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健翔:乐视体育也欠我工资,但我希望它能熬过去
懒熊体育 懒熊体育

黄健翔:乐视体育也欠我工资,但我希望它能熬过去

体育媒体的从业者,生存状况都还远不如娱乐、影视、财经、地产、汽车等等。

本文由懒熊体育(微信ID: lanxionglanqiu)授权i黑马发布。

整个体育行业都在关心着乐视体育所遇到的问题,著名体育解说员黄健翔在接受懒熊体育独家专访时表示,希望乐视体育能够熬过这一关。黄健翔还详细描述了自己被欠薪的几次经历,在他看来,这和中国体育产业的不成熟、不完善有着直接关系。

以下为黄健翔自述:

前几天,跟朋友吃饭的时候,被问到有没有被乐视体育欠薪的事情,有意思的是,我回想了一下,自己遇到的被拖欠款行为都发生在体育行业的工作中。离开央视以后,我曾“混迹”于各种综艺娱乐节目,就从没发生过拖欠款、不结账的事情。

2006年底,我从央视出来,去凤凰卫视干了一年。当时凤凰老板刘长乐承诺我可以做一个体育谈话节目,每周5期,几乎是个日播节目。其实我加盟的时候,凤凰的2007年节目表已经排好了,但刘老板很帮忙地挤出了一个下午时段,留给这个谈话节目,也为我圆了一个梦。因为我在央视时就曾提出过,体育频道应该有一个观点的窗口和思想的阵地,但由于体育频道只有一个,排期非常紧,当然也可能是领导觉得我解说任务已经很重了,所以这个愿望在央视体育频道一直没能实现。

6207b4f2011afcbf8cf8defb24001cc4

▲ 央视时期的黄健翔

2007年下半年,老一点的球迷,包括体育传媒的同行可能还记得,天盛公司买了3年的英超版权,这应该是中国收费看球的发端。因为当时和凤凰有约定,他们支持我在外部平台解说体育比赛,因此我受当时的天盛老板宋政之邀给天盛说了不少场比赛。但因为平台规模所限,又加上10年前付费看球的理念还远不像今天这样能被球迷接受,最后应该是天盛的经营出了问题,我职业生涯中第一次出现了被拖欠解说费的事情。

2007年底,国内的几家地方台体育频道成立了一个联合体,叫CSPN,全名是中国体育电视联播平台,他们的第一大手笔就是买了2008年欧洲杯的版权,准备盟约内的几个地方台联合并机播出,CSPN成立不久就找到我,希望我在2008年给他们说球。

当时觉得CSPN的理念非常超前,平台的搭建和赛事资源的匹配极具冲击力,同时自己还是钟爱体育,觉得凤凰卫视离体育实在遥远,他们的平台既没体育空间也没资源,所以2008年我就离开了凤凰,加盟了CSPN,记得当时担任了CSPN的副总裁,年薪200万,既要解说主持,还要承担管理工作,某种意义上还要当广告代言人,结果干到2009年,这个平台也发生了问题,几家地方台之间利益错综复杂,背后出资方也出不动了。我离开的时候,他们承诺的200万年薪严重拖欠,后来找律师打官司,只讨回了一小部分。

此后我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人。2010年左右,还没有那么多成规模的体育媒体平台,那时大家还是更愿意用传统终端电视来看赛事,即使是网络看球,也是刚有一点抬头。那时我已经开始在新浪、PPTV这些有零碎赛事版权的平台上说球,日常的英超、意甲、中超、亚冠、欧冠都有参与。因为版权的原因,一些重大比赛都难以参与,所以当时所做的事情似乎不成规模。

对我来说,转折点是乐视体育的出现。其实严格来说,在乐视网时代,体育还没有拆分出来的时候,我就帮他们说比赛,还一起做了我的自媒体节目《黄·段子》。后来乐视体育单独分出来了,通过资本的推动,迅速成了大家眼里最大的体育视频平台,这点从他们手握得版权以及行业里面的大量精英纷纷奔向乐视就可见一斑。我虽没有正式加盟乐视体育,但和他们的合作也越来越多。

741029af48e7e77f37ce8d8b2a1e73fe

▲ 黄健翔在乐视网时期的脱口秀《黄·段子》

我是个说球的,资本市场的事情真弄不懂,眼看前几年风光无限的乐视体育连续丢失版权,觉得不可思议,甚至当前体育圈有个口头禅是:乐视欠你钱吗?大家开玩笑说好像没被乐视欠钱,这几年就跟没干体育一样。

不可避免地我也被各种人问到同样的问题,这样的问题让我很难受,不是因为实际上乐视体育真欠我的钱,而是因为我混迹综艺娱乐节目从没遇到类似问题,偏偏职业生涯中遇到的被欠薪、被欠节目主持费、被欠解说费,全都发生在我一片赤诚、忘情投入的领域。

在乐视体育单独拆分出来,资本市场反响很好的时候,他们也邀请过我,给我很好的条件邀请我正式加盟,但我想来想去,还是想保持一点独立身份,所以一直是他们的紧密合作者。但无论以什么样的身份,我内心都十分支持这样一个平台。我一直的观点是,每多一个全国规模的体育播出平台,对从业者来说就多一个从业选择,对观众来说多一个收看选择,对市场来讲多一个投放选择。

最近乐视体育遇到了一些困难,比如大家都知道的资金问题、版权流失、人才外流等等。我觉得是这样,这是每个企业特别是创业企业都会遇到的问题,只不过程度不一。一个企业不可能所有的抉择都正确,就跟每个人的人生选择一样。

我在乐视体育门庭若市的时候,没有把脸往上贴,也不会在他倒霉的时候落井下石。这个企业跟我的关系很特殊,我有很多新老朋友都在乐视体育供职,其中包括在央视时候的老领导马国力、前同事刘建宏,我自己的节目也在乐视,于公于私,我都希望乐视体育能挺过难关。一则是不希望自己的劳动成果付诸东流,这点相信大家都和我和一样。更重要的是,我始终认为,我都认为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至少应该有二个以上的全国规模的体育播出平台,让受众有更多更宽泛的选择,让体育从业者有更多的选择,乐视体育的出现就给了我们这样的希望。

2e1ecc83f3afbb2fd9142437745d978a

▲ 黄健翔和央视前同事刘建宏、白岩松在德国世界杯时办的《三味聊斋》

我离开央视这十多年,所遇到的拖欠款问题都发生在体育媒体平台上,也说明我们这个国家当前社会环境下要想办起一个体育媒体平台是非常难的。当然有人说,办影视公司、办娱乐公司的也很难的,还有跳楼的呢,但其他产业的体量在那儿呢,规模够大。现在一季度的真人秀,就是好几千万的片酬,我们搞体育的听到这种数除了艳羡就是觉得不可思议。

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快速,都市里跑步健身越来越多,体育运动被作为生活方式的一种出现在时尚端,但更多的国人还离体育很远,所以眼下的体育产业规模远没一些报告里呈现的数据、也没有大家期望的那么大。因此,体育媒体的从业者,生存状况都还远不如娱乐、影视、财经、地产、汽车等等。

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只有央五一个全国性的体育赛事平台是严重不够的,它会制约体育产业的发展。因为大量的赛事播不出,赛事经营者就无法去拉赞助,无法经营招商,一个频道的容量是有限的,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做体育媒体平台的一个难处是,它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体育比赛的转播,这不像综艺节目,可以自己编写,自己拍摄,体育没法自己造。一个体育媒体平台想站起来,必须花巨资囤积大量的体育赛事版权,而且还要有一定的持续性,没有赛事版权,所以在相当长的周期里,都要光花钱没回收的。我说这个话的意思是,我们大家包括资本、合作者、受众都要有耐心,不只是针对乐视体育,而是对任何一个乐视体育这样的体育媒体平台。

乐视体育刚有大动作那会儿,我在乐视体育的演播室里看到了特别多的熟人,有人在演播室里开玩笑说的:这是1949年春天来了,都扛着枪投奔解放军了。当时我没有去,所以我敢说这话,不要落井下石,做一个体育播出平台不容易。如果错过了时代给予我们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我都不会只是惋惜。

乐视体育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