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的眼泪与妥协,新世相与赵雷的身份选择
黄有璨 黄有璨

罗永浩的眼泪与妥协,新世相与赵雷的身份选择

客观来看,无论是做一个匠人还是做一个商人,都有各自的成功路径,但也都有着各自的苦楚。

 来源 | 三节课(ID:sanjieke)

文 | 黄有璨

(一)

昨夜的锤子新品发布会,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罗永浩在临近结束时那句哽咽飙泪说出的话——

如果有一天,这款手机能卖到个一两千万台,连傻逼们都在用了,你一定要记住,这是为你们而做的手机。

老罗这句话背后,满是委屈、不甘和某种妥协。也代表着某种选择。

听到这句话时,我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的,是一个我曾经亲历过的场景——

某次小范围聚会,参与者都是教育圈人士,一位朋友A分享到他的项目,始终在强调其理念、认真和精致。这时,另一位资深的教育圈前辈B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并一针见血的对A抛去一句话:你现在的做法,注定无法大众化。所以你只需要回答清楚一个问题,假设你这是一个职业教育项目,最终那些体量更为巨大、但缺乏思考认知能力的大众用户的钱,你到底要不要挣?

A当时若有所思,愣了半天。

(二)

坊间盛传,过去数年的锤子内部,一直以来存在着“罗永浩路线”和“钱晨路线”两种方向,前者强调人机交互、UI设计、用户体验等,后者则更尊重工业思维和硬件工程逻辑,不违背手机制造和可量化生产的一些基本逻辑。

timg (4)

如果说前者更接近于某种匠人精神或理念”,后者则更像是某种更为稳定的商业和市场规律。

某种意义上,“匠心”的可贵之处,在于你对一件事物的深度思考、钻研和反复打磨,这种思考和行动通常能走到常人所不能及之处。

但也正因如此,一些怀揣着“匠心”的产物,往往因为其太过于复杂隐晦而难以被大众所接受,注定只能是一些小众的东西。要想获得大众范围的成功,你可能仍然还是要尊重某些市场规律对大众而言,他们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些简单、标准化、模板化的产物。

举个例子,你可能用极为复杂的工艺、时间和技术方法做出来了一个产品,但最终能让大众用户买单的核心原因,可能仍然只是“性价比高不高”、“身边在用的人是不是足够多”、“拍照好看不好看”、“是不是我喜欢的明星也在用”等简单粗暴的理由,而鲜少会是因为那些精致用心的功能。

然而,这恰恰是矛盾所在:对一部分“匠人”来说,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付出和结晶被简单粗暴的被添上一些标签的。举个不一定恰当的例子,这就好比我写了一篇认真表达的文章,一定不愿意它的标题被变成《震惊!年入百万的秘密竟然只要这3招》这样的感觉,即便这个标题真的可以帮助这篇文章的阅读量提升数十倍。

此外,商业与匠心间的隐性冲突,还在于,有时候,你最用心,最想要表达和展现给大众用户们的东西,却未必是大众用户们最想要的东西。相反,那些能够获得大众认可的东西,可能在你眼中却只是一些很平庸、普通的作品。

换句话讲,大众人群与垂直人群的口味,八成是不同的。

比如说,今天的这篇文章,肯定不是我过去一个月里写得最用心、最投入、最认真的文章,相比起来,昨天的烧脑文《关于运营,超过95%的人对它的思考和理解都是片面的》要认真多了,但可以预估,今天文章的阅读量一定会远胜过很多其他我更认可、更投入完成的文章。

(三)

然而,行走在江湖中,商业与匠心间,你总需要有所取舍。

或者说,有些时候,如果两者只能优先满足一个,你要想清楚,哪一个对你的优先级更高。

我曾经听一位在新世相的朋友提起过,在新世相的发展历程中,曾经面临过一个如下的时刻——

张伟把团队所有人聚集到一起,问了大家一个问题:如果可以有所选择,你们是希望我们在做的事始终就是很小众,服务十来二十万人但大家都很喜欢你的东西,还是希望可以做一点可以让数百万甚至上千万人都知道,但可能会有一些人骂你说你不好的东西?

timg (4)

当时,新世相团队中,绝大多数人在经过思考后,都选择了后者。

于是,就有了后来新世相的一系列爆款活动和商业化探索。

同样相似的例子,可能还有借由参加选秀节目而在年初刷屏走红的民谣歌手赵雷在摇滚和民谣圈的许多人眼中,对于“选秀节目”很多时候是嗤之以鼻的。

然而,就像上面提到的,赵雷虽然凭借《成都》而走红,但在许多真正长期喜欢赵雷的人眼中,《成都》其实只是一首他再普通不过的作品。

可以感受得到,创业者罗永浩曾经始终坚信,他如果能一直坚守匠心,做出来些牛逼的东西,会自然得到市场的青睐。然而,最终他却发现,市场和商业的力量,可能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大要不可逆转,而他身上所需要背负的面向投资人、用户和团队的责任也实在太重,于是,他终于决定要做些改变,尊重商业。

(四)

客观来看,无论是做一个匠人还是做一个商人,都有各自的成功路径,但也都有着各自的苦楚。

一个匠人想要收获“成功”,往往需要极为隐忍、坚持,并承受长期的物质贫乏。

就像历史上那些知名的艺术家,包括梵高、达芬奇等,往往都是在死后才真正赢得了普遍赞誉和认可,然而他们却已无法从这些赞誉中获得任何回报。

而一个商人想要成功,往往也必须面对大量妥协和改变,历经无数磨砺。好的是,他们会离“钱”更近,至少鲜少会像匠人们那么潦倒,但不好的则是,他们背后的辛酸和苦楚,鲜能被人所知。

就像老罗在昨晚发布会中吐露的真言——为了在去年解决锤子资金链的问题,他不得不四处寻求融资,质押股份,乃至最后,跟陌陌和得到签下“卖身契”。

所有这些,对每一个创业者而言,都是可以感同身受的辛酸。当然,也恰恰是这些历经磨砺却仍然没有倒下的背景与身份认同,才最终让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身上可以闪耀着某些光芒。

问题在于,你要是选择了一个身份,你就必须充分尊重与之匹配的一些法则,让匠心的归匠心,让商业的归商业,而不能始终在两者间摇摆不定。

可以感觉到,的确是锤子最难的一年。

而坚果o,也确实是一个老罗经历了某种妥协,为了确保自己仍能“不退场”而出现的产品,它承载着一些新的希望。

无关于产品本身的好与坏,以及大众用户能否真正愿意买单。但至少在此刻,身为一个企业家,选择了充分尊重商业法则的罗永浩,是值得被尊重的。

(五)

突然想起一个人和一支乐队,在我个人看来,民谣或音乐圈内,其实他们远比赵雷和马頔更应该收获到认同和赞誉。

一个人,是赵雷的师傅,曾经同样登上中国好歌曲小范围走红,此后却退隐不出,只是因为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标签化的赵照。

timg (5)

一个乐队,则是谱写出了堪称伟大的《秦皇岛》和《杀死那个石家庄人》,但从未登上过主流大众舞台的万能青年旅店。

同样,他们也有自己的选择,也值得被尊重。(完)

匠心 锤子 民谣 赵照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