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成为杀死共享单车的元凶?
快刀三侠 快刀三侠

谁会成为杀死共享单车的元凶?

媒体们把共享单车称为了国民素质的“照妖镜”。

本文由快刀三侠(微信ID:iyqkpd)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 Lennon。

“在八角柜台疯狂的人民商场,

用一张假钞买一把假枪,

保卫她的生活直到大厦崩塌。”

民谣歌手万能青年旅店在《杀死那个石家庄人》里面安静的唱着,关于共享单车的消息在手机里面不断跳动,此情此景,让人浮想联翩、倍感唏嘘。

22

过去的一年里资本市场持续低迷,而共享单车领域却异常火爆,在一线城市的大街小巷竞争异常激烈,ofo和摩拜单车是领跑的两家企业,截至2017年3月两家合计融资已经超过100亿人民币,几乎每轮融资间隔不超过1个月,一方面是资本寒冬,一方面是资本的疯狂追逐。

但质疑声也随之而来,只是换了个马甲的单车租赁?国民素质堪忧?资金用处不明?同时又有声音认为摩拜单车是过去三年中国最牛逼的商业创新模式,资本的捧杀是否会杀死共享单车?谁会成为杀死共享单车的元凶?

这一切与你我无关,而又与你我有关。

用户与竞争对手:丑陋的中国人?

ofo是共享单车领域最早的创业项目,由一批北大学生从校园做起来,在获得滴滴的战略投资后至今也没有说要走出象牙塔的准备。

而推动共享单车的百度指数从6000直接拉升到最高值15804的首发阵容是一抹靓丽的橙色——摩拜,主攻的是社会市场,也陆续走进了高校。

和原有的市政府项目相比较,共享单车创业项目分别在三个环节有了创新:1、APP支持单车联网并表明了每一个使用者的“身份”;2、在硬件的“找”、“丢”、“修”三个模块致力改进;3、支持移动支付。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以摩拜、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所做出的创新,以及这个趋势。

单车服务了人们出行的最后一公里,换一个角度看,我们都成了单车的搬运工,将单车从一个地方搬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的过程中,以摩拜为代表的共享单车项目摆脱了原来市政项目设置的停车桩的束缚、无需来去奔波办卡节省了很多时间、便捷的移动支付还紧跟了已经养成的消费习惯。

从需求层面看,大城市交通拥堵现象在持续恶化,越来越多的上班族都选择地铁作为通勤交通工具,在地铁到家/公司中间最后一公里接驳中,单车出行充当了一个很好的补充角色。从社会发展趋势看,推崇单车出行能减少碳排放量,在保护环境方面出力。

但媒体连连曝出各地“共享单车”的多舛命运:有被斩首的,有被破肚的,有被卸腿的,有被捆绑的,有被割裂的,还有被直播扔进河里的……

在“凌虐”共享单车这件事上,那些人的手段之丰富残忍,直追古代十大酷刑,在这就不一一列举了,相信你们看得很多。每当看到被肢解的共享单车,我总想起那些可怜的猫猫狗狗,它们在被虐杀的时候,遭遇似无区别。

33

▲媒体们把共享单车称为了国民素质的“照妖镜”

伪共享经济模式?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随着“共享单车”的持续升温,引来了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的关注,质疑之声也随之而来,而最大的争议莫过于,“共享单车”是否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

以ofo与滴滴为例,两家平台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市场,但最终却都走向了自营模式。ofo选择从校园这个需求较强的领域切入,主要为在校师生提供自行车共享服务平台,而ofo的车辆来源主要有两个渠道:一是从校园学生自愿共享捐赠,将自己的自行车捐献给ofo经营,获取ofo 所有共享单车的免费使用权;二是平台自行购买。两种渠道来的自行车通过改装机械锁、号码牌、涂装黄色后投放使用,而相关数据显示ofo中捐献的车辆比例不足10%,绝大部分均是平台自营的车辆。

与ofo不同,摩拜单车自成立之初便以全自营的方式直接面对市场。创始人胡玮炜表示,为解决单车运行在的维护与损耗问题,摩拜单车以“四年不返修”为目标自建工厂、自行设计设计的方式将mobike投放市场,以期将后期的维护成本降到最低。

真正的共享经济应该是把任何一个C闲置的自行车,托付平台B发布,然后由B向任何终端消费者提供服务(使用,付款,解锁),车子的产权C端所有,钱由B平台和C分成的模式,即C2B2C模式。

无论是ofo还是摩拜,或者是其他同分异构体,他们都算不上“共享经济”,更像是自行车租赁的“新玩法”(很想说是自行车租赁+互联网,但是,这个概念在还没有形成产业链前,不说为好。)

按照这个定义,无论是ofo还是摩拜,从共享经济的角度而言,目前的“共享单车”均是一种伪共享经济。

模式过重,盈利遥遥无期

44

共享单车口口声声宣称服务最后一公里,却不允许人们将车骑进办公大楼和小区,在最后100米无作为,言行不一致。从需求出发的话,上班族骑车上班满身大汗形象不好,再加上路不平、偶遇天桥、风吹雨打日晒雨淋的,大大减少了使用摩拜单车的需求。摩拜当下的火热很大原因应该归结为其酷炫的外表以及杰出的营销表现,而持之以恒使用摩拜单车的,更多应该是出于健身的需求。

无论是ofo还是摩拜,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是商业模式。特别是摩拜,摩拜成本最高,一辆单车3000元,然而其盈利模式却是半小时1块钱,再算上299元的押金(资金沉淀),回笼周期算一下需要33个月,而且摩拜有自己的生产线单车自行设计,模式太重,优化商业模式和如何盈利成为首要考虑的问题,其次维护成本和如何把控风险也是单车共享应该考虑和思考的问题之一。

它们都面临着难以解决的共性问题——找不到盈利变现的方式。

俗话说拿着媒体的工资操着大企业的心,媒体为共享单车猜测了几种盈利模式,有刷广告变现的,有接入健身项目、社交项目去延伸的,还有就是像网约车一样做大数据变现的。最后一种押宝的更多,但是共享单车大部分时间是在地铁、公司和家之间做钟摆运动,场景单一,尽管说收集到的数据数量多过网约车,但却没有网约车数据的质量高,没有网约车那样的变现潜力,但说实话,大数据要怎么变现,运营了有4年时间的滴滴至今都还在头疼这个问题。

沦为资本家的傀儡?

从资本市场看,共享单车解决最后一公里以及倡导绿色出行的的美好故事正成为新的“风口”。在投资人眼中,共享单车市场想象空间巨大:1000万人的城市,10%的骑行者,每天至少骑行200万次。自滴滴对ofo进行数千万美元投资后,也开启了新的投资大战。一个月内,摩拜单车、ofo、小鸣单车均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额。热火的市场,吸引了更多企业进入,CCbike、奇奇出行等自行车租赁企业也加快了转型步伐。

不过,互联网公司为了荣誉为了迷惑对手经常做一些虚假宣传。据IT桔子的数据:继2月20日摩拜宣布获得高瓴资本和Temasek淡马锡的E轮之后,ofo也迫不及待的在3月1日宣布了D轮4.5亿美元的投资。不过,这很快被一位投资人指出是老股东跟投,还涉嫌夸大宣传。

55

可以简单粗暴的说:共享单车前期是资本推动,现在则发展到强者的融资赛跑(是不是和之前的网约车相似)。我们发现BAT包括小米、滴滴等巨头们已经悉数进入了共享单车之战。

当然,共享单车的创业者们也都在疯狂追逐融资,也许很多人对于ofo 90后创始人戴威既羡慕且恨,对于共享单车美女创始人胡玮炜是又爱又嫉妒,但是历史的悲剧却正开始在他们身上重演,他们难以像BAT的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一般成为公司至高无上且大权在握的一把手,他们正在一步步沦为资本家的傀儡……

最后,烧钱难以为继,资本家们开始考虑投资回报,在资本家的推动下,共享单车行业又将会迎来合并,其中某一个平台的创始人选择离开,另一个创始人“外表光鲜”地成为了合并之后的新“傀儡皇帝”。

然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如果不融资,可能早就在半路上夭折了。

既然已经走在了融资这条路上,创业者们就无法停止自己的步伐,因为接下来比拼的就是平台的融资速度和融资规模了,谁能先一步得到更多资本家的支持,谁就能先一步占据优势,并凭借烧钱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他们已经被迫沦为了资本家们的傀儡。

共享单车的生死权在政府

据央视新闻报道,3月2日,滴滴已获得天津市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车汽车经营许可证》,这一获批意味着继首汽约车、神州专车等B2C模式之后,C2C模式也得到政府认可。按照交通部要求,网约车平台在某个城市获得线上运营牌照后,可全国通用无需再申请线上运营牌照,但落地全国各城市时,还需获取线下运营资格证。

估值百亿美元的滴滴在政府一纸文件下只能苟延残喘,等待获得上岗证。而共享单车的远远达不到滴滴,我们不希望看到《桃花扇》中的一个名句应验在共享单车上:“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之前废了那么大的劲,可别“眼见他搭平台,眼见他聚用户,眼见他倒闭了”!

网约车的B2C和C2C模式历经坎坷后终于获得政府的官方认可,但是共享单车却不是B2C也不是C2C模式。共享单车最终的商业模式只有一种:to ZF。那是因为,在共享单车之前,我们100多个城市的公共自行车已经相当完善了。而共享单车的出现并没有带来用户体验上和商业效率上质的提升,这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共享单车只不过是一场风雨竞赛,风雨之后掌控现场的还是当局者。

写在最后

66

企业无法控制的不确定性将让这一行业早早地陷入无序而无奈的泥潭

橙黄之战、南北对峙,这样的词汇似乎潜意识地令人感觉单车共享已呈星火燎原之势,每每想起总会让整个业内热血沸腾。但是共享单车目前的困局使其前景迷茫,用户、竞争对手、商业模式、盈利点、资本家以及政府都让共享单车在现实照耀下似乎更像是镜中之花,美好却易碎。

毕竟,这盛世,并不一定如你所愿。共享单车的诗和远方可能只存在于美好的幻想之中。

而没能杀死共享单车的那些东西,只会让它变得更加强大。

共享单车 竞争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