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陪聊声优:不靠颜值,月入5万
麻策 麻策

揭秘陪聊声优:不靠颜值,月入5万

人最简单的维度是兴趣,我们所有的点都是围绕兴趣来。

无需颜值,仅靠声音就能赚钱,“声优”生意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少男少女投身其中。有人称,许多女声优月收入5万打底,这也从侧面证明了用户此类需求的旺盛。

目前国内最大声优平台鱼泡泡CEO林嵩称,声优经济很可能成为颜值经济之后的下一个风口。声优市场究竟如何?本期,酱紫君带你一探究竟。

你可能要刷新对“技能分享”的认知了。陪人聊天、给人唱歌、哄人睡觉,如今都成为了技能并售价可观。无需颜值,仅靠声音就能赚钱,“声优”生意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少男少女投身其中。

号称国内目前最大声优平台的鱼泡泡CEO林嵩告诉创业家&i黑马声优经济很可能成为颜值经济之后的下一个风口, 2017年,鱼泡泡声优业务流水有望达到20亿元。

“老板”和“大神”的世界

2016年9月的一天,斯瑶和朋友们旅游归来,到达北京南站时已是深夜。大家决定在附近的网鱼网咖包夜。

当时那家门店正在做产品推广,下载鱼泡泡软件充值50元赠送50元,可用于网鱼网咖内的消费。这是斯瑶与鱼泡泡的第一次接触。

2014年,鱼泡泡只是网鱼网咖这个连锁网吧品牌的线上附属产品,仅提供会员充值、占座等有限功能,是一个微信公众号就可取代的角色。但在2016年斯瑶初次下载这个APP的时候,它已做到了大几千万元的流水,成为网鱼网咖体系里成长最快的一块业务。

斯瑶很快发现,这个软件并不是单纯为了服务网鱼网咖。它的slogan是“技能分享平台”,提供的是诸如线下陪玩、陪游,线上陪玩、陪聊等娱乐化的“约人服务”。

在鱼泡泡上,拥有官方技能资质认证的人被称为“大神”,消费者则被大神们尊称为“老板”。像淘宝一样,大神把自己的时间或技能打包成商品出售给老板消费并评价。

斯瑶开始潜水于“聊天室”。这是由一个接待(房主)、若干大神和一群老板构成的聊天大厅。不同于传统网络聊天室,它是一个提供更精准服务的“客服”:老板发出需求,值班接待派发需求到大神群,自觉符合需求的大神进入聊天室,依次上麦自我介绍并做“才艺”展示,老板据此选出心仪的大神(数量不限)下单付费,计时享受(一对一或多对一)服务。

这实际上是秀场套路的延伸。所有服务项目都明码标价(每小时价格从十几块到几百块不等),同时配备完善的打赏机制。打赏金额最少为1元,后面依次是9元、21元、66元、99元、188元、520元、999元,最高1314元。大神们为了金钱展示自己,老板们则为欲望付钱。

大多数大神的资质认证都很简单。尤其声优大神,是典型的低门槛高收入。

“像我们声优聊天只要会说话就行。”大神北轩对创业家&i黑马说。这个1991年出生、相貌普通、身材略胖的大男孩,说起话来温柔亲和。他是鱼泡泡2016年度最佳男接待得主。仅凭借其治愈系的嗓音以及一张忧郁风格的男生头像,他闷在家里3个月,靠接聊天单和打赏赚了10万元。

与女生相比,男生的收入要少许多。北轩向创业家&i黑马透露,“很多妹子的月收入5万打底。”这也侧面证明了用户此类需求的旺盛。

2015年,鱼泡泡仅有线下游戏约玩业务,流水1000万元。到2016年放开线上品类、增加内容板块后,“年流水1个亿”。更为惊人的是,鱼泡泡把2017年的目标流水定为30亿元。无论它是否可完成,已足够说明这家公司对声优生意的看好程度。

620845f4d0525a2f49fbac4369153381

“如果发展顺利,”林嵩说,“能够起来的话,我估计(目标中)15-20亿的流水来自声优。”

林嵩希望能像出行领域创造了专车司机一样,创造一个职业叫声优师。斯瑶告诉创业家&i黑马,大神们更习惯自称“陪陪”。斯瑶也很快通过了“陪陪”认证,并因为每个月轻松而相对稳定的收入留了下来,打算长久地坚持下去,尽管有时候她要做出这样的声明:“来!我再说一遍!不露,不看腿,不特,不涉黄。纯绿色,聊天,讲段子,讲故事,唱歌,喊麦,情感咨询都OK。”

斯瑶曾辗转各个演艺平台,吃遍了各种靠颜值的饭。现在,她在鱼泡泡上只需要偶尔一展歌喉,就能月入1~2万。

“其实我唱歌并不好听。”斯瑶对创业家&i黑马说。“很多老板都熟了,就开玩笑说斯瑶你不用唱了,你刷脸。他照样打赏。”

与秀场一样,在这个平台上,衡量个人价值和地位的是金钱。2017年1月,鱼泡泡官方主办了一场盛典,宣布过去一年平台上出现了两位流水过百万的大神——君岳和情种。

在那场盛典上,鱼泡泡未来一年规划的PPT放映在大荧幕上,其中一页写着一个新目标:1000+百万大神。

我为什么当“陪陪”?

口述|鱼泡泡大神 斯瑶

c800d4001fa3553d4f0bf0d1f9caff45

游戏规则

我叫斯瑶,老家山西,在北京念了4年大学,播音主持专业。

接触鱼泡泡是有一次去网鱼网咖上网,很巧,正在推广这个软件。那会儿大概是2016年9月,它里面已经有聊天室了,我进去看了一下,觉得很有意思。上面有一个申请大神的通道,我就放了一个语音条,一张照片,通过审核了。

这东西没人带我上道儿,我就去那些聊天室里面待着,看人家在干什么,就看到他们有人派单。聊天室有一个接待(就是房主),底下有几个坑(麦位)是没有人的,比如说你想点一个聊天单,你告诉房主,他就会问你有什么音色上的需求,喜欢哪种类型的声音,比如萝莉音。

接待会帮你把这个单子派发到大神群里,所有大神都会看到,如果觉得条件很符合他就会进这个聊天室。他们依次上麦说话,介绍自己:通常说老板你好,我是当前一麦谁谁,我主要有什么技能,我可以讲电台、讲故事、陪你聊天,或者我的性格是什么样子的。介绍很短,因为后面很多人,大概3-5秒。

老板依次听,之后会选择一个或多个自己喜欢的声音留下来,点击他们的头像下单。选择“现在开始”,被选中的大神就可以跟这个老板进行私下的聊天了。聊完之后老板会给你完成订单,做出评价,一星到五星。

聊天室对所有人开放,但不是谁都能开聊天室,只有我们这些有资质的才可以。我们做接待是没有工资的,老在你厅里玩的一些老板,觉得你派的单非常满意,会给你打赏。

很多类似的语音软件,基本上你到一个房间要交双费,房费和主持费,才可以跟麦上的朋友互动。鱼泡泡上没有,为了让客户有更好的服务体验。

鱼泡泡上收入还是很可观的。现在聊天一单是25、30、35、40这些价格。一些老板很喜欢跟你聊,可能会给你多下几单。今天想跟你多聊聊,或者到了晚上想让你连麦哄他睡觉,这个时候他会给你下三四单。

再有就是打赏。如果这个女孩子我比较喜欢,我就可以打赏她,有1块、9块、21块、66块、99块、188块、520块、999块、1314块。我可以先给她打赏1块钱,特别喜欢的话,可能我手一抖1314就出去了。但鱼泡泡规定打赏只能在聊天室发生,接单聊天中是不允许的。

我只派歌单,其他什么单我都不派,老板想听什么歌,我就派单到我的歌手群里。现在有12块钱一首歌的歌手,有15块钱、18块钱的,还有21块钱的。价格根据完成单量来定,新来的是12块钱,15块是10单之后,30单之后更改为18块钱,有100单之后可以更改为21块钱。

我基本上不聊天。因为歌手赚钱很快,3分钟一首歌就能赚21块钱,聊天要一个小时才挣40块钱。一般聊天比较多的就是不会唱歌的,但是声音很好听。聊天单价格也是有规定的,500单之后你才能改为40块钱/小时。

实际完成订单之后,你们私下再做什么,平台掌控不了。

唱唱歌聊聊天就能挣钱

我大学毕业就找了房子买了设备,自己做主播,在来疯、繁星、九秀都做过。在九秀当时还不错,签约了一家公司,挺捧我的。后来觉得分成比例太小了。

鱼泡泡上为什么那么多人做?因为它是九一分成。直播平台基本上都是四六分,你只能拿四成,加入公会拿的更少,只能拿到20%到30%这样的比例。每个月的流水必须非常高,才能赚到钱,不然你就饿死。所以直播平台我做了一年多之后,不太想继续做了。

我是花椒的第一批主播。我去花椒的时候,它还没有礼物系统,我们是靠底薪招进去的第一批,一个月2000块钱。但是播够40个小时就可以了,很轻松。晚上你没事打游戏的时候直播就行,相当于额外挣一份工资,不要白不要。

后来见证了花椒的第一批礼物,最贵的是50块钱,我记得特别清楚。最开始的比例能提95%,100块钱你能拿95块钱,后来变成了70%,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做了。

我在外面还有其他的兼职,我会去车展、路演活动,也会跟一些剧组。我这个人是比较随性的那种人,基本上攒下点钱我就好几个月不工作,有了一定的积蓄就出去玩。

做直播第一个月拿了2000块钱,后来慢慢好一些就是两三万。但是两三万你的流水大概就七八万了,其实已经很难了,不可能老有那么多人给你刷礼物。50个人过来看你,可能会有10个人喜欢你,这10个人里面愿意为你刷钱的可能只有1个或2个,这1个人有没有钱还要打个问号,你从他身上挖不出来多少东西的。做直播其实很难,直播平台上,95%的主播都会饿死,只有1%能挣到钱。

直播是一块肥肉,但是现在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鱼泡泡这个软件不一样,就是你声音好听的话就会慢慢被喜欢。这可能给了更多人一个机会和平台,因为哪儿来那么多长得好看的人?你的声音真的特别好听,可以用这个东西来赚取一份额外的收入。

2017年1月鱼泡泡有个盛典,大神都知道。当时有百万大神,在这个圈子里,100万还是很有诱惑的,多少人里面(4万大神)才能出来几个。这两个百万大神一个是做视频直播的,一个是做聊天室的。除了接聊天的单子,她也开接待。这个女孩子叫情种。

她做聊天室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当时她有一个老板,天空妖夜(音),给她刷了75组1314,就是为了年度百万大神给她助力。

我做得不是很好,一个月好的时候能拿2万多,少的时候也就1万多。收入好的大神一个月能拿5、6万。因为我这个人有点傲,不会撒娇什么的,不会为了多跟你要几个单子,跟你处个对象什么的。这里面大家就是各展手段,利益面前肯定是这个样子。

但这个轻松。我做主播多累,得一直坐那儿跟他们聊天逗他们笑,我还得打扮我自己,化妆品费多少钱?现在这个我可能不需要收拾,早上起来洗脸刷牙有声音就可以了。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唱唱歌聊聊天就能挣钱。我也没特别大的野心,够花就行了。我不太爱买一些比较贵的东西,没有那些追求。我身边有一帮朋友家里特别有钱,有一帮家里普通的,跟这两拨人玩的时候我并没有感到特别大的冲突。我属于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我家的教育比较偏西方。我父母都是大夫,我妈妈就觉得只要我开心就行,我爸爸也是你随便。我有时候在家里面直播,他们不会限制我。我自始至终没有想过要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我不会去上班的,就是能干什么干什么,那种三点一线的生活我过不了。

人性需要

我不喜欢循规蹈矩,但是我做的事起码是可以给人带来快乐的。偏见不可避免,这件事情存在的争议也不可能杜绝。就像你不可能把街边的每一个洗头房、红灯区全都干掉一样,这个东西是社会需要,人性需要,你不能压制人性。

就像我们做的这个东西,你看不到对方,其实是把人的欲望和人性扩大化。可能在现实社会里面你收敛点儿,这个上面你可以明目张胆地来。

YY旗下有款软件叫寻欢,它的分成比例很低,100块你只能拿到40块。但是它是YY旗下的,客流量就是比鱼泡泡多。寻欢上有嫖厅、赌厅,还有相亲厅。嫖厅就是男模女模厅的俗称,但并不是真的嫖,只是会有挑逗性的语言。赌厅就是赌博的,摇骰子比大小,输了就刷礼物。

其实整个行业都有隐藏的一些东西,游走在透明和灰暗之间,最好的状态也只能这样了,跟直播平台一个道理。以前有个街头采访,就问你觉得2016年发生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有一个男孩说,我觉得今年就是小姐明显变少了,主播明显变多了。

确实有这样的认知,不是完全正确,但它真实存在。

鱼泡泡林嵩:我们赚的是小钱

口述 | 鱼泡泡CEO 林嵩

687514c526f49f561d2733c6159a50fa

1个亿的流水

2014年的时候, O2O比较热,我们做了个软件,提供一些功能性服务,充充值、占占座。一开始并没有想什么切入点,后来发现,光这样的话做个微信公众号就可以了,不需要做APP。

我希望做一些能自己发展就像支付宝一样的东西。支付宝最初只是服务于淘宝。后来我就想在上面加一个功能:我自己打游戏,经常找不到一起玩的;网络上有很多漂亮的妹子,网游的话可以线下约玩,就是陪练、陪玩。

2015年正式上线以后,发展还不错。最开始我们选了上海的一家网鱼网咖的门店,选了10个玩LOL的人,其中8个是长得漂亮玩得也好的妹子,另外两个男的都是一区二区的最强王者。然后从门店拉来100个消费种子用户,逐渐推广。

第一个月做到100万的流水,一年做了1000万。为什么没有快速增长?因为线下约玩门槛高,可能前100个用户是目标用户,后来三千个都不是。

游戏用户天生有付费意愿,而且90后尝试这种陌生事物,远远比我想象的要勇敢。唯一的门槛就是价格,线下约玩客单价高。最初的时候非常苦逼,用户约妹子都半夜2点钟打通宵,妹子不愿意来,还要店长开车接送。

2015年11-12月被苹果商店下架了两个月,说我们是有偿服务。我解释说是技能分享,不是三陪行业。和美国人沟通特别累,他觉得游戏不是技能,我们说游戏都有职业选手……

12个月做了1000万,我觉得这不是互联网产品。而且因为时间空间成本,线下的匹配效率特别低。

2016年上半年我们放开了线上品类,像英语陪练、手绘,这时候美国那边能理解了,原来你们不是有偿服务。放开了全品类,2016年全年流水做了一个亿。

我们定了5000万的心理指标,实际预期1个亿。马云不是说指标定三倍吗?

实际增长开始并不快,到2016年6月份我们才完成2000多万。我发现,你提供一对一服务,下完单以后用户就走了,你变成了一个工具。那怎么办?我只能加社区和内容,让妹子在上面多些形态。我上面能不能开个聊天室,去分享说故事的技能?能不能开个直播聊一下打游戏?我们加的内容带来了将近一半的流水,5000万。

我们的直播,里面有一个下单按钮,你可以直接约。你看一个人直播,挺厉害,顺手就下单了。所以我们的主播和映客不一样,映客主播你是不能直接约到的,除非你打赏5万,她私下跟你微信。我试过了,花了5万。熊猫TV上我约过,斗鱼上也约过。

我们平台上的这个成本要低得多,八百到一千。我说的是正规的,比如陪你打个游戏,不是说色情方面。我们涉及到违规问题就很简单了,如果有举报黄色,一律封,包括移交公安机关。

做那个,肯定要被干掉的,国家不允许,法律不允许。

我们没有大力去宣传,也是希望保持这个度,不希望宣传之后,第一,什么人都来了,然后劣币驱逐良币;第二,生态还没有好好形成,如果让大家觉得这是一个约炮平台或者怎样,对平台伤害特别大。

它就是一个小社会,我只能制定规则。

与直播不同,我们赚小钱

我们的用户,三四线城市占了百分之六七十,一二线占了二三十,原因无非那么几点:

第一,线下面对面毕竟成本高,五百一次,很多线上品类可能就是六七十一次。肯定越底层使用的越多,用专车肯定比用出租车的少。

第二,因为时间和空间的问题,叫妹子到线下来,可能只有上海能做到;我现在找个线上打LOL的,全世界都能服务。

第三,相对来说,三四线城市的娱乐方式比较少,一二线城市比较多,我今天玩游戏,明天唱歌,后天看电影,能玩的太多了。

我们现在大神有4万多人。资质分两类,一类就是有国家证书的,像英语四六级这类资质证明;另一类比如LOL,可能就是简单上传一些你的段位截图,或者发一些视频就可以了,证明你会打,那就OK了,其他交给用户去判断。

我们是围绕人的维度,人最简单的维度是兴趣,我们所有的点都是围绕兴趣来,就像今日头条,给你推荐符合你兴趣的人。我们是长尾的,我们有4万大神,但每个人可能都赚二三十万,没有一个人会赚一千万。相反,直播是最求头部效应的,它是中心化的我们是去中心化的。

我们赚的是小钱。你这儿付个5块,他付个10块,我线下花个500块。三四线的人可能花500吗?就花个三五十块,聊一个小时也挺好,解决自己的孤独寂寞问题。

我说我们的使命就是随时随地让你约到你想约的人,这个人当然是有技能的。价值观就是简单、真实、创造价值,然后用户第一。我们三百万用户,一个亿流水是真实的,不像有些人说三千万用户,十个亿流水,这种话我说出来会脸红的。

我希望它是一个共享经济。河南信阳的一个大神,做声优聊天,情感咨询,通过鱼泡泡一个月赚两万块钱。四线城市月薪两万什么概念?相当于在上海大概十万月薪。

2017,30个亿

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也被YY、腾讯注意到过。

2015年6、7月份,YY二把手的助理到上海来。他找到我的办公室,说要控股,我没有答应。那次见面可以说有点不欢而散。然后他回去就做了个团队,跟我们一样的一个竞品。想想也挺好的,说明巨头注意到你了,说明你有价值。

那个产品死了。当时他们的说法是一个月拿下广州,三个月就把深圳给干了。后来发现连广州都没做起来。

我们现在把声优提升到和电子游戏同等的业务地位,这块是重点。去年1亿流水,聊天相关的占了一半以上的份额。过去我认为声优就是配音,后来才发现在90后里面声优是一个很大的品类,所有音频相关的都叫声优。

说得宏观一点,我们也希望通过技能分享,用户自己可以创造出一些职业。出行里有专车司机,直播创造主播,我们应该也有一个声优师。陪也好、约也好,其实我觉得它是中性的,但是很多人就会把它当成贬义。

我是1984年的,2002年读大学,现在90后崛起,我也越来越多把自己打扮成90后一样。现在这些平台,无非就是颜控和声控,颜控就是直播,声控就是声优嘛。声优可能会是将来的一个趋势。

我们平台上收入多的主播平均能达到几十万。一天就24个小时,服务最多也就24个小时,收入高的都是全职来做的,低的就是在校学生或者上班族、空姐。

你看播音员以前是专业的,现在人人是主播,也可能人人是声优。我们今年保底目标是流水10个亿,预期目标定的是30亿。尽快把声优这个品类做大,现在只有300万用户,做到3000万用户。今年如果顺利的话,如果它能够起来,我估计15-20亿的流水来自声优。

附文

聊天室小史

1997年,文字聊天室兴起,多人在线即时互动交流成为新的娱乐方式;

2000年前后,QQ等免费即时通讯类应用开始取代网页聊天室;

2003年,视频聊天室在国内出现;

2006年以后,传统的聊天室没落,符合多元化需求的变种产品开始兴起,9158、YY、六间房等演艺秀场出现,基于打赏的赚钱模式逐渐成熟;

如今,各类直播、知识付费型产品已成新潮流。

直播 知识付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