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苍老师
徐建凤 徐建凤

别了,苍老师

中国的企业和粉丝是苍井空不折不扣的“财神爷”。

文 | 徐建凤(☆☆☆☆☆
编辑 | 王根旺

7日,苍井空在Twitter发文,宣布引退,不再拍摄成人作品。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她都将正式成为一个过去式。

不知还有谁记得,就是这位女优,在2010年,借助为青海玉树地震灾民筹款活动而轰动中国,一度备受中国粉丝的追捧;也是这位女优,曾一度被冠上“历史上为中日文化交流做出卓越贡献的四大女性”之一的头衔。

而在日本,女优身份的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步入主流社会的。而她却以女优的身份混迹中国多年,不仅为多家知名企业代言,甚至还一度担任订房宝的用户体验官。中国的企业和粉丝是苍井空不折不扣的“财神爷”。

不管怎么看,苍井空都是功成身退。她从2002年出道,至今已经近15年。而日本女优的职业生涯寿命短则3月,长则3年。在钱财方面就更不用多言,她可谓是在中国赚了个盆满钵满。

与苍井空的功成身退相比,与她有过交集的那些企业却显得愈加苍白。就连宣布退出的时间节点,苍井空的选取也可谓是奇妙无比。就在她宣布退出的第二日,她任职用户体验官的老东家订房宝倒闭。借着订房宝这位东家的黯然离场,苍井空又着实为日渐趋冷的自己填了一把火。

细观订房宝的过往,它的退场多少有点儿突然。说其突然,是因为去年12月1日,它还曾在新京报投放整版广告,为当时的首席用户体验官苍井空招聘助理,仅仅时隔两月而已。而其最新一轮的融资(A+轮)发生于去年9月,金额1000万元,距今才半年时间。就连苍井空进入订房宝,也不过是去年3月的事情。

f469b3b0bda6aaf449ac875d9b01c830

苍井空是个捞钱的好手,但是对于与她有交集的企业而言,她可谓是个名副其实的“衰神”。除了第九城市的表现还可圈可点外,无论是凡客诚品,还是雕爷牛腩,它们的日子都足够煎熬,它们的未来也都很渺茫。

巅峰时期的凡客诚品年销售规模一度突破百亿元大关。如今凡客诚品销售规模缩水至5亿元,不到最辉煌时期的二十分之一。员工更是由最多时一万减少至数百人。从2011年开始,凡客就一直在走下坡路。

雕爷牛腩则是从2015年9月,放出“众筹”大招之后,便开始沉寂。但它的高管穆剑出任人人湘CEO,又将其推上了风口浪尖。而创始人孟醒曾经仅用两个月,便实现了所在商场餐厅坪效和翻台率的双冠军,凭借两家门店就获得了6000万融资,估值一度高达4亿元。如今,昨日的辉煌早已成为历史。

无论是犯下快速扩张错误的凡客,还是过度依赖互联网烧钱的雕爷牛腩,亦或是任性的订房宝,它们从创业明星的高空陨落又都有迹可循。它们都足够任性,喜欢剑走偏锋、出奇制胜。

凡客诚品因业绩高速膨胀而迷失方向,不断修改销售目标导致队伍臃肿,最终无法承受成本之重;只有四道主菜的雕爷牛腩,足够任性,但是在满足了消费者的猎奇心后,它并没有不断推出爆款产品将用户黏住;而与苍井空绑定的订房宝,过度的高估了市场,导致高空坠落。

实际上,作为“衰神”的苍井空并不孤单。电影界的大哥成龙,也同样背负着甩不开的“魔咒”。凡是由他代言的广告品牌,最后大多难逃倒闭命运。小霸王、爱多VCD、汾湟可乐、开迪汽车……,它们都没能逃离成龙魔咒。

而这些一度达到一定规模的企业,也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企业发展壮大后,背离了自己的成功路径,丢弃了最该踏踏实实地去做的企业经营和产品品质提升,而是去追求虚化浮夸的品牌宣传炒作。这本该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却成了它们头条要务,最终问题不断爆发,导致品牌危机甚至公司倒闭关门。

实际上,无论是创业,还是守成,在企业经营的路上,除了旷日持久的琐碎,还是琐碎。创业没有捷径可走,出奇制胜无法持久,守成也不能偏离原有轨道,追求虚夸的浮华的炒作终究都会有埋单的时候,而这个时候的代价无疑是巨大的。

凑热闹的公司最终都将会烟消云散。正如陈年所言,“我不想再去凑热闹,我凑过,也见过很多凑热闹的公司,最后它们都烟消云散了。”

苍老师 订房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