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YY、映客……谁摘了直播的果子?
创业家&i黑马 创业家&i黑马

陌陌、YY、映客……谁摘了直播的果子?

正在看到的是,纯直播平台都在从烧钱走向理性。

直播大战凶猛,现阶段战事又起新变化:从比拼流量急转至比拼营收、利润数据。直播领域最终谁能成为寡头,摘取胜利果实?陌陌?YY?映客?花椒?天鸽互动?

今天酱紫君与你分享的这篇文章,或许能够让你从中一窥端倪。

直播的战事有了变化:从比拼流量急转至比拼营收、利润数据。如果你是视频直播创业者或者你的公司有直播业务,现在你能对外证明你平台价值的最直接有效手段就是告诉大家“我赚钱了”,最好是“赚得比那谁谁还多”。

在大多数公司还在持续施肥的时候,有些公司已经开始摘果子,比如陌陌、YY,还有天鸽互动。

陌陌唐岩愿意把它解释成“水到渠成”。这意味着,这些赚了钱的公司,一开始种的,就是果树。

陌陌

2015年9月7日,陌陌正式上线音乐互动直播“陌陌现场”,没有引起多大关注。在全民娱乐直播兴起的当口搞“音乐大咖”的PGC直播,这个有着“约炮”名声的公司看起来精神恍惚。

彼时,打着全民直播、“人人都是主播”理念的映客、花椒等国内第一批视频直播平台崭露头角。随后,以腾讯为首的互联网巨头也把泛娱乐直播纳入版图,并摆出一副“终归还是我的游戏”的态势。

陌陌现场有以梁翘柏为首的“高大上”制作团队,梁曾是多个知名选秀节目(创业家&i黑马注:《我是歌手》、《蒙面歌王》)的音乐总监;有专业的设备和技术,有打赏系统,声称要做“有才华的音乐人的舞台”。但是,这跟“不管你有没有才华,这里都是你的舞台”的直播平台,说的不是一回事儿。

2015年底2016年初,映客凭借连续几轮融资以及近亿元的市场投放,迅速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生活直播应用。花椒在红衣教主周鸿祎的带头营销下也取得了高速发展。二者明枪暗箭,打得正酣,而陌陌还沉醉在“与音乐大咖零接触”的音乐互动直播里。

唐岩意识到了问题:

“就像我去一个酒吧一样,如果台上有一个很不错的表演,水平只要到一线城市酒吧表演的水平,我是愿意观看的,而且我也愿意付费的。但是运营了一段时间发现,(陌陌现场)这个商业模式是成问题的,它没办法杠杆化。也就是说,同时有20万人在看这场演出和1千个人看这场演出,它的商业化的结果是差不多的。”

陌陌终于意识到全民直播的重要性,将入口放在了应用内“附近”主帧旁边。我们看到陌陌在直播这件事上绕了个不小的圈子,但唐岩认为是“水到渠成”。近来,唐岩在外谈的最多的是陌陌的“视频社交战略化”。他说陌陌做直播既“是等来的,也是追来的”,陌陌最早提出视频化是在2014年下半年。确实有点儿早:那时映客和花椒都没有出生,奉佑生还在做一个叫Meelive的留学生语音直播类交友软件,“红衣教主”刚发布了他的新书《我的互联网方法论》,书里没有提到他要在花椒直播座驾“宝马自燃”。

2016财年,陌陌净营收5.531亿美元,同比增长313%,归属于陌陌的净利润为1.453亿美元,相当于2015财年的10倍。直播业务成为“收入和利润持续增长的最大引擎”。

“陌陌的社区生态优势,让用户的付费意愿要高一些,最主要的是陌陌的流量获取成本几乎为零。”唐岩总结道。

不少分析认为,陌陌原有的LBS陌生人社交结合视频化的场景大大提升了社交效率。这种观点本质上还是在说,一种不言而喻的属性帮助它便利高效地完成了视频直播化转型。

在绝大多数平台都疯狂烧钱的2016年,陌陌直播低成本完成了突围。这让各种直播平台都陷入了焦虑:标准这么快就从流量变成赚钱了。

映客没有披露2016年的财务状况,现有的唯一参考资料是,2015年映客总收入3048.36万元,净利润167.28万元。而2016年对于以映客为代表的直播平台,可是疯狂烧钱的一年。

现在我们又能在报道配图中看到唐岩笑开花的照片了。他说陌陌靠直播赚了这么多钱,就因为陌陌不是一个直播平台而是一家做社交的公司。“我们找了这么一个变现的方式,找了这么一个内容建设的窗口,它自然而然就来了。”

YY和天鸽互动

在唐岩首次提出视频战略的2014年,YY已经将手机直播功能开通了,但当时的软硬件条件都不足以支撑手机直播像今天这样火爆。

2016年YY净营收82亿元,同比增长39%;净利润15.24亿元,同比增长47.5%。第四季度来自直播的营收为22.182亿元。

别人看到的是风口,我们却做了5年的鼓风机。”YY CEO陈洲在一次演讲中提到。

在直播行业,YY曾是市场的巨头,有着近10年的直播沉淀。但直到去年,它还被普遍认为受到了新兴直播APP的冲击,没能及时抓住移动端风口。在不久前的博鳌论坛上,陈洲接受采访说,YY未能引爆移动端直播主要原因是对于手机技术升级的忽视。

2014年到2015年,YY对手机摄像头进化和美颜技术不断提升没有重视,后一功能直接提高了普通人直播的积极性。但它醒悟得不算晚。

作为这个行业持续投入时间最长、积累最多的公司之一,YY拥有更多的筹码。陈洲近期表示,欢聚时代作为最早一家在美国上市的直播公司,“在直播领域(已经)拥有全面布局”,旗下有三款主力直播产品,分别是YY Live、虎牙直播和ME直播。

事实上,YY在娱乐、游戏、教育、海外等直播领域均有布局。作为先行者,YY具备流量、赢利模式、产品矩阵上的基础优势,已经建立起行业护城河。

曾经是演艺秀场代表之一的9158的母公司天鸽互动,同样是这波直播风口的受益者,是仅有的几个能赚钱的直播平台之一。

天鸽互动财报,2016年总收入8.3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1%,来自移动端的收益占在线娱乐服务收入的46.4%;净利润2.81亿元,同比增长25.8%。

去年移动直播火热,天鸽互动也跟进了移动端转型,先后推出了喵播、水晶直播、欢乐直播、疯播等产品。天鸽互动CEO傅政军将此次转型称为二次创业,有报道称其亲自上阵做研发、推广,一切从零开始。

无论营收还是利润,天鸽互动跟陌陌、YY相比都差距明显,但它挤进了赚钱者的阵营。

接下来

99%的平台都将死掉。”紫辉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郑刚说,未来直播平台肯定会出现寡头。

正在看到的是,纯直播平台都在从烧钱走向理性。其中,以映客为代表的平台已经将目光瞄准短视频领域,它们相信短视频对直播是很好的补充手段,能解决直播没有内容沉淀的问题。

战略调整反映出直播平台的焦虑。拥有社交属性、流量基础、历史和内容积累的平台,如陌陌、YY,展现出超强的赢利能力。直播将成为互联网产品的标配,将有更多的公司进入,纯直播平台的生存压力可想而知。

小平台已经没有机会,优质主播资源将向用户群庞大的大平台聚集。且不提高昂的主播工资,仅宽带和运营两项硬成本就已经让很多小平台无力承担。

戈壁创投合伙人徐健说:“如果你还没有进入这个市场,你最好就别往里闯了。”

陌陌靠直播赚了钱,但业界仍对它“过分依赖直播收入”存疑。YY也靠直播赚了钱,但它依然需要为捍卫它的直播霸主地位绞尽脑汁。“直播跟每个行业结合的想象空间是直播的未来。”在最近一场YY、映客、陌陌的同台论战中,奉佑生说。

直播 陌陌 YY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