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的“周鸿祎化”
企鹅生态 企鹅生态

王兴的“周鸿祎化”

新美大四处攻伐与渐被孤立的场景,过去也曾经在两家企业身上出现过,一家是360,另一家则是腾讯。

来源 | 企鹅生态(ID:qieshengtai)

文 | 企鹅生态

新美大在年初试图抢滩网约车市场,遭到滴滴快速反击后,王兴最近又开辟了个新的战场。

上个月底以新品牌亮相的美团旅行晒出5.1期间成绩单:4月29日,美团旅行酒店单日入住间夜超过120万;4月30日,美团旅行景点门票入园人次超过115万;4月总入住间夜超过1700万。

单在酒店领域,美团旅行的数据虽仍不及行业老大携程在五一期间的260万单日峰值,但美团旅行确已是OTA行业新起来的一个山头。结束四大OTA时代后,中国OTA市场正迎来携程系独大、新美大和阿里飞猪凭借各自平台优势追赶的局面。

timg (3)

而在王兴的作战对象中,除了携程、阿里飞猪这样的“新仇”,也有口碑这样的老冤家,以及滴滴、58这样原本不相干、且同为腾讯系的公司。

四处攻伐的王兴和新美大,很容易让人想起PC互联网时代的一家话题企业:360。在周鸿祎带领下,这家企业也曾四处攻伐,叫板腾讯、脚踢百度甚至打得搜狗抬不起头来,“战斗精神”也成为这家企业最大的标签。

在O2O领域,新美大一如曾经的360,在王兴带领下四处攻伐。在这个所谓的移动互联网下半场,新美大正在化身成为最惹眼的战车,而王兴和新美大的暴走并非没有理由。

一.新美大的内核,只能走一路吞并的模式

王兴是入口论最坚定的信奉者,其两个最成功的业务,不管是团购还是外卖,都不是能提供核心盈利能力的业务,而是制造GMV的好手。其商业逻辑就是在制造GMV的基础上,不断利用用户优势吃进可盈利的业务。而在今天的O2O市场中,OTA是个被证明最贴近盈利的领域。

在并购掉去哪儿的情况下,携程在2016年仍然拿出192亿元营收和14亿元亏损的成绩,而在2015年,携程的净利润曾高达25亿元人民币。对于志在尽快IPO的美团来说,OTA是个能形成收入利润,填补团购和外卖亏空的市场。

timg (4)

新美大侵入OTA领域,是其内核的最好写照。就是利用外卖和团购烧钱烧出来的入口,来吃进那些低频、高附加值、可盈利的业务。

在不断依靠融资来制造入口同时,新美大的想象空间还在于利用这一套路制造新的入口,也因此在今年初,新美大选择闪击网约车市场,在南京地区试水发难滴滴。虽然滴滴成功遏制了新美大的攻势,但这次闪击也让所有跟新美大业务有交集的公司提高了警惕,同为腾讯系的滴滴、58也不能免。

二.快速吞并,也是新美大解套的方式。

除开业务模式的原因外,王兴选择在今年四处出击的因素,还有两个:一个是新美大的整合已经完成,在经历多次内部洗牌后,新美大的内部架构已经得到确立。另一个则是,新美大冲刺IPO的时间正越来越紧。

吞并掉张涛的大众点评后,新美大进行了多次内部权力洗牌,在去年8月份,新美大宣布完成内部架构调整,王慧文、干嘉伟、吕广渝、郑志昊等干将各领一块业务。但不到半年后,吕广渝、 干嘉伟先后离开,当年由腾讯VP空降到大众点评的郑志昊,也在猫眼被光线控股后,与新美大脱离了直接干系。

此次调整后,王兴终于也终于实现对新美大的高度控制,一系列重要业务完成权力交接。一直跟随王兴的王慧文掌控美团起家的餐饮领域,同样是美团时代干将的陈亮负责目前还在打硬仗的酒旅业务,从58过来的张川负责原来的点评。理顺完内部架构的新美大,这才像一部战车一样慢慢发动起来。

新美大“战车”此时启动的另一个原因,则是新美大必须要去回应资本市场的期待了。美团与大众点评的合并,本来就是资方为了快速解套而设的局,业界也一直传闻,在美团点评合并也是资方最后一次注资时,与管理层签有对赌约定。

据公开报道,资方要求新美大必须在2018年完成上市,总市值要超过200亿美元。关于对赌的惩罚条款目前并不清楚,但根据过往案例,如果对赌失败,其结果往往是管理层大比例失去股份后,还要丢失控制权。而这并不是王兴第一次做对赌,在2015年美团最后一次融资7亿美金时,王兴与投资人签署的投资协议中,甚至包含投资人有权溢价撤回资金的条款。

大众点评于03年创办,美团于10年由王兴创始,两家公司的成长时间都已经超过了一般私募基金每期募资的周期。两家公司在成长中,捆绑了太多利益,也被绑上了太多枷锁,而合并后的新美大又承继了两家公司身上的利益纠葛。在所有人都在等待解套时,新美大只能像加注最后一次燃料的战车一样暴走了。

三.新美大的未来:360还是腾讯。

四处攻伐的新美大,已经成为今天互联网最不讨喜的角色之一,这不仅体现在新美大与阿里系的恩恩怨怨上,也体现在新美大与一系列与嫡系公司的互动上。

相比经常与马化腾沟通产品的滴滴程维,或与腾讯各业务互动紧密的京东,新美大作为腾讯系版图中最重要的O2O布局,甚少看到与腾讯的互动。微信近年来在O2O领域的动作,不管是卡券、服务号还是最近的小程序,都看不到与新美大的高级别合作。

u=4185468117,4011373373&fm=23&gp=0

新美大四处攻伐与渐被孤立的场景,过去也曾经在两家企业身上出现过,一家是360,另一家则是腾讯。

360的四处攻伐出击,最终导致自己成为互联网孤儿,不仅在投资并购上被各种拒绝,甚至连苹果也曾全线封杀过其产品长达一年。而最终在移动端,360被腾讯取代了中国第一大网络安全公司的地位,360今天也被排除在一线互联网公司行列,甚至很多年轻从业者都已经想不起曾经的周战神;

另一家在最近市值达到3000亿美金的巨头——腾讯也曾有过这样的阶段,“防火防盗放腾讯”也曾是所有互联网从业者口中的戏言,但腾讯最终走上的是与360完全不同的道路,其开放合作的模式是在加固自己的核心业务同时,在电商、O2O、出行等一系列业务上选择退后,并转而在云计算、金融等新领域寻找机会。

360与腾讯完全不同的遭遇,对于四处攻伐,试图吃掉滴滴、携程以壮大自己估值的新美大,是很有参考意义的。只是做360还是做腾讯,在资方挤压下,“周鸿祎化”的王兴不知道能否想得明白。

新美大 周鸿祎 王兴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