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在48小时内用大众点评等工具约了4个男人?
菲言菲语 菲言菲语

我是怎样在48小时内用大众点评等工具约了4个男人?

48小时内,体验8款奇葩约炮软件。

本文系菲言菲语(微信 ID:  feiyanfeiyu-2016)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陈菲菲。

2月13日凌晨,三里屯酒吧街上,我向一个头戴潮牌帽子,穿着嘻哈的男生,问起你会用什么app约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情人节前夕,我们绞尽脑汁地想视频选题,因为《胸大吾脑》跟互联网生活方式相关,于是想到了做非常规约炮app体验,听到这个选题,我脑袋一下子嗨起来,跳到了另一个世界,那里充满一切与情色相关的光影。说实话,做这个选题并不容易,因为要在48小时内,体验8款奇葩约炮软件app,并且要约到人进行偷拍。当然,不能真的被啪(如果长得帅也就另当别论了),这里面充满着暧昧,也颇具挑战。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老司机,也不能算是叱咤在社交app里的高手。平时最常用的app就是微信,还有各种打车app,外卖app,基本可以定义成“不社交网络用户”。给你们看一下我的手机主屏,正如你所看到的,这就是真实的创业狗的世界。

11

01

对于众所周知的所谓约炮神器,几乎没有碰过,自我感觉在虚拟世界没办法真的约到,只能YY。非社交的app,甚至是工具类app,在我的认知里面,是更不可能约到了。深夜三里屯偶得的那个故事——有人在网易云音乐上约到了炮,让我觉得特别神奇。于是我体验的第一款奇葩软件就是“黄易云音乐”。

起初我的ID没用真名,头像也并不是女生,是一张猫的照片。我像平时一样开始播放我爱听的歌《fade》,随意刷着榜单,时不时在“朋友”的菜单栏点击“附近”,于是出现了好多陌生人,上面有他们正在听的各种类型的歌曲。我随意点进去一个离我200m的陌生人,头像是一个戴着眼镜有点装X的蓝孩。

22

我开始say hi,过去5分钟,没有理我,10分钟后,依然没有人应答。我果断放弃跟这个人继续对话。

本着一名老司机“漫漫约炮路,夜夜何其多”的心态,我决定把方圆1000m的陌生人全部骚扰一遍,结果仍然没有人搭理我。这果真是看脸的社会,我换上了我个人头像,虽然不是那么倾国倾城,但是至少是个雌性动物,这次很快就有了回复,是一个94年的程序猿S,还正在公司实习,从音乐切入感觉就是不一样,我们的对话更像是两个小骚年的暧昧暗号。

33

聊到最后,相约在漫咖啡见面一起回家。晚上7点我提前跑到约定地点工体漫咖啡,手拿着一本书和gopro进行掩护偷拍,同事在远远的用摄像机进行”监测“。过了差不多10分钟,一个穿红色上衣,背着双肩包的男生从远处走过来,跟我打招呼顺便说了句:“我们走吧!” 我直接说了一句:”刚才有朋友打电话,让我等ta,我可能还不能走。”

S很尴尬又失望:“ta什么时候来?”就在这时,假扮我女朋友的同事走过来对着我说:“这是你男朋友吗?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男生了?”只见S一脸懵逼,然后我被“女朋友”拽到了外面。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红衣骚年默默的离去,我在没有加他微信的前提下,在网易音乐上私信了sorry。从这次黄易云音乐的约炮来看,多多少少都是有点小清新文艺群体,略带闷骚又内心狂躁。

02

第二个体验的是大众点评。按照我以前的使用习惯是不会独立下载app的,而直接在微信的二级菜单里面查找大众点评。这次我特意下载了app,对于大众点评的约炮体验,讲真,是蛮难的,因为它没有像网易音乐的附近人的社交功能。

我干脆用第三方微信直接登录,关联了我的微信好友,本着不能杀熟的原则,我只能在评论区守株待兔。我搜索到一家在公司附近的饭店,点开进行评论,因为很久之前吃过,也没有晒美食的习惯,所以在评论的时候没有发美食的照片,但是文字还是写得蛮认真的。

写完以后我就开始了无尽的等待,大约过了6个小时后,晚上9点半,我的大众点评消息栏里有了提示,有人回复了我的评论,但是很失望是个姑娘。头像是一个小baby,看起来像个宝妈,点进她的个人空间,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她对美食的评价,也看到她跟其他人的互动。感觉大众点评的评论区也是蛮神奇的,我也尝试着给别人的评价进行回复。

在一家日料店我点了进去,看到一个名字叫“取名字这种事情真是太难了”的人,个人资料是男、水瓶座、北京。

44

我在他评论的地方开撩,果断把微信要到了手,他答应晚上来找我给我做夜宵吃。我在工体预定了一间酒店公寓,事先订了菜,还特意准备了电火锅,把酒店布置得像家一样。凌晨12点半左右,他貌似有戒备心地给我发消息,让我去他定的酒店。看来约炮这种事情是一种心理的博弈,我当然没有答应,开始软磨硬泡,给他各种想象空间,最终他还是答应我来找我。

凌晨1点左右,他敲开了我的房门。他是一个看起来打扮得有点潮的男生,从他身上感受到浓浓的约炮气质。我有点紧张和惊讶,如果不是录节目,我是不会做这种高危的事情。好在同事们在门外随时准备进来(其实是为了整蛊他),从他进门的2分钟开始,我的第一个男同事拿着鲜花进入房间,他有点不知所措;过了5分钟,我的女同事也紧随其后,后脚我的另一个同事提着一袋子零食来了。他有点尴尬:一会儿不会还来人吧?我快笑场地说:应该不会了,哈哈哈哈。

整个过程尴尬而又紧张,如果暴露后果不堪设想,好在这个男生略带忧伤而又识趣地结束了这次“约啪”。大众点评上评论区的互动,本质上是为了提升相关店铺的各项服务品质,但总归有人的地方就有炮在,虽说约炮的困难程度远大于黄易云音乐,在评论互动中总能感觉到雄性与雌性交融的信息。

03

第三款是最近异常火爆的“假装情侣”APP,鹿晗跨界组建基金,投资的第一个项目,但是被各路媒体封为“色情”软件。我好奇地下载了这款黄色界面的app,下载完后,开屏slogan是“像呼叫专车一样呼叫情侣”,让我想起来了我之前做了一期选题:滴滴一下,马上挨炮。

在菜单栏里分别有假装情侣、一起嗨、社团、贵圈、我的资料等功能,在假装情侣这一栏中,分别有大房、二房、三房、四房。

55

这个功能让我瞬间想到了旧社会的一夫多妻,当然不论男女都可以有四房,可以随机匹配,也可以在线配、条件配。为了快速完成任务,我决定随机配,不一会儿“四房太太”都满了,匹配过来的用户大多都是没有真实头像,看起来都是为了在二次元世界寻求刺激而隐藏身份。

“大房”聊天的第一句话是:“聊污的吗?”我被这种直接搞得措不及防,很自然地回复:怎么个污法?于是你就看到了以下的聊天记录。

66

这种聊天的模式更像是“文爱+phone sex+SM”,我拒绝了他文爱和发图聊骚的需求,但是仍然不能阻挡他宣泄的欲望,小黄图蜂拥而至。

在这个app里,很多用户不会轻易选择和你现实见面,他们常常说教:只网聊,不现爱。我突然会想到他们在真实世界里西服革履,谈吐得体的样子。对于假装情侣APP上的用户请求真实见面的话,我也不会轻易答应。

仿佛在这款app上只有欲望,没有其他。在社团这个功能栏里“声控”的群组人数较多,因为只能语音聊骚,所以用户大可不必忌讳我是谁or你是谁,女生发帖比例较多,仿佛应了那句话:女生比男生更为情色,在这种虚拟世界更容易解放天性。

77

如果真让我使用这款APP,也只有选择午夜,没有其他时段,如果男生长期使用的话,估计都得肾虚。

04

第四款我体验的是keep,keep并不是我常用软件,他们的slogan“自律给我自由”却影响我很多,是治疗睡懒觉和拖延症很好的鸡汤。这款app是健身达人与肌肉男的聚集地,我初次使用并不太了解功能,但是以约炮为目的,我还是去了“发现”功能栏里的小组,加入了“挑战平板支撑”。正巧遇到一个名儿叫“我是你的muscle男”发了一张秀肌肉的图片,配文是:有没有喜欢肌肉男的mm?

88

我立刻上前进行勾搭,想让对方教教我。谁知道muscle男很热情加了我的微信,我害怕他是某健身房的托儿,不让他看我的朋友圈,然后他主动约我见面,我顺势把他约到了我租的公寓,安排我的女同事与他见面。

99

因为没有用真实头像,估计也不好区分,可是见面后发现对方是照骗,没有muscle,有些瘦弱,第一句开口就让同事去洗澡,muscle男正准备脱衣服的时候,我另一个男同事出现,冒充她的男票,才让这场约炮结束。

05

在这次48小时体验4款奇葩约炮软件的过程中,深刻感觉到,是女生到哪儿都得挨炮,你谈或者不谈,“约炮”都在那里。

某些人以为“眼不见为净”,不过是不愿面对现实,在虚拟的社交网络里,多数都是显露出人性中的贪嗔痴,多元化的文化也让我们对两性关系,有了新的认知。想起两性学家李银河说过,未来的婚姻终将消亡,婚姻关系将不会再出现一对一,满足于性的需求不再依附与婚姻关系,并且提出了开放式婚姻。

移动互联网仿佛又在加速这种婚姻制度的瓦解,让人有更多的方式去满足性与爱,并且以非社交类APP的约炮玩法。在玩腻了常规约炮软件后,这仿佛是约炮APP中的一股清流,让我们学会了优雅地约啪,让约炮这种“直接”的事情,蒙上了一层轻纱,看似美好,其实还是满足了动物的本能。

我个人不排斥约啪,因为这本身就是跟人性在较量,而我们又不得不接纳人性,但是我总是在体验这些APP时候想到木心的诗《从前慢》:“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而如今快捷的社会节奏,不断迭代的互联网产品,让我们不得不快马加鞭,总觉得缺失了什么,作为90后的我,是互联网的用户,而95后、00后是移动互联网原住民,也许是他们真正开启了下一个次元时代,但开启新时代的同时,是否已经做好面对科技给我带来的一切准备了呢?答案看似不得而知,而我们每个人貌似又心知肚明。

约炮 社交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