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卖楼的方式来卖专辑”,这是好妹妹乐队的新玩法
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音乐产业观察

用卖楼的方式来卖专辑”,这是好妹妹乐队的新玩法

为了制作即将发行的新专辑,他们这次特意来乌镇建立了这个为期9天的封闭创作营。

 本文由新音乐产业观察(微信 ID:takoff)授权i黑马发布。

情人节前夕的乌镇,元宵节气氛的各式彩灯还挂在景区内游人熙攘的店铺门前,整个西栅景区内到处都是挽手前行的小情侣。而在这热闹的古镇步行街不远处的国乐剧院里,好妹妹乐队正在为最后一场直播进行彩排。为了制作即将发行的新专辑,他们这次特意来乌镇建立了这个为期9天的封闭创作营。

采访开始的时候,时钟已经走到了晚上11点,“好像鲁豫有约啊哈哈!”坐在舞台上接受新观采访的张小厚笑着说到。

420483803566755537

好妹妹与新观记者 

关于创作营与直播

“封闭创作营并不是像监狱一样啦!”谈及这次的创作营,秦昊急忙解释。

“这次是用一个比较娴熟的制作团队,如同大家集体出去旅行,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在一起,工作在一起,在乌镇乌村这样一个充满田园气息的地方,可以闲时一起摘草莓,吃新鲜的蔬菜。但是生活之余,大家都很明确地知道我们是来工作的,全情投入,所以效率特别高。”

张小厚拿此前制作的电影单曲举例,同样的制作团队,在北京从词曲发给制作人到最后做完母带一共要花10天左右来完成,而这一次,他们在乌镇9天便已经完成了专辑中9首歌的编曲工作,这是他们自己也没有想到的。

除了打造一个全新的“封闭”创作营的概念,在乌镇的9天时间里,好妹妹还在8家不同的直播平台向粉丝直播了他们制作音乐的过程。这8场直播的观看次数都达到了惊人的百万级别,直播中的弹幕,甚至多得让部分观众的手机几度卡机。

412244198136224645 

由于不希望好妹妹在直播平台上以音乐人身份出现的时候是在卖商品,这两年好妹妹经纪人奚韬拒绝了很多商家和平台的商业直播邀请。因此,此次的8场直播是好妹妹第一次大规模地通过直播平台和粉丝互动。“这次我们之所以选择用直播的方式向大家展示音乐制作的过程,是因为我们想让粉丝和消费者们看到,音乐制作也是有价值的。”奚韬向新观说到。

直播过程中,好妹妹向观众解释了“编曲、混音、母带”等音乐制作中的专业名词,对此小厚表示,“可能大家听到的只是一首成品的单曲,其实背后有着很多精心的设计和编排,所以我们直播也是想让大家知道一首歌诞生的过程是怎样的。”

在直播音乐制作的同时,好妹妹也向粉丝展示了他们私下喜欢“开车”、打闹的逗比本质。比如有一场直播中,秦昊出门上卫生间,然后张小厚就带着手机在卫生间门前直播等秦昊出来。小厚说,“很多人认为我们直播创作就是大家一起疯狂地弹吉他练歌什么的,其实我们本身是那种说着说着就容易玩儿起来的性格,所以那种卯足了劲去做一件事情在我们性格中是不存在的。音乐创作是我们生活的常态,所以整个过程是蛮欢乐的。” 

 

140406669300610572

“用卖楼的方式来卖专辑” 

近两年来,专辑付费下载已经成为了很多音乐人发行专辑时常用的方式。而早在2015年专辑付费下载还未像现在风靡的时候,好妹妹便以第一个吃螃蟹的独立音乐人身份的名义率先尝试了专辑付费下载——专辑《西窗》三个月内在QQ音乐上的销量便达到了3万张。

而这张新专辑《实名制》,好妹妹则采用了一种全新的分阶段付费形式,即在不同的预售时期调整专辑的预售价格,随着时间轴顺延,分别是5元、10元、15元,在专辑正式推出时再正式恢复20元的原价。截止目前,《实名制》预售期销量已经突破6万,此时距离专辑正式发行,还有近两个多月,秦昊将这一行为开玩笑地称为“空手套白狼”。

奚韬将这种分阶段付费的方式形容为“用卖楼的方式卖专辑”,而引进这种期货式的销售模式,能够给正处在成熟发展期的音乐销售市场带来除了“2元一首歌,20元一张专辑”之外的全新模式探索。另外,结合创作营的9天直播,能让粉丝在付费之后,通过直播跟进专辑的制作进程,让音乐消费者感觉自己参与到了专辑的诞生过程,产生一种参与感。 

419541425575017771

好妹妹经纪人奚韬

“这些都是我们真正想和你们说的话”

提到这次即将发行的专辑《实名制》,好妹妹表示,这张专辑缘起他们在台湾与著名音乐人姚谦的一次对话,从业经验丰富的姚谦向好妹妹建议可以通过书信的方式进行专辑的创作,回归创作本身。于是,秦昊和张小厚便各自写了五封书信。秦昊给奶奶、初恋、失眠者、以及自己各写了一封信,张小厚则是给初恋、自己、粉丝以及某一家便利店各写了一封信,还有一封是他们互相写给对方的信。

“虽然我们认识已经很久了,但是往往都是以碎片式的交流为主,以前合租的时候,睡不着了可能会半夜3点两个人在客厅喝茶,促膝长谈,但自从不在一起住了之后,就都是以微博还有微信为主了。这种情况下,书信这种传统的交流方式反倒显得更加珍贵。”也正是如此,张小厚和秦昊才选择“书信”作为新专辑的主题,重拾被现代科技所取代的更为淳朴和真诚的沟通方式。“所以,这些都是我们真正想和你们说的话。”

关于《实名制》这个名字,张小厚表示,他们曾经想过很多专辑的名字,例如以信件为主题的“平常邮件”,但在对歌曲的反复推敲之后,认为书信并不是专辑的真正主题。“我们坐在电脑前写这些信的时候都抛弃了我们身上的身份地位,抛下了那些所谓‘你的坚强我的倔强’,写下这些我们真正想和你们说的话,而这就有一种‘实名交流’的感觉,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少些套路,多些真诚’”这就是《实名制》这个专辑名字的由来。

850664904634388646

既是标杆,更要自在如风

从2012年成军至今,短短四年,好妹妹乐队已经迅速成长为独立音乐圈的标杆之一。2015年初,他们的巡演还在小剧场,下半年就成功开到了北京工人体育场,成为了国内第一组登上北京工体的独立音乐人。

尽管现在已是拥有万千“妹友”的偶像明星,但大部分时候好妹妹乐队还是会以“十八线乐队”称呼自己。对于这个称呼,小厚有些傲娇地说到,“十八线其实是一个专属于好妹妹的类别,在我们看来十八线是很红的,而很多自称十八线的艺人并没有十八线那么红,所以自称十八线不是我们在自谦,而是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

谈及如今的艺人生活,秦昊和张小厚也有着各自的理解。“如果哪天做音乐负担大于乐趣了,我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这是小厚对做音乐的设定。对他而言,做音乐人的生活其实就是原先的爱好变成了自己的工作,这种生活更能让他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同时,也给予了他更多自信,也正是这种自信支撑着他去做音乐。而秦昊则表示,做艺人给他带来最大的变化是觉得自己的社会交际面变窄了,以前还能和伙伴一起出门聚会,现在则更多的是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了。

对于好妹妹的未来,在他们的规划里有着更多的可能性。2017年,好妹妹会有10个城市的“自在如风”体育场巡演,还有属于他们的书籍面世,另外还有一部好妹妹的IP大电影。对于这部电影,秦昊表示,这会是他们对于这个陌生领域的全新尝试。“首先,这并不是一部好妹妹的粉丝电影,甚至我们都不会是电影里的主人公,而是以好妹妹的价值观为主题的大院线电影,会有金马奖、金像奖影帝影后出演的大制作。我们俩会包揽电影里所有的音乐创作,但现在还处在剧本创作阶段,相信年底会和大家见面的。”

和好妹妹乐队接触之后,更容易发现他们在短短时间内“圈粉”无数的原因,那就是他们的真实。曾有粉丝表示,听了好妹妹的招牌节目《你妹电台》后,觉得他们私下与歌里所呈现的“文青形象”出入很大,但其实这就是张小厚和秦昊最真实的状态。音乐里的他们,是有温度的,私下的他们,是“无节操”的。

这种“实名制”的性格,也成为除了优秀的音乐之外,好妹妹在音乐圈的另一立足之本。而更有价值的,则是他们历次走在前沿的新玩法,不断着探索着音乐行业的多种可能性。

好妹妹乐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