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直播CEO陈悠悠:不图一时之快
麻策 麻策

战旗直播CEO陈悠悠:不图一时之快

战旗直播的“未来计划”看起来从容不迫,现在它要斟酌的只是眼下如何“破局”。

i黑马 4月10日 报道

像战旗直播希望的那样,在这家发展3年的游戏直播平台的品牌发布会上,陈悠悠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上台演讲对外传达了一个信号:由守转攻。此前,他们极少对外发声。

会前,陈悠悠接受媒体的群访。“老实说,去年战旗让大家可能会觉得有些动荡,其实这一切还是来源于我们的防守战略。”

她进一步“解释”:“我去年手里握了一大把预算,如果要打一场长久战,不能图一时之快。”这句话的意思,不言而喻。

在游戏直播圈,看上去战旗直播是那句俗套古训里的“前浪”。实际上,它仍然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面,抓住自己积累的资源,悄悄行动。在40分钟的演讲里,陈悠悠用了将近一半的时间回顾战旗过去三年所做的事,着重讲了他们“主动”采取防守姿态的2016年。

“实话说挺憋屈的,”陈在谈到2016年时感叹,“有几家新的直播平台兴起,竞争白热化。对于战旗来说,为了保证我们现有的主播生态、用户生态,我们去年做了很多战略性放弃。”

其中,最重要的放弃就在“主播生态”上。据媒体报道,2016年战旗直播有多位知名主播出走,其中包括炉石传说主播温酒斩华佗、英雄联盟主播PDD。反观“这个浮躁行业里”的斗鱼和熊猫,这一年却在主播争夺和资本角逐中占尽风头。陈悠悠直言,2016年主播争夺是一场关于人性、信誉、金钱的大战。

坊间流传,游戏直播的战局已定,“战旗直播沦为三线”。而据易观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战旗直播2016年平均浏览量行业第二,自制综艺行业第一。

尴尬被留在了过去。“我们将组成一个全新定位的战旗直播。”陈悠悠在发布会现场表现得异常坚决。

按照陈悠悠的表达,战旗直播始终深刻改变着游戏直播业态,已经成为中国游戏直播平台中的自制综艺标杆公司。

“《LyingMan》(战旗自制综艺)是狼人杀的教科书。”她说。

在狼人杀游戏远没有今天流行的2015年3月,陈和团队就着手打造这档国内首个围绕狼人杀开展的电竞真人秀。

她在演讲中说明了战旗为此都做了哪些事情:

1.2015年推出第一季《LyingMan》,作为试水项目,预算只有2万块钱;

2.从第二季开始,节目制作成本提高(100倍以上),制作标准接近电视级别;

3.2016年,战旗花7个月时间将狼人杀线下赛事铺进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中国等7大赛区,覆盖40多个城市,布局1000多家线下杀人吧;

4.今年初,LyingMan获旺旺集团赞助推出“旺旺杀”,商业化成型;

5.战旗想要打造狼人杀生态圈,涵盖节目、游戏,直播、桌游、线下友谊赛。

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应该同意陈悠悠所言:“狼人杀今年很热,我们不是偶然踩中,而是一直坚持。”

在战旗直播2017年的整体战略中,狼人杀依然是核心之一。并且,他们打算将这种成功总结,然后复制到其他自制综艺。虽然我们不清楚这种成功几率有多高,但显然陈悠悠信心十足。

另外两个核心关键词也不容忽视:赛事、电竞(包括线下电竞馆、电竞基金以及各种线下布局)。

在赛事覆盖上,战旗直播已购得今年多项大型赛事版权。比如,第七届DOTA2国际邀请赛(TI7)、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及S7总决赛,甚至也已将S8总决赛直播权收入囊中。按照陈悠悠的说法,今年战旗直播有了完整的赛事体系,“别的平台有的我们都有,别的平台没有的我们也有。”

在电竞布局上,陈悠悠透露了战旗首家电竞馆将落地杭州核心区块。具体细节并未公布。而自有的电竞赛事布局也包含了现流行的主要硬核游戏——炉石传说、英雄联盟、守望先锋。除此之外,战旗今年设立了2亿电竞基金主要用于扶持电竞主播和电竞游戏开发者。

“我们不仅是一个线上游戏直播平台,”陈悠悠在发布会上说,“我们愿意陪伴着玩家,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

战旗另外一个亮眼的线下举动是,它将打造国内首个联线游戏派对——LanStory。国外同类活动最著名的是Dreamhack Winter局域网聚会,它已发展出成熟的模式。战旗LanStory项目负责人张佳龙提到,第一届Lan Story将于今年8月25日到27日在上海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将设置端游区、手游区、LyingMan区和赛事对战区,为游戏玩家提供一场持续三天三夜的线下游戏狂欢。

战旗直播大刀阔斧向前推进,对手当然不会停步不前。起码在资本上,斗鱼和熊猫都已遥遥领先“今年刚刚独立运作”的战旗。而且,事实上,战旗虽然在赛事布局上采用“覆盖”战略,但它在大型赛事的独播资源上并不占优势,并且对移动电竞还持观望姿态。

战旗的“未来计划”看起来从容不迫,现在它要斟酌的是眼下如何“破局”。

—————————————————————————————————

以下为战旗直播CEO陈悠悠演讲分享(创业家&i黑马编辑):

今天站在这感慨万千,感觉情绪来了。大家可能不觉得战旗直播三年了,但是它真的是三年了。你们今天可能会说:“悠悠你终于要站出来了吗?”我很少站在媒体前,也很少接受采访。战旗直播向来比较低调。实话实说,今天我就要好好地从第一排聊到最后一排。

想先跟大家回顾一下战旗过去三年到底在做什么。媒体报道的都是“这个主播来了”,“那个主播来了”,那么我们这三年是在挖主播,或者说培养主播吗?不仅仅是。

2014年,直播平台很少,游戏直播平台就两家。2014年3月战旗正式立项,5月正式上线,发展非常快因此整个过程非常赶。第一波流量来自于赛事,那个时候我们买了TI4(创业家&i黑马注:第4届DOTA2国际邀请赛)和OGN(创业家&i黑马注:韩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CK的前身)直播版权。那一年是战旗的初创期,当时运营同事基本上在寻找一些电竞圈内有一定的粉丝量,或者有一定内容积淀的主播,除此之外我们还赞助了一些知名的战队。那个时候的战队也是挺迷茫的,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如此多的赞助,当我们找过去的时候他们表现得很惊讶,对我们开出的价格欢欣雀跃。所以当时的一切都只是一个问号,那时候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飞去跟各种各样的玩家聊直播到底什么。2014年也是中国游戏直播的初创期。

第二年游戏直播迎来了爆发期。2015年,战旗有着全国最多的明星主播,在冠名赞助方面已经有了一定进步,这一年我们在选择赞助某个战队的时候开始考量它的成绩,不再像过去一样一锅端。与此同时,我们也在思考,在新的直播平台兴起的当口,什么东西可以成为战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说我签一个主播、签十个主播、签一百个主播。于是,我们正式开启了LyingMan自制节目,在2015年4月1日愚人节那天推出了LyingMan第一季。

去年我们打了一场防守战。实话说挺憋屈的。2016年我称之为直播元年,几家新的直播平台兴起,竞争白热化。对于战旗这样一家老牌直播平台来说,为了保证我们现有主播生态、用户生态,我们去年做了许多战略性放弃。比如一个主播借助战旗平台,随着知名度越来越高,从月薪3000涨到3万。在这个时候其他直播平台可能会做一件事——用10倍以上甚至百倍的价格去挖。2016年的主播争夺是一场人性、信誉、金钱的较量。我非常感谢还有非常多的主播这个时候依旧坚守他的信誉、合同。

2016年新平台包括资本各方面确实比较强劲。但是战旗没有停下,我们去年在做自制的赛事和赛事拓展,做了一系列赛事和节目IP。我们做了科比的直播。可能大家会说这有什么了不起,每个平台都有明星。对,是有很多明星都在做,但是我们这一场直播采用了电视直播的标准和非常多的新技术,包括两屏互换、用户可以自由切换不同的角度。科比觉得拿着自己的手机拍自己这样的形式非常有意思。直播中设计了一个互动环节,我们让玩家来向科比提问,实时把问题的积累数告诉科比,他回答了所有的问题,之后科比中国合作方告诉我说科比从来没有这么配合过,他非常喜欢直播这个形式。

说了这么多,2016年对于战旗来说是一个平稳期,我们不停地布局,我们不停地保证在自己的节奏里不被别人带走。

2017年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我想先带大家看一个品牌升级的小视频。这是我们全新的Slogan“天生爱玩,游戏至上”(Live For Gamers)。我们都是一群爱玩的人,我们都是一群有趣的人。战旗2017年重新刷新品牌定位,不管市场混战是不是继续,我们走自己的路——为电竞玩家服务。

14年前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是一个CS职业选手,那个时候没有互联网都是局域网,网吧里面乌烟瘴气,但那个时候的我就想稍微瞄准一点,现在回想起来很快乐。现在我35岁了,依然在某一个夜晚玩我自己喜欢的电脑游戏,我觉得这是一辈子的事,等白发苍苍,到那一天我还在玩游戏,只不过游戏在变化。

今年我们布局了所有的硬核赛事,别的平台有的我们都有,别的平台没有的我们也有。这是一张成绩单,在这里面蓝色的是我们自己做的自制赛事。当去年大家都觉得战旗好穷、不砸钱的时候,我们在做布局,我的风格是不见兔子不撒鹰,鹰就是钱,今年我们有了完整的赛事体系。

第二块我想重点给大家讲一讲LyingMan。这段时间狼人杀太火了,LyingMan是狼人杀的教科书。其实狼人杀的前身叫做杀人游戏,2015年3月狼人杀进入我们的视野,相对还没有今天这么热。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我拿着狼人杀这个idea去审批,只批给我2万块钱,然后我就把各种各样游戏主播叫在一起开始玩狼人杀游戏。最后我为什么下定决心要做它?因为它的后台数据非常惊人,每一集都是直线上升。到第二季、第三季我把成本提高了100倍以上,这时候大家看一看,这是电视级别的节目。

LyingMan播到第四季,狼人杀开始有上升苗头了。各种直播平台、组织开始疯狂复制。其实它的制作难度并不是那么那么高,而且谁都可以玩,所以市场上又起来了几个类似节目。这时LyingMan团队经历了这三年内最艰难的时刻,我们的人数受到了极大的挑战,我们意识到节目必须变化,于是我们花了7个月的时间,覆盖了中国、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7个大赛区,40多个城市,1000多家杀人吧去做线下的比赛。LyingMan目前已经正式进入正规商业化的模式,旺旺集团成为我们的赞助商,我们也特别为其打造了一个旺旺杀。

上个礼拜我们做了国际狼王争霸赛,除了一直坚守在我们LyingMan节目中的主播之外,一半以上的新人来自于线上各种狼人杀锦标赛,战旗直播已经正式把它做成一个电竞类型的赛事。我们要做的是狼人生态圈,节目、游戏、直播、桌游、线下友谊赛。狼人杀很热,但我们不是偶尔踩到热点,我们一直在坚持,上帝是公平的。我们会一直去做关注于游戏二字与人权的节目。今年我们会有四到五个新的IP出来,但会经历一些筛选的过程。

战旗电竞馆今年也会落地,真真正正把游戏电竞这条路做下去。选址在杭州核心区块,目前还不方便对外透露。所以我们不仅仅是一个线上游戏直播平台,我们愿意陪伴着玩家,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除此之外,战旗今年设立电竞基金,扶植主播与电竞游戏开发者,只要你热爱游戏,不管你是个人还是一个独立工作室,我们都欢迎。

不知道手机前的你们,或者电脑前的你们在听我今天讲过之后,是否对战旗更了解了。刚刚所说的LyingMan、战旗电竞馆,赛事覆盖,以及战旗电竞基金会等等,我们将组成一个全新定位的战旗直播,所以这件事情是我们整个团队一辈子想做的事。

战旗直播 LyingMan 陈悠悠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