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克希尔股东会是在消费巴菲特还是被巴菲特消费?
财经杂志 财经杂志

伯克希尔股东会是在消费巴菲特还是被巴菲特消费?

消费巴菲特,消费的是资本主义成功的传奇、一个小镇男孩成长为史上顶级的投资者的半神话故事

来源 | 财经杂志(ID:i-caijing)

文 | 金焱

1

5月6日清晨,密苏里河畔的小城奥马哈早六点就在一阵悸动中醒来,所谓的投资界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第52届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度股东大会,围绕着两个“主唱”:87岁的巴菲特与93岁的合伙人芒格紧张而热闹地开始了。

如果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是在娱乐和音乐中的宣泄和享受,那么一个上市公司的股东大会带来的是怎样的宣泄和享受?也许除了资本的狂欢外,各种不同的诉求也能在这里找到落脚点。

在这个数万人参加的年度盛会前的一、二天,美国自由邦波多黎各政府启动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案。波多黎各大多时候都以世外桃源的形象自居,而现实中的波多黎各,公共部门有740亿美元负债和490亿美元养老金缺口,约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00%。

timg

在股东大会上,睿智风趣的芒格在回答“人生梦想“的问题时话峰一转,提到了这个破产案,他说,“很多时候有些人可能为了自我欺骗,印刷钞票欺骗自己。波多黎各产生了那么大的危机,我们都没有想到有那么危险。”

实际上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从8900亿美元扩充到了4.47万亿美元。同时美联储的最新数据表明,今年美国人的债务水平已经达到了12.68万亿美元,这一债务水平只在2008年出现过。目前美国人的个人债务已经创下了历史新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指出,目前美国近10%的企业资产当期营收已无法覆盖其财务成本,这些企业主要集中于能源行业,但正在向房地产和公用事业领域蔓延,但无论是波多黎各破产还是债务问题,这些危险的信号却找不到对应的担忧。

奥巴哈成熟而丰饶,美国经济稳定而有张力。在此次股东大会前一天的5月5日,美国股市收盘上涨,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缔造历史新高,投资者的恐慌情绪则达到了历史新低。

笔者身边有几个多年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他们之间的讨论是,在网络直播和媒体、自媒体对2017伯克希尔股东会现场的全方位展示下,外加各种业内、业外人士全方位解读的狂轰滥炸下,为什么还要去奥马哈消费巴菲特。说穿了,除了投资者的麦加的光环外,奥马哈真的就是一个乏善可陈的小镇,以至于一些中国投资者惊呼的第一印象是,绿化真好——放在美国的上下文中,绿化真不是一个大不了的话题。

2

消费巴菲特,消费的是资本主义成功的传奇、一个小镇男孩成长为史上顶级的投资者的半神话故事,简而化之,就是价值投资在商业大变革的不同现实中如何实践运用。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指出,虽然有一些年久贬值的资产,但一些伯克希尔的子公司现在的价值已超过它们出现在财报中的价值10倍以上。账面价值不能完全体现伯克希尔业务的价值,因为这些公司被列入账目的是伯克希尔购买它们时的价格,而不是它们现在的价值,对巴菲特来说,真正重要的是伯克希尔的内在价值。坐在笔者旁边的叫蒂姆的公司高管对笔者感慨说,他们的多样化投资组合在世界上可能也无人能出其右,远的不说,就看黑天鹅频出的去年,他们还斩获了20%的收益。 

对投资者来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比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更来得酣畅而实在,一个即将九旬,另一个已过九旬的白发老人,上有让人眩晕的资产,下有接地气的爱喝可乐、吃冰激凌的小习惯,出口成经典,远胜摇滚明星的声嘶力竭。

而除了“我来了,我在现场”的历史见证机遇外,说到最后,随着互联网和机器智能的技术创新的颠覆性革命,投资理念和资本市场运营方式的挑战都让人应接不暇,如何从制度上应对管理风险? 比如,美国运通与Costco结束合作、富国销售曝出丑闻、美联航将亚裔乘客拖下飞机引发舆论狂潮,而这些都是伯克希尔大举持仓的股票,他们有数以十亿记的持股额。巴菲特与芒格谈金融思想,谈经验和教训自有价值。巴菲特说,“所有的生意都有问题。我们买入美国运通、富国银行、美联航或可口可乐时,并不认为它们永远都不会发生问题,或永远不会遇到竞争。我们买入,因为它们有很强的竞争力。”

今年消费巴菲特的一个卖点是,很有可能是巴菲特亲自参加的最后一届股东大会,这次可能就是股神的谢幕之演,接班人的问题于是变得很紧迫。巴菲特表示,下一位带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合适人选,可能早已非常富有,不需要为了钱而成为伯克希尔的首席执行官。

实际上去年、甚至前年就有巴菲特最后盛宴的猜想,使这个延续半世纪之久的投资者麦加朝拜戛然而止。这让笔者想起阿根廷探戈的传奇大师Carmencita Calderón在年过九旬后,每年她的生日都是一场盛大典礼,人们都在赌她的谢幕演出。结果一年一年的过去,她最后在百岁诞辰演出之后才最终谢幕。也许只有时间能告诉人们,到底是人们在消费巴菲特,还是被巴菲特消费。

媒体算了一下,巴菲特与芒格在大会上除了承认当初没有投资谷歌与亚马逊的错误,完全没有想到亚马逊会给零售带来这么大的颠覆效应,且现在在云计算业务上还前景广阔外,二个人回答了近60个问题。笔者最喜欢的一个问题是最后一个问题,这个基金经理问问题的角度相当聪明,并直击资本主义和政治制度的深层内核。

timg (1)

他的问题是,二战以后的世界经济秩序是由民主和自由贸易引导的,但这个理念已在过去的选举当中受到了重击。你觉得,关于工人岗位的流失,企业作决定是根据经济利益,还是理性长远的考虑?如果你的下属要把业务转移出美国来节约成本,除了用经济学理论,你怎样说服你的下属?巴菲特回答说,资本主义制度一直以来都会使一部分人有所损失,关键是政府和社会要有所行动。

随着智能时代对工业时代的超越,可能会有更多的工作岗位丧失,但笔者在股东大会期间找到了一个现实个体的回应:在机场打车时,碰到UBER司机加里(Gary),他是伯克希尔公司长达25年之久的股东。他告诉笔者,二年来每年他只在股东大会在奥马哈召开的这个周末打开自己的UBER打车软件,因为这时生意最好,他可以无成本的遇到持共同投资理念的投资者,得到最无城府的经验分享。他感慨的说,“今年的人真多呀,我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大规模的投资者向奥马哈聚,美国投资者增加不多,中国、澳大利亚和英国的投资者则规模翻倍——你看,投资游戏的格局不知不觉就在改变。”

伯克希尔股东会 巴菲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