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茅台、苹果与“中国巴菲特”段永平的投资之道
秦朔朋友圈 秦朔朋友圈

网易、茅台、苹果与“中国巴菲特”段永平的投资之道

不要跟随任何别人买个股,除非自己能真的懂自己在干什么。

本文由秦朔朋友圈(微信ID:qspyq2015)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橡子

“他不在江湖,但江湖仍有他的传说。”当2016年OPPO和vivo以出货量7840万台和6920万台压倒苹果(4490万台),成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第一和第三时(华为第二,7660万台,IDC数据),江湖上突然有一种说法,OV背后的老板是同一个人,段永平,他才是中国的隐形首富。不知是不是为了回应各种传说,段永平最近接受了美国彭博新闻社的采访。自2001年移居美国后,段永平极少接受采访,只是2006年因花费62.01万美元拍下次年的“巴菲特午餐”前后,接受过少数几家中国媒体采访,此后便如闲云野鹤悄然无声。

在采访中段永平说,OPPO与vivo采用了苹果不愿意采用的经营策略,如推出高性能、低价格的手机,因为苹果担心这会威胁到它在全球其他地方的成功模式。但他说,“苹果是一家非同寻常的公司,它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没有想过要超越谁,相反,我们关注的重点是提高自己。”他说自己是苹果公司的长期投资者,也是苹果CEO蒂姆·库克的粉丝。

段永平是不是OPPO和vivo背后的老板?答案是:既是,又不完全是。他是从步步高体系中分出来的这两家公司最初的创建人和大股东之一,但他说的很清楚,“生产手机不是我说了算”,“许多年前我就明确表示,我不会再回来。如果他们无法解决一些问题,那么我也不能”。彭博的报道称,段永平一直在刻意保持与这两家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的距离,为避免让这两家公司“分心”,虽然段永平会出席它们的董事会会议,但主要通过互联网获取两家公司的相关信息。

接近OPPO和vivo高层的人士曾说,段永平在这两家公司的持股比例在10%左右,肯定不到15%,低于以陈明永为首的OPPO管理层和以沈炜为首的vivo管理层。段永平对这两家公司的影响更多是他早年在小霸王和步步高阶段所奉行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OPPO和vivo的管理层异常低调,这深受段永平的影响。

彭博的报道称,段永平主要的精力是股票投资。他投资了网易、苹果、茅台。

当苹果股价创新高时,段永平在网易博客中说,要不要开瓶茅台庆祝一下?

微信图片_20170411111356

笔者阅读了段永平的博客,发现这个被称为“中国巴菲特”的投资家的投资之道很简单,就是他刚到美国偶尔在一本巴菲特谈投资的书里看到的——“买一家公司的股票就等于在买这家公司,买它的一部分或者全部”,“投资你看得懂的、被市场低估的公司”。他说当年自掏腰包创业、投资步步高,是相信它将成为一家不错的公司,“我投资任何一家企业应该跟我当年投步步高是一样的,不同的是,从前做步步高投资的同时我自己也在做经营。”

明白了吧!你要投资一家公司,就要像是你自己在做经营一样熟悉它,同时相信它有未来,而现在被低估!

段永平博客中曾这样说:再次强调买股票就是买公司的概念,每个人应该坚持不懂不碰的原则,不然早晚会掉进去的;同时再次建议不要跟随任何别人买个股,除非自己能真的懂自己在干什么。

段永平投资的股票都符合上述理由。

【对网易的投资】

投资背景:2001年网易亏损近3000万美元,还面临一桩诉讼,股价跌了80%以上,最低时只有0.8美元。目前网易的股价在287美元左右(2006年“一拆四”),市值在380亿美元左右。

“我认真研究了网易,发现它股价在0.8美元的时候,公司还有每股2块多的现金,当然面临一个官司,也可能被摘牌,这里面有些不确定性,这就需要多做一些咨询。就官司的问题,我咨询了一些法律界人士,问类似的官司最可能的结果是什么,得到的结论是,后果不会很严重,因为他们的错误不是特别离谱。很重要的是,这家公司在运营上没有大问题。做足功课后,我基本上把我能动用的钱全部动用了,去买它的股票。”

【对茅台的投资】

投资背景:2012年段永平在每股180元的价格上投资了茅台。茅台目前的股价在380元左右。

“便宜或贵的说法取决于对公司10年后的状况的认识,很难在A股上找到能看明白10年或以上的公司。我喜欢茅台也是基于这点。还真是很少见不怕有库存的生意模式。未来10年茅台如果可以做到平均每年利润100亿(注:2016年贵州茅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6.5亿元),今天这个价钱就不贵了。对茅台的担心有一点点是其治理结构上,尤其怕茅台为了‘做大’而破坏原来的产品文化。不过,只要茅台53度系列还是公司营业额的主要来源,茅台就还算是比较健康。减少公款消费短期内应该也会影响到茅台以及很多东西的销量,但公款消费应该不是茅台的大头。茅台之所以被很多人喜欢是因为茅台是很特别的好酒,喜欢喝的人依然会喜欢喝的,只是以后用公款喝的机会少了而已。”

【对苹果的投资】

投资背景:在2011年1月21日将之前一年赚的钱都买入苹果,也有可能在更早时就开始买入。2011年1月21日苹果股价在47美元左右,目前为140美元左右。(收市价已按股息和拆股调整,数据来源:雅虎财经)

“苹果的产品确实把用户体验或消费者导向做到极致了;苹果的平台建立起来了,或者说生意模式或者说护城河已经形成了,光软件一年都几十亿的收入了;苹果单一产品的模式实际上是我们这个行业里的最高境界,以前我大概只见到任天堂做到过。单一产品的模式有非常多的好处:

可以集中人力物力将产品做得更好。单位开发成本是非常低的,但单个产品的开发费却是最高的。

材料成本低且质量好,大规模带来的效益。苹果的成本控制也是做到极致的,同样功能的硬件恐怕没人能达到苹果的成本。

渠道成本低。苹果的营销也是做到极致了,连广告费都比同行低很多,卖的价钱却往往很好;苹果的产品处在一个巨大并还有巨大成长的市场里。

“(其他企业)往往喜欢很多品种,好处是用于不同细分市场,用于上下夹攻对手的品种。坏处是搞一大堆库存,品质不好控制。单一品种需要很好的功力——把产品做到极致。难啊。因为难,大部分人喜欢多品种。就跟投资一样,价值投资简单,但很不容易。做波动,往往很吸引人。

“个人观点,巴菲特说的the right kind of business, with right people, at right price这三点在苹果上体现的非常充分,拿着能睡好觉。the right kind of business指的就是好的生意模式,好的生意模式建立在强大的企业文化上。本人喜欢苹果生意模式的很重要的一点来自于自己在消费电子20多年的体验,苹果是我一直梦寐以求但似乎难以达到的生意模式,现在居然可以就这么实现了,why not?”

通过以上三个案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段永平的投资之道。简单,但不容易。

微信图片_20170411111406

巴菲特曾经打过一个著名的滚雪球的比喻,“人生就像滚雪球,重要的是发现很湿的雪和很长的坡”。滚雪球的意思是通过复利的长期作用实现财富积累,很湿的雪比喻年收益率很高,很长的坡比喻复利增值的时间很长。

段永平说:“虽然打雪仗也需要厚厚的雪,但大概没办法形成大大的雪球。什么公司是在长长的坡上滚着厚厚的雪呢?苹果是吧?苹果是在一个长长的坡上,似乎雪也是厚厚的。三星、OPPO和vivo以及华为这类公司?似乎也都在长长的坡上,但雪没那么厚。不过这些公司还是要感谢苹果的,因为苹果,所以长长的坡上有时候雪也不薄。当然,那些追求‘性价比’的公司恐怕是既没有长长的坡更没有厚厚的雪的。”

这段话里包含的道理,无论是从投资角度还是从经营企业的角度,都回味无穷!

很多人说A股不是价值投资的地方,主要靠概念和炒作。其实,过去这些年,如果你比较早地投资了茅台、云南白药、格力、美的等等股票,投资收益肯定能跑赢房地产,甚至是“学区房”。就像找终身伴侣,谁不愿意找个背景清清楚楚、品质有保证、还不断创造价值提升自己、能长长久久过日子的人呢?为什么一到市场上,非要找那些难以理解、看不大懂、等待离婚重组的什么概念股呢?

最后说一句,是段永平说的,“自己偶尔会提到个股的原因只是想找个例子说明一下自己对投资的理解而已”。本文讲的是投资道理,不构成具体的投资建议。

段永平 投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