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朕身边睡了这么多卧底
花儿街参考 花儿街参考

原来朕身边睡了这么多卧底

人,就是这样心存侥幸,然后在侥幸中慢慢沦丧的动物。

本文由花儿街参考(微信ID: zaraghost)授权i黑马发布。

又到了每周一发的创业栏目——炼狱天堂。

我在开启这档专栏的时候曾说,创业的第一天,便是抬头看着云端独角兽的故事,然后一脚踏进了炼狱。站在天堂看炼狱,处处都是狗血剧;站在炼狱看天堂,人人都是鸡汤王。

但是,有的炼狱是命运使然,有的炼狱则是自找的——比如有些创业者们特别喜爱的,向竞争对手的公司互派卧底的游戏。

1

1f760e22beda65bdbb2445db2f31852e

24岁的姑娘陈小梅,在过去两个月最频繁的表情,就是哭。

她同时服务的两款二手车信息服务类APP——查博士与车鉴定,都在不停地安慰她说“你是我们的人,别怕,对方都是坏人”。

安慰的话听的越多,这个姑娘就越心慌。

你一定要问,一个人怎么能同时服务两款竞品呢?

呵呵,一女二夫、一仆二主的,不是劈腿,便是卧底。

陈小梅以每个月4000块钱的价格,潜伏入车鉴定,为查博士当了8个月的商业间谍,还拿了1000块钱的年终奖。

这个价格低的,听起来都对不起商业间谍这四个字。

2

095b207b19ed83b47c738f9bd7428699

车鉴定,哦,或者应该说查博士,是陈小梅的第二份工作。在此之前,她在赶集网做电话销售。

2016年7月,陈小梅接了个电话,她在赶集网的前领导王某打给她的。王某跟陈小梅说,希望她来查博士跟着自己干,但是条件是,她先入职竞争对手公司车鉴定学习三个月。

陈小梅想得很简单,甚至觉得还有些刺激,去竞争对手那里先学习三个月嘛。

她哪里知道,三月复三月,三月何其多。

每每她问王某,我是不是可以回归大本营了?王某就会说“同志啊,你再坚持一下,等你劳苦功高地归来时,想干什么都可以昂”。

想到查博士是跟58同城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公司,有着58同城的支持,陈小梅觉得前途还是很光明的。

陈小梅在车鉴定“学习”期间,王某问陈小梅要车鉴定的大客户资料,后来又问车鉴定招聘、待遇、合作的情况。陈小梅开始是把资料整合成excel表发给王某,后来干脆用手机对着屏幕拍,微信发给王某。

3

2016年的冬天,车鉴定的团队开始怀疑公司出了内鬼。因为上线不久的竞品查博士,动作与自己如影随形,文案与自己相似,还挖角了自己的许多大客户、生意伙伴。

抗日神剧里的偷情报画面,是老司机半夜抓着小手电,把情报拍到简陋的小相机里,第二天早上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直到情报泄露被发觉,国民党那英俊的长官们,只能拍着桌子向天空呐喊“究竟谁是叛徒”。

这个时代,哪有那么好当的老司机。

车鉴定的技术负责人很快从后台日志找到了端倪,客服陈小梅,本该每次只查询一个客户信息,却经常一页一页地翻看大客户信息。

合伙人们把陈小梅叫到了会议室,十分钟后,这姑娘流着泪说,自己是内鬼,大量翻看客户资料是为了发给查博士,她交出了自己的手机,里面存着大量与上线交换情报的记录。

陈小梅哭着离开了车鉴定,合伙人们跟她说“事儿就算过去了,以后可以继续上班”。

可是,事儿怎么可能过去呢?

当晚,陈小梅在查博士的上线王某也开始联络、安抚、争取她。

陈小梅明白,大家争取的并不是她,而是在随后互相撕扯中的有利地位。

陈小梅想跑,她到了北京站,又被车鉴定的COO康金良找了回来。

4

车鉴定率先跳出来,把事情讲给了媒体,还起诉到了法院。

不过对于陈小梅,车鉴定的态度是温柔宽容的。比如在三位合伙人从陈小梅那里问到了真相后,安慰她“不会告诉其他人,以后正常上班”。当天,还有一位高管开车将陈小梅送回了住处。

车鉴定COO康金良在北京站找到陈小梅时,跟她说“你走也不是个事儿啊”。他帮她在酒店开房,让她留了下来。

车鉴定的高管们,对这件事的定性是“让这么一个孩子,去面对这些,我们觉得有些残酷。但这件事,给我们带来的损失,也是不能轻易就抹除的”。

反正以我狭隘的内心,是很难相信这时候的心宽似海的,能做到相忘于江湖就很不错了。

车鉴定此时此刻的宽容,与其说是给陈小梅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更像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给自己一个打赢官司的机会。

至于被刻画成“还是一个孩子”的陈小梅,她先是收到前领导的召唤,以每月4000块钱的代价就成了商业间谍。又受到现工作单位的感化、策反,不到10分钟的时间就说出了一切。

她糊涂、胆小,却并不无辜。

她24岁了,把一屏又一屏的客户资料传回查博士时,她清清楚楚自己的行为伤害了谁。

在被同情心泛滥的定义为受害者之前,她首先是个加害者。

2月15日,车鉴定以公司名义向朝阳区人民法院发起不正当竞争的诉讼,法院已受理该案。而事件的另一方,代表查博士出面的58同城副总裁丛林则表示,这仅仅是行业内的互黑。

5

67d37256614dbeb6a953e022c5a687d7

你知道你的公司里有卧底吗?

一位创业公司的CEO,望了望办公室里400多人的团队,说“当然知道了,这里面一定有人是XX公司派来的”,停了一下,他又笑眯眯地说“不过我不怕,因为他们公司里也有好几个我的卧底”。

派卧底的心态无非两种,我要看着你在干啥;以及,我知道你在盯着我,我也要找人盯着你。

比如此前VIPABC指控同业51Talk向其派出商业间谍,窃取其课件和运营信息。比如华为和中兴数十年如一日地指责对方派出商业间谍,窃取其技术机密,当然,鬼知道他们的第一桶技术,都是从哪里窃取的。比如360和百度,究竟是谁卧底了谁。

他们有人窥探技术手段,有人盗取客户资料,有人要掌握对手的战略方向。

是不是在别人家装了个摄像头,就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

讲真,概率还是挺高的,世界好多时候,就是会属于更不要脸的人。

比如当年一觉醒来,华为忽然多了一段,与思科极其相似的代码。

比如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 Waymo ,日前指控 Uber 盗取了他们的自动驾驶技术。案件涉及的核心人物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克,曾供职 Google ,并在离职前,从公司服务器下载了超过 14,000 份机密文档和设计文件,其中包括 Waymo 的雷达和电路板设计。

不过,并不是说你不那么在意脸了,就一定能赢。往别人家安摄像头这事儿,还是挺讲究技术含量的。

我的一位还蛮成功的创业朋友,从第二次创业开始,就再也没往竞争对手的公司派过间谍。因为他的第一次创业,曾拿到过许多卧底传回来的消息,根据这些情报,他多次变阵调整,直到把公司折腾死了。

偶们来假设两种情况,A,你从卧底那里拿到了一份竞争对手未来三个月的市场动作;B,你的市场部门分析,竞争对手将会有如下动作。你会更倚重哪一份信息来源?

大部分人,都会选择A。

偷情报有着偷情般的快感。分析使用了偷来的情报,感觉不仅是占了先机,且占了便宜。

全然不顾,自己的节奏会被这样的信息获取方式打乱,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会因为倚重这样的信息,而渐渐弱化。窃喜与猖狂,让他们失去了更多。

人,就是这样心存侥幸,然后在侥幸中慢慢沦丧的动物。

如果你不能遏制安插间谍的冲动,那么至少派俩有技术含量的,因为卧底被发现、策反那天真的是挺可怕的,friends make the worst enemies. 如果你抑制不住偷窥别人家的冲动,那么至少别那么倚重情报,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你费尽心思钻研的竞争对手,到底是在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