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伟狗仔队12年跟拍,就为曝出40亿票房女王白百合猛料,执着背后的利益巨大!
品途商业评论 品途商业评论

卓伟狗仔队12年跟拍,就为曝出40亿票房女王白百合猛料,执着背后的利益巨大!

白百何婚内出轨事件让她在电影之外获得了一次全民关注,她不仅是40亿的票房女王,更是投资界的新宠。

本文由品途商业评论(微信ID:pintu360)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王君亚。

4月12日12点12分,卓伟沉浸许久后,放出大招,称爆料一个跟拍了12年之久的重磅大料。

这次,是票房女王白百合出轨泰国小鲜肉,亲吻,贴脸庞等画面,让众多网友惊呼,白百合,你已经为人母啦。

01

03

02

图片来源:娱乐圈扒姐推文

身为文艺清新电影霸主,白百合依靠一部投资仅890万的小成本电影《失恋33天》不仅狂揽3.5亿票房后被人们所熟知。

此后,白百合的演艺生涯像是开了挂,主演的电影口碑与票房“双赢”,其中《分手合约》近2亿,《被偷走的那五年》票房近3亿,而冯小刚执导的贺岁片《私人订制》超7亿,2015年,《捉妖记》狂收24.4亿,同年主演的《滚蛋吧,肿瘤君》票房接近5亿。

白百何累计共创造出40亿的惊人票房,被大家称为票房女王,仅次于赵薇。而在电影之外的投资,白百何是两家影视公司的法人,不仅是可为互娱的财务投资人,更以“首席梦想官”的身份加入到了该公司,担任《思美人》动画的监制,出品人。

从专注演戏已经涉猎到投资领域,白百何的生活看似应该顺风顺水,而此次的出轨事件,是否会影响以后的事业生叶,尚未可知。但群众似乎对事件背后的另一个团队充满疑惑。

随着人类窥私欲的不断膨胀,娱乐圈的纪检委卓伟隐藏在这些狗仔中介公司背后的庞大利益链也逐渐浮出水面,巨额的财富,使它们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江湖。而卓伟的工作室,风行工作室已是中国大陆乃至港澳台地区唯一一家狗仔中介公司。 

从前一段时间王宝强马荣的离婚案各种细节,再到董洁、王大治的恋情,到文章、姚笛的“周一见”,再到王菲谢霆锋复合后共筑爱巢,一张张娱乐圈八卦界标志性的图片都是出自类似于卓伟这样的“狗仔”手中。他们在无形中依仗着明星的极高关注度,从中获取丰厚的利益。

那么,如同朝阳群众一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狗仔队到底靠什么生存?靠什么支撑起公司业务?甚至建立起狗仔帝国?且看品途商业评论对狗仔商业模式的深度解析。

模式一:版权收入

据卓伟介绍:他的风行工作室将版权分销给两个渠道 —— 平媒和网络,平媒以卓伟就职的 《南都娱乐周刊》 为主,网络则与搜狐签了独家合同,每个月提供120条新闻,每条新闻包括数十张照片和几段剪辑、配音完整的视频。 对于这些新闻价值几何,并没有评判的标准,只是当大料来时,不少娱乐周刊会争相买走独家新闻。而平时的小新闻价格也在“几千块”不等。高的,例如之前文章姚笛的爆料,甚至一张图片出价数十万。

模式二:广告收入等

另一个娱乐圈的纪检委要非关爱八卦成长协会莫属了,马荣和王宝强前经纪人的100多条开房记录最初从这个账号曝光,为此公众号带来了32万涨粉,粉丝数直接突破400万。从此走上了人生巅峰,然而接踵而来的却是,广告越来越长,长到令人发指。植入广告这项比较常规与成熟的手段,使得频道主能够在广告收入中得到相应的分成,而辅助的功能打赏送礼、付费观看和众筹等在粉丝经济下收入同样十分可观。

而与此形成对比的,是英美狗仔更为复杂的商业模式。复杂到什么程度?请往下看。

模式一 :卖照片信息,而且“狠”贵

与卓伟卖照片、版权相比,国外的狗仔队江湖厮杀才更为激烈,且利润空间更为强大。同样是独立于媒体之外的狗仔中介公司,在英美这些已经拥有相当成熟的娱乐市场里,早已出现了诸如X17、Splash News、大图片这样的狗仔中介巨头。

当年章子怡一张穿着玫红色比基尼和外籍男友在海滩的大尺度亲密照片,就是由X17狗仔公司拍摄,在最后的交易中就被卖至中国内地、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及新加坡等地。其中,仅在香港一地就卖出了超过人民币300万元的天价!在扣除图片社的佣金之后,摄影记者仍旧有5位数美金的实收酬劳。

111

可见国外狗仔可是高收入群体,怪不得不要命的偷拍英国前王妃戴安娜,不惜与王室为敌。

还有更贵的!布拉德·皮特和詹尼弗·安妮斯顿离婚的照片被卖到了6位数美元。以及曾饱受争议的小甜甜布兰妮的照片和视频总价值被X17卖到超过了1亿美元。

222

此外,如果照片没有被独家买断,狗仔中介一般会将同一组照片卖给不同的新闻媒体机构,从15到20次不等,这会为其带来更加丰厚的利益。

模式二 :为普通人提供明星体验服务

而近几年,国外的狗仔业务也衍生新的服务生意,普通人也可以通过付费,体验被狗仔跟拍、提问私人问题的环节。从“私家狗仔队”那里购买平时得不到的名望,看来消费升级也为狗仔生意带去了希望。

美国的Celeb 4 A Day公司就提供这样的服务:一位先生拉着他的妻子往餐厅门口走去,这时,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狗仔,拿着相机一通狂拍,闪光灯此起彼伏,而周围的人则会好奇打听这位女士是哪位明星。这样的服务,每次收费250美元,内容包括四位摄影师跟拍目标人物半小时,并大声提出私人问题,外加一本以目标人物作为头条的虚拟杂志——《我的明星》。如果需要一位公关人员以及贴身保镖,收费则会到1500美元。

在美国,已有数家公司提供这样的狗仔队服务,拉斯维加斯的俱乐部之王(King of Clubs)公司就为会员提供这种服务。这家公司创办于五年前,2004年,其创始人约翰·泰斯增加了私家狗仔队服务,以迎合那些有钱的顾客。

“这是一个昂贵的项目”,泰斯坦言:“不是所有人都能玩得起的。”

俱乐部之王推出的名流套餐,最低消费是1500美元,如果顾客想增加一些特殊的元素一一例如一个疯狂的粉丝,专门负责在你用餐的时候冲出来索要签名或是在你遛弯儿的时候狂追你几条街,最高消费可以达到2.4万美元。

结语

美国的这种新业务比游走在道德和法律边缘的传统做法高明得多。反观国内,从不惜代价在在娱乐圈寻找爆料,到涉嫌挑起明星的家庭纷争,国内狗仔队的生意经相比国外的商业模式还是LOW了一些。不知道国外的明星体验模式在未来能否引入中国狗仔队,为这一行当注入一些创新和活力。

狗仔队自有他们的生存路径,不管是用何种方式我们不予置评,但不可否认的是,大众一边指责狗仔行径可耻,一边却又在热情地消费着狗仔们生产的“产品”,大众旺盛的窥探欲一次次为狗仔们的照片创造了好行情。这也许就是狗仔队能够在全球成为一个“知名”而饱受诟病的行业的价值吧。但是,时代变了,一味的只拿明星的隐私作为卖点的商业模式确实古老而滞后,这个行业需要新的价值,更好的模式,才能走得更远更阳光一些。

卓伟狗仔队 白百合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