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年喷丁磊的人好像正在歌颂他?
进击波 进击波

前两年喷丁磊的人好像正在歌颂他?

曲线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线条。因为你不知道他下一点出现在哪里,所以美。 而我们要学会的是在曲线中成长, 在曲线中泰然自若。

本文系进击波(微信ID:jinbubo)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沈帅波。

曲线才是万事万物的常态,虽有大致的趋势,但总有不断波动的曲线。曲线是难以判断的,他并不是数学里的确定函数,不能被准确计算出低谷和峰值,但是波动是永恒的。亦如个人、公司、行业、国家和人类文明。

比如前两年被黑成【互联网活化石】的网易和他的老板丁磊,怎么还是同一群人,最近又在说他高瞻远瞩,战略格局高,块块业务都赚钱呢?我分明记得他们说丁磊只会养猪啊。

其实,每一个人,公司,行业,国家都是一条曲线,不可能永远在峰值上,而内心向上的,都能在谷底积蓄力量再次向上。

01

我有一个朋友叫W,为什么叫W。就是因为他的人生像字母W一样,如过山车一般。W出生于没落的大家庭。爷爷是资本家,爷爷的爷爷是书法家,四九年后没出国,文革期间被抄家。一如所有没落的大家族,规矩礼数涵养这些是不可抛弃的。W从小有着家国情怀,人生的终极理想就是做一个文豪。

W大学毕业后和别人合开淘宝店,遇上了大势,一切都起得很快。巅峰时刻做到了月营收500万。当时的W,一时春风得意。后来他们的仓库被火烧了。这发生在双十一前,也就是刚刚备足货,正准备大干一场时,后来资金链断了。一切皆完了。

其后,W处理完善后事宜,就销声匿迹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淘宝的江湖已经不再那么容易,于是他偷偷转战Ebay,现在拥有三家店。

人生的事业就像一场麻将,有上风,有下风。但只要老子不下牌桌,输了就再来一局,迟早干掉你丫的。如果再输,那就再来。只要不下桌,就有戏。虽然期间会经历各种被胡,被干死,被老千,但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啊。

02

经济学里有个很经典的常识:价值是一条直线。而利润是一条与之并存的曲线。曲线高于直线时,便是盈利;低于直线时,便是亏损。但是只要不断提高价值,那么曲线也将随之上升,虽然他依然会出现亏损。

这个最基础的常识,其实一下子解决了今天太多的表象问题。1为什么那个公司那么傻,竟然赚那么多钱?2为什么我提供了价值,但是亏损?3 为什么他一直亏损,但是一直能融到钱?以及更多。

赚钱更多是基于此刻的利差,一如平台型公司基过往十年之力于今日基于此刻的价值换得盆满钵满。一如贸易型公司基于当下的供需关系换得利润。一家媒体用过往的美誉、影响力、传播力为一家金主站台换得利润。所以,有的公司现在很赚钱,但是他只是在掏空过去。因为现在赚钱是基于现在的定价,和过去的价值积累。而现在的价值积累才能决定日后是否赚钱。这也是为什么一家盈利能力超级强的大公司股价可能一直不被看好,而那些持续亏损的新项目反而能让大公司股价走强。

03

说电商搞死实体经济的,其实是偷换概念。实体经济这三年之所以很差,不仅仅是因为电商的打压,而是因为过去赚钱太容易,实体在模式创新,产品创新上根本不关注,一直用高利润支撑高扩张。无论是店面成列,购物理念都已经落后消费者诉求。而消费者第一线的反馈到达厂商决策层时,可能有一年以上的时差。而在这个时差内,电商以价格,资本优势切入市场换得了市场份额。所以实体产业迎来了哀嚎一片。再加上商业地产费用高昂,人力成本高昂,旧的时代已经结束。

与其说,电商搞死实体,不如说是实体自己搞死自己。因为以前赚钱太容易,处在曲线的峰值,但价值一直没有提升。那么此刻可能处在曲线的谷底。但并不是说实体没有价值了。

实体依然有很大的价值,同时已经出现了很多非常不错的极具体验感,美学感的生活消费餐饮一体式购物场地(有别于万达的那种)

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尚未流行。对于从业者来说要做的就是坚持提高价值,等待市场和消费者把曲线提高,而不是迎合此刻的市场降低自己的价值。

又比如说文首刚刚说到的网易和丁磊,我个人总是觉得:如果别人做过首富,活得比我高几十个段位,那我没有资格去用自己的层面的思考去评判别人。他一定比你强。企业总是有产品开发期和布局期的,如今,当下的赚钱吸金能力不能决定一个企业的价值。比如还是网易,可能这两年很吸金,那是因为过去五年的布局。也会出现再过五年再次不赚钱的局面。比如百度就是如此。过去太来钱了,所以最近麻烦不断。

04

经济学家张五常说:2008年坚持执行的新劳动合同法,使得中国经济神话覆灭。(注意,是神话覆灭,不是经济覆灭)这个观点抛出来,一定会在网上被骂成狗的。什么万恶的资本家等等。从大格局来看,这句话大体是准确的。高企不下的企业成本,是遏制企业发展的掣肘。从2008年之后,这一预言也确实变成了事实。

但这个国家依然在曲线上升。在历史上,无论是宋代,还是明代,我们都曾无限逼近过资本主义之萌芽,但都戛然与之于皇权和国破家亡之时刻。而今天,虽然依然贪腐不止,问题百出,但已经是最接近市场经济的时刻了。

如果2008年是一个小的峰值,过去几年都在下行,下一个上行通道已经在酝酿之中,虽然网络上充满着悲观的论调,但是在深夜的机场候车点,我看到的是排到视野尽头,等待载客的出租车,那些绿色的顶灯,总是让我如此感动。在高铁候车厅,永远都是川流不息和人头攒动。煽情的说,这就是中国经济为什么还会好的原因。有人,就有未来。因为全球都进入了小确幸模式,而这里还有一群人不相信命。

丁磊 曲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