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吃到“视频付费”这块千亿级蛋糕,视频网站和CP谁该管谁叫爸爸?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要吃到“视频付费”这块千亿级蛋糕,视频网站和CP谁该管谁叫爸爸?

从种植感情到感情消费,衍生品的好时代要来了。

本文由娱乐资本论(微信ID:yulezibenlun)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曹乐溪 郑道森。

“我们预计到2020年,视频内容市场的整体规模将达到1550亿人民币,其中网剧网大占据900亿左右。”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泽辉

“现在看一个内容是否流行,可能看点击量、收视率还不够,要看衍生品的淘宝指数。”  

——翻翻动漫集团副总裁陈晓东

今天下午的北京金融街,一场娱乐和资本的跨界论坛正在举行,论坛由娱乐资本论与海通传媒联合主办,嘉宾们讨论的话题,是当下文化娱乐行业的两大蓝海市场——付费视频内容,以及IP衍生品。

111

向上影业CEO肖飞现场提供了一个数据:《鬼吹灯:牧野诡事》将于今年暑期上线,拥有独播权的爱奇艺CEO龚宇曾在发布会上表达这样的期待,希望该剧为爱奇艺实现500万付费会员的拉新。

如果按照20元的会员付费来计算,这部网剧有望带来1亿元的会员付费收入。

奇树有鱼CEO董冠杰则介绍说:“我们预计今年网络大电影的单部票房分账有望提高到5000万,这相当于院线电影的1.5亿票房。去年初,整个行业的付费转化率在3-5%。但我们今年做的网大《二龙湖浩哥》,付费转化率已达到了20%,用户的付费习惯越来越强。”

现场最热闹的讨论,竟然是:当视频网站的格局进入“三国争霸”时代,内容方和渠道方究竟谁才是“爸爸”?

欢瑞世纪副总裁姜磊开起了玩笑:“所幸在座各位手里拿着一些极度稀缺的头部内容,另外,至少还有3、4家视频网站存在,我们才有做‘爸爸’的可能性。如果有一天变成了一家(视频网站独大),我们只能做’孙子’了。”

“除了最头部的内容,平台议价能力还是很强的。”兴格传媒王力为认为,人们的关注度有限,因此顶级内容看成稀缺。同时视频网站学习能力很快,早已不再甘心充当“货架超市”,而力求拥有更大格局和博弈能力。

“视频网站的进化速度都是以季度为单位的。”王力为说:“只要一段时间不在交易的第一线,你就会发现市场风向又变了。”

论坛上,娱乐资本论还与海通证券传媒联合发布两本白皮书——《从Netflix到四大视频网站,中国付费视频迎来爆发期》、《汲取美日成熟运营经验,中国IP衍生品市场崛起正当时》,从娱乐产业和资本市场的双重视角,解读这个快速变化的市场。

222_meitu_21

以下为干货满满的论坛实录:

付费视频内容的博弈:争当“爸爸”,但也要谋求共赢

在内容付费单元论坛上,大家谈论最多的无疑是视频网站兴起,带给内容方的“欢喜与哀愁”。

333

喜的是“内容为王”正在成为现实,从曾经单纯电视台采买,到网台联播、先网后台甚至纯网播出,精品内容的生产方如今有了多家视频网站与电视台共同争抢资源,在议价上有了更好的话语权,单集破千万的采买天价还在不断被打破,同时,有制作方因为对平台出价不满意而“跳槽”的传闻也不绝于耳。

“差不多3年前这个时候,业内争论最多的是一剧四星还是一剧两星,当时大家很担心剧集采购价格会下降,几家影视上市公司股价都有下调。”兴格传媒总裁王力为回忆,那时候还没人拿视频网站说事。

而就在短短几年间,视频网站却迎来了收费时机的成熟:版权保护市场规则收紧,支付便利性进一步提升,人们对于内容的即时消费和品质都有了更高要求,根据国内几大视频网站公布的数据,中国目前的付费会员总数已经可以以亿计量。王力为感叹,年初看春晚才发现,家里电视由于好几个月没打开被停机了:“想想看,我家每年有线电视费720元,而三家视频网站包年才540元。”

随着网络视频内容全民时代的到来,网生内容异军突起,也必将带来内容付费体制的变革,比如广告主迁移至互联网,付费体系搭建进一步完善,电商模式和打赏方式兴起和扩展。

444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泽辉

会员拉新的重要源头,自然是精品内容。欢瑞传媒副总裁姜磊透露,作为最早试水纯网播出的内容方,当时欢瑞推出《盗墓笔记》网剧时“并不被行业看好”,公司内部也考虑过500万单集的制作成本,回收的可能性会有多大。但结果是,“爱奇艺上线当天,瞬时流量达到1.6亿次,2015年7月3日晚8点全季上线当天晚上,付费用户请求有260万,爱奇艺的服务器瘫痪了。”

忧的是这样的好日子,未来还能有多久。当几大视频网站抢夺头部资源的“野心”昭然若揭:抢占付费会员市场,甩开竞争对手。若到那时,恐怕就是内容方巴结着视频网站求个好位置了。

是否非要争个你死我活?这倒未必。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就谈到了互联网平台带来的机遇:“应该说我们是从《暗黑者》与腾讯视频合作起,走上内容付费这条’康庄大道’的。”

在他看来,传统电视平台和院线慢慢走向明星化、贵族化,互联网平台给新生力量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试验田,更多新人通过网生内容得到脱颖而出的机会,像慈文这样的老牌影视公司也借着这股浪潮挖掘人才,顺利转型。

谈到到底谁才是“爸爸”的问题,大家意见不一,但能形成共识的是双赢局面在用户付费机制的变化下有望出现。

姜磊介绍目前欢瑞与电视台的合作模式已经在改变:“我们买断北京、安徽卫视周一到周三的晚间内容,做#青上剧场#,播什么剧、放什么广告我们有较大的话语权。对于视频网站付费我们也正在探讨相应的策略。”而肖飞也并不讳言,《鬼吹灯》网剧与爱奇艺洽谈了会员拉新、中插广告的分成。

董冠杰认为,“网络电影市场还是新兴的,内容方处于相对劣势。我们靠内容驱动化,一直提供更好的片子来博取话语权。爱奇艺是比较成熟的分账模式,腾讯一直在走采买模式,优酷今年可能会采取分账,分账维度有差异。标准不统一,意味着不同内容适用于不同平台,给了我们更多空间去博弈。”

衍生品破局:人才和品牌两手抓都要硬

555

在衍生品单元论坛上,困扰大家的问题是:中国文娱市场已经在风口上了,为啥作为重要变现途径的衍生品还没起飞?

其实一切正在悄然发生。

2016年拿下5亿票房的国产动画电影《大鱼海棠》,衍生品销售突破5000万,虽然和衍生品售卖占比超过70%的好莱坞无法相提并论,但仍然让人看到希望,在电影票房收入进入平缓发展阶段,衍生品极有可能是行业下一个增长点所在。

“衍生品市场不外乎八个字:衣食住行,吃喝玩乐。”可可影总经理孙海龙介绍,公司和万达、腾讯、阿里、爱奇艺、优酷都有合作,为院线电影、网生内容、明星等实现周边衍生服务和设计。

“衍生市场前产品和后产品的差距,是5块和500块的区别。”所谓前产品更加类似于纪念品,比如电影放映周期派发的衍生产品,更多是短时销售甚至宣传送出,并不具备衍生品的真正价值。但可可影将前产品做出了后产品的品质,据孙海龙透露,他们为电影《记忆大师》打造的衍生品套装让出品方非常满意,“黄渤临时加买了20套。”

但人们的期待显然更高,“2014年全球衍生品销售额2415亿美元,中国有65亿,只占3%。”娱乐工场投资副总裁葛亮,问出了在场所有人想问的问题:未来有没有可能产生中国版的迪士尼?

“好莱坞有各个细分领域的工会,中国的供应链相对混乱。内容生产方、版权分销方、衍生品服务方、制造方和销售渠道,只有在各个细分环节做到专业性和足够优质,整个行业才能起飞。”娱乐工场投资的娱猫,目前就在从IP销售平台向上下游扩张,希望能够逐步完成供应链的整合与规范。

而在陈晓东看来,目前中国衍生品到了“正版与盗版共生”阶段,一些“优质”盗版商甚至能够自行创作产品,但并不代表行业良性发展,盗版的存在本质还是对正版市场的挤压。产业升级依旧要解决盗版问题,不然产品只能走低端路线,拼价格,同质化严重,导致“陶瓷杯和抱枕、T恤满天飞”。

盗版猖獗让正版商业变得短视,不敢做长期规划,甚至反过来模仿盗版捞快钱,产品做出来不贴合消费者真正需求,这种结果只会造成对IP的二次伤害。“国内版权运营和维权手段没做好,没法给到供应商很大的约束力。”筑梦实境CEO 薛凌昊坦言自己曾经也遇到过盗版方理直气壮的情况,“他说我就做盗版,你告我吧,能得多少钱?这对IP方来讲真的很难。”

更让业内人士忧虑的是,中国衍生品市场良性发展的四个要素:版权授权申请程序正规,设计研发的经验积淀,优质的打板兼修,标准化的打样出货,似乎还没有几家公司完全具备,更不要提品牌意识,“很多人买衍生品仍是冲着IP本身去,没有厂牌概念”。

“真要起飞,每个行业都要努力。”有趣的是,出席本次娱乐资本论论坛的嘉宾,恰好凑齐衍生品市场各个环节:翻翻动漫拥有海量版权,并且正在致力于优质原创漫画的创作开发,可可影作为IP衍生品系统解决服务商,拥有全球最大的设计集团和覆盖大半个中国的供应链;做IP衍生实景娱乐的筑梦实境,则提供衍生体验环境以促进产品销售。

陈晓东说,首当其冲的当然是优质IP的生产能力,如果没有内容,后端开发更是无从谈起。“坦率说从漫画端来讲,中国真正好的内容还做没出来。”

“我知道一位中国的打板师,模仿外国网红的衍生品,比原作还精妙。有了批量存在的人才,不浮躁的市场,这个行业就起来了。”陈晓东说。

揭秘白皮书:消费升级下,最具投资价值的文娱企业在哪里?

作为本次活动的重要环节,娱乐资本论和海通证券传媒联合发布了两部行业白皮书,探讨中国内容付费和衍生品市场的大趋势。

在《从Netflix到四大视频网站,中国付费视频迎来爆发期》中,全面阐述了美国成熟付费商业模式,带给中国主流视频网站的启示。

海通证券传媒互联网联合首席分析师郝艳辉介绍,近年来由于Netflix、Hulu等流媒体的强势,好莱坞电影放映窗口期缩短16%,这一趋势还将进一步显现。“付费视频将全面替代传统DVD租赁收入,即付费视频/票房收入的比例达到2.5倍。未来三年,付费视频市场有望达到123亿美元的市场规模。”

666

777

而反观国内,随着消费升级和中国付费视频的多年积累,视频网站会员拉新在2016-2017年达到爆发性增长,平均增速超过40%,发展空间依旧很大,“用户+内容+广告”多点开花。

由于会员付费以来与优质内容,差异化优势尚未显现,近年来视频网站鏖战付费领域难免烧钱,内容支出逐年增大。据《白皮书》预测,扭亏为盈的转折点有望在2018年出现,对于上市公司的业绩推动也将进一步提升。

888

而另一份白皮书《汲取美日成熟运营经验,中国IP衍生品市场崛起正当时》,则介绍了中国上市公司在打造衍生品产业链方面的布局。

“IP是全产业链模式的源头及核心,多渠道覆盖消费者是关键。”在论坛上,奥飞娱乐授权事业部总经理罗晓星,向大家展示了奥飞多年来针对旗下动漫IP,比如喜羊羊系列,巴啦啦小魔仙以及《超级飞侠》等,在户外文旅体验业态、shoppingmall、数字与平面内容、舞台演艺、消费品上的多向衍生开发。

999

奥飞娱乐授权事业部总经理罗晓星

“IP简单来说就是有粉丝的内容,所有与IP结合的消费品甚至场景都可以算作衍生品。”罗晓星认为,消费品与IP结合未来将成为常态,而shopping mall将是IP体验业态的主战场,“真正的IP消费品是可以在流通渠道购买到的东西,而不是在特定的场景才能买到的纪念品,奥飞至少有6个IP可以与各类衍生品结合并进入到大流通领域。”

而衍生品的流行,反过来也会给IP带来更大价值。“2015年全球衍生品市场,光特许授权商品规模就超过2500亿美元,而电影票房收入383亿美元,只相当十分之一。”海通证券传媒互联网分析师刘欣介绍,美日已经有了成功的衍生开发经验,而中国多家企业已经试水,“目前,中国影视衍生收入10%,游戏衍生收入不到3%,动漫收入最高,达到34.5%,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微信图片_20170427161252

“从种植感情到感情消费,衍生品的好时代要来了。”搭上互联网的快车道,继续深耕市场,拓展IP衍生品种类,着眼全产业链发展,长线培育品牌意识与文化认同,摆在中国文娱企业面前的,无疑是一块大蛋糕。

视频付费 内容市场 网剧网 娱乐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