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安全感的当下,我们如何保护自己?
南七道 南七道

在没有安全感的当下,我们如何保护自己?

记住,冷静。尽管很难。

本文由南七道(微信ID:nanqidao)授权i黑马发布。

周末,关于山东聊城的刺死辱母者的案件引爆了。22岁的于欢和他母亲苏银霞,向当地的黑社会势力借高利贷135万元,还了184万,以及一套70万的房子,还剩17万。这名青年,在其母受尽催债人各种凌辱后,失控捅死了其中一名讨债人。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在这个过程中,苏银霞多次求助于市长热线和警察无效。于欢案被法院初审判处不属于正当防卫,无期刑期。结果一出,网络炸锅了。

政府本应该行使权力,保护公民的基本权益不受伤害,但是最后发现,不仅没有保护,反而是变本加厉的伤害。个人在公权力不作为,或者被侵犯时,要么忍气吞声,要么彻底爆发,以命相博。

2015年,我和柳传志老爷子吃饭时,对他说,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过快,后面会发生很多问题甚至悲剧。除了于欢案,最能引出类似惨案的就是拆迁,当中已经发生过很多起不幸的事件了。当灾难来临时,你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用靠谱的方法,来保护自己和家人。我想结合自己拆迁的经验,谈谈如何在现有生存环境下,去争取权益和保护好自己。

我家在湖南的一个县城,离长沙不算远。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县城开始外扩,包括沿海的一些工厂内迁,于是拆迁和征地就成了一种现象。我家里的房子是两层三间的楼房,前后带天井和院子,菜园,果园等,房子前面还有一大块地,开车到县城中心大概10分钟。我在这长大,念书,最后去了所谓的大城市,家里的老人也是在这陆续的离开。所以我对这感情特别深厚。

大概是在2013年,花了一笔钱对老家房子进行了彻底的翻修,以防崩塌。2014年开始有拆迁的风声,到了下半年进入了实质性的接触,但不出意外,给出的价格在当地来说都是少得可怜,基本上没法谈。在这个期间,发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我自己回去呆了一个月,把这事彻底了结了。

下面我说的所有的前提,就是你愿意接受拆迁这件事,如果不存在任何谈判空间,那另当别论,我只说说我在这次拆迁中做了这些事:

前期分析首先要搞清楚,是什么工程?比如政府工程,高速、大型基建,还是投资办厂,房地产工程等等,包括这个投资人和开发商相关的背景,这个很关键。谁来负责拆迁?涉及的范围多大?根据情况可以分析在对方的实力,推算自己在谈判的过程中胜算和相关方式方法。

初期沟通:分析完后,就是和拆迁的人直接沟通,我们那个工程是村委的人负责的。现在年轻人一般都在城市工作,遇到类似事情都是跨地域沟通,效率很低。在这期间,有驾驶警车的疑似警务人员(不确定是警察)和村干部,来到家里对我妈妈说,如果再不拆迁,阻碍政府工程,就要拘留你了。

一方面是安抚家人,不要慌,同时千万别激动,生命第一,但权益我会尽量争取。年老的人容易走极端,之前新闻发生过多起极端案例,这个要预防。另外就是和负责人直接沟通,提醒别过分,但是口气得委婉,没必要上来就撕破脸,毕竟后面谈判还要拉锯战,软中带硬。他也知道我在做新媒体这块,做的还不错。后来再也没有警车和村干部出现了。

法律漏洞:找到一个靠谱的律师,一起来分析这里面的漏洞。因为中国法律诸多,律师方向也不一样,所以要找个懂这个领域的律师沟通。我的同学&好友祁律师,是一个非常认真严谨专业的律师,在中国非常牛逼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

她给了我大量有用的建议,比如如果是征地,是耕地的,超过60亩必须要国务院来批准核实,但一般都会想办法绕过这个红线;省政府官网有相应的国土文件公告;县政府拆迁征地必须要公示多少天;村委会是不能主导拆迁的等等。

中国的法律有时确实让人无语,比如当地的拆迁条例,规定每平米补偿800元,但这个是10年前标准了,县城房子是5000一平米了。比如针对前后院子和果树,提示根据地域实际情况灵活处理。于是,这个尺度把握完全落在了地方手上。各种不可细说的事情不时发生。

祁律师因为是法律科班出身,她的同学大多是是在法律线工作,包括相关的岗位。其中有一个同学在沿海某省拆迁办工作。虽然不是直接和我们当地有关系,但是针对我提供的信息,她帮助我做了很多详细的分析,包括在哪些点上,是最存在猫腻和内幕的,哪些点是卡的比较紧,哪些点是必须公开公示的。

一轮下来,基本上知道些七七八八,知道对方有哪些漏洞,或者猫腻在哪,做到谈判时心中有数,弹不虚发。

媒体沟通:现在网上很多案例,遇到事情后,求救无门,于是把事情放到网上,试图借助网络舆论压力来解决问题。但是,认真看下微博,知乎,天涯,里面沉淀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帖子和内幕,对大多数非专业人士来说真的有效吗?这次于欢案,是因为南方周末的介入才引爆。中国的媒体咋回事,大家其实大概知道,但并不意味不需要重视。新媒体从业者身份在这个过程起到了很大作用。

我的建议是,别急于曝光,一个是你曝光能力有限,一个是真这么做,很有可能就关闭了谈判的通道。所以,作为一个新媒体的从业者,我的建议是别一开始就急于上网什么的。但是并不意味你不要做准备,你需要在整个过程中,每天进程详细的记录下来,包括影音图像,都要记录下来。在需要时进行曝光,但是建议别寄托希望在报纸电视台。这些小记者自己也没有决策权。拆迁过程中,我接到了很多媒体的朋友的关心,其中一个南方日报的记者,他说很遗憾帮不上忙,因为他家刚被拆迁了。综合来看,媒体还是对于一定层面的事件和人有一定影响和威慑力,其中微博等新媒体是最靠谱的传播渠道。

即使到后面你曝光,也要注意言词。写出来的文字,不要一直喊冤,不要老说自己凄惨,那样很容易被人看成情绪失控,反而失去客观性。要冷静,不要带激烈的情绪,比如问候对方父母什么的,客观冷静的把事件描述出来,越详细的图文越好,越冷静的文字越打动人。也就越有传播力。自己不会写,就找人写。记住,冷静。尽管很难。

技术手段:除了在互联网上查找资料之外,我尽肯能的用了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技术手段来记录整个时间。

前后大概7-8次见面沟通,所有的参与的人员,谈话,我基本上都会用录像和录音。自己不方便,就安排家里人和亲戚来拍来录。别以为一些拉家长里短的话没用,里面也会透露很多信息。谈判很多时候是话锋一转,马上又会说出一些关键信息,所以全程录像录音很重要。一直到事件完全结束。

我从深圳带回去一台无人机。围绕着拆迁的房子,和周围已经被挖掘机和铲车掩埋和挖填的一些良田等,从空中记录下全部的变化和影像。这点证明是有效的。因为很多工程在地平线是看不出什么,但换一个角度,在空中,你会发现很多猫腻。

谈判沟通:最关键的部分就是谈判,前后和各种谈,村委,镇政府,开发区,政协什么的(我也不知道为啥还有这个)。前后谈了7-8次,每次2-3个小时。他们抽烟嚼槟榔,我就不停喝茶。谈判急不得,你要知道,很多时候你争取的利益,其实是从对方的利益里划出来的,换你你会愿意吗?另外就是别指望对方会感动,别做梦了。

在谈判过程中,你和家人需要分好工,红脸黑脸都需要,你激动时,家人可以缓和下气氛,家人激动时,你可以根据情况适当带下节奏。对方赔笑脸时,你可以打哈哈,对方强硬时,也别怂包。找准有话语权的人,他必须在场,不然都是白搭。

记住,在谈判过程中,小心对方给你设置陷阱,故意激怒你。不管情绪如何激动,千万别动手,只要一动手,立马逆转,警察会从你不知道的那个角落出现,把人带走,你会变得特别被动,所以,不要找愣头青去现场。我谈判的那段时间,有好些汉子因为气不过动手被带走,家属被迫签字。

谈判是个博弈的过程,所以前期的工作在这个时候威力就显示出来了。比如,你了解的整个工程的背景,你要求根据法律,必须出示的文件,相关的公示。整个拆迁征地过程中的灰色操作和漏洞。比如,我作为新媒体从业者的身份。你准备的相关的调查和资料,一一分析。打蛇打七寸,一定要知道对方顾忌和要害在哪。对方的诉求在哪。但别一直威胁对方,好钢用在刀刃上。

灵活性很重要,很多拆迁或谈判,当事人一口咬定要几千万或多少房子,一分不少。这就失去了谈判的意义。所以我说这一切的前提就是,你愿意谈判,也有谈判可能性的前提下。一般拆迁,除了房子,现金等最直接的,还有老人的养老保险,还有的是安排拆迁户到征地的工厂上班等等各种可以灵活变通的安排。可以更加灵活些,用现金+资源的方式来置换。

谈判就是就是寻找双方的一个利益平衡点,所以你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朝着这个方向靠拢,而不是相反。同时你自己要判断,你个人,家庭,在这个节点上,付出多少是合适的,有人为了拆迁一辈子上访,争取自己权益,很有勇气,值得同情,也很可怜,但是我并不会学习。我还有公司,还有项目,还有投资人和团队。我都要负责。

高效执行:在谈好具体条件之后,马上签字盖章,按手印,除了例行的拆迁文件,具体经手的村委或机构也要出具相应的文件和承诺书。这个一定要坚持。留下影像,以备不时之需。具体细节一定要注意,比如付款日期,交房日期等等,是先付款还是先拆房,安置的房子是在城东还是城西,一定不要怕麻烦,要写的清清楚楚。签订协议后不要掉以轻心,必须保障快速到账,不要让老年人来操办此事,尽可能亲力亲为。最后,我们拿到了一笔现金,和数套县城中心的小区房。事件结束。

英国的一位首相威廉·皮特.皮特说:即使是最穷的人,在他的小屋里也敢于对抗国王的权威。屋子可能很破旧,屋顶可能摇摇欲坠;风可以吹进这所房子,雨可以打进这所房子,但是国王不能踏进这所房子,他的千军万马也不敢跨过这间破房子的门槛。

希望这一天,在我们生活中能真正到来。有些朋友也许会问,如果你当时遇到的是更强大的对手,你会怎么做?我的回答是,不轻易放弃,也别太极端,我会尽力争取,但生命永远第一。

山东聊城 刺死辱母者 高利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