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项目如何融资?一线创业公司的CEO、CFO和COO们这么说…

早期项目如何融资?一线创业公司的CEO、CFO和COO们这么说…

能今天晚上完成的单子,不要拖到明天早上,哪怕是6、7点。

本文由明势资本FutureCapital(微信ID:Future-Cap)授权i黑马发布。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相信融资对于创业公司的重要性你懂的!但是,如何把握融资节奏?什么时候融?融多少?找谁融?要不要用FA?怎么选择适合你的投资机构?哪些方面可以让步?哪些方面不能让步?相信这篇来自一线创业公司CEO、CFO、COO们的实战经验和干货分享一定会给你一些启发和借鉴。

融资要算大账,不要计较小账

主持人:子敬你先讲讲,创业公司进入到下一轮融资,在融资方面有哪些技巧?

2222

(图:周子敬 以太创始人)

周子敬(以太创始人):我想说融资要算大帐,今年行情好就要多融,不要纠结小账,比如说我是不是再缓一缓,条款差一点先不融了,这是忌讳的。从我的角度看,今年真的是资本大年,特别好,创业板很多公司上,很多基金手里一堆公司排队,募资很顺利。手里有钱,手就比较壮。美股排队马上要发的公司,这些都是很利好的,政府又给钱,人民币又出不去,买房北京也有限购政策,所以今年融资肯定是大年,只要你业绩好就尽管融。

2015年是冰火两重天,在7、8月份前面后面差特别多,那个时候我有一个自己投的公司,大概是4月份出融的,前面特别顺,但是创始人很纠结,到底应该估8亿美金还是6亿美金,有人给了6亿,他很纠结,说这是不是便宜了,拖了大概两个月,最后融了不到2亿美金的估值,时间虽然只差几个月,但是结果上差距非常大。

所以,大账得算清楚,要对大的周期有感觉,这是我的一个建议。今年全年应该都不会差,明年怎样就不好说了。今年我觉得天使和PreA不会特别好,后面有收入、有利润,有稳定期的这种会很好。我们自己有小的跟投基金,我现在特别喜欢看上去几千万利润,马上奔上市的这些公司,的确创业板的门槛会比较低一些,所以融资算大账不要太计较小账。

不要缺钱的时候才去融资

主持人:我们很多做技术的兄弟会公司,对你说的大的资本环境这方面不够敏感,如果成天关心也不对了,毕竟我们是做产品,做技术的。但是,有时候我真替他们着急,恨不得在后面踹他们屁股。明明已经表现很好了,趁着势头比较好,鼓励大家出来融资,但是大家都不着急,都说把产品夯实一点,业务夯实一点。

我已经讲过很多遍了,不要缺钱的时候再去融资,缺钱的时候再融的时候,可能第一比较晚,第二你的心态谈判的时候也不会特别好。融资最好的时候,往往是在你不缺钱的时候,也别算太多纠结的具体的条款,这个非常重要。所以开完这个会以后,会有一批公司我们会在后面踹一下屁股,虽然我们讲我们不干涉公司的很多决定,但是我们会在后面推动一下各位,建议大家抓紧资本的大年往前跑一下。

融资是一种修炼

周子敬:最近我在一线也做的比较多的案子,创业者要把融资作为一个必修课来修,这是一个建议。像明明总讲的,我是搞产品、搞技术,我不能融资有什么关系,我就不懂好了,这种观点早期可以,尤其是早期天使投完了,明势投了A轮你就不担心了,但是你到B轮、C轮还是要锻炼融资能力,这是挺重要的事情,我们见过一些CEO,这些观念一时转变不过来,觉得融资的事情可以不懂,这是错误的,因为你将来总得跟资本市场接轨,尤其是二级市场,所以你要把融资当作一种修炼。

主持人:确实,很多公司已经做到很大了,在财务方面,对外的公关方面都有明显的短板。这在专心前期做产品阶段可以,但是如果你公司要上一个台阶,这方面的短板是必须补的。这次年会,刘成城(36氪创始人),有一点讲得很对,你把你的公司战略想清楚了以后,不要管你现在执行力行不行,想明白了必须得这么干,不这么干,你的公司往下发展生死有问题的时候,你就想方设法把这个事儿给干了,而不是这个事要不要干。好的,接下来,剩下的几位都是明势兄弟会的成员,从这边开始谈,几位都是B轮以后的,在融资中吃过的亏,受过的伤,掉进坑的,都来分享一下。

周建(农分期创始人):明势是我们的天使,明势天使是比梅花天使稍微晚几天接触到我们的,明明(明势资本创始人 黄明明)给我打电话,说我们宁愿加点价也要进来,当时我又不太懂得哪家机构好,我说不要了,现在够了。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所以就犯了第一个错误,不知道自己要多少钱,其实创业企业多少钱都不够,但是后来还要了,因为我们不太喜欢加价,给人感觉很好,不加价明势进来,发现进来是对的,确实对我们有很多帮助。

A轮的时候确实比较痛苦,我们正好赶上资本寒冬了。2015年的7、8月份,那个时候刚开始,天天出去见机构,机构最后要么就看不懂,要么就问一句话,你知道一亩田吗,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亩田是个典范,2015年的7、8月份出事,我们正好也关联,大家第一个问题就问你知道一亩田嘛,我说知道,如果再继续追问就不太好谈了。所以既遇上资本寒冬,又遇上行业寒冬,真的很痛苦,但是我们那个时候保持一种不绝望的心态,继续往前跑,到年底的时候,各基金可能有投资压力,突然一下子全挤进来,同时接到好几个TS。另一个比较痛苦就是,我们当时犯了一个错误,当时给所有机构确定的份额中途做了一些调整,当然也为此给明势带来一些困扰,所以我对明明一直很内疚。

我跟那么多投资机构打过交道,跟明明的交流是最没有压力的,明明一般都是正面鼓励我,给我正确的方向指导,很多机构其实沟通起来还是有压力的,明明确实给我很多帮助,那个时候给我自己感觉,对我这么好的人,有负于他,我觉得心里很内疚。

那个时候犯了一个错误,可能这个错误不一定是所有人都遇到,那个时候早期定的一些东西,中途大规模调整伤机构,大家心里也不舒服,还要花很多时间跟各机构做一些协调,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没有经验,也不懂,7、8月份没有人投,到11、12月份有几家出,你会发现早期大家都不出,有两家出了,几家就都跟出了,就会有这种情况,所以各位兄弟如果遇到这种情况要做好理性选择。

但是回过头来想,这种错误会带来一些教训,如果所有机构都给你TS,也是幸福的烦恼。这也是麻烦,因为FA和投资机构都不能得罪,怎么去处理这个事情又是个麻烦事儿,真要得罪这些人,就让其他机构去得罪,这是我自己的感触。还有一个,价格问题。不要太计较价格,我一直价格都很低。

主持人:我们周建兄弟业务做得特别扎实,而且我个人聊起来是对中国农业的生态和架构是最了解的,而且他写的文章,我们内部也是用来指导我们再来看农业领域投资非常重要的指导文章,所以基本上2C的消费类的我们就没投,现在看确实可能是个伪命题,因为说白了,农民有消费能力的人都已经不在村里面了,所谓的农村互联网电商的风口,我们觉得也是个伪命题。但是还是那句话,我们同学们融资能力都普遍偏弱,每一轮信心满满的出去,回来以后明哥我谈了这个价格。

看不懂你的机构,没必要让他进场

周建:因为价格不会谈,但是也想一个问题,我们在通过解决规模化种植大户的赊销问题,他买化肥、买机器没有钱,通过这个业务逻辑我们又得出一些经验,给这些客户的定价是按风险来的,反过来推到投资这个环节也是。你发现融资过程中,如果有人死压你的价格,而且这个机构不是特别大,过度压价可能会有一个原因,就是本身他投资成功率比较低,所以通过压价来提高收益。所以兄弟们,大家都给到2亿的估值,突然谈到1.5亿,1.2亿,除非他是特别牛逼的机构给你很大的资源支持,其他都不用考虑了。

主持人:我得补充一下,我觉得即使特别牛逼的机构也不用考虑。这点我们跟在座的很多位打交道都有体会,我们从来不去吹嘘,因为我投了ABC公司,所以可以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帮助,所以你需要给我多少折扣。这个也是提醒各位,碰见所谓的大牌机构跟你忽悠我们有多强的投后,多强的协同资源,要压价,你别妥协,该怎么谈怎么谈。

周建:确实是这样,明哥的建议很好,确实也是这样,真的遇到给你打电话压价的,前面已经好几家出TS,价格差不多,唯独他加价了,不用太考虑浪费时间了,如果大家都不高,市场都这样,如果大家都给高,他给低,他再牛逼也就那样,不可能因为他一家投了你企业就能成功,很多时候还是要靠自己

还有,这个机构一压价,很可能是他没看懂你或者是没看好你,想通过这种来减少未来的可能损失或者是提高低概率成功的概率他看不懂你没看好你,你就没必要让他进场。

主持人:耀洲,谈谈你们吧,融资的过程中也碰见不少坎吧!

3333

(图 刘耀洲 神策数据联合创始人兼COO)

别纠结估值,按节奏融到钱很重要

刘耀洲(神策数据联合创始人兼C0O):我感兴趣的是2B销售的事情,文锋(桑文锋 神策数据创始人兼CEO)在融资过程中,他是负责去见投资人,除了第一轮的时候,天使轮我跟他都一直在见,基本上后面两轮都是文锋在后面见投资人,见完投资人后面的事情是我来对接和操作。

明势是2015年投的我们,刚好我们在产品出来以后,10月份的时候,大家也开始启动A轮融资,那个时候大家知道2015年是股灾之后,当时那个情况基金好像都不愿意出手了,还是有压力的。我分享一个幕后的小细节,开始的时候文锋是个乐观主义者,他一直觉得我国庆节后慢慢的见投资人,总结一下经验,他是一个学习能力很强的人,每见一个投资人都会记录一下这个投资人质疑我的问题是什么,到底在这个问题上怎么考虑,他自信能够在10个投资人左右就会出TS。

10月份之后,我还是能明显感觉到他见投资人之后有压力了,但是并没有很着急这件事情,我是跟他说你必须全身心的做这个事情,其实大家知道作为CEO去融资,还是挺耗精力的,每天头脑里面见那么多投资人,在想着这个事情,所以关于这个事情,我记得我们跑到那边明势的办公室,Neil(曾颖哲 明势资本合伙人)给我们一句话我们很受用,他说你这个不是最终退出,这一轮让出多少股份,估值是多少,不要太过纠,重点是按节奏拿到钱,因为这个对你后面建团队、其他的投入节奏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后面文锋在一些条款上、谈的条件上就突然想清楚了,全力以赴去集中见了,后面效果也比较好,大概在一个月左右拿到了。

到B轮的时候,我们也有一些收入回来,融钱我们是这样想的,也可以放后一天,但是后来我们综合讨论了一下,那个时候也开了一次董事会,明明总跟红杉的Stven提出的两个点很重要,就说你按节奏融到钱的话,对于你后面人的加入和团队的建设是有很大的帮助的,明明总也说在这个阶段能够快速融到钱的话,对你下个阶段的事情的推进也是有很大的帮助。

该花的钱得花,比如找FA和律师

其实天使轮、A轮的时候,对创始人的时间上、精力上的占用和消耗是没有B轮以后压力大的,越到后来越繁忙,我建议,大家在融资的时候该花的要花,比如说用FA,这个还是很对的。我在内部花钱比较扣的,但是,为什么我觉得FA这个钱得花呢,因为,这个阶段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有FA的话,能帮你把投资人都约好,帮你把节奏控制好,能给你节省很多时间和精力,我认为是值得的。还有一些小的细节,比如说融资的时候具体的条款,该用一些专业的服务,包括法务服务,这些该花的钱一定要花,最好找好的机构帮你去做,这样的话你会省心很多。

选择适合自己的投资方

另外有一点,在你能选择的情况下,最好要选自己适合的基金。比方说我们做企业服务,后面这一轮拿了DSM,其实DSM给的钱,估值并不是特别高。但是我在DSM要投的时候,我是第一个坚持要选,其他几个合伙人说要等等,等了一周做了决定,但是最后还是选了它,我觉得几个兄弟也比较尊重我的意见,后来也达成了一致。

为什么拿DSM?我们几个人原来都是做技术的,实际上对商业模式的判断,包括估值并不是特别敏感。但DSM是精明的商人,我觉得他给我们的估值,包括后面对于我们的投后的事情,虽然他提供不了太多的帮助,因为创业总归是要靠自己。但是他在商业价值,或者是模式上的见解,对我们是有帮助的。同时拿好的基金的钱,对企业的背书。比如说种子期拿了薛老的钱,对我们第一批的种子客户就很有帮助。所以选什么样的基金,拿什么样的钱,决定了跟什么样的人为伍。我觉得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一定要想清楚拿最合适的钱。

主持人:非常好。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真的是这样的,我们从来不鼓励我们的创始人拿出价最高的。拿到合适的钱,快速往前推进。我们自己在估值上面也不是特别纠结。王奎,咱们中间也碰到过一些困难,对吧?但是后来咱们好在很快自己就赚钱了,而且很赚钱,讲讲中间碰到过的问题。

王奎(赤子城网络科技CTO):其实赤子城在发展的过程中,我们是从2014年拿了第一笔融资,当时是明势、梅花。2014年拿了第一笔钱,然后到2016年的时候,我们累计融了四轮,然后加在一起1亿美金,差不多是这么一个节奏。

主持人:其实后面融的两轮钱基本上没有用。

理解投资人的需求

王奎:对,基本上就自己赚起来了。其实在整个过程中,感受比较深刻的,你在早期的融资和在中期或者是后期的融资,其实在跟投资人接触的过程中,逻辑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在比较早期的时候,投资人看得更多还是整个的团队,看的是一个模式是不是可以work。但是越往后面的时候,你要帮助你的投资人算得很清楚,这个事情特别重要。你要理解投资人的诉求,就是以一个比较低的成本,然后有一个比较好的退出,而且是非常通畅的退出渠道。

刚才有讨论过几次,为什么我们在价格上不要太纠结。举个例子,你是估值10亿还是9亿,其实对团队股份的稀释上来讲,差别不大。但是投资人的成本是10个亿还是9个亿,对投资人特别重要的一个点。比方说到了20亿的时候,你10亿其实是100%的收益率,那你9亿,差不多是130或者140的收益率。这对投资人来讲,是非常重要的点。对团队来讲,这个重要性其实没有那么大。对团队来讲,可能优先级更高的,是刚才提到更快去拿钱,在合适的时点去拿钱。而且从团队的角度来讲,不要因为拿钱而承担过多的负担和压力。这是对团队来讲,优先级比估值要高得多的一些点。

所以站在团队的角度来讲,我们在不同的阶段,融资的过程中,特别是在B轮以后,我们更重要的是要帮助我们的投资人来算得清楚。以一个什么样的价格进来,什么样的价格出去中间这个价格呢,我怎么来帮你去实现的。当然这中间拿的人民币基金的话,一定要靠我收入的增长和利润的实现,帮助投资人去实现正常的退出,而且退出渠道,你也帮他想清楚。

因为我们自己也是做了一个基金,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在投资人与创业者两个角色之间不断去切换。切换回来,当我们做一个项目,面对投资人的时候,第一,我们要想明白投资人的诉求是什么。第二,有一些套路性的东西,我们尽量避免。

主持人:所以公司发展到中晚期阶段,有一个好的CFO多重要。下一个轮到王新米来讲了,我们在天使轮的时候,也是几家机构有一些纠结。我们明势属于比较早让步的,新米当时给我一个口头承诺,非常感谢我们的理解。她说,到下一轮的时候,你信我,我就有一个口头承诺,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更高的比例。我们应该没有签任何东西,就相信了新米。结果到下一轮的时候,同样也面临非常多家机构追赶的时候,新米是兑现了他的诺言。

4444

(图:王新米 心跳时空创始人)

王新米(心跳时空创始人):大家好,前面都是一些融资的前辈。我是一个大概做了10年的产品经理,一个半岁的CEO,所以我的融资史只有半年左右,融了两轮。目前在做第三轮,速度快,但是中间有一些坑。。

确实很多产品技术型出身的CEO,对融资这件事情并没有放到重要的战术或者是战略的高度去思考。甚至对于融资这件事,其实在心理上是有回避的。当他回避的时候,他就会软弱。因为他自己不太理解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去做,比如说我要融多少钱,我要在什么时间,我要跟什么样的机构都在一起。我的底线条款在什么地方,以及说我真正追求的,我要这一家的钱,到底用它来干什么。因为你心里没底,这不是你的舒适区,所以你做的时候,你就很可能被别人左右了。别人一说,你就会觉得我得罪他。或者这些事情,我觉得有其他的顾虑,我就没有办法去推进。其实我早期的坑,基本上都是犯在这几个问题上了。

大概是在去年6月份的时候,出来做第一轮的融资。我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经理,但是我没有做过融资。我也不了解资本市场,所以连天使轮融资应该怎么去进行,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好结构,我都不了解。所以谁给我一个TS,我就非常感谢他。就是我们做产品,看到用户时候的反映,非常的感谢他。所以当很多家基金递了TS以后呢,我很为难我是否会拒绝他们,把他们都得罪了。我们可能共同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当时黄总安慰我说我这是幸福的烦恼。。

后来我发现不是,其实大家是平等坐下来,在这一桩business当中,我和你是否能够沟通获得收益。可能中间的套路或者是说辞,只是我们在中间去博弈的筹码。最终还是需要创始人自己有主观上的决策我希望我的董事会结构怎么样,我希望我的股权结构是怎么样。你把这件事情想清楚,你告诉大家。其实你不会得罪任何人。真正会得罪大家的,是你的业务没有做好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坑。

我踩的第二坑,可能是典型的团队早期会踩的坑,就是节奏没有预期。我自己第一笔算账的时候,算了一下够我一年用把这个产品做出来的钱就足够了,我就去融了一笔钱。融完了之后,我们产品有快速发展的机遇是跟大型的IP去合作,然后共同去发展。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可能你账上的钱不够了,比较悲催的时候,是在11月去做的融资。11月你看你一个早期产品,我现在回头第二轮投我们的投资人还挺厉害的,在我们当时还有几百万的时候就投了。

你算了一下,你发现这个钱不够,你出去融。又是11月天寒地冻的。基金开年会的开年会,要休假的休假,可能资本市场也不是特别好的。你心态又特别差,你自己的业务也比较的折腾,你会很后悔没有要之前追投你的那笔钱。你会相应有比较软弱的心理回来,但是比较好的是说那个时候,我相对来说心态已经比较坚挺能够面对我是要面临融资这件事情的心理在里面了。

我算了一下,我觉得这件事情,我需要大概用这笔钱来做什么,做到什么样的一个点。重新回去找了我的FA,跟他说我大概需要这样的一个结构,我可能最多接纳一家什么样的基金,我大概做成这样,然后主动去进攻。然后这件事情也算是拿到一个不错的结果。在这件事情上面要有足够清晰的思路,因为你发现你身处于资本逐利,还是跟你在博弈中间,你是需要自己想好我用钱来干嘛的,我要跟谁去为伍。我大概就分享这些,谢谢大家。

创业者要有坚定的内心

主持人:刚才那句话讲得特别好,大家不管是跟早期的机构打交道,还是跟后面晚期、口袋很深的大牌打交道。一定要想,这是一个互惠互利合作的生意。你对资本最好的回报,是你把你的业务,把你的公司做好,其他方面都没有那么重要。所以如果一家跟你打交道的机构,更多站在机构的角度去考虑他的意义的时候,那么不谈也罢,他未必是你想引入的一个很好的合伙人。但是最后大家都会care自己的利益,但是我觉得如果公司的利益没有得到保障的情况下,其他都是比较扯的事情。我觉得谈任何后续融资的时候,不管是我以前做创业者的时候,还是现在站在投资人这一方,其实我们都需要创业者是有比较坚定的内心。你自己的内心越强大,其实你这个事情谈出来的结果会越好。

最后有请蔡懋,你做过红杉的投资人,现在自己又来做创业者,你来讲一下。

5555

(图:蔡懋 M站COO)

提前规划融资时间点,避开圣诞和春节

蔡懋(M站COO):其实我应该是资历最浅的,我觉得我的优势在于我是双重身份。可能我都是半吊子,投资人也没有做到特别好,创业者也没有做到特别好。但是我可以从两个视角来看这件事情,我先说一下,我们融资的过程当中有没有遇到坑。其实我们上一轮的融资还是相对来说比较顺利的,但是唯一的坑,就跟新米说得那样,大家千万不要在11月份的时候融资。要么你提前好几个月,11月份是最差的时候。因为11月份连接着12月份的圣诞节,然后马上就是新年,新年完了之后就是春节。基本上这几个月投资人都是不做事情的。

主持人:我们是特例,我们大年三十还在签单,而且最后一个礼拜签了两三单。

蔡懋:不包括像黄总勤奋的投资人。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尤其是到后面美元基金基本上都是这个风格,所以大家以后在融资的时候,一定要避开11月到2月这个点。你们一定要提前规划。

融资是一场持久战

我说一下我自己作为曾经的融资人对于融资的感觉,我觉得融资真的是一场持久战。大多数的公司,在你前期资金没有那么充足,完全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然后不断赚很多钱。也不需要靠资本去屏蔽掉你竞争对手的时候,你可以对于融资这件事情很淡定,说我慢慢来。但是大多数的公司,都要把融资当作一个持久战去做。可能你一年必须得融一到两次,你才能跟你的竞争对手拉开差距,你才能够活下来。这个东西没有办法,而且每一次融资都非常的耗时间和精力。对于CEO来讲,每一次融资都是洗礼。

你同时要管公司的业务,公司的业务不能不往前走。你同时也要想我怎么能活过下一个月,然后我要把钱也必须拿到手。有好多企业,甚至很多独角兽在去年和前年的时候,遇到融资困难的时候,真的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第二天融不到钱,公司整个就垮掉了。如果他融到钱,他就直接拉开竞争对手,登上行业的巅峰,差距就是这么大。所以大家一定要正视融资这件事情。

融资要尽早开始,给企业发展备足粮草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融资一定要早早开始。我自己对我的规划,我融到的钱,我会把它按一年半来算。我要留足够多的子弹到我后面的阶段。我融完这轮大半年的时候,我就开始考虑下一轮的融资了。我要看一看我的数据,我的整个业务模型是否有做出来,是不是能够进行下一轮的融资。

这为什么我跟子敬在聊,我A轮刚融了,我在想B轮怎么做。这是你一定要提前规划自己的下一轮,什么时候融是更好的。并且为你下一轮,你要想好你下一轮的时候,你是数据有足够多的增长,你的业务模型已经验证了。还是什么能够再让投资人再下一笔钱,如果你没有答案的话,那抱歉投资人不会给你下一笔的钱。那你的下一轮只能在无限制往后延长,所以这个一定要做提早打算的。

你在大半年的时候,开始做下一轮融资。可能你就要谈很久,虽然子敬说今年是一个大年。但是我觉得仅限于对已经做出来足够多利润的公司,还有像ofo那种,被资本狂追,我自己并不认同这种模式。某一些被资本追逐的公司和已经有足够强利润的公司,他们的融资速度可能会很快。但是现在大多数的公司依然是寒冬,可能你做A轮、B轮的时候,你需要半年,甚至更久的时候才能够完成一轮。那在大半年的时间里面,你整个耗在里面,你真的要把粮食备足够了。

所以这一轮,融了足够多的钱。我想的是大半年之后,我还要再花半年的时间去完成下一轮。然后在进行下一轮的时候,我还要很淡定跟我投资人说,我后面还有粮食,所以我不是很着急,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你要有足够多的底气,你才能跟他去谈。在融资的过程中,一定要多聊。在你第一轮聊的时候,注定你会很崩溃。因为你要见无数个投资人当中,可能就几个才会觉得你这个模型是对的。这个很正常,你也不要怀疑自己的模型。因为投资人基本的逻辑是一样的,但是深度逻辑会非常不一样。看好你的就是看好你,不看好你的,你怎么他多说都是废话。

这是第一轮你要谈足够多的投资人之后,才能够筛选出那些真正相信你这个模型,愿意跟你一起走下去的投资人。这些投资人你是可以深度跟他去接触的,然后再到TS,甚至到SPA这个阶段。然后TS的时候,还是那句话,之前的人都说过,不要纠结估值。有的投资人你可能跟他讲了,这是10亿和9亿的事情。你把10亿当成9亿,可能你10亿的时候,没有一个投资人给你递TS。但是你当成9亿的时候,可能有3个投资人递TS。你降成9亿并不亏,你可以跟他说我现在有三家。那你们三家想一想,谁给我9.5亿。

你可以把门打开之后,再去提高门槛的。所以一开始降低门槛并不可怕,让足够多的机构进来之后。这个时候主动权在你自己的手上,当然我这个有点玩技巧了。我觉得大家还是需要这些技巧的,等到足够多的投资人进来之后,迅速的完成。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投资人也不是那么坚定的,他想着想着可能会有问题。所以迅速的完成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已经完成了,他已经上船了,他就不会再怀疑你的模型了,他就坚定跟你站在一起了。我觉得时间把控这个节奏上面,真的也还蛮重要的。差不多就是这些了,我可能说得多了一点。

守住18个月现金流生命线

主持人:我觉得非常好,今天时间有限,我总结一下。尤其是初创公司,可能没有以前你在基金里的投资经验或者看的公司这么多。我发现我们也有一个比较共性的问题,大家对现金流的把控上,很多公司是比较薄弱。那我们一直讲的18个月的生存线,很多创业公司实际上是远远低于这个生存线的。当然因为我们投的公司还是功底非常扎实的,很多最后还是顺利融到钱了。但是实际上对现金流的把控,我每一次开会都提醒我们的各位这个是非常重要的生命线。你不充分的留好中间的缓冲区域的话,你在后续的过程中。我们讲人算不如天算,很多人想我要等产品好了,然后发出来收一笔,我在峰值上去融一个点。但是经常外界市场环境的变化,不是你能计算的。往往当你出来的时候,市场环境比你想想的还要差很多。所以,18个月现金流充裕的生命线,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就是时间的把握,也非常重要。定下来的事情,不要拖泥带水,不要再为了一些旁枝末节的东西去拖还是那句话,外界的很多因素在变化。我以前做销售的时候,我得到第一个最大的教训,就是我老板给我讲的,能今天晚上完成的单子。哪怕你不睡觉,不吃饭,也别拖到明天早上7点钟。可能也会有人跟你说,睡一觉,然后明天早上吃个早饭把单子签了。但是真的有销售,我的同事就是因为睡了一觉,就被别人把单子抢了。投融资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能今天晚上完成的单子,不要拖到明天早上,哪怕是6、7点。谢谢各位!

融资 创业公司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