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怨的台积电,大尾巴狼三星?
夸克点评 夸克点评

幽怨的台积电,大尾巴狼三星?

今天的台积电与三星,一个幽怨,另一个不但幽怨,还有点长尾巴狼呢!

本文由夸克点评(微信ID:Quark_media)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王如晨 姜帅

今天说说中国大陆科技界以外的两件事。一个涉及全球半导体代工龙头台积电,一个涉及全球第一大IT巨头三星。

它们一个幽怨,另一个不但幽怨,还有点长尾巴狼。

怎么说台积电幽怨呢?

事情是这样的:由于对于台湾地区的环评、缺电等问题心存焦虑,它通过第三方放风说,未来3-5纳米的先进工厂,可能要跳脱台湾,将美国列为落地投资选项。

微信图片_20170322101447

帮它放风的是台湾地区所谓“工商协进会”理事长林伯丰、工总秘书长蔡练生。

林说,加上“一例一休”迟迟不做修补,台湾投资环境让人担心,不够友善,而美国则正祭出奖励措施;蔡说,半导体是台湾唯一最重要的产业,24小时运作不能停,停电1秒钟都不行,而且台湾是个岛,不能像德国一样,若是缺电,可向邻国购买,紧急供应,缺电风险实在经不起。

都是事实。当年台湾地区地震,直接的损害还不如断电导致的停摆损害大。全球电子产业供应链一度中断。这也是后来台企进一步布局大陆的原因。是啊,大陆的基础设施起来后,能够分散岛内产业风险。

若是最后成行,那肯定是全球大事。工艺上,这肯定是最先进的一座工厂了;而投资金额,那可是新台币5000亿元,等于1134亿人民币。

以台积电的全球号召力,如此动向,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那不得火烧眉毛啊。

之前台积电已让蔡当局十分紧张:总投资30亿美金的大陆南京工厂已经动工了。虽然2018年工艺不过16纳米,但争夺成熟产品仍绰绰有余。而且,台积电松江厂当年可没完全遵守对岸约束,工艺有逾越哦。

这个项目属于规则内的,蔡英文们是不敢拦阻。但岛内当局期望台积电对等货加大岛内投资。

同样是这个所谓3-5纳米的先进项目。前段时间,台积电创始人与台湾地区当局曾闹过矛盾,他甚至直接电话训斥。

原来这样的,当台积电南京项目动工后,蔡英文急吼吼地想通过台积电这个新项目装点门面,显得台湾仍是最佳投资地。一个科技业的官员急着就公布了,说2020年投资5000亿元,3至5纳米制程,土地50到80公顷,地点在高雄路竹科学园区。

张忠谋快气死了,直接电话到蔡那里,蔡挂不住,只好叫她的所谓副手陈建仁出来擦屁股,向张道歉。

要知道,张长期以来偏绿营,如此恼火一定是破坏了规则。我采访过他一次,这人特别倔。常常是微笑着让你无法不接受他的观点。他恼火也是真实的,毕竟,台积电不但在台湾地区上市,也在美国挂牌ADR,这种官方放风,会导致台积电遭受SEC拷问。而且,还会让英特尔知悉一些具体节奏。

所以,这个关口,台积电突然借口投资环境不好,一定是在博弈,获取更好的投资条件。

这也是它的幽怨。除了曲折表达意见,其实它不太可能去美国投资。虽然张忠谋当年曾是TI的高管,不愁人脉,但新工厂跑那里去,招募人是个难题,人力成本也不低。一般来说,这类工厂的人力成本要占据总投资的10%。而且作为供应链的核心制造,它也远离了市场,物流成本同样不低。

所以,这种明明要条件又不好直说的幽怨,其实是台湾地区产业做大之后的“店大欺客”行为。不过也好,蔡当局发展经济没本事,一直在搞政斗,如此,它会被持续透支,最终一定会在产业界持续妥协,引发更大的矛盾。

而台积电以及其他权重较大的企业,恐怕也会借助这种情境,要筹码。

其实,另一重幽怨在于,台积电比过去更重视大陆。因为,本地的IC设计企业已经不是10年前了,当年大陆众多设计企业的产值总和,还不 如联发科一家。更不用跟强大的美国高通比了。

为什么今天说三星也幽怨,竟然还说它大尾巴狼?

主要是今天又看到它的Tizen新手机消息。说是3.0版本的机器要到印度去投放。

微信图片_20170322101451

Tizen 手机炒了好几年了。它是这个阶段全球手机业复杂博弈的缩影。

你知道,这个行业,从操作系统来说,过去有好几个阵营,黑莓、塞班、微软、安卓、苹果等。

如今基本上就是安卓与苹果两个死磕。这里面就有问题了。从开放阵营看,谷歌成就了智能手机业,但安卓到了成熟周期,无形中也限制着全球手机业的发展。

水至清则无鱼,过度开放的安卓相对粗糙,体验差,每次更新还都让开发者产生很多成本。几年前,谷歌推安卓3.0,有收拢的意思,甚至还传出强化自用的消息。当然它不敢这么做。但是至少让手机巨头感到不适应,毕竟系统源头人家控制,你只能适应,如此,效率跟体验都会受到影响。

三星早就图谋系统自主。至少10年前就开始布局,2009年推出过BADA。不过BADA2.0之后,就无法支撑,只能投奔安卓。但三星的独立运动一致没有放弃。2014年第 3 届 Tizen 开发者大会(旧金山)上,三星终于推出了第一款自有操作系统Tizen的手机Samsung Z,并打算在俄罗斯上市。

这个系统,李嘉诚都帮它站过台。2012年9月,李嘉诚与李健熙会面,约定在通讯领域合作,当时三星刚发布Tizen,并宣称2014年推出Tizen手机。?当年,Tizen背后还有巨头英特尔的身影。你体会一下,这里面的复杂度。

后来,三星没有先推Tizen智能机,而用两款智能手表打了头阵。这是试探与警告。当时谷歌与苹果、微软达成了平衡。之后,三星一致在暗中推进,但没有大规模量产。

到了2017年,为什么Tizen手机再度鼓噪呢?我觉得,这与手机产业成熟度有关。你在安卓阵营里,很难做出差异化。苹果自身想做出差异化,同样压力很大。

与三星Tizen动向异曲同工的两个话题是:

一个是华为,当初推mate8时,余承东话中有话,说华为也有独立做系统的能力,但不会去做而已。而且,华为某些方面还在“等待”ARM的创新。这说明什么呢?这是因为Aandroid+ARM的双A模式,自身面临着创新压力,而华为们追求体验的意志与上游创新不力,开始出现一些矛盾。至少它的效率、体验会受到一定影响;

二是小米也搞手机芯片了。这说明什么呢,它同样想通过自控SOC来寻求差异化,提升效率。

为什么说韩国三星也是一个幽怨者呢?那是因为它不可能彻底放弃安卓。Tizen更多是它自身的生态补充,一种差异化的产品体验,一种供应链能完全自控的手机体系。

说它是条大尾巴狼,并不是矮化它,而是突出三星在全球IT与通讯领域,一直在寻求高度自主自控。这也是它的商业模式特征。三星依然是这个地球上最强大的巨头之一。

何况,2016年,它的手机遭遇重大挫折,2017年,三星有强烈的动力去冲刺,一是品质,二是差异化,三是效率,四是性价比。而这四个方面,恰恰也是三星截至目前在全球手机业称霸的关键要素。

两大巨头的幽怨不同,但是,无论是投资地选择,还是寻求供应链自助,2017年,这个全球产业变换剧烈的关口,它们的任何举动都不可能那么轻松,它们都在借助自身的市场地位寻求表达更为自由的意志。

台积电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