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凡:新经济是未来唯一值得赌的方向
包凡 包凡

包凡:新经济是未来唯一值得赌的方向

新经济投资策略有三点,一是科技创新;二是消费升级;三是产业变革。

i黑马讯 3月27日消息 昨日,2017雪球中概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华兴资本集团董事长兼CEO包凡受邀参加论坛并发表“中概股市场变化及新的投资机会”的主题演讲。演讲中包凡分析了中概股市场发展的几个重要阶段,提出了科技创新、消费升级、产业变革是新经济投资的三驾马车。

作为华兴资本的掌门人,包凡对中国未来经济的判断是,“新经济是未来唯一值得赌的一个方向。”他眼中的新经济,包含三个要素:技术驱动,有一定的商业模式创新;创业型公司。

包凡说

新经济投资策略有三点,一是科技创新;二是消费升级;三是产业变革。

娱乐行业是未来值得赌的一个大行业,这是唯一一个常青的基业。

希望创业者能够回归本源,把技术创新放在第一位,技术创新可能成为未来最主要的一个驱动力。

作为金融机构,还是应该服务于实体经济,帮助未来的龙头企业成长,并分享成果。

以下为华兴资本包凡演讲内容,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整理:

赴美上市企业数量在下降

首先,我借此机会澄清一下两个不同的概念,第一我们所指的中概股可能是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概念就是中资股,是指在香港上市的中国企业,这两个不太一样。

中概股市场大致上分为三个阶段,即2000年之前、2000年到2010年和2011年以后。2000年之前去美国上市的企业零零散散,以传统企业为主,这些国内企业当时比较了解美国的上市规则。从2000年开始,正好是第一波互联网浪潮,今天最著名的一些互联网公司,大多是在那一波去美国上市的,这一阶段在2010年达到高峰。从2011年开始,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实际上总体数目是在下降的,比最高峰的时候下降了差不多三分之一。

到今天为止,经过一波洗礼以后,在美国还是有大量的中国上市公司,这些上市公司以新经济企业为主。这些上市公司有两个特点,第一,以大市值的公司为主;第二,大多替投资人赚到了钱,可能也与指数比较好有关。

为什么中概股在美国上市的数量会有所下降?主要存在两个很重要的原因。

第一,从2011年开始,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不少被美国的机构做空,引发了第一批退市的浪潮。第二,到了2014年,因为国内A股的一些情况,造成了中概股与A股之间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套现机会,或者大家以为会有这个套现的机会,于是引发了第二批退市的浪潮。所以,总体来说,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数目这几年是下降的。

但反过来看,这也给新去美国上市的公司带来了一定的机会。但是这个机会并不是适合于所有人。刚才说到,现在留在美国的上市公司基本上是大市值的,而且相对指数都是比较优秀的,在每个细分行业可能都是属于行业龙头的企业。这样的企业现在去美国,可能还是会有不错的表现。

港股定价权回到了中资手中

再看下香港上市的中资股。香港市场和美国市场的中资股情况很不一样,今天的香港市场,中资股已经占据主流或者主导的地位。从数量角度来说,中资股占到一半;从市值角度来说,中资股占了三分之二。

大家最近一直在谈港股的A股化,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长期的趋势,可能还需要时间,而且最终可能是一个趋同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一个双向影响的过程,当A股在影响港股的时候,港股某种程度上也在反向影响A股。

A股影响港股,即大量的资金,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解放军南下”,这个过程也给投资人带来了一种理性的选择。

第一,如果A股某些板块,尤其是创业板里有些股票炒得太过了,已经缺乏了投资的价值,而在香港市场上却还有很多值得投资的标的,这样就为投资者带来了一个选择,这种情况反过来也会影响A股的价值体系。

第二,从最根本的角度来说,这两个市场的上市机制还是有很多根本的区别,比如做空的机制、大股东限售的机制、信息披露等各个方面还是有相当大的不同。

比如,大家最近比较关注的美图在香港一骑绝尘的表现。其实美图的股价,在其进入港股通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跟香港的大市几乎是接近的。但加入港股通之后,股价开始发生较大的变化,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大量买入美图股票的钱还是从大陆过去的。

我觉得,这只股票本身的交易情况不值得过多关注,但其反映出过去这两年香港市场的定价权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

去年在香港IPO里面排名前五的券商应该都是中资券商。这从侧面反映出,IPO市场定价权已经回到了中资或者中国的资本手上。在二级市场,据我们统计,去年港股86%的交易额还是掌握在国际基金里面,那就意味着二级市场的定价权还是在国际基金手里。但是今年我们发现,随着大量大陆资金南下,二级市场的定价权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在某些股票或某些板块上,定价权已经回到了中资的手里。

新经济是未来唯一值得赌的方向

接下来说说一级市场。从一级市场的角度看未来,唯一确定的事情就是未来很不确定。

从外部挑战来看,出口的挑战、全球化进程的挑战等各方面的原因,但更多的是西方国家、西方政治体系发生比较大的变化,造成全球化进程受阻。

从内部挑战来看,一个是中国过去所依赖的人口红利已经不在了。另一个是,今天的供给结构其实是不合理的,产能过剩。这都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挑战,所以未来还是充满着相当不确定因素。

传统的模式,以廉价劳动力、出口和投资拉动,现在很难再继续下去。反过来看也有新的机会,就在于随着人均收入的增长所带来消费的升级,而且比较幸运的是,总体劳动力指数都在不断的增加,这里面又会带来新的机会,技术对劳动生产率的贡献逐渐在增加。所以我们整个经济,从全球角度来说,从生产性的经济已经变成了知识性经济,这就是我们未来的一个机会。

我的观点是,中国的未来一定是新经济的未来,新经济是未来唯一值得赌的一个方向。什么是新经济?我们认为主要是三个条件:第一是技术驱动,必须要有一定的技术成份在里面;第二是有一定创新的商业模式;第三是一个创业型的公司。只要符合这三个条件,基本上我们认为就是新经济。接下来很大的一波机会就是新经济对于传统行业的改造。

到今天为止,中国的新经济已经初具规模,新经济占了我们GDP的30%。为什么大家要投新经济呢?我们分别统计全球新经济企业和传统经济企业的前十名,从中可以看到,新经济跟传统经济的总市值实际上已经差不多,上市公司市值都在3万亿左右,但是新经济前十的企业平均成立时间只有22年,而传统经济花了130年才到了今天这个水平,或者说维持在今天这个水平。

“三驾马车”决定新经济投资策略

新经济投资策略大致归纳为三点:一是科技创新;二是消费升级;三是产业变革。我想强调一下,这是新经济投资的三驾马车。这三个因素,实际上是互相带动、密不可分、互相推动的。他们之间实际上是做乘法的概念,不是一个做加法的概念,或者说不代表这是三个不同的领域。任何一个新经济的公司,如果你细看的话,推动这个公司发展的因素可能都有这三个。

以消费升级举例。我们所说的消费升级,可能是新一代的消费者需要的东西跟以前不一样,他除了挑最便宜的东西,需要更加有品质的,有个性的东西。这就会创造一个新的消费品品类出来。这个消费品类做到一定的时候就会发觉,如果不改造上游的供应链,其实很难做出消费者需要的东西,这时候就需要对上游的供应链进行一定的改造,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供应链的改造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数字化的方式提高供应链的效益。如何做到这一点?都是需要有核心的技术,如果没有核心技术的话,很难实现这一点。所以当我们在说科技创新、消费升级跟产业变革这三件事情的时候,实际上是一个互相影响的过程。

1.科技创新

其实我们现在处在一个创新相当活跃的阶段。而且现在有很多新技术的发展,无论是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乃至到生命科学的新技术,都处在一个让人相当兴奋的阶段。MIT2016年评出了最具创新技术的50家企业,基因技术、人工智能、医疗健康、自动驾驶在里面都占了比较大的比例。美国国力最核心的一个体现就在于它依然是全球技术创新中心。但是很幸运的是,中国现在已经排在第二名,而且据我们所了解,中国在科技创新上的投入每年都在增加,这个量在某些领域其实已经跟美国不相上下,相信未来我们能够产生更多的成果,我认为科技创新还是未来最主要的一个驱动。

2.消费升级

消费升级是未来一个必然的趋势。在美国发展的过程中,随着人均GDP的成长,整个居民消费结构的变化,可以明显看到一些基本生活用品,像食品、服装所占比例都在下降,而服务业,像金融、娱乐都在上升,中国实际上也在发生同样的变化。

举个例子,我国的出境旅游、出境消费每年都在增加,休闲娱乐也在增加。消费升级的原因中,GDP的推动是一方面,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的人口结构发生了变化,当消费主力军从60后、70后变成了80后、90后的时候,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和消费场景也发生了比较重大的变化。

我想强调一下,娱乐行业是未来值得赌的一个大行业,这是唯一一个常青的基业。原因就在于,工业革命的时候,把人的体力活干了,信息革命的时候,把人的脑力活干了。当一个人体力活、脑力活都被机器干掉了以后,剩下的还能干点什么呢?只能给自己找点乐子,所以我觉得娱乐是一个能够长久延续的行业。

3.产业变革

产业升级也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推动产业升级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劳动力成本在不断增加,当一个企业考虑在投入技术还是投入劳动力的时候,它实际在不断地做这个计算。

由于技术的发展,也让产业升级成为一个技术上切实可行的事情。产业升级最核心的实际上是产业的数字化。在数字化的基础上才能做更多的分析,大数据、人工智能,所以数字化是第一点。

前不久,我跟一个朋友聊天说到,有一家航运公司,在船上用了大量的Sensor(传感器),实际上就是把船航运过程中的每一个时间都数字化了,包括这个船本身的状况,发动机的状况,海面的状况。有了这些数字化基础之后,再进行一些后期的优化,他们可以随时的调整发动机转速和航线。通过这一件事情,让他在航程当中的耗油降低了5%。这就是一个产业升级很明显的例子。

当数字化了以后,可能会把供应端跟需求端做一个结合,未来希望能够做到2B跟2C完美的结合。在这个大趋势之下,可以看到传统行业里,尤其是传统制造业,可能是未来下一波会发生比较重大变革或者重大变化的一个行业。

经过上面的回顾和分析,我们得出以下四点结论:

第一,还是应该坚定不移地继续投入到新经济的洪流中,新经济是唯一值得赌的一个方向

第二,作为创业者,希望能够回归本源,把技术创新放在第一位。因为纯粹靠商业模式创新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技术创新可能成为未来最主要的一个驱动力。

第三,作为一个金融机构,还是应该服务于实体经济,帮助未来的龙头企业成长,并分享成果,这一点我觉得是相当重要的一件事情。作为金融机构,其实我这几年比较深切的感受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泡沫的时代,四处也充满了诱惑,大多数人都说金融是一个坏人比较多的行业。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重新树立自身的原则,在这个行业里面做点事,让这个行业成为一个好人也能够赚钱的行业。

第四,重新定义企业家精神。新经济的企业,已经成为中国当下时代的宠儿,可能是最大的获益者。在新经济的企业里,一年利润几十亿的有大把在,年利润上百亿的也不少,甚至于还有上千亿的公司。当公司发展到这样的规模,真的要考虑一下企业跟社会之间的关系。当一个企业在盈利的同时,是不是应该还是考虑到到底给用户是不是带来长远的价值,对行业能够起到正向的作用,而且在社会上肩负更主要的责任。换句话就是说,怎样能够重新定义新一代企业家的精神,这也是我们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

包凡 华兴资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