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买下大半个中国互联网:在彰显VC们的无奈、还是新的淘金路?
IT桔子 IT桔子

BAT买下大半个中国互联网:在彰显VC们的无奈、还是新的淘金路?

TO BAT的时间

本文由IT桔子(微信ID : itjuzi521)授权i黑马发布。

2016年的那个跨年夜,罗振宇在《时间的朋友》主题演讲提到——“2016创业市场,有一种生意模式是代孕生意。”瞄准BAT的需求去做、寻找“干爸爸”或并购的机会。

2017年刚开年过来,百度斥资重金(据说近1亿美元)收购渡鸦科技、90后创始人吕聘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一时之间VC圈热议“TO Baidu退出模式”。

IT桔子《2016年度独角兽俱乐部》数据显示,在全部71家独角兽中,有65%公司与BAT有直接或间接股权关系、这些公司的整体总估值达到2917亿美元、占到全部独角兽公司估值的83%,尤其是在独角兽的TOP10公司、除开大疆科技外其他9家公司都与BAT关联;排在前20的独角兽、有80%公司与BAT挂钩。

当我们把这些摆到一起的时候,问题出来了——创业公司、VC、BAT之间的关联关系如何处理?从投资角度看,有人接盘或者并购退出或许是好消息,但从投出更伟大公司概率来看、可能也不是好消息。

在经历2016年资本寒冬洗礼后的创投圈,目前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人才回流大公司”。从IT桔子年后与创业公司的交流来看——大公司出来创业的比重下降非常明显,原本等待回暖的人们大多数放弃了创业的想法,原本带着光鲜亮丽背景出来创业的人们又回到了各大公司,包括BAT、细分行业龙头、当然还有不少去了传统行业。这个时候,摆在创业公司面前的问题除开还在延续的资本困境外、又多了“人才困境”的挑战。

一、BAT近3年的收购盘点

BAT为代表的公司投资者(CVC)是目前中国创投市场最活跃的机构投资者,而且是非常多的VC的LP出资者。此外他们还是非常重要的“买家”,过去3年中,BAT花费了几百亿美元、收购了一批新锐公司或者成熟的公司。

我们结合IT桔子的数据库,为大家整理如下的信息:

111

从上面的数据表可以看到,BAT几乎围绕主营业务方向都在进行重要的收购,从数量上看虽然腾讯并不多,但如果把腾讯作为第一大股东或者第二代股东的一波上市公司也列出来,比如京东、58同城、易居等,他们几乎掌握了更多更大规模的公司。

2222

    二、BAT与VC的关系

回顾BAT过往的发展,他们在早期的融资历程中,与一些VC机构比如IDG资本、赛富基金、软银中国等都有非常紧密的关系;当他们成为国内互联网三座巨山后,一方面他们是知名VC非常重要的LP,另一方面他们在成长期的投资中、与VC的合作非常紧密。

其中最经典的合作当属“红杉—高瓴—腾讯”(红高腾模式),过往他们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在2014年以来的这一波创投浪潮中,他们几乎收割了成长最快速的明星公司、同时在几起重大并购的背后,也离不开三者的资本运作,比如美丽说与蘑菇街、赶集与58同城、美团与大众点评、去哪儿与携程、唯品会与乐蜂,这些公司的股东几乎都有上面3家。

还比如创新工场与百度、阿里巴巴的合作,有多家公司的资本运作往来,比如阿里巴巴收购的豌豆荚、友盟;百度收购了安全宝、魔图精灵等。

至于阿里巴巴与云峰基金,还有新成立的杭州的一波新锐VC、天使基金之间的合作往来,就更加多了。

回到创业者的来源中,BAT是非常重要的参与者,南极圈、百老汇、前橙会等各种BAT离职员工组织非常活跃;在投资人的选择中,BAT也是最重要的参与者,目前来看、还成为非常重要的退出通道。当这个创投往来越来越紧密的时候,或许真的如罗振宇所说“过去几年,江湖上所有的创业者已经基本上分成了各种门派,其中阿里和腾讯这样的门派是最大的,也就是说现在市场上的创业者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姓马,要么姓马。”

这个时候,一个与本文标题相结合的问题就来了——BAT正在成为中国互联网最重要的买家(投资者),他们不仅直接收购了大量的公司、还大量投资与控股了独角兽公司,同时他们还是很多VC的LP、他们的子业务正在分别拆分独立融资又拿到了很多来自VC的钱。这样纷繁复杂的关系之下,对于过往坚守“投资伟大公司为使命”的VC们而言,到底会是无奈呢?还是迎合趋势、将其作为“淘金之路”?

BAT VC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