智

裁撤医疗部门,百度要转战的人工智能+医疗,是金矿还是新坑?

不是去掉广告,也不是割舍医疗,百度要继续做智能+医疗。

李彦宏新年内部信发出的第二天,百度内部就发生了第一个改变。2月8日,据不同媒体爆料,百度整体裁撤了医疗事业部。新浪科技当天下午也表示,百度内部人士向其证实了这个消息。黑君也对百度公关进行了征询,但得到的答复是: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

黑君2月9日早上也咨询了百度内部的小伙伴,得到的回答是,他们也仍在等待通知。但很快,百度通过内部邮件宣布,对医疗业务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和优化,集中优势资源,将医疗业务的重点布局在人工智能领域。百度医疗事业部总经理李政通过朋友圈转发,间接证明了这一消息的真实性。

即日起,百度医疗事业部智能小e团队和拇指医生团队,转入AI体系;医疗事业部内容建设团队,转入搜索公司。医疗事业部其他业务将予以关停,相关人员将结合公司发展需要在内部提供转岗机会。调整之后,原百度医疗事业部总经理李政将转至AI团队。

在裁撤医疗事业部消息传出后,李彦宏就在亚布力论坛2017年会上对此作出了回应:医疗领域有非常大的机会,与百度非常有关系,百度也将会利用人工智能参与其中。比如智能挂号、智能诊疗、收集基因数据、制药研发等。“现行医疗体制也有很多不合理之处,改变它的重要方法也是人工智能。”

这被看做是李彦宏对裁撤医疗事业部的正式回应。而后续的动作,也说明了百度从移动医疗,转战智能医疗领域的策略。

谈起百度和医疗,很多人肯定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百度的医疗广告。但事实上,百度移动医疗事业部并不是负责医疗广告的部门。

百度移动医疗事业部在2015年1月成立,归张亚勤领导,当时主要是医疗O2O相关的挂号预约以及送药直达业务。此前,百度移动医疗的布局主要在三个方面:在线问诊的百度医生、拇指医生等,送药电商的药直达,还有智能设备Dulife。

不过这个部门的业绩据说并不好看。在脉脉上之前就有人爆料称,百度医疗事业部连续三年是公司年终系数最低的部门之一,“医疗的业绩最差,关键是实在没东西,只有个概念医疗大脑,没有任何实际用处。”

这大概就符合李彦宏在新年内部信里提出的“淘汰没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的条件。“如果做不出来,就别在那儿混了,别在那儿撑着了。该撤就撤,该关就关,该并就并。资源向我们有优势、战略上重要的项目去聚焦。”

事实上,百度医疗事业部也有在百度大脑平台上进行的研发,比如百度医疗大脑,模拟医生问诊,和用户多轮交流,给出最终建议等。百度医生也为百度的医疗平台收集数据。在原来的100多人的基础上,百度大脑项目进行后又增加了100多人。人员的冗余,正如前丁香园CTO冯大辉在微博上表示的:“这个部门一直在做医疗领域的产品和服务的探索,不少人是想做出点有价值的事情来的,不过确实做不出什么来,两三百号人,每年也有一笔不小的费用。”因此,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个部门都被传要面临裁撤。

既然百度要将在医疗行业的探索,主要放在与人工智能相结合上,在李彦宏提到的智能挂号、智能诊疗、收集基因数据、制药研发等领域,显然后三者将是人工智能发挥更加重要作用的战场。那么,这是一个值得挖掘的金矿吗?

谁在人工智能医疗领域淘金

在我们的终极想象中,智能医疗大约应该像科幻题材中一样,由机器对患者进行诊断和治疗。当然,这只是一个想象而已,离实现它还是个久远的事情。

不过,这也并非完全不能期待。比如,IBM的Waston,在医疗领域就是一路高歌。

Waston代表了IBM在认知计算领域的核心技术。它能够读懂非结构化数据,能够在15秒内读完4千万份文件。在美国,Waston已经用于癌症治疗。Watson截至目前学习了300多本期刊,200多本教材,将近1500万页的文献,来为医生针对不同诊疗方法、药品和实践提供建议。美国顶级的肿瘤中心MSK已全面使用Watson作为辅助手段,为临床医生提供乳腺癌、肺癌、直肠癌、宫颈癌、卵巢癌和胃癌治疗方案。2017年,Watson还将拓展至另外九种癌症,覆盖全球80%的癌症病例。

Waston也在海外开始了应用拓展。去年8月,Waston在东京大学医学研究院,花了10分钟,确诊了一位女性白血病患者。患者为一名60岁的女性,最初根据诊断结果,显示她患了急髓白血病,但治疗效果并不理想。利用Watson系统诊断后,系统通过比对2000万份癌症研究论文,在10分钟得出了诊断结果:患者得了一种罕见白血病。

尽管Waston已经非常强大,在医疗领域里它还只是入门级。在美国,众多的医疗相关公司正在崛起。比如知名的医疗大数据公司AthenaHealth,生产大数据为医生提供临床信息参考,提供移动服务;Advenio TecnoSys,为医疗领域提供高质量的图像处理和机器视觉服务及解决方案;远程医疗应用Babylon Health,帮助患者同医生进行沟通前,预审自己的健康状况;NuMedii,利用大数据来加快新药的开发过程等。

11111

92家海外医疗领域人工智能创业公司  数据来源:CBInsight

人工智能和医疗结合都能做什么?从海外的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的应用看来,贯穿了医疗大数据、医学影像识别、智能诊断、健康管理、医疗服务、制药研发、基因科学等领域。

国内的人工智能+医疗创业公司也在近年来涌现。据黑智根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在2016-2017年获得融资的公司就有如下多家。

微信截图_20170209162815

2016年以来获得融资人工智能医疗公司列表  制图:黑智

碳云智能在2016年4月获得腾讯领投的10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成立短短半年内,它就跻身独角兽之列。碳云智能打造了“觅我”数据平台,生产和采集人的全生命周期的数据,通过数据分析管理和机器学习,让数字声明人工智能化,为用户定制个性化健康管理应用。碳云智能投资了4亿美元整合产业链,搭建一个数字生命平台。

在人工智能影像诊断领域,推想科技在2017年刚刚获得了红杉领投的A轮5000万人民币融资。在2016年2月,推想科技曾完成1250万天使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英诺天使基金、臻云创投以及原快的CEO吕传伟个人。推想科技的智能医疗影像系统INFERVISION现在已经在不同基层医院放射科上线。

Deepcare也是聚焦于医疗图像识别领域的创业公司,2016年6月获得了峰瑞资本的天使轮融资。目前,DeepCare 的算法已经能够识别和预判断子宫颈癌抹片,尿检血检的细胞识别等。

此外,还有去年10月获得真格基金等投资的12Sigma图玛深维,其第一款产品是针对于肺癌的自动诊断系统(SigmaLUTM),辅助医生对胸腔CT扫描图像的分析,帮助医生提高早期肺癌的检出率。

“坑”在哪里

和美国相比,我国的人工智能医疗服务的领域还比较窄,智能化程度也不高。无疑,这对医疗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展提出了巨大的需求。但在这个领域,“坑”也是明显存在的。如何获取分散在各医疗机构手中的健康数据并结构化,训练机器;如何对不同的疾病设计不同的算法模型;商业模式的探讨,如何建立一个正常的商业化生态……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人工智能医疗的商业化,也不是短期内可实现的。

我们很难计算这个市场的规模,以及预期未来发展的进程。但是,这仍然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领域。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正在超过我们的预期。算法之外,图像识别、语音识别等,都发展迅速。人工智能在某些病种上,也取得了极大的进展。国内的人工智能医疗公司在医学影像方面,在短期内,已经初见了成果。这其中,也许就蕴藏着能够在未来产生突破的趋势。

话说回到百度。百度总裁张亚勤曾经将技术如何改变医疗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连接人和信息,这一阶段已经完成。第二阶段,是连接任何服务,比如帮助患者匹配医生和挂号等;第三阶段则是连接人与智能,通过百度大脑,利用智能硬件以及用户在平台上的数据,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精准医疗和预防。现在,百度通过搜索,已经完成了连接人和医疗信息的阶段。这些海量的信息和数据,也是百度不能割舍的。但之后要走的阶段,则是一步比一步艰难。

或许,百度的放弃,说明了移动医疗正处于发展的低谷。百度医疗并入人工智能体系,也许是百度也不会寄希望于短期的商业化,而是潜心打磨研发。现在,就看百度,有没有在智能医疗这个领域,付出时间和人力的决心了。

黑智二维码

欢迎关注黑智,了解更多AI领域动向

百度 人工智能 移动医疗 智能医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