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41岁,是时候聊聊中年危机了
我是波波夫 我是波波夫

苹果41岁,是时候聊聊中年危机了

从新近披露的财报来看,苹果这家跨国科技巨头的新陈代谢正在放缓,一场中年危机已经降临。

来源 | 我是波波夫(ID:trip517)

文 | 波波夫

拜赐于简洁的设计和卓越的产品性能,苹果常常被视为是一家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公司,而事实上,它已成立整整41年。在自然界,这是步入中年的标志,但在商界,苹果则是不折不扣的常青树。

据美国《财富》杂志统计,美国只有2%的企业存活达到50年,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不到7年,大企业平均寿命不足40年;一般的跨国公司平均寿命为10-12年;世界500强企业平均寿命为40-42年,1000强企业平均寿命为30年。

据此标准,苹果不但熬过了绝大多数同时代公司,同时也比如过江之鲫的后起之秀更富生命力。但从新近披露的财报来看,这家跨国科技巨头的新陈代谢正在放缓,一场中年危机已经降临。

1、帝国几近停止扩张 

苹果新近披露的2017财年第二季度财报,只是帝国真相的冰山一角。

这份体检报告不尽如人意却又在意料之中:苹果的业务步入平稳期,营收和利润的增长均为个位数,分别为:4.6%和4.8%。这既是业务规模趋于稳定的标志,同样也是步入下滑周期的盛世危言。

u=2944055989,745319519&fm=23&gp=0

苹果增长放缓的关键在于,iPhone销售走低,甚至低于华尔街的预期。

苹果CEO库克表示,苹果在第二财季共出售了5076万台iPhone,低于去年同期的5119万台。尽管单位销售下滑,但由于平均售价较高,本季度iPhone收入同比增长1.2%,所以台面上还看得过去。

对于iPhone销售下滑的理由,一个颇为客气的说法是,「客户可能正在观望等待在今年晚些时候出现的iPhone10周年纪念产品。」

即便这份财报体现出苹果超高的成本控制能力——这正是库克的强项,但如果将之视为财报亮点,无疑相当于把这样一家科技公司降格为与代工厂商相提并论。把科技产品包装成艺术品一样售卖,而不是对每一个零部件成本锱铢必较,这才是苹果在过去四十年的成功秘密和傲世之处。

苹果再也经不起市场对iPhone7这样的反应平平。虽然应用商店、苹果支付在美国风生水起,但也无法阻止这家科技巨头变得越来越像一家手机公司。

从2011年起,iPhone在苹果的总营收中持续攀升,在最近一个财年iphone的销售贡献了苹果63%的营收,而在2011年这一比例还不到40%,而另外两大硬件产品Mac和iPad则一直震荡下行,甚至包括苹果商店在内的服务收入虽然增长较快,但营收规模仍不到iPhone的五分之一。

1

2、iPhone不再引领时代 

苹果的中年危机,正式始于iPhone不再一骑绝尘。

如果说iPhone4的横空出世,定义了智能手机时代的到来,那么,今天iPhone可谓腹背受敌。

在中低端市场,iPhone正在被中国军团围攻,从小米到V/O组合,从中国广袤的中西部地区,到刚刚步入智能机时代的印度市场,中国手机品牌攻城掠池,势如破竹,直接压缩了iPhone未来的增长空间。

在高端市场,苹果也遭遇了三星和华为的狙击。三星似乎已经从爆炸阴影中走出来,4月末三星美国法人代表宣布,GalaxyS8和S8Plus的预订量比去年的GalaxyS7系列增加了30%,创历史新高。

IDC的统计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3.474亿台,同比增长4.3%。三星、苹果虽然保住了市场老大、老二的位置,但市场份额分别下滑至22.8%和14.9%,而中国的华为、oppo、vivo分列第三、四、五名,三家市场份额相加为22.4%,距离老大三星已是咫尺之遥。

华为、oppo、vivo的快速崛起的另一面,则是iPhone在中国市场的节节败退。

小米和苹果堪称一对难兄难弟,前者已经被IDC报告在统计口径中归入到「其他」类别,而中国则是iPhone唯一一个陷入负增长到销售洼地,并再一次滑落到美国、欧洲之外的第三大市场。

销量和市场占有率下滑只是表征,iPhone所面临的真正难题,乃是在技术和设计上不再先锋。

在最新技术的应用上,三星已经成为市场的引领者。三星早在2014年就在其旗舰机上采用曲面屏,在2015年又推出了无线充电功能,在今年的S8中又全面采用OLED屏。在外观设计上,从取消实体键到推出高屏占比,三星也成为潮流的风向标。

纽约时报评论家法哈德·曼约奥称,

「苹果在硬件以及软件领域的设计地位已经动摇。竞争对手不断对其产品设计进行竞相模仿和超越,苹果手机、电脑以及平板电脑等产品的标志性设计看起来似乎是通用的。」

2

3、 大教堂不敌大集市 

苹果闭环式商业模式的弊端也日益凸显。

前不久,微信苹果版被迫关闭赞赏功能,便是典型一例。按照苹果公司的规定,在App Store上线的所有应用,只要涉及“虚拟支付”,必须走苹果的内部支付通道,即IAP机制。但在微信的使用场景之下的赞赏功能,其支付属性并不那么突出。

但是,苹果为维护其生态圈规则的严肃和完整,还是逼迫微信关闭了这一广受欢迎的赞赏功能、甚至随后微信推出的替代性方案——二维码转账功能在推出24小时后也被迫下线。表面看,苹果捍卫了其规则,却大失人心。

开源运动的领导者埃里克·斯蒂芬·雷蒙曾把封闭式和开放式的编程方式分别形容为大教堂和集市两种模式。

在手机领域,苹果和谷歌所领导的IOS和安卓系统,恰好也代表了封闭和开放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尽管iOS和Android的底层都是开源内核,iOS使用的是FreeBSD的分支Darwin,而Android使用的则是Linux,但是苹果依然给外界留下了更为封闭的印象。

库克上任后致力于抹除这种公众记忆,在2014WWDC上,库克首次开放了部分权限给开发者,最明显的就是第三方输入法的加入。此前, iOS在它的应用层做出了很多限制,许多接口和权限并不开放给第三方软件制造商使用,官方说辞是为了维护iOS应用生态的健康。

Kantar Worldpanel 数据显示,iOS的市场份额在全球喜忧参半,总体看,除美国之外,安卓系统已经占据绝对优势。

截止2017年4月,其在美国市场份额提高了近4个百分点达到42%。在英德法意西欧洲五国的份额为21.8%,在中国城市地区表现最为堪忧,份额已经降至13.2%,创下三年来最低。

但愿将发布的新一代iPhone能够带来惊喜。

苹果 乔布斯 中年危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