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DGC时代踩着PGC和UGC尸体而来,BAT+头条将迎新一轮内容大战
刺猬公社 刺猬公社

全新DGC时代踩着PGC和UGC尸体而来,BAT+头条将迎新一轮内容大战

传媒、市场调查公司、版权等概念即将被重新定义。

本文由刺猬公社(微信ID:ciweigongshe)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水当当。

格拉斯在《铁皮鼓》里有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表达:“我们要去的地方,一般很有规律,并且令人愉快。”

但生活中与确定预期相伴的往往是意料之外。你无法选择历史,但历史会在不经意之间选择你。“有大需要时来,始能成大事业”,历史的牛鼻绳往往牵在势能高者手中。

上周五(3月31日)收市之后,权威消息披露,新一轮红旗插中了冀中腹地——雄安。

一个原本供应了北京六成咸鸭蛋的老区,突然被宣布将变为一个麒麟之所在。节后一开盘,30多只雄安概念股齐刷刷无量涨停,带动大盘重拾涨势,顺利收出了一个老鸭头。

11

除了股市、房市,利益格局重新洗牌布局。在传播领域,受益者自然有腾讯,朋友圈和微信群活跃度大增,但还不止如此。

雄安新闻里的一股DGC清流

受益者其实还有阿里旗下的高德地图。后者宣布,雄安新区设立之后,雄县出行关注热度增长1807%。

此新闻虽堙没在众生炒房的喧嚣之中,但媒体从业者却不能不关注这一条简讯。

这虽然不是传媒跨越PGC(专业生产内容,Professional Generated Content)和UGC(用户生产内容,UserGenerated Content)进入DGC(数据生产内容,Data Generated Content)时代的肇始,但确是DGC类资讯再一次刷出了存在感。

突发热点事件发生之后,传统的PGC类媒体依然会手工特派专业记者采写三真实类资讯:事实真实(专业词叫“永远无限逼近”)、逻辑真实(专业词叫“立场”)、情绪真实(专业词叫“导向”)的新闻资讯。

这些资讯在官方已披露的干货事实之下,虽然无法形成新的“断言”,仍然在以极强的专业主义精神不断进行“渲染”和“重复”,所有采访皆靠人肉来完成。

22

而以UGC+算法匹配为主的平台,除了分发PGC内容以外,大量产自“民间高手”,基于“情绪真实”而反映了“事实真实”的段子、网文,足不出户便可诞生,生产成本最小,传播量不可小觑,但其只是披了一层热点资讯的假壳,本质上依然属于草根娱乐产业的一部分。

例如,前几日被刷屏的一个段子:

33

新的传媒形态则属于第三种——DGC。与UGC相反的是,这是一种基于“事实真实”,反映“逻辑真实”和“情绪真实”的一种媒体形态。

与PGC和UGC不同的是,这样的新闻产生自大数据。高德并未有一个员工在前方生产资讯,但所有驱车前往雄安地区使用高德导航的的“新人”,均参与到了信息的采集当中。从披露的制图来看,目前高德只展示了初步讯息。

44

理论上讲,当你所掌握的数据足够真实和丰富,DGC所产生的内容就足够准确。

事实上,DGC最近一次大发神威是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一事件中。

不管最终美国主流PGC媒体多么力挺希拉里,但中国浙江金华一家橡胶工艺美术厂老板,在5月份接受《天下网商》的采访中已表示,特朗普的面具订单已超过50万张,遥遥领先希拉里。他大胆预测特朗普将是最后赢家,并主动加大了特朗普的面具生产。

美国社交媒体和阿里速卖通的搜索数据对金华橡胶厂老板的“断言”,也起到了旁证的作用。

再往远处溯源,2008年2月,马云在员工大会上宣布“冬天来了,我们需要准备过冬”。六个月后,美国房利美和房地美股价暴跌,金融危机开始。基于阿里巴巴外贸平台上国际买卖双方交易数据的“镜射”,马云提前6个月判断了这一趋势的到来。

彼时,大数据还只能在大趋势研判上给予佐证,但随着又一个十年过去,在线数据的实时性、颗粒度与往昔又不可同日而语。

在线数据的商业颠覆机会

未来三十年被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判断为“互联网与传统产业高度结合的三十年”,而数据作为一种“新能源”,具备两种新特性:非自然界诞生和越用越多。

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在新出版的《在线》一书中,于上述判断的立论基础之上“补了一刀”,将数据分为“在线”和“不在线”。他认为,数据不在乎有多“大”,真正有意思的是——数据变得实时在线了。

这种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结合,迟早也会刮至文化传媒领域。事实上这一天已经悄然来临。传媒、市场调查公司、版权等概念即将被重新定义。

在阿里巴巴旗下淘宝大学3月举办的数据特训营上,王坚博士提到,Hulu与YouTube的区别其实不是有没有版权的区别,而是拿离线内容做来源,还是在线内容做来源的区别。这种离线产生的社会价值和影响力一定会大打折扣。

这种在线和离线的折扣有多大?不妨再举个例子。

雄安概念股崛起之时,哪些是被股民和大户机构认同的真正雄安概念股,哪些是被大资金“试盘”拉出的假阳线,相信除了离线时观看交易龙虎榜以外,东方财富、同花顺、大智慧搜索框里的大数据都价值不菲。这个领域里的DGC内容,未来有望在这些掌握大数据的平台方产生。

而传统的证券类媒体在这个领域里则暂时看不到有新的机会。

国有PGC媒体的新机遇

未来,国有PGC传媒机构的机会在哪里?

除了体制上和激励机制上能够有所创新以外,数据最丰富的正是政府和国有机构。可以想见,传统PGC媒体中新的“改革先锋”已经不太可能在内容创新、PGC报道模式创新等领域里诞生。

如果有,也一定是个“DGC英雄”。就看谁能够率先与国有机构和政府合作,在协同数据方完成在线化过程中,第一次基于在线数据,生产出“事实真实”的民生和服务类实用资讯,财经类资讯,甚至娱乐资讯。

事实上这样的改革先锋苗头业已看到。剥离传统媒体业务的浙报传媒在“大数据交换中心”的项目中或许就存在着这样的机会。

尼尔森艾瑞们的危机

不仅仅是媒体。

可以想见,尼尔森、艾瑞除了存在的品牌价值之外,这些原本基于离线数据分析的市场调查公司的商业逻辑根基,在互联网巨头们的快速迭代和冲击下,正在面临着重塑,其传统优势不复存在。

相信巨头们现今真正依靠和相信的,反而是自身所掌握和拥有的在线数据。上述市场调研公司,往往更多的价值来自于与他们进行的报告“合作”,仅仅存在品牌背书的优势。

被改变、迭代和重塑的固然还有一长串的名单。但互联网巨头们,谁又不是身处迭代与反迭代之中?

BAT+头条将迎DGC四国大战

PGC时代,互联网企业享尽了传统媒体的内容红利。腾讯依靠高频客户端的弹框超越三大门户,百度基于主动搜索行为习惯,垄断了巨大的流量入口进行内容的分发。

在UGC+算法时代,诞生了新贵今日头条,不仅完胜百度,也打得目前的老大腾讯踉跄,后者对今日头条投资未果之后,怼了大量资源,上线天天快报以制衡之。

阿里则通过收购的UC浏览器进行了战略跟随。在这期间,你也能看到知乎等UGC时代的昙花。

在这场竞争中,今日头条拿走的恰恰是百度的用户份额和腾讯的广告份额。李彦宏2月给内部员工的一封长信中,指出内容分发、连接服务、金融创新和人工智能是百度的四个“新时代”,这是李首次将内容分发被放在首位,高于去年高喊的人工智能。

他直言:“内容分发是我们的核心,我们之所以能够存在,我们之所以很多业务能够做的起来,是因为我们有内容分发这样一个坚强的大盘,这个道理大家一定要明白。”

道理明白虽晚,却已很难做到“天塌不惊”。除了人事频繁更迭的人工智能看上去还有一些优势以外,内容分发,遭遇强敌今日头条,连接服务早已是腾讯的天下,金融创新由于自身商业生态当中缺乏用户账户体系和深度适配场景,并无确定性抓手。

今日头条轻轻的那么一个“下拉”动作为什么会对百度形成这么大的迭代效应?因为用户从主动到被动的行为逻辑发生了本质变化。

以往用户前往谷歌和百度搜索框时,往往知道自己需要检索的是什么样的内容,而去今日头条“下拉”时,用户其实是基于算法的一种被动信息接受。后者的黏性和频率大幅度高于前者的用户行为逻辑。

而当后者数据积累和用户黏性到达一定程度之时,今日头条只要在上边也加一个主动搜索框。试想一下,“贴吧”之后鲜有创新的百度的未来会在哪里?

其实,微博也必须直面头条的竞争。今日头条上的大V号流量往往高于微博上同名大V号的流量。因为前者是基于内容的分发逻辑,后者依然是基于粉丝关注的展示逻辑。虽然后者目前商业价值更大,但前者的前期分发效率更高。

对百度、腾讯、阿里来说,DGC时代在资讯领域里的新一轮竞争已经悄然展开。这一次,谁会更有机会?还会不会有新的强人和强人所创立的巨头诞生?

BAT+ 内容大战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