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要安静看待小米松果处理器?
夸克点评 夸克点评

为什么我要安静看待小米松果处理器?

老实说,一些人真的不懂或无法理解芯片业,只凭感觉瞎说。反正也没人来收税。

本文由夸克点评(微信ID: Quark_media)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王如晨。

看到很多人将松果澎湃S1捧为“中国芯”巨大创新,甚至都关联到制造业升级时,不禁哑然。

同时,看到一些人在那里反复贬低小米,称它涉足手机芯片业只是依靠联芯马甲搞营销策略、只图摘掉没有核心技术帽子的,这让人难以置信。

老实说,一些人真的不懂或无法理解芯片业,只凭感觉瞎说。反正也没人来收税。

有几个问题,需要解决,才能真正让人看到这件事对于小米以及整个手机产业的价值。它不但伴随着我们对于芯片业的重新认知,也能理解小米等中国企业的内心。

1 小米当初涉入手机芯片的背景

很多人只关注到28日的结果。由于之前一段(至少一年多),小米手机出货遭遇巨大挑战,处理器的诞生,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应景”作品。好像这个时间点推出来,属于不得已而为之。

而他们明明知道小米涉足芯片已至少28个月,却不去认真体会这个时间窗口的逻辑。

28个月之前,小米产品虽处于爬坡期,但品牌势能、商业模式的影响力如日中天。那时,几乎所有手机厂家都在学习小米。当然也有很多对它进行持续攻击。如此声名远播的时刻,小米涉足芯片业,一定有雷军等人的长远考量。

他至少看到了全球前两大巨头商业模式里的核心要素之一:苹果、三星都有自己独立的应用处理器。

而那一窗口期,冲刺同样甚猛的华为,其母体旗下海思半导体也已于2014年5月发布4核麒麟910T(kirin910T),当时搭载于华为P7,这是海思发布的第一款麒麟系列手机处理器。之前,它主要用于网络系统等2B业务线,让然也有机顶盒等产品。我曾就职的百视通,小红高清智能机顶盒就曾采用海思处理器方案。

我相信雷军不可能看不到这趋势。同时,还有一幕,更让人紧张。那就是全球手机处理器巨头高通在中国遭遇调查,可能引发后者对于本地手机厂家的处理器与专利价格。

我观察雷军很久了。他身上有种特质,就是不甘受制于任何一方,非常擅长平衡博弈。关于手机业务,他公开说过,这是自己后半生的事业。这透露着某种强烈的意志。他一定不愿看到小米在技术层面遭遇巨大挫折,或持续矮化。

不是矫情与夸饰。我应该是最早提醒小米需要提前应对专利危机的媒体之一。2013年11月,我写过一段提醒的话。2014年愚人节当天,我也再次做出过提醒,如果小米再不强化专利布局,消除供应链风险,会遭遇很多危机。

我记得很清楚,当年传闻要参加世界移动通信大会的小米,没有现身。时任联想CMO的魏江雷当时接受采访时幽幽地说,小米进军国外将面临西方专利挑战。

小米随后有诸多动作。比如2014年4月25日,小米、金山、TCL等在中关村发起设立中国首支专利运营基金,预计募集3亿,一期重点围绕智能终端、移动互联网等领域汇聚专利资产,希望5年储备大批核心发明专利。 

这绝非缘于我的呼吁。雷军与小米其他创始人一定有自己的通盘考量。我还记得,早在2012年,雷军就说过,手机上有45万项专利,专利战不可避免。他并同时强调,没有哪个国际化公司只躲在中国做生意,一定要到全世界去打。 

“所以小米要融资,需要钱。我也准备和HTC学,一步步打,过了这道坎就好了,已有一套完整的应对机制。”他当时说。 

所以,我从来就不认为,那些动辄就“小米没有核心专利”、“雷军不过是个商人”的说法完全不能苟同。雷军这个人,确实有他非常强烈的危机。

风光之下,诸多内外危机的信号刺激着他与团队。所以才会有当年牵手大唐联芯,并以独资的松果获得了联芯的授权。

这一部分,我其实想表达出来的意思是,小米涉入芯片业不是缘于出货危机,而是更大的全球化梦想。它是通盘的考量,根本不是这两天有人说的所谓“公关策略”。

2 为什么澎湃S1不值得过度拔高?

松果澎湃S1出来,确实值得点赞。28个月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果,而且一诞生就是量产的局面。这确实不容易。

但当我看到一片讴歌时,尤其是关联到这一刻的中国制造业升级云云,我觉得都没有上面提到的小米危机意识。

我当然相信雷军试图锻造一个国际化的小米,成为国家名片。但我真不觉得,在微观面,小米涉足芯片是“为国争光”,更难相信是为了中国制造业升级。就算有这种溢出效应,也都不应这么拔高。

要看到,小米涉足手机芯片业的背景。2014年,就手机应用处理器(AP)来说,涉入的门槛已经远远不如10年前。现在2017年就更不用说了。

为了这个话题,我专门请教了曾多次采访、受益良多的ARM中国首任总裁谭军先生。他是当年ARM落地中国乃至大中华区、成就偌大生态的核心人物。

他说,首先要给小米第一颗SOC方案点赞。但他同时强调,小米要继续坚持初心,无须高调宣传。

因为,在他看来,与15年前的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相比,今天,一个厂商要做芯片,“是一个门槛很低的事情……摩尔定律在15年内完成了2的10次方的增长(1024倍)。手机厂商的更大挑战,是如何使用廉价的晶体管提高用户体验,而不是造更多的晶体管”。

小米涉入其中,一种说法是可以做出差异化的产品,并有助于提升毛利。

谭军直言,智能手机芯片,特别是AP,已供过于求,不是手机厂商差异化竞争的手段。

“AP加上一些4G/5G通讯合成,也许会实现功耗优化,但是远远不如操作系统的优化更重要。”他说,苹果终端体验出色,不仅是有AP,再通过包装其他公司的4G/Wi-Fi等芯片,更是因为独立地从iOS底层做整体优化。

而最关键的,则是苹果能实现“OS+硬件+应用”的深度融合。

“为了拥有芯片而做芯片的手机厂商,要考虑自己的第一差异化,到底是不是芯片?否则是欺骗自己(或者某些人)。”他说。

至少4年没有认真请教过他。不过,过去10多年里的不断接触,他一直给我灌输不同于外界的“创新”理念。他始终坚持,尽管专利很重要,芯片很重要,但是创新必须结合商业、面向应用、尊重用户的体系,那些在操作系统、应用层面、用户体验、商业模式等环节的创新,同样非常重要,尤其是对庞大的中国来说。

他说,要对小米诞生以来的商业创新报以敬意。

过去几年,小米的创新更多在于商业模式的创新。但之后它也有操作系统的崛起。我个人认为,没有MIUI,绝不会有小米的成功。它是小米过去一段整合手机产业链、重塑价值链、构建生态体系的核心要素之一。

小米快速激烈地荡涤了山寨市场,除了性价比,靠的就是MIUI与硬件的匹配,它为“效率至上”的山寨灌注了一种品质感,从而成就“效率+品质”的一段传奇。

我也坚持不要过度夸大松果澎湃s1的价值。本质上,它是雷军等人危机感的产物,也是小米打造未来生态的要素。对于它的价值判断,当然要点赞、褒扬,但那种宏大叙事、太多红色的帽子,仿佛它生来就是要颠覆什么,报效国家啥的,这种种论调,实在要不得。

3 澎湃S1不该获得更多祝福?当然不是

我搜集过雷军过去几年对芯片业的零星言论。他最初是个典型的门外汉,一些话甚至有些不尊重芯片业。不过,28个月之后,我觉得他已把握住了这个行业的某些本质。

有几段话,需要仔细体会。

一段是雷军将芯片业视为软件业。在芯片研发人员眼里,这应该是常识。但从雷军口中再度说出来,伴随着一些理念的变化。他本身在软件业浸淫多年,肯定理解深于常人。

真正的理念变化,或者说一种非常明朗的趋势,就是硬件虽然仍在持续创新,在材料、工艺层面甚至还会有革命性的进步。但是,很大程度上,它会日益标准化、同质化,真正决定着应用、终端个性体验的要素,主要在于软件要素。

我这里完整贴上雷军两段话,希望不要觉得啰嗦,你要仔细体会他对芯片业的理解。

“……我们引用了一些独特的设计,这也叫后发优势。就是说我们起步比别人晚,但其实我们的起点比别人高。我们高在什么地方呢?我们可以用全新的技术方案,比如说基带,就是我们平时讲的Modem,基带这玩意,如果你是用硬件做的,某个协议有错,某个场测出问题,你改起来很困难,你要不停的流片去改。我们用的是方案是软硬件结合的方案,我们在底层用一个高性能的矢量处理器,95%以上的算法,这样的话,场测用有什么问题我就改什么。只要基础打牢了,上面怎么装修,其实改动非常快,所以我们非常快的支持了VoLTE,也做了高铁模式。今天我觉得我们整个在基带方面的升级,就算你这个产品买回去了,将来支持新的协议,都有可能性。原来全是硬件做的,你改不了,软件方案的优势是什么呢?实际上那也是一个CPU,实际上再跑软件。”他说。

“大家说芯片业也是软件业,本质上它是用软件把芯片的设计原理写完以后,直接固化到晶体管上的。我不知道大家知道芯片是怎么做的吗?芯片其实也是写软件,写完以后,他用编译器给你编译成晶体管,最后全部做成晶体管。我们的做法是什么呢?没有全部固化,只固化了一部分,用了一个通用的高速的矢量处理器,在上面再做算法。所以,它的速度快,所以我们有很多的创新在里面。”他说。

连续两段是太长了。但我们应该尊重雷军的表达。这一段里,有小米涉足芯片业的某种自信。它也是谭军提到的行业演进成熟度。

很多人老在那里对比小米与华为,说澎湃无论工艺制程还是整体功耗都远不如麒麟新一代产品,前者号称一款中端,而麒麟已经高端了云云。。。。。。

确实要考虑到双方的历史积淀。华为涉足处理器已经14年之久。如果算上华为集成电路设计中心,可能20年也不止。但雷军并没有神化芯片业。他谈论软件更多。因为,硬件是躯壳,软件才是灵魂。未来的世界,很大程度上,就是软件定义硬件,软件定义网络,软件决定更多用户体验。

这说明,小米在芯片业一起步,就具有这样一种姿态:它是站在用户角度、应用角度、体验角度、商业化角度来谈论它,没有从纯技术角度渲染一个新世界。

松果是比不上海思更有实力,但最终产品是要结合商业成效,匹配应用、消费者体验,当然还有性价比等要素,站在行业巨人肩膀的小米松果,一样有自己独立的气质。

有人在那里说,澎拜是当初联芯的马甲。而麒麟是华为完全自主的独立的创新。我们可以不断说自主,但若美化到完全不依赖全球的技术,那是胡说八道。拿麒麟来说,它的ARM架构,在指令集方面,也是人家的啊,这跟小米澎湃没有什么区别。

说说澎湃吧,希望看到它的某种价值。它工艺却是不如高通、联发科、华为演进更快,但它起步是个SOC方案,跟三星、苹果并不一个路数,后两个更多是独立的AP然后包装其他模组单元,在基带芯片方面采用外挂。当然不是它们没这个能力,而是产品策略问题。华为在度过最初的AP路径后,后来的麒麟就走上了SOC方案。

SOC不等于有成本优势,但通常具有效率优势。小米过去一段创下“效率+品质”的传奇,新的周期,澎拜有望为它带来新的先机。我要说,同样是SOC方案,就未来长尾效应来说,澎拜可能比麒麟更有潜力。

这与它们的生态体系有关。小米的生态,更多集中在消费类智能硬件,尤其是围绕个人与家庭所作的布局,已经展示出智慧家庭强烈愿景。当很多人攻击小米过度多元的时候,他们没有看到,小米已渗透许多家庭的客厅与卧室,甚至居室的环境,并开始形成依赖感。

这种趋势下,澎湃的诞生,可能隐含更大的愿景。你知道,智慧家庭这类市场,之所以没有真正普及,除了家庭与公共网络之间有太多政策与行业壁垒之外,还有,这个领域涉及的产品形态很多,技术路径、标准也很复杂,无形中形成了更多壁垒。截至目前,市场上根本没有什么统一的解决方案,而呈现出孤岛局面。

我个人认为,这个领域的关键统筹者,一定诞生在具有家庭场景又有强大的移动端业务的企业。不是刻意表扬小米,但我确实一直有预感:小米会是未来中国智慧家庭的核心玩家。

雷军当然没有讲到这一层,他更多还是集中在小米手机上。但我们想一想,如果澎拜与MIUI深度整合,再与其他行业伙伴合作,形成一种交钥匙的方案,也许会有更强的效应。

据说,这个阶段,小米MIUI赚钱很多,已经渗透许多智能终端,尤其小米生态。我还是有这种强烈的预感。雷军虽然继续集中谈手机,但澎湃的意图不可能只为手机而生。智慧家庭、物联网未来都有可能实现更多渗透。

我们当然还是要回到手机层面看待澎拜。最后,我想让读者看到,这颗SOC方案的布局路径,其中里面有一种“赛马”技巧,涉及产品策略、性价比、隐蔽的毛利诉求。

有人早就注意到,当天推出的小米中端手机小米5C,用了澎湃S1,而另一款红米低端产品,用了高通产品。

你可能立刻想到雷军当初与高通、联发科博弈的策略。红米2013年销售大火爆,可也让联发科一边狂喜一边紧张。因为它的高端MT6589T被用在红米这种所谓低端产品中,可能抑制它家处理器寻求高端布局的用心。据说联发科一开始确实有些恼火,但是后来就理解了小米商业模式与产品策略的用心:小米虽然也谈低端、高端,但从来不是体验与品质的区隔,也不是价格的区隔,而是性价比的结合。

联发科所谓高端处理器被小米“错配”,促成了红米系列的成功。至今红米仍是小米的出货主力。

你能体会到,这里面也有小米品牌的塑造用心。

澎湃S1诞生,并没有定位于所谓低端,而是中端产品小米5C。这里面不但有品牌诉求,更有性价格与毛利的诉求。

因为,小米知道,澎湃S1不是来跟高通、联发科打架的。雷军说,小米不是来跟高通、联发科在芯片行业竞争的,而是要做好产品体验。

在芯片维度上,论综合实力,它确实不可能是高通、联发科的对手。单说运营成本,人家都是几亿几亿的发货,你一个小米,去年总出货不过4000-5000万部,单款产品也就是千万级,怎么可能能够驱动芯片业具有更高的成本效应。

当然我们要祝福小米5C大卖,但现实估计,总量不太可能超越红米。这里的尴尬是:小米5C越是大卖,小米会亏到哭。

因为,处理器研发前期投资,澎湃的成本,都贴不回来,卖越多亏越多。小米明白中高端产品出货绝对数量有限,所以才更愿在高端产品上布局。而高通的芯片方案,成本效应更具实力,将它们用在自己追求出货的低端产品上当然更经济。

这里面就有毛利的差异。当然,至于说到品牌,跟刚才提到的一样,小米对澎湃当然也有更高的期待。雷军说,未来会用在旗舰产品上,只是道路很长。他甚至提到了10年之久。我相信是谦虚,但至少说明他有某种韧劲。

其实华为也是如此。麒麟诞生后,它也是用在自身中高端产品上,将高通用于低端产品。

“我们做芯片肯定还是在芯片领域是有追求的,第一代我们定位成中高端的话,我觉得是一个比较务实的做法,入门级国内已经做得很好了,入门级跟小米自身定位不符,所以我们一上来就选了中高端,我觉得迟早我们要干旗舰的。中高端的说法不是我们的说法,无论是高通、MTK,他们对标的就是中高端产品,他们把手机芯片分四档,第一档旗舰,第二档高端,第三档是中端,第四档是入门级,其实我们对标的是他们理解的高端,我们理解的中高端,我们对标的是他们六系的产品。”雷军说。

这段里面有很多信息,呵呵。

小米不可能冲击到高通跟联发科的地位。雷军说,处理好跟其他芯片公司之间的关系,对小米来说,“也还是很重要的内容”。

澎湃更多提供了一种产品新选择。当然它涉及到大家不断提到的供应链。不过我所理解的供应链,不是一些人说危机时刻,高通、联发科卡小米的脖子,这种局面是很难出现的。

我所关注的所谓供应链,其实是小米如何借助澎湃再现它创业初期的“效率+品质+性价比”优势上。

澎湃短期可能不会成为小米的利润来源,甚至成本负担很重,但会强化它自主提升产品体验的能力。就是说,小米有了自己的自留地,可以安心打磨未来系列产品,提升体验,并自主决定上市的周期。

你能看到,5C一诞生就是量产水平。很多人只从芯片角度出发思考,没有看到小米这种动作背后的诉求。你知道,过去,有过多次,小米产品受制于处理器或关键部件供应不稳定,一度说自己“产能不足”。这里面其实是缺乏自主性。

处理器依然是手机核心环节。如果继续依赖高通或者联发科,在一个高度同质化的周期,那小米不但很难做出差异化产品,在量产上也会持续遭遇麻烦。

期待小米重回它的“效率+品质+性价比”的优势周期。我相信,虽然澎湃的前途会遭遇诸多考验,尤其是资本与研发风险,但小米现有的出货体量应该能让它度过一段艰难的时光,重新回到上升通道。

我看到,持续有人揶揄小米与澎湃,也不断借助华为手机的高价区位贬低小米的性价比优势,并将这一话题与芯片的未来结合一起,好像小米的成本要素非常危险。

其实,在诸多移动互联网巨头中,小米是现金流非常稳定的我一个,它的自由现金流也相当不错。当许多所谓独角兽限于融资压力中时,很多人至今也看不懂小米为啥还不穷死。它们看不到小米的性价比、品质、效率融合下的一面。当然也有小米生态的支撑。

华为手机定价那么高,却一直不赚钱。任正非去年批评余承东,余将原因归于渠道成本高企。

而在谭军看来,可能也有麒麟处理器隐含的成本原因。

“很多人以华为也做芯片为成功案例,这是严重误导的。华为手机利润薄薄,自己的芯片是不是原因?海思作为手机芯片公司,是不是有比联发科高的毛利?这两个问题没有搞清事实真相前,就认为成功的手机厂商必须做芯片,这个推理没有逻辑可言。”他说。

这里面的味道,自己体会,非常有趣。

谭军说,对小米、华为的未来当然十分乐观,但做芯片这件事,确实不要拔高太多,也没有意义。

而我所关注的小米,尽管它也偶尔也打悲情牌,渲染情怀,甚至不乏过头说法,但它身上,始终最可贵的一面是:它的大部分产品,都着眼于最大多数民众的需求,在性价比、质价比上做的努力、落地,我希望澎湃能在这种价值观上,丰富小米的内涵。

小米肯定不是手机业最赚钱的,未来的规模可能也不是最大的,但只要不失初心,它应该会继续扮演让民众受益最多,尤其让底层民众更快进入新的信息时代,从而成为驱动中国移动互联网乃至未来行业互联网大规模落地的关键力量。

在我眼中,一个伟大的企业,商业价值是一面,对社会、大众生活的真正影响是一面。我们尊重华为在底层专利上的进步,但也要为小米在商业模式、系统创新上的进步表达敬意。何况按照雷军的说法,未来两年,小米在核心专利上也会迎来一轮爆发周期。它同样有望成为一家技术积淀深厚的中国企业。

小米 松果处理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