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一位优雅、知性的“修炼者”
i黑马 i黑马

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一位优雅、知性的“修炼者”

以前拿不定主意时习惯向父亲请教,现在变了。

今年是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第一次参加亚布力论坛,作为青年企业家的代表之一,现场与其他几位创业者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

刘畅被外界视作是80后企业家的代表,尤其是那些接班的二代群体中,她的名气是十分响亮的。去年刚刚独挑大梁执掌上市公司的刘畅,独自承担起企业从传统饲料商转型的重任,新希望六和努力地向着消费升级的方向前进,而与其它传统企业一样,这是一个必经的爬坡的过程。

刘畅一向是很直爽的,当被问到,独自执掌新希望六和至今一年多的时间有什么感受时,刘畅表示,“以前觉得特别得心应手的,后来发现没有那么得心应手了,我觉得自己不停地在成长,通过新的事情、新的状况经常会反问自己,通过遇到问题然后去往自己内心去挖、去思考,这些确实是让自己有很大的变化。”

以下为现场问答: 

以前得心应手的事变得没那么得心应手了

Q1这是你第一次参加亚布力论坛,对哪些话题感兴趣?有没有给自己布置什么任务?

刘畅:这次受邀过来我觉得蛮荣幸的,我看了一下名单,好像多数是创新的企业、资深投资人,经济环节各个维度上的牛人,我觉得这个信息量应该会很大。主要关注的还是转型和创新方面吧,因为我们国家目前这几年,这个是主旋律,我们公司同样也是,想听一听别人有什么样的方法,别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来比对一下自己。

Q2从你独自执掌新希望六和至今,过去了将近一年时间。这段时间有什么感受?

刘畅:以前我觉得特别得心应手的,后来发现没有那么得心应手了,我觉得自己不停地在成长,通过新的事情、新的状况经常会反问自己,我觉得自己和自己对话的这种情况越来越多了,我觉得自我提升也是一种通路吧,通过遇到问题然后去往自己内心去挖、去思考,我觉得确实是让自己有很大的变化。

Q3原先得心应手的,后来发现没那么得心应手了,能给我们举个例子吗?

刘畅:比如说,我以前认为我是一个很擅长沟通的人,但现在我负责的版块是农牧和食品,其实在这块我的理解与很多经理人相比,没有他们那么深,因此在沟通的时候存在专业上的差距,当我越是努力想去弥补这个差距的时候,人就会越着急,并且你和与自己特别不一样的背景成长起来的人,大家沟通的方式,还有习惯说话的语言体系都不太一样,所以我觉得这方面花了不少的时间。

我想这可能就是一个传统的产业型公司想去转型升级,最核心的问题,因为我觉得根子还是在人。你需要去创新,去做新的业务,有的时候就跟你原来的完全不一样,那是不一样的人,站在他们的角度他也需要去开放、去沟通、去理解,然后才能信任,反过来我也是这样的一个问题,其实这是一把钥匙。

以前拿不定主意时习惯向父亲请教,现在变了

Q4在管理过程中,类似这种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你一般会向谁征求意见?

刘畅:我以前会特别习惯向我的父亲请教,但后来我发现,其实很多问题需要多方面的人来给你信息。我觉得我的好处在于,我并不是一开始就做农牧的,因此我在这个问题上反而没有太多的思想包袱,我知道我未来要去到哪里,这个过程当中,如何因地制宜地去安置我的资源,我会去寻求很多人的意见,其实我就是一个信息的整合者。

在我们这种战略转型期间,我觉得更重要的,不是说特别武断地由我来去定一些细节的问题,而是多方面去搜集信息,再来决定。我每天可能花最多的时间就是跟不同层级的经理人去做沟通,有些是管理层的,有些是做业务的,有些是做技术的。

我这颗钉子做的是称职的

Q5如果你与职业经理人或者员工的意见发生冲突,你属于那种容易被说服的人吗?

刘畅:我是渴望别人说服我的人,我是特别渴望的,得不到答案的话我会持续地去寻找这个答案,甚至我会不耻下问、不停地问,让人家会觉得你好像跟个小孩一样的董事长,但是我真的希望被说服,这样的话我就搞明白了嘛。

Q6争执不下的时候怎么办?

刘畅:那就今天回去睡觉,明天再接着争论。有时候解决不了是因为可能上来情绪了,你回去放松一下、休息一下,你就知道到底是情绪堵住了还是说思考得不够深。

刘畅:我自己还没有到管理如鱼得水,四两拨千斤的时候,我觉得还没有到那个份上。不过,虽然我是公司的董事长,但是我这颗钉子做的是称职的,我是在为周围的人去多担当、去分忧,不为别人添麻烦,所以这样的话我觉得其实获得了一种职业上面的尊重,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有些争吵意见、这些都是蛮自然的了。

今年压力真的很大

Q72017年,你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刘畅:今年压力很大,我真的觉得压力很大,2017年的重点还是组织变革,互联网化之下重资产信息化的进程,消费端跟互联网电商合作,探讨互联网+的方式;另外,国际化还在做结构性的调整。过去的国际化一般会去别的国家开设工厂,获得发展的同时也有一些经验教训,未来我们还需要去思考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策略、货币走向等,要考虑得更全面一点。

Q8你所说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哪些方面?

刘畅:外部有压力,竞争格局变了,大环境变了,所以很多生意它的价值网就变了。以前很多传统企业有两个核心的问题,第一是,销售更多的是to经销商,而不是说直接to客户;第二个是,经理人的工作,多是to考核,为考核负责,而不是直接为客户负责。这两点可能是很多传统的制造企业的通病。

其实为了迎合互联网时代,以客户为中心,客户需求为中心,加强客户之间的黏性,这是核心。以前你是靠效率低廉的成本,拿到这部分空间,现在这样不行了,你还要靠服务,你要靠别人喜欢你、离不开你,认为你是最能够服务他们的,认为你是最可靠的,要靠这个来赚钱了。因此这个变革,对于我们这样传统的公司来说,本身就是个挑战,你的人力结构和组织结构需要相应调整,而这种调整与其说是创新,不如说是变革,因为一定是要革掉很多原有的利益。我觉得这个事情只有心系基业常青的企业家,才会顶着这么多压力来做。

Q92017年给公司订了什么目标吗?怎么看投资人包括股东给你在业绩上创造的压力?

刘畅:消费升级是我们特别好的机会,我们有前端供应链和深加工品的经验,有匹配的人力资源,有条件有能力去提供安全的食品。公司转型的过程中,可能不能考虑太多因素,还是要把内部一些转型和内功坚持做下去。其实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并没有那么高,反而会放到2、3年的维度来看。我们已经有这么大的规模,我们是世界级的饲料公司和世界级的屠宰公司,量已经很大了,我要的更多的是内在的质,这些维度跟我过去单纯地追求量和利又不一样了。

希望投资一些具消费潜力的项目包括美食等

刘畅:我喜欢投资有消费升级潜力的,最重要的就是食品安全和健康,更多的像是泛生活类的东西,我们现在在投资的时候,也会去关注一些美食类的网红或者跟美食相关的一些东西,我们也愿意去投这样方面的一些领域的项目。

(并购)我觉得不光是买一个产业的问题,而是要看你买不买得起。这个买得起不简单说是钱,而是说你跟别人的文化能不能融合,你是不是能够去hold住这个产业,是不是能hold住人家这么大的格局,你的人力储备匹不匹配、企业理念与我们是否相似、有什么样的挑战,这些克服了我觉得才叫真正的买得起。所以我认为,不能单纯的讲说是买,还是要寻找合适的。

80后企业家代表的角色激励我去成为榜样

刘畅:我以前倒没觉得,现在我越来越多地觉得80后已经登上舞台了,还是很中流砥柱的一波人,而且很多也颇有成就,我觉得互相影响、正向的影响是很好的,因为我觉得人都需要圈子嘛,同龄的人互相去比较、去竞争,我觉得这本身是一个正向的事情。

创业或者说是传承这个事情,本身是一件非常非常需要投入,并且全身心去修身养性的事情,所以我非常高兴自己能变成企业家中80后的一个代表,我觉得这个角色反过来也在要求我自己,以前我没有想那么多,但是现在由于有了这样一个认知,我反而觉得这个角色在要求我,企业家本身是值得尊重的一个称呼,这个称呼需要不停地修炼,在工作中修炼、生活中修炼,成为更好的一个群体的榜样。

女性企业家的优势在于细腻

刘畅:我欣赏的是,优雅、知性、有魄力的类型,哈哈,有没有这样的类型?希望我自己能够创出一个好类型吧,我们都会有一些来往,我觉得有一些是非常非常值得尊敬的前辈,也有同龄人,做到一定的位置各有千秋,应该去细细体会。

Q10女性企业家与男性企业家的差异在哪里?优势主要体现在什么地方?

刘畅:对啊,我觉得会有一定优势啊,你也不用搬桌子,出门吃饭总是有男同志买单哈哈。我觉得现在优秀的女生真的很不错,而且非常有奉献精神,我觉得女生特别有奉献精神,有的时候不只是创业者,她在一个职位上也非常有奉献精神。因为女性的这种柔软,我觉得可能比刚硬更强大,但这需要有智慧,我觉得我自己还欠缺,还在慢慢去挖掘女性真正的宝地。

那种大开大合的那种格局观吧,我觉得可能女性跟男性有一些差别,但我觉得这个可以靠锻炼,你知道了自己的一些短处的话,去找跟你互补的人去搭班子嘛。女性企业家的感受更细微一点、更细节一点,这是我们的长处,但相对很多女性知识没有那么的全面,可能相对比较有取向性一点,我觉得这是一个差异。

新希望集团 刘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