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两会带来七大建言,腾讯未来究竟将如何走?
i黑马 i黑马

马化腾两会带来七大建言,腾讯未来究竟将如何走?

对于腾讯目前的发展状况,马化腾都有哪些焦虑和反思?

今年,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向两会提交了包括数字经济、数字文化产业全球竞争等方面的7个建议。

在昨晚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马化腾先介绍了7个建议的具体内容,然后一口气接受了记者的26个提问。对于腾讯目前的发展状况,马化腾都有哪些焦虑和反思?对于未来,他又有什么判断与规划?

问题1:当后微信时代到来,你会如何应对?现在,腾讯内部有没有一个杀手锏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微信?

马化腾:我分析应该是跟终端变化有关才会有比较大的机会。因为我们自己内部就有QQ跟微信的竞争,我觉得不应该是简单地说谁突然间发明了某个东西。

当然可能会有别的产品形态,比如说更加偏媒体性质的,可能会有另外一个角度去切入,但是完全纯通信为主的,通常要等到一个新的终端变化才会有新的机会。那时候也是我们的槛,所以我很关注不同的终端演变,包括微信本身也要变。

当年QQ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变?因为受制于我们当时的内部组织架构,手机、PC是分在不同事业部门、由不同的老板管的,所以很难捏合做一件事情,这是一个教训。我们要吸取前面的经验教训,该怎么改就怎么改,该做决定就不要拖泥带水,否则反而会延误战机,最终害了整船人。

问题2:腾讯是否会加快推出微信公众号的付费阅读?在互联网免费模式仍然占主流的今天,微信的付费阅读是否能够真正走得通?

马化腾:其实,我当初是在朋友圈回复朋友,结果后来被截了图传出去。这里面有一些误读,有些人骂“公众号怎么还收费了?”这个就跟当年讲微信收费一样是谣传。

其实,我们是提供一个基础设施,让内容生产者自己决定哪些免费,哪些付费。因为这也是内容生产者的刚需,过去他可能是靠尾部广告或者加入我们的广告联盟,但是我觉得应该还有另外一只腿,就是他愿意把高质量的内容做成付费,或者是做成俱乐部、粉丝经济。

为公众号运营者丰富这些管理手段,对整个产业是更加多元、更加有好处,而不是一刀切的。我们不会代替他做决定,都是由内容生产者自己决定的。

问题3:你对小程序的期待是怎样的,想打造一个什么样的生态系统?它的困难和瓶颈又是什么?

马化腾:我觉得外界存在很多误解。其实,小程序在一些应用场景是可以极大地降低用户流失率的。

我们不想取代APP,只是希望比较轻量的体验可以在小程序上实现。对于重度用户,我们反而希望在使用小程序一段时间后,有一个合理的场景途径,引导他下载APP,实现更复杂的体验。

问题4:有人置疑在线广告的效果评估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你如何看待腾讯在线广告业务的发展?

马化腾:关于在线广告效果评估,腾讯从品牌广告到现在的社交广告,从QQ空间到微信公众号尾部的广点通,都是不同形态的,现在这些还是在摸索期,永远谈不上最满意的产品形态。那些从门户、资讯演变出来的个性化视频流、资讯流形成的广告形态,其实也是一个新的机会。

问题5:目前,有一种观点是互联网行业从“流量竞争”转向“内容竞争”,你是否认可这个观点?腾讯如何应对甚至引领这个变化?

马化腾:内容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大家都是以流量为主。未来内容的价值、IP的价值会越来越重要。但是也不能说流量不重要,这两个可能原来是八二,以后变成了五五(都重要),有了流量入口,同时又要有内容的制高点。

问题6:相比国外发达的文化产业和众多公认的超级IP,你觉得我们做强自己、掌握全球文化主导权的关键是什么?

马化腾:国外对IP的开发很专业,可以说“一鸡多吃”,把一个动漫或者文学产品包装成电影、影视、舞台剧、主题公园、线下产品,甚至可以再授权开发成游戏。中国现在做泛娱乐的概念都是基于互联网的,这个和基于离线方式、传统无网方式是不一样的。

有网的做法是我们的优势,而且我们已经实战这么多年,这方面我们是有机会的。比如看到国外的一些IP很好,但是对方不知道怎么开发,我们就可以合作,使用对方的IP,我们来主导怎么做。在这块,我看到了很大的机会,是一个很大的战略制高点。

 

问题7:在收购全球文化产业的过程中,是不是要面临不太一样的意识形态,比如文化壁垒方面的考量?你刚才提到,做大文化产业的路径是把资产买回来和把IP收回来,两者该如何协同,什么样的路径是最好的?

马化腾:这是非常好的问题,我们其实也在思考。相对媒体来说,文化产业的敏感度没有那么高。我觉得这块还是刚刚起步,还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很多IP可能对方也不会卖,但是他可以与你合作,存在各种各样的合作方式。

我们更多还是要合作或者投资一些好的团队和人才。 这个过程中,我觉得还是缺乏人才,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锻炼出擅长国际文化运作的(包括交易)的人才和经验出来。从国家层面来说,可能也要鼓励和支持,同时也要避免过分地标签化和政治化,这方面还是一个产业、行业的问题。

问题8: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都想争夺互联网金融的第一股,腾讯金融在这方面将有什么动作,未来有没有可能独立分拆,进一步对接资本市场?

马化腾:在金融方面,腾讯通常采取“稳健”的思路。因为金融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稳健,重点在于拼谁的命长,而不是拼谁在短期内跑得多快。

对于腾讯的金融业务来说,其实一部分是在体外、是我们投资的(比如说像微众银行,是天然银行牌照的),但是核心的(包括支付、理财平台)都是在我们体内的。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不是把它全部包在一个所谓的金融集团来做。因为这些业务跟我们平台耦合非常紧,没有必要为了分拆而分拆,这不是我们的风格,我们也一贯不是这个思路,也不会去玩什么“财技”(资本运作),显得好像这块儿资产有多少钱。

问题9:如今,在阅读领域腾讯有阅文集团,音乐领域有音乐娱乐集团,这两个都是超级独角兽,是准IPO公司。现在有一些声音是希望腾讯将一些游戏工作室拆出来。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是否可以说在内容领域的切入方式上,腾讯有一些不同的思路?

马化腾:音乐、文学用别的实体方式来做,是有历史因素的。我们其实是用一种比较灵活的角度去看待的,希望对方有创业者的能力,但是又要在整个大的内容生态中符合我们整体的战略规划。

至于游戏会不会存在这种情况,我们其实在外部投资了很多游戏公司,内部也有很多工作室。我们内部也在用类似的方式管理,叫做激励机制的计划,比较接近体外的奖惩机制,否则留不住这些人才的。

在这方面,HR对激励体系的设计也是很重要的。没有一个很严谨的管理,只是靠给股份、给钱其实走不长。我们是折中结合,既要坚固激励,又要有一个体系的建设,包括干部怎么轮等。

问题10:在移动支付方面,香港市场对于腾讯来说,是不是一块儿比较难啃的骨头?腾讯未来会如何面对这些挑战?

马化腾: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在境内我们绑的都是借记卡,绑信用卡是不能发红包的,但香港是借记卡很少,基本上都是信用卡。信用卡如果又变成发红包或者充话费等,会有现金套现的潜在风险,因此会比较谨慎。所以香港其实还是额外给了一个额度,我记得好像是1000块钱,能够让它用起来,所以这是一个不同点。

第二个问题是,香港的应用场景不够。如果是纯港币的应用场景,我们试了一下,线下好像都没有应用场景可以落地,这是一个比较头痛的问题。从今年开始,我们也会努力拓展线下的很多场景。

问题11:腾讯已经是中国第一大网络安全厂商了,对于这个业务,腾讯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和定位?

马化腾:对于网络安全,我们是6年前3Q大战才开始重视的,现在变成歪打正着,网络安全真的太重要了。所以,网络安全已经不再是仅为QQ保驾护航了,它是为整个产业(也包括整个生态)保驾护航。

如今,我们已经加了很大的力度去建立安全实验室。业界安全领域的知名专家,我们也都不惜代价把他们请过来,帮助我们构建这方面的力量。

正是有这个基础之后,我们认为未来不管是云还是生态,自身的数据安全与合作伙伴的安全,已经是一体的了。希望行业不要把安全当做盈利或者是要挟的武器,我觉得这个应该是更长远的,应该用健康发展的角度看。

问题12:去年有消息说,你在内部提出腾讯未来要做的是一家科技公司,这是否意味着腾讯的战略有所调整?

马化腾:腾讯总提科技,其实也是焦虑所在。我们现在越来越感觉到,归根结底还是要通过技术的进步,企业才有可能保持在战略方面的制高点。

可能过去有很多红利(人口红利、流量红利、内容红利),但是最终还是要看到技术是一个不可逾越的东西。特别是在AI更加普及的当下,这方面(技术鸿沟)更加明显了。所以,我们还是非常担心,也关注这方面的发展。

问题13:腾讯的人工智能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了?未来,人工智能在腾讯的战略中扮演什么角色?

马化腾:我们内部AI分好几块的,AI Lab做一些基础性的研究,各个事业部门也都有AI团队。其实过去几年一直在做。比如说,我们的优图团队,在人脸识别方面的技术是最强的。我们更希望做的,是结合到我们的产品里,让大家发现越来越好用。

当然,我们还是希望有一些更有趣的、未来感的一些AI,我们有很多的团队做研发、做尝试。在这方面,我们很鼓励创新,同一个课题有多个小组同时在做。我们鼓励自下而上的创新,哪怕有一定的冗余度,我觉得都应该鼓励。我觉得这方面的投入都不会浪费。

 

人机交互的演变,从PC到手机,未来可能到视网膜眼镜,甚至通过脑电波、皮肤的电流可以产生互动,都会催生很多产业。腾讯研发小程序也是着眼于未来,以后这种应用的计算环境,可能就不是PC上的软件、浏览器上的网站,也不是现在手机上的APP,而是一个场景和计算的代码,是一个流动的、动态的代码。我们也越来越感受到,如果和过去一样只做纯软件、纯服务,可能会在未来的一些领域失去制高点。所以说,既使你不生产硬件,也一定要去关注硬件如何衍化,以及谁可以在硬件方面与你成为合作伙伴。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问题14:滴滴、头条、美团被业界称为TMD,腾讯都有不同程度的入股。你觉得TMD是BAT的影子还是新一代的BAT?

马化腾:技术和传统行业的融合,已经让中国在世界上形成一股新力量了,不再像过去所说的C2C(Copy To China)了,现在叫做KFC(Kaobei 拷贝FromChina)。中国已经有很多原创的东西了。比如在网约车方面,虽然是UBER先做的,但是滴滴的量已经是UBER全球总量的4、5倍了,这个是很惊人的。还包括现在的摩拜单车和OFO单车之争,共享单车的增长非常迅速。中国作为最大的互联网市场,是有很大潜力的。

问题15:近两年,互联网医疗一直是资本追逐的重要领域。你对互联网医疗有什么新的战略思考?

马化腾:所有的互联网+领域,我觉得最难啃的就是医疗和教育了。 医疗还有政策的问题,比如医保、医药分家等问题。过去腾讯的思路是投资很多互联网医疗企业。

现在,我们希望在流量平台上面,包括社交网络、通信平台上搭建一个平台,让我们投资的企业以及其他没有投资的企业,用好我们的平台。

我们还考虑投资、购买跟医疗有关的知识产权,比如说医疗IP。对于医疗,大家过去最大的诟病就是网上的信息不知道真假。所以,我们希望有一个很权威的资讯,全球认可、非常细致、专业的IP产品。我觉得是有价值的,甚至从公益的角度都值得做。

 

问题16:在助力制造业转型升级这个领域,腾讯有什么战略构想?

马化腾:过去两年我们谈“互联网+”,更多地是讲连接服务。今年开始,延伸到互联网+制造业、互联网+工业方面。我们关注整个物联网、整个业态的变化对制造业会有什么样的冲击。腾讯从自身的社交,包括微信硬件平台和QQ互联方案,都在做一些物联网的尝试,希望能够跟这些智能家电产生一些交互。有些领域,我们暂时没有办法做得很深,可能会从底层方面提供一些工具,然后还是让产业去多合作,包括第三方的合作者。

问题17:过去一年多来,腾讯在“互联网+政务”方面不断推进,如何才能促进第三方平台以及企业跟政府更好地合作?

马化腾:过去两年我跑了好多省,基本上都是为了推动“互联网+政务”,跟每个省签战略合作。我们看到各行各业,包括城市服务、医疗、教育、公安、人社等方面存在很多需求。我们也是在过去的两年,一个一个地找出规律,为每个领域开发解决方案。

比如智慧城市,在过去十几年,已经用局域网的方式做了大量的工作,投入了很多的设备、进行信息化。这里面有很多数据是很有威力的,只是没有释放出来,只差最后一公里,还没有把它送到用户面前。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去发掘这些场景。

腾讯 马化腾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