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高管离职:“小满不满,麦有一险”
盒饭财经 盒饭财经

乐视高管离职:“小满不满,麦有一险”

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那些因生态梦而聚集的高管,会有一部分风流云散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文  | 解夏

2014年,虽然传言纷飞,乐视及贾跃亭深陷负面传闻,但乐视高管众星捧“跃”,没有人离开,且不断有高手加盟,也算“患难见真情”。三年后的今天,乐视及贾跃亭再陷争议,为何乐视高管却选择纷纷出走?

这对所有创业者都是一个提醒:什么才是凝聚人才的力量,以及什么是摧毁凝聚的力量。

1

1

“小得盈满。”这是贾跃亭在5月21日发出的微博。

在传统二十四节气中,小满意为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但还未成熟。山西人贾跃亭应该知道一句谚语,叫做“小满不满,麦有一险”。

2.webp

5月21日,贾跃亭高温下身着一件黑色长袖帽衫出席乐视网媒体沟通会,就是因为乐视“小满期”的“一险”,他申请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职务,专任董事长一职。乐视系自年初以来的人事动荡,至此就达到高点。

3年前的此时,贾跃亭也有“一险”。那是在2014年,有两个最热门话题围绕着乐视——“贾跃亭去哪了”以及“贾跃亭何时回来”。

彼时山西官场风云变幻,“令案”正浮出水面,化名“王诚”的令完成控制的汇金立方在乐视网上市前有过巨额投资。没有确切证据表明贾是因此而出走,但从2014年6月1日左右,贾恰巧借“布局海外战略”为由悄然出国,归期则从7月一拖再拖,最终逗留海外长达5个多月,在2014年11月底正式宣布归来。

这5个多月来,贾跃亭仅在美国《敢死队3》电影首映礼上现身过一次,其余“曝光”大部分是通过邮件及公开信、电话采访等形式。特别是使用微博,这是他证实自己存在和传递个人信息的最重要通道,他每天都会发上一两条微博,说说自己的行程,或者是转发一下乐视的大活动。

贾究竟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按照贾的说法,除了待在美国,他还在香港做了一次胸腺瘤手术。回来后,他开始谈自己的“汽车梦”。

在这段日子里,有一件事在今天看来很值得回味——彼时,虽然传言纷飞,乐视及贾跃亭深陷负面传闻,但乐视高管众星捧“跃”,没有人离开,且不断有高手加盟,也算“患难见真情”。三年后的今天,乐视及贾跃亭再陷争议,为何乐视高管却选择纷纷出走?

这对所有创业者都是一个提醒:什么才是凝聚人才的力量,以及什么是摧毁凝聚的力量。

2

2014年的乐视,还是一家可以用愿景和梦想来做粘合剂,并且能用现实回报聚合人的公司。

那段时间,贾跃亭的个人经历简直就是被翻了个底儿掉,乐视创办十年来的每一个细节的都被挖尽,他在山西如何发家也被重新梳理了一遍。多家财经媒体都赶到山西省一个名叫垣曲的县城,试图通过其职业的第一步,来重新审视这位之前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家是如何一夜间刷爆头条的。

但当时的乐视管理层却未有大的震动,不但早期高管团队非常稳定,且吸引了当时的魅族副总裁马麟、魅族营销副总裁莫翠天、联想集团副总裁冯幸、前搜狐销售部渠道中心总经理张旻翚、前搜狐副总编何毅、央视主持人刘建宏等一批人才加盟乐视,出任旗下公司高管。

乐视汽车负责人吕征宇就是在乐视最低谷期加入的,他曾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回忆自己当时的心境:“说自己一点疑虑和担心都没有,肯定是假的。”但2014年10月,他在香港和尚未回国的贾跃亭聊了三个小时之后,最终决定加入乐视。“因为我见到了贾跃亭这个人。他很真诚、坦率,我选择相信他。”

3

贾跃亭

在海外半年时间,贾跃亭自称大部分时间都在挖人。由于乐视汽车总部在美国,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造团队。贾不仅拜访了美国与欧洲顶级汽车公司,还将美国跟汽车领域有关科学家都找了一遍,“几乎美国一半电动系统的科学家、院士和技术专家,都让乐视挖过来了,一点不夸张。”半年时间里,乐视美国团队从最初三四十人增长到两百多人。

外界将乐视讽刺为一家PPT公司,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当时贾跃亭高喊梦想,他还可以通过增发、发行债券、银行借款等方式融资,在视频、影业、电视、手机、云计算、汽车、金融等领域大笔投入炒出概念。

而乐视真正留住高管并吸引人才的有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是2014年的乐视处于急速上升期,生态模式的大部分业务也都是由这时候正式铺开的,贾跃亭在风雨飘摇的时候进行搭班子和定战略,给了团队非常可观的事业前景;

另一方面则是来自于股权激励、丰厚薪资和足够高的头衔。贾跃亭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曾谈到:“每个新项目,做到一定阶段,我会拿出30%-50%股权送给团队成员,然后再拿出剩下的60-70%送出去。”

为了理顺乐视生态业务板块的利益机制,他还制订了管理层双重持股的架构,这意味着高管不仅持有自身业务板块股权,如果其他板块业务高速成长,他也可以从中分享到增长的红利。

乐视有100多位副总裁,贾跃亭在2015年4月接受的一次采访中曾谈到:“全球合伙人分两块,一个就是我们内部的合伙人,我们全球的员工,现在已经有全球的人才加入进来,乐视美国的同事仅美国人就将近200人,你要吸引过来全球顶尖的人才,除了要靠梦想、战略,另外一个激励机制,全球合伙人不光是现在看到的这些人,没看到的很多美国人,也纳入到这个激励体系当中。

另外一个是外部的,如果认同乐视的理念,认同乐视的梦想,认同乐视的使命,能够和乐视产生强化版,那就可以作为我们的合伙人。”

2015年4月15日,乐视召开了主题为“触摸未来”的LePar超级合伙人峰会,为所谓的超级合伙人提供前向、后向、衍生、资本四重收益模式,按其官方说法,未来三年可分享预计价值850亿的5%股权。

贾跃亭对高管相当慷慨。乐视手机负责人冯幸曾说“老贾会拿出乐视控股自己持有股权的50%,用于激励‘乐视全球合伙人’,这包括乐视高管,也包括乐视很多外部合作伙伴。”

根据乐视网首期股票期权激励计划第一个行权期行权情况公告,公司高管邓伟、高飞、金杰、吴亚洲、雷振剑、杨丽杰分别获得37.544万股、31.768万股、25.27万股、21.66万股、14.44万股、31.768万股。而这些股票,按照去年约46元的股价,这些股票价值几乎都在千万以上。其中,吴亚洲是乐视云的CEO,雷振剑是乐视体育的CEO。

客观来说,贾跃亭设计的股权激励策略,不光让高管在自辖业务中有利益牵扯,同时也把高管编入整个乐视集团中,保证了单个项目高管和集团公司利益一致。而另一方面,新项目前期不融资的策略,保证有更多股权给团队。

贾跃亭当时还提出了要使乐视集团收入突破100亿元,并完成从平台型向生态型公司转变的目标,并在一封内部邮件中提及:“我们已经迎来乐视的第10个年头。头一个10年,乐视构建了行业领先的生态系统。后一个10年,我们要真正致力于为梦想而战,成为伟大的生态型公司。”

这也与乐视当时的架构相关,到2015年3月,乐视控股旗下乐视网并表子公司共有12家,其中花儿影视、乐视财务、乐视流媒体广告等6家是全资子公司,乐视致新、乐视体育等6家是部分占股子公司。

除此之外,乐视控股还有非上市板块,与上市公司乐视网无直接股权关系,但均由贾跃亭控制,他挖来的很多高管,例如张昭、冯幸等在原来公司都是高阶职业经理人,来到乐视则掌管一个独立业务板块,如果之后这些子版块单独上市,他们就是上市公司的CEO。

在梦想与现实的刺激之下,翻一下这些乐视高管,乃至普通员工的朋友圈可知,2015年,乃至到2016年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之初,他们一直处于亢奋的创业状态

5

贾跃亭与孙宏斌

如今,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以150亿投资“解救”乐视,成为第二大股东,乐视系高管层依旧大换血,流失了包括乐视控股CFO吴辉、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丁磊、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乐视体育COO于航、乐视分管投融资的高级副总裁郑孝明、乐视金融掌舵者王永利,财务总监杨丽杰等在内多员大将。

此次离职的高管中,乐视体育是重灾区。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离职的杨丽杰在贾跃亭创业之初就早已追随,2004年任财务管理部经理,2008年开始担任乐视网财务总监,可谓贾跃亭的心腹,目前持股比例为0.52%,比新任总经理梁军都要高。

财务对一家架构复杂的公司而言,无疑是关键部门。

自2016年那场“资金链断裂”风波起,梦想的黏合力正在减弱。

6

在昨天的发布会上,贾跃亭谈到了裁员,说从去年10月乐视流动性出现问题后,就在考虑组织变革,裁员也是其中的一个部分,但他还在强调:“与其说裁员,更准确地说是人员优化。”主要集中在非上市体系,上市体系的组织完整性比较成熟,只进行了非常地比例的人员优化。

用什么词表达已经不重要了。

3

在昨天的沟通会开始前,乐视网公告称,贾跃亭申请辞去总经理职务,专任董事长一职,梁军任公司总经理。也就是说,未来“上市公司”的业务都将由梁军负责,而贾跃亭则专注于汽车业务。

timg

梁 军

未来乐视只有两个体系,一个是上市公司体系,一个是汽车。”贾跃亭在5月21日的媒体沟通会上还表示,其他业务都会合并到上市公司。

对于上市公司与汽车业务的资金关联,贾跃亭表示两者从未有过关联,“仅仅我个人的资金有”。同时,贾跃亭对融创中国的资金注入表示了认可,“上市公司逐步进入发展快车道,非上市公司触底快反弹了。”

种种迹象表明,这次沟通会划清了边界——乐视庞杂体系中非上市公司与上市公司正在划清界限,贾跃亭开始从上市公司的业务中剥离自己,这对公司的形象也不无好处,而且是乐视系断臂求生的最佳方案。

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那些因生态梦而聚集的高管,会有一部分风流云散。

有人问:乐视现在姓贾还是姓孙?此问题意义不大,如同十八个月前问周航,易到是姓贾还是姓周一样,所得到的答案,未必离事实很近。

乐视 贾跃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