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的“闲人”,腾讯的“绝艺”
keso怎么看 keso怎么看

AI的“闲人”,腾讯的“绝艺”

不需要刻意造神,慢慢造,自然是神。

本文由keso怎么看(微信ID:kesoview)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keso。

前几天,最具传统和权威的“UEC杯”计算机围棋大赛在日本东京落幕,腾讯AI Lab研发的人工智能围棋程序“绝艺”从30个参赛程序中脱颖而出,以11战全胜的战绩夺得冠军。在接下来的“电圣战”人机围棋大战中,绝艺又执黑中盘战胜日本围棋新秀一力辽七段。

这不是绝艺第一次技惊四种,早在去年8月,在腾讯旗下著名的围棋网站野狐上,绝艺就以不同的化名开始了它的棋艺进化之旅。截至3月9日,绝艺的对局数量达到534盘,战绩是406胜128负,胜率76%,与柯洁、古力、常昊、范蕴若、范廷钰、朴廷桓等超过100位顶尖棋手有过交锋。凭借无与伦比的出色战绩,绝艺成为野狐平台上第一个晋级“十段”的棋手。

这本没什么值得夸耀的。早在去年3月,在一场举世瞩目的围棋五番棋人机大战中,人工智能围棋程序AlphaGo以4:1击败韩国顶尖高手李世石,就已经向世界宣告,围棋这个所谓的“人类智慧的最后堡垒”,已经被机器攻破。今年初,化名为“Master”的升级版AlphaGo,再次横扫弈城和野狐两大围棋网站,在总共60盘快棋赛中,Master以60胜0负的骄人战绩,打得众多高手找不到北,又一次用铁一样的事实宣告,围棋人机大战从此再无悬念。

不过,AlphaGo为了打败人类职业棋手,至少进行了近两年的精心准备,甚至早在2014年4月就开始以“deepmind”的化名在弈城围棋网上与围棋高手对弈,以测试产品和棋力。而绝艺却只是一个去年1月才有想法,3月才开始着手研发,8月份才开始在野狐上挑事儿的更加稚嫩的后来者。AlphaGo饱读诗书,翻烂了现存所有的人类棋谱,不断地在自我对弈中学习,然后出来找人类高手一试身手,只是为了证明“我能”。而绝艺如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在跟真人对弈中学习,在和高手过招中长棋。

所以,你几乎看不到AlphaGo的成长轨迹,但却可以清晰地看到绝艺从入门菜鸟到绝世高手的每一个脚印。所以绝艺的开发团队真的把它当成个特别好学的孩子看待,像培养一个小孩一样培养它。不过,被绝艺团队请来当“陪练”的职业九段罗洗河却不同意“小孩”这种说法,它可以如此快速地学习,如此快速地将人类甩在身后。“我觉得我就是在造神,”罗洗河非常肯定地说。

在某种程度上,我同意罗洗河的看法,没错,我们是在“造神”,当计算力和判断力不再是围棋这种游戏的制约因素,也许我们会突然发现,上千年积累下来的围棋的那些定势,那些棋理,那些棋道,可能压根就是错的,只不过人的肉脑不具备发现这些错误的计算力和判断力而已。从这个角度说,我倒觉得AlphaGo视高手如无物,只把高手当成证明“我能”的道具,其实没什么问题。甚至,只有彻底清空所有的人类棋谱,只跟自己对弈,或许才有可能探究真正的“围棋之道”。

不过,那样一个绝对的“围棋之道”,除了证明我们人类在局限中曾经煞有介事地荒谬过,自得其乐地滑稽过以外,还有什么其他意义吗?我们精心设计一种游戏,只是为了证明最适合玩这种游戏的并非人类,而是机器吗?因此,我又部分地认同绝艺团队的“成长”价值,或者说,生命过程的价值。单纯就围棋来说,如果这东西与人类再无瓜葛,那我们还需要它吗?我们真的需要造一个我们望尘莫及的神吗?

“绝艺”这个名字来自杜牧的诗《重送绝句》,诗是写给当时的围棋国手王逢的:“绝艺如君天下少,闲人似我世间无。” 您这样的绝艺固然难得一见,我这样的闲人也是举世无双。杜牧本是自嘲,却一语道破真相,闲人遇上绝艺,才能切磋出好棋跟好诗,无意义有时恰好是最大的意义。

腾讯AI Lab创办后的第一个产品,就是围棋AI绝艺,其实说明AI Lab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闲人”。AI Lab的基础研究包括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机器学习这些被普遍关注的人工智能的前沿领域,但其应用探索却要从游戏AI、内容AI、社交AI及平台AI,这些腾讯的优势项目和资源上起步。这是聪明且务实的做法,“闲”一点,超脱一点,不紧张,不过分功利,可能恰恰给“绝艺”流出足够的成长空间。

其实,当初绝艺以“野狐扫地僧”、“天下无狗”、“郦龙”这样的名字出现在野狐平台上的时候,不少人很快就猜出了它们的身份,毕竟人类不可能以绝艺那样的速度进化。就像把柯洁8年职业生涯的成长,压缩到8个月中,你看到的会是一个快进版的柯洁。不需要刻意造神,慢慢造,自然是神。

在绝艺夺得UEC杯冠军后,腾讯公司副总裁、AI Lab负责人姚星说:“如果AI从围棋AI进化到不完美对称博弈系统,也就是能处理现实中更常见的不确定性问题时,想象空间非常巨大。”是的,请慢慢来。

人工智能 腾讯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