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V广挖人 加磅早期项目
徐建凤 徐建凤

GGV广挖人 加磅早期项目

新鲜血液的注入正在悄然改变着GGV。

理性的符绩勋、敏锐的李宏玮和“鹰眼”童士豪,并称GGV纪源资本(以下简称“GGV”)“铁三角”。他们每位个体都有自己极其擅长的领域,且能快速寻到猎物并纳入囊中而被投资界津津乐道。

不过,这完美配合且稳定的“铁三角”从去年开始快速吸入新鲜血液。GGV新的管理格局及投资方向逐渐形成。

2016年,去哪儿前首席运营官彭笑玫以投资合伙人身份加入了GGV。同时,Haystack基金创始人Semil Shah和Pinterest产品负责人Jason Costa也与GGV结缘。今年年初,前海纳亚洲创投基金董事总经理徐炳东(Eric Xu)也以管理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GGV。

新鲜血液的注入正在悄然改变着GGV。

“我们的要求是,每个团队都是精兵强将,每个团队在每个时间点都要不断自我地去推进,拿出更好的成绩,投出更好的项目。在发展过程中,我们一直都保持着以目标为导向。” GGV管理合伙人符绩勋告诉创业家&i黑马,在GGV没有一个人因为是创始人,或者之前做出重大贡献,就被认为功德无量,就不会退出。

一系列重量级大咖的加盟,似乎揭示着中国市场正在成为GGV的主要目标。近日有消息称GGV计划设立首支人民币基金,以便更容易地投资中资企业。“基金规模还没定,但是我们已经有这个计划了。” 虽然符绩勋不愿过多透露人民币基金的设立情况,但是跨国创投机构对中国市场的重视却已显现。

加磅早期项目

设立人民币基金,将重心逐步转向中国,在跨中美的投资机构中GGV不是第一家,也一定不会是最后一家。北极光创投等其他创投机构,也在运用人民币基金加大国内布局。

这些机构都有一个共同点,在公司创立之始,都以美元基金为主,且被投项目多数在国外,既便于投资,也利于被投项目在国外进入资本市场,而中国市场仅作为补充。彼时,登陆中国资本市场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很多中国公司都奔向海外上市,其中,纳斯达克是中国公司的首选。

这一格局在近两年被打破,这从普华永道近日发布的《中国私募股权及风险投资基金:2016 年回顾与2017年展望》便可窥见一斑。2016年,全球私募股权及风险投资基金募资规模从3470亿美元降至3360亿美元,而同期在人民币基金募资剧增的推动下,中国市场募资金额大幅攀升至725.1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49%。此外,2016年人民币基金募资金额较2015年猛增177%,达到548.9亿美元,占总募资额比例剧增至76%,而2012年至2015年间,该比例仅为40%左右。

中国投资市场的火爆,投资机构将重心转向中国市场必然是大势所趋。当然,这离不开中国资本市场的日益多样化,以及中国创业土壤的肥沃。创业板、新三板为小而美的项目提供合适的募资场所。“中国跟美国一样,都有大量的创业人才,中国尤其是这15年累计下来的创业者,还有许多连续创业者,创业的成功概率要高很多。” 符绩勋如此评价中国创投环境。

2016年,GGV可谓是成绩斐然。它共计投出3.7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包括对超过30个新项目的投资和向近30个已有投资项目的追加投资;向LP返回超过5亿美元的现金回报,并仍持有121家被投企业的股权,旗下独角兽公司(市值大于10亿美元的未上市公司)有17家,准独角兽公司(市值大于5亿美元的未上市公司)有5家。

这就不难理解,GGV缘何要将徐炳东收归麾下。徐炳东擅长早期项目投资,重点关注电商、金融、社区、媒体等领域。无论是从投资领域,还是从投资的阶段,徐炳东的加入都是对其投资项目的重磅加持。

“其实,我们一直以来都是投早中期,但是很多时候都是在公司拿到天使,或者一个小A轮以后。” 符绩勋介绍,长时间发展下来,GGV积累了很多的创业者人脉,如李彦宏、庄辰超,他们不仅变成了GGV的投资人,还能为GGV推荐优秀的创业者。GGV也因此可以发现更早期的一些机会。“我们在逐步扩大我们的网络的过程里,能够触及的投资机会越来越早,我们也要有合适的人来一起掌握这些机会,所以我们就邀请了Eric过来。”

结缘51信用卡

“我追了他很久,有一年多吧,用各种各样的手段。”符绩勋早在2016年春节,就曾与徐炳东接洽过,最终得以结盟,却是在2017年春节。这期间,符绩勋还曾把GGV的美国合伙人都请来国内,一起对徐炳东展开攻势。

他们用“恋爱长跑”来形容彼此结盟,徐炳东更是用“估计绩勋这辈子追女孩子都没用这么久”来调侃这次合作。不过符绩勋却回以“那你得跟我老婆交流一下”,这是理性金牛座男人的冷幽默。

之所以花了这么长时间才达成合作,除了彼此需要了解彼此的处事方式、文化背景等多个角度是否契合外,也与徐炳东曾经一度想“单飞”有关。

“大概有一两年的时间,我一直觉得自己会做一家新基金。至少我相信自己的能力到这个阶段了,我能规模化找到一些还不错的案子,另外,这件事情对我的挑战很大,我也非常有激情去尝试。并且我觉得我可能会找到一些比较好的合伙人,跟我同样优秀,甚至比我更好,我们一起来合作。” 徐炳东说。

但最终,徐炳东还是没经受住符绩勋的强烈攻势。“最后发现无论是做事方式,还是文化背景,我们彼此之间都非常默契。”这是徐炳东最终放弃单干,加入GGV最主要的原因。

早在2005年,符绩勋与徐炳东就已相识。彼时的徐炳东还在华盈资本任职,符绩勋说那时的徐炳东还是“刚入行的小伙子”,徐炳东也确实是从那时从传统意义上的投行转向了风投领域。徐炳东觉得风投领域更能实现个人价值。“如果说成功投了一个项目,会让你骄傲一辈子有点儿夸张,但是骄傲三五年还是有的。”

徐炳东与符绩勋交集很多,这是因为2007年华盈创投同KPCB合作,成立凯鹏华盈,正好与2006年进入中国市场的GGV共用一个办公场所,因而他们就有了很多项目交流的机会。

而双方的深度合作是缘于51信用卡。徐炳东投了51信用卡的A轮,GGV则随后跟投了B轮。符绩勋很惊讶徐炳东对于其投资的企业的投后服务。

徐炳东认为51信用卡应该做金融,虽然用户群有高有低,很难做一个所有人都一直喜欢的产品,但是一定可以在这个很小的洞里挖到自己的金矿。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虽然觉得可以去试试看,但是并没有往前走。此时,GGV的管理合伙人李宏玮与徐炳东意见也是相同的,她也认为这个产品未来一定能在金融上变现。

之后,徐炳东促成了51信用卡与宜信的合作,它用51信用卡的平台来抓用户,给用户贴标签,然后筛选用户,开始做信贷。这一步也证明了徐炳东的眼光毒辣。而其实,这并不是徐炳东第一次提出51信用卡可以走金融这条路。在51信用卡还是账单管理工具的时候,他就曾和孙海涛提过此事。

“哇,你让我脑洞大开。”这是孙海涛听了徐炳东建议后的感慨。徐炳东还曾因此窃喜,以为两人在公司的发展方向上达成了默契。直到后来才发现,这是孙海涛不认可别人建议时的口头语。这句话就相当于,“哇,这么天马行空的想法也会有。”但是最终,徐炳东还是说服了孙海涛。

与被投项目的创始人保持紧密的合作,在很多关键角色上为初创企业提出意见,并帮助其补齐资源短板。这是徐炳东的投后秘诀。而这也是符绩勋看中他的地方。

除了看中徐炳东在投后的态度和做事方式外,他的年龄也符合GGV的需求。“在选合伙人的时候,我们对年龄也有一些考虑,我们希望有新一代的合伙人加入。Eric比我要年轻差不多10岁。在新一代的合伙人里,像他那么优秀的人并不多,相对而言选择也不是太多。”60后的符绩勋,希望能够寻到80年后的合伙人。

最喜收揽身边人才

符绩勋与徐炳东的故事,只是他收揽人才的冰山一角。

与符绩勋并称“GGV铁三角”的童士豪,也曾被符绩勋追了近一年才加入GGV的。他们相识,是在2005年,彼时的童士豪尚在柏尚投资(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任中国代表。一次,符绩勋在中国大饭店与朋友一起讨论项目,结识了大个子的童士豪。之后,在项目交流上就多了,比如一嗨租车、小米等。

“虽然在一起没有投过特别亮眼的项目,但是大家还是有很多的共同语言,蛮希望一起合作的。”童士豪虽然与符绩勋的合作不够深入,但是曾与李宏玮在中国博客项目上进行过深度交流。可以说,他们彼此非常熟悉。

2013年年后,还在启明创投任职的童士豪,也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跨中美的平台,做这类的项目。因此,在2013年,他以管理合伙人的身份加入GGV。

彭笑玫则是在去年9月加入GGV的。彭笑玫是去哪儿网创始成员,在2005年加入去哪儿网,历任产品副总裁、执行副总裁和COO,而GGV则是去哪儿网的投资方。

2011年,百度投资了去哪儿网之后,符绩勋与彭笑玫之间的接触才逐步加深。携程与去哪儿网合并后,彭笑玫宣布离职,但并未宣布新去向。不过,她希望接下来的时间里能够尝试一些与之前的经历“一样”又“不一样”的事情。而GGV恰在这时向她伸出了橄榄枝,最终促成了彭笑玫加入了GGV。

无论是徐炳东,还是彭笑玫,亦或是童士豪,他们加入GGV,都没有传奇的故事。他们都是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和符绩勋相识,然后才被放长线的符绩勋给“钓”到手。“文化背景、做事方式方面能达成默契非常重要。”这也是符绩勋为何在收揽人才的时候,不寻求猎头的帮助,而是从身边下手的原因。

GGV 投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