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海资本陈悦天:《人民的名义》看出内容创作领域的普遍性规律(上)
FellowPlus智库 FellowPlus智库

辰海资本陈悦天:《人民的名义》看出内容创作领域的普遍性规律(上)

专精于某个领域的投资人,就是产业投资人,用投资的方式做产业,不是单纯的财务投资人。

本文由FellowPlus智库(微信ID:FellowData)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闫旭

陈悦天毕业于复旦大学,拥有软件工程工学学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理学学士学位,拥有多年互联网产业经验。2013 年加入创新工场,投资关注领域包括数字娱乐和虚拟现实设备,曾成功主导投资墨明棋妙、SNH48、橙光66rpg、半次元、翻翻动漫等多个二次元及亚文化相关项目。今天他依然聚焦于文娱领域,并对中国的艺人经纪、视频动画有其自己的解读,通过这篇访谈录,我们来和读者一同分享和点评他的投资观。

微信图片_20170413151007

“优秀的内容创业者,在创作空间与监管层面间找到了好的平衡点”

问:最近《人民的名义》这部剧很火,您怎么看?

陈:我也在追,看了十多集,我对它比较深的感触就是,第一次在观众面前真实展现了政府里面各种的组织架构、相互之间的人员关系,彼此之间工作日常协作是什么样子,对于很多原来不了解、只存在于想象中的事物有了比较真实的感受。

从这部剧能看出一些内容创作领域比较普遍性的规律,其实内容创作者面临的最重要矛盾,是他们一直在追寻的创作空间和政府广电监管体系之间持续性的冲突,最优秀的内容创作者,实际上是在创作空间与监管层面之间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平衡点。

我脑子里另一个比较好的例子就是马东老师的《奇葩说》,也是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因为内容行业的本质是不断为受众提供新的感觉,而如果创作空间持续受到压抑,新的感觉是没法出来的,所以创作者对创作空间是有需求的,但现行宣传体系还是会持续受到监管和约束,在这样的环境里,最优秀的创作者明白线在哪里。

微信图片_20170413151012

中国的剧太贵,3D 动画更有前景

问:辰海妙基金一直关注文娱领域,具体是哪些细分板块呢?

陈:其实泛内容门类我们都看。泛内容门类就是包含小说、漫画、动画、电视剧、综艺、电影、游戏、线下演出等等。泛内容门类的全产业链,包括制作、发行、营销、渠道,其中的每一个相关公司我们也都看,但是阶段有侧重,产业链环节也有侧重。

拿视频行业来说,前段时间我们关注剧,包括网剧和电视剧,我们核心是看团队,看好做剧的公司。但是最后得出结论,剧的公司太贵了,已经超出了我们早期投资的范围。而且这种其实不会太早期,具备完整团队的,要投都是十亿朝上的,这一点跟互联网公司不同。

最近在看一个很重要的门类就是 3D 动画,它处在一个特殊的各个市场的卡口里面。因为我们发现中国的剧特别贵,视频网站愿意出大价钱买,头部剧大概 1000 万以上一集,一般来说一部剧 30 集以上,每销一部都是几亿收入。但这个收入里面很大一头给了演员。我们认为这种成本结构是不合理的,对比成熟国家的产业,比如美国《权力的游戏》,单集的制作成本很高,但不会有那么大比例的演员片酬。

演员片酬居高不下,其中就衍生出两个机会,一个是艺人养成,中国的演员贵是因为演员少,能带流量的知名艺人很少,所以在这个领域投一些专门培养艺人的经纪公司和养成的团体是非常有前景的;另外一点,我能不能不用真人去实现一个 IP ?那就有两个思路,一个是 2D 动画,像日本动画那样,另一个就是 3D 动画。我知道中国 2D 动画的产能非常有限,好的作画监督、导演非常少,原画师有很多,但是技艺参差不齐,百人以上的2D动画团队可能全中国只有两家。这个核心的原因是人才缺乏,因为 2D 靠人画,而且学校培养没用,只能在业界锻炼,业界锻炼要 5 年以上。但是目前大量的 IP 都要变成视频化内容,而剧又这么贵,2D 动画产能有限,所以我们看到了 3D 动画。目前有两家头公司,但两家明显不够,中国的头部剧公司 6 家以上,都活得很好,基本上都挂牌上市了,没上市的净利润也很不错,在高速资本化。3D 动画领域也有这样的机会,我们也看到好几个标的,最近有好几个 3D 动画在上线,从品质来看已经基本上有真人的样子了,还有另外三家也在前进的道路上,而且产能和创意层面看起来还是非常快、非常好的,我们觉得 3D 动画领域会有机会。

问:3D 动画很早就有了,为什么您觉得现在它的机会更多一些?

陈:几个原因吧,现在中国因为互联网的普及,视频网站的发展,现在大家都有消费视频类内容的偏好。而且在视频内容里面,幻想类的题材需求比较大,这个趋势从电影里面也能看出来,不是科幻、玄幻就是魔幻。为什么呢?跟内容创作本身的机巧有关系。内容创作者需要空间,如果不给他跨越时空、魔法、玄幻的话,他的创作空间受限,很多冲突没有办法体现,比如《三生三世》很火,因为他上神上仙,神魔妖道。市场对视频类需求和幻想类的视频有需求,2D 需要培养画师,5 年以上,而 3D 动画能够规模化地扩张产能,原来做动画的公司,人才市场齐备,而且很容易通过电脑做,做出来的模型能够复用;从商业模型角度来说,所有模型都是公司的资产,不是消耗,不像电视剧行业,做完一次算一次,最后片子是资产,但是演员、故事未必是你的,而数字资产,做得越多越久越好做,场景人物衣服都是做过的,它是边际成本不断递减的模型,所以 3D 动画是相当有前景的,尤其是3D动画番剧。日本和美国都没有存在这样的公司,日本是因为 2D 动画的产能足够丰富,已经非常工业化生产了,而美国我觉得是他的剧产业非常发达,是通过电视剧来满足这些东西,比如美剧,超人、蝙蝠侠,通过非常成熟的电视剧工业化体系在满足这块的需求,在中国既碰到 2D 的问题又碰到电视剧的问题,所以感觉 3D 有机会,尤其是 3D 的周更番剧的模型。

“中国艺人稀缺……整天看几张艺人面孔实际上大家也觉得非常的无聊”

问:辰海现在已经投了哪些?

陈:目前我们已经投的领域是是艺人经纪,养成团体。我们投了两家公司,第一家是前华策影视董秘王丛做的麦锐文化,通过王丛及创始团队非常好的媒体端资源,不管是上剧,上综艺,上电影的能力,都能够迅速把一个团带起来,用这种方式来培养,他们推的团体年龄稍长一点。第二个是 TFboys 核心制作人黄锐的原际画,在中国做养成系男团,通过现在很发达的视频网络,自己开视频线,而且用真人加虚拟形象,做男子偶像团体。原际画的年龄还要小一些,现在几个人基本都是初中的年纪,可能青春期一两年,中间有养成的过程,不然年纪太大没法养成。中国的艺人是非常非常稀缺的,现在前端有大量的内容需要人,这么多的平台在占据消费者的眼球,整天看几张面孔实际上大家也觉得非常的无聊,所以这个市场需求和供给不匹配,供给偏少,所以我们就瞄准了这个机会。这些公司都是向这个行业里面输送艺人的,只不过路径不同,王丛的麦锐文化是通过强势的媒体资源,迅速拔高造势,而另一个是通过社交网络,自己铺内容线的方法,做自己的小的综艺节目、动画、漫画,做自己的音频节目,在社交网络上形成粉丝群,两条不一样的路径。

问:了解到您曾经投过 SNH48 这个团体?

陈:对,当时我们 2013 年下半年投了很多游戏 CP 公司,移动游戏的内容提供商,这个产业链环节其实是低门槛的商业模型。投了之后我们不能放着不管,我们当时做强投后模型的,要帮他们公司想办法,拉资源,像半个创始人。当时有个团队做了一个音乐游戏,类似 love live。Love live 很简单,就节奏游戏,前端有动画片带着,有自有流量灌进来,这个模型很容易理解。所以我们就在前端是不是找找偶像团体,那就找女子偶像团体,搜了一圈,全中国只有一个 SNH48。当时他们还是一个不温不火的状态,就是有一些核心粉丝,但不是现在这么火。当时就主动去找她们谈合作,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机遇。那个游戏当时没谈出来合作,因为他们的董事长王子杰已经是久游网的创始人,是做劲舞团的,他自己能开发游戏,所以当时就谢绝了这一次合作。当时也没想到可以投 48,后来看了一个新闻,说 YY 做了一个 1931,我就想你们是不是也能接受外部投资,王总回去谈了就觉得可以走资本化道路,是这样接触上的。

微信图片_20170413151019

“专精于某个领域的投资人,就是产业投资人,用投资的方式做产业,不是单纯的财务投资人”

问:最早您是看二次元、ACG,现在还会看吗?

陈:还看,ACG 也在看,其实你每看好一个领域,都要有一定的了解,要有持续的更新,你也会叫很多朋友交流,你自己投的公司也在成长,也会主动了解他们的信息,他们也会给你很多信息。本身专精于某个领域的投资人,就是产业投资人,是在用投资的方式做产业,不是单纯的财务投资人。而且你不走到那个深度,就做不好投资,还不如泛泛进入的迅速可以崛起的领域,何必专精呢。因为对这个领域感兴趣,觉得有前景,然后自己又有相应的资源和技能,所以用投资的方式来经营这个产业。ACG 我现在是守势,这块的脉络网络人脉都有,有新的机会我会很敏感,而且 reference check 出来,我有迅速的人脉,人是不是靠谱,作品是不是真的好,判断会非常有效率。大部分时候可能会发现还不是关键环节,公司还不够好,人还是有一些问题,我会迅速的 pass 掉。攻势就是 3D 动画和艺人经纪,这个就是我们现在的策略和布局。

问:您曾投过人人视频,当时是怎么发现这个项目的?

陈:我发现项目的经历通常都是靠做投后出来的。我去跟我已经投过的 CEO聊,就会有一些信息流出来。好多项目都是我之前投的 CEO 告诉我的。

人人视频大家都知道,但你不清楚他能不能公司化运营。有一次我跟巴别时代的人聊,那天就提起来人人视频,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办法推动完成投资,我觉得很好,马上就让对方介绍了团队,当面见。我们做早期投资,很多时候要做商业规划和公司运营的建议,其实当时人人视频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公司化运营,他们以前是互联网上的小团队,分组化的生产,我就给了一些建议,包括怎么样基于大流量的产品做出平台型的产品,他们就明确的说要做一个 APP。一开始不是看剧,看剧还是有一些版权风险,所以他们要把用户从论坛上面转移到手机上一个美剧讨论的社区,用户很优质,可以做社区产品。而且美剧这种内容是有讨论深度的,本身有流量,可以做流量导入,我觉得可以做,当时就给了一笔种子的钱。还有很重要得一点,创始人周为民是很有冲劲的,他的背景是草根出身,他能够敏锐的认识到人人可能有一些版权上的困境,播放字幕组可能不是一件可以长远持续的事情,用户是不是应该导入另外一个平台,保证我的品牌能够存在。他既有冲劲又很敏锐。人人美剧就是这样遇到的。

给了种子之后,公司也遇到过艰难困苦的时候,就是在 A 轮融资的时候。2015 年底 2016 年初,那个时候整个资本市场已经开始进入寒冬,特别是垂直社区类产品,市场上不太有人投,当时也是各种求爷爷告奶奶,帮他介绍资方,帮他整理未来的商业计划,我们也有财务顾问伙伴,帮助我们一块把 A 轮融资完成。

之后,人人开始做短视频,周为民迅速地察觉到市场上有短视频,让字幕组的成员们在从海外采集优秀的短视频,翻译之后放在我们的平台上,我们觉得这个能做。这是他自己先想到,迅速日活就翻了三倍,现在 200 万左右,还在迅速增长。

陈悦天 投资观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