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马云遇上范雨素
我是波波夫 我是波波夫

当马云遇上范雨素

只要有想法,总会从贫困禁锢中走出来。

本文由我是波波夫(微信ID:trip517)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波波夫。

马云和范雨素,这两个人的命运原本没有任何交集,4月25日,他们却在微信朋友圈里不期而遇。

这天,马云来到了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和当地大学的两百多个学生对话。

如今的马云拥有一长串头衔:除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TNC(大自然保护协会)全球董事会、乡村教师代言人之外,如今又多了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青年创业和小企业特别顾问,据称级别相当于联合国助理秘书长。

f233ecc580a7c7c09866ca9e74fe9629

这次对话中,马云开场就自称是首席教育官(Chief Education Officer)。

「我做过6年大学教师,也总是想重回教席。从大学离职时,校长对我说——如果发展不好就回来;而我回答——10年内我都不会回来,10年后我会带着经验、教训和犯过的错误回来。10年后,我回不去了,因为董事会不让我走......」

教师也许是马云最为看重的身份。

这既与中国尊师重教的文化氛围有关,

也是马云乐于分享的个性使然。

同一天,引爆微信朋友圈的除了马云激情澎湃的对话实录,还有另外一个曾经的乡村民办教师——范雨素。

许多人被她写的那篇《我是范雨素》的开头所震惊:

「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我是湖北襄阳人,12岁那年在老家开始做乡村小学的民办老师。如果我不离开老家,一直做下去,就会转成正式教师。」

但生活的每一刻都是直播,也没有假如,于是范雨素的人生走上了另外一条路:12岁去海南、回家后被安排当民办教师、出走北京、找了一个东北男人结婚、离婚、回家不被兄长待见、再次带着两个孩子出走北京。

凭借多年持续的阅读、不懈的写作、与生俱来的乐观、以及那么一点点的好运气,范雨素最终在互联网的一场大雨中像一棵春笋般破土而出。

只不过,整篇文章没有过多提及那段当民办教师的其他细节,于是,范雨素为公众所广泛记忆的人物设定是:京漂、湖北农妇、带着两个女儿的单亲母亲、有钱人家的育儿嫂、皮村文学杂志的当红作者。

如此稀松平常的一天,

马云和范雨素不曾谋面,

但在无数人的朋友圈里产生了精神的交集。

范雨素作为一个单身母亲的独立与坚韧,印证了马云在日内瓦对于女性的赞美:

「阿里巴巴成功的一个秘诀就是,我们近50%员工是女性,34%高管是女性。这个世纪是大脑而非肌肉的竞争,是对用户友好程度的竞争——女性在这方面更具优势。这个世界关乎谁能够更好地关怀他人,我相信女性更关怀身边的人,父母、丈夫、孩子,比起工作关怀得更多。」

微信图片_20170427142732

范雨素在北京皮村

范雨素和马云,同样都应该感谢互联网对彼此命运的垂青。马云不必说,他一手创办了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络,同时也是万众瞩目的青年导师。而范雨素也是如此,虽然成为新闻人物让她感受异常不自在,同时她也不幻想这种日抛的热点人物能够改善现实的境况,但毕竟她的人生又多了一种可能。

那么问题是,马云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对话中提到的创业精神、以及近一年反复阐释的eWTP(全球电子商务平台),究竟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改变范雨素们的命运?

先看全球电子商务平台,这也是马云对下一波全球化动力来源的判断:即上一波全球化主要是受WTO的推动,受益者主要是大企业,如果要让剩下的80%的中小企业也融入全球化,这就得借助互联网的力量。

于是,全球电子商务平台既为马云留名商史提供了一种可能、同时也是阿里巴巴向世界输出商业模式的跳板,更被一些国外政要视为下一波全球化浪潮的支点,从道义的角度,马云更愿意把这一平台等同于全球化的普惠和繁荣的普惠。

普惠金融之父穆罕默德·尤努斯为马云提供了信心。

c28c87acd8ca835834839873ca76f3d8

在1960年代孟加拉的乡村调查中,经济学家尤努斯为祖国的现实所震怒:「这个社会竟然不能向几十个赤贫的农妇提供区区总额为几十美元的贷款」,从此决心要办一家穷人银行。

三十多年后,

尤努斯发起成立的孟加拉乡村银行,

已经为 650万贫困人口提供贷款,

其中96%的是女性。

贫苦女性成为普惠金融的主要受益群体,而尤努斯也因此获得了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

尤努斯的普惠金融实践,有可能是未来全球电子商务平台造福中小企业、带动贫困人口脱贫的一个缩影。在中国,小微企业创造了75%的城镇就业机会,这其中就包括所从事的家政服务。某种程度上,帮助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发展,就是在帮助范雨素们脱贫。

这种脱贫既表现为物质上的提升,更重要的是思想的脱贫。一如马云2016年在云南时说过的那句话:「只要有想法,总会从贫困禁锢中走出来。」

马云 范雨素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