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式的“Low”还有救吗?
尹生价值观 尹生价值观

今日头条式的“Low”还有救吗?

让每个人都拥有社会治理中的话语权,这几乎是任何开明社会的追求。

本文由尹生价值观(微信ID:jia-zhi-xian)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 尹生

今日头条会拉低整个社会的智商、品味进而是文明水平吗?如果是,一个互联网企业家和创业者是否应该背负一定的价值观选择责任——为这个世界变得不那么“Low”尽一份力,即便会因此失去部分生意,就像谷歌在相当程度上坚持的“不做恶”原则那样?

这是尹生关于今日头条现象系列分析的第二篇,上一篇文章的观点已经体现在其标题中:谁也阻挡不了中国互联网的今日头条化。

当一个人的手机屏幕上频繁跳出某些标题带有性暗示,或者暴力、地域或阶层仇视,又或者叫人快速成功和快乐的心灵鸡汤的内容时,又或者一个人沉溺于一个粗糙、满口脏话、充满各种出格业余表演的世界中而不能自拔时,通常人们会给这类人贴上一个“Low”的标签。

而这个世界正是今日头条、快手这两个移动互联网时代近乎神话般存在的新星赖以生存的基础,如果这种说法是站得住脚的,那么也就可以说它们的成功是建立在找到了一种播种、繁衍、放大这种品味的机制上的。

这正是两家公司所代表的现象引起尹生(微信公号:尹生价值观)关注的地方:它们会拉低整个社会的智商、品味进而是文明水平吗?如果是,一个互联网企业家和创业者是否应该背负一定的价值观选择责任——为这个世界变得不那么“Low”尽一份力,即便会因此失去部分生意,就像谷歌在相当程度上坚持的“不做恶”原则那样?

当互联网赋予每个人更大的选择权时,它同时也将文明的标准制定权和解释权下放到了每个人,而过去有一个所谓的精英阶层扮演代理人角色,他们用一种较高的标准引领着整个社会朝更高的文明程度进化。

让每个人都拥有社会治理中的话语权,这几乎是任何开明社会的追求,因此在这一点上互联网公司做得很好,至于文明的标准和文明水平是不是会因此降低,也许并不必担心,因为你必须相信人类本性中积极的一面,正是这一面帮助人类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成功穿越了茫茫迷雾——只要你给一个人的自由意志的发挥创造条件。

但问题是,商业力量的介入会干扰这种过程:出于商业成功的需要,一家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公司总是力图赢得最大规模的用户,这样它就能抢先拥有规模或网络效应优势,而为此,它必须选择人群中最基本的、最具穿透力的共同点——而这通常表现为一个社会在当时的普遍生存状况——并将以放大。

这正是今日头条和快手面对的用户普遍需求——尽管它是通过一种看似“千人千面”的机制来实现的:普遍缺乏安全感和被尊重,相当多的人甚至在生理层面都得不到满足,为挫败感和焦虑感所缠绕,于是,攻击性、生理的沉醉、能带来暂时安慰或者速成幻觉的鸡汤,就成为最基本、但在前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被忽视的“需求”。

今日头条的成功,就在于它建立了一种满足这种被忽视的“需求”最有效的方式:你的需求被你的行为或有类似行为的人的所选择和强化,随着你使用今日头条的次数越多,使用今日头条的人越多,你的“需求”也被满足得越多。换句话说,系统会放大你的“需求”,它们会自行繁衍,就像湖中的水浮莲一样。

这正是这种模式的可怕之处:湖中的水浮莲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缓慢生长后,会突然在短短几天间挤满整个湖,同样,这些相似的内容最后会占满一个人的大脑,不再给思考留下任何空隙。

这本质上,是一个选择权的问题:在搜索模式下,用户每次都在就这样的问题做出决策:我希望做什么?这将留出思索的空间,人类正是通过类似的选择过程来学习的。而推送模式下,系统无时不在为用户做出选择:你应该关心什么——虽然表面上是你自己在进行这些选择。

它所依据的只是你偶尔点击了一次或几次某个词,你在点击这些词时,可能只是偶尔的猎奇心理,但并不意味着你希望将这种偶尔的猎奇变成一种常规行为,而现在系统却在放大你的行为背后的选择心理,把你变成一个猎奇专业户,或者只是被标题中的某个词感兴趣,但发现内容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甚至完全只是一次失误的操作。

所以,系统并不真正了解你,也并不给你选择权,它只是根据你的行为捕风捉影,它本该和你有更全面的沟通(也许人工智能能让这个问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即便如此,个人的选择仍然不可替代)。

它认为了解你的,只是你的很小一部分“需求”,甚至只是“需求”的暂时替代物,它并没有解决你的根本需求:你为何关注某一类话题——如果你真关注这类话题的话?

你可能关心的是生理、安全需求,而它只是提供暂时的转移,却无法提供积极的力量,帮助你实现需求满足和升级。只要你相信这个世界会越来越好,感官和肤浅的精神刺激很快就会被厌倦,用户的兴趣迟早会转移和向高层次进化。

而那时系统却无法对变化做出反应,因为它只是重复强化着你的过去,并据此形成自己的特性(可悲的是,这一天也许要很久后才能来到)。即便继续存在它也会面临其他游戏形态的竞争,就像今日头条面临快手的竞争一样。

所以,接下来的问题是:一个企业家或创业家,或者具体点,今日头条的创始人张一鸣,应该有自己的价值观,从而选择放大一些价值,而压缩一些东西吗——就像谷歌的佩奇和布林一样?传统媒体通过编辑模式来贯彻自己的价值观,从而协助文明进化。

这的确是一个悖论:资本希望今日头条最大程度的赢得用户,创造经济价值,而且即便他不这样做,也不排除竞争对手这样做,那么他将在竞争中处于下风——内容层次的劣币驱逐良币模式已经启动。这也许正是BAT竞相今日头条化的根本原因。

也许对张一鸣而言最好的“借口”就是,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分析模型,当一个人处于较低层次的需求得到满足后,就会主动去寻求更高层次的需求满足,而让我们普遍担心的“Low”化,不过是更大多数的人目前正处于较低需求层次的反应,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现状。

但至少他应该让系统更全面了解用户的真实需求,而非暂时性的兴趣,同时,把更多的选择权真正给予用户,让他们可以随时修正机器对他们的误解,并留下一些思考时间。

如果这一切是不可逆转、不可不救的,那么我们就不得不从现在开始考虑另一个严肃的问题:人工智能时代会让人类的整体智商倒退吗?

今日头条 责任 Low 文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