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价转让之后——B站的痛苦和决心
三节课 三节课

低价转让之后——B站的痛苦和决心

2015年12月份,估值超17亿元的B站牵手尚世影业成立影视公司,如今一年多而已,就被低价转让,不禁令人唏嘘,也令人备感疑惑,事件背后究竟如何?

来源 |  三节课(ID:sanjieke01)

文  | 付晓萌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一则股权转让公告在5月22日悄然挂上了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转让标的为哔哩哔哩弹幕网(B站/bilibili)在2015年成立的影业公司——哔哩哔哩影业(天津)有限公司45%股权,转让价格为200万人民币,转让方为公司大股东、东方明珠全资子公司上海尚世影业有限公司。

2015年12月份,估值超17亿元的B站牵手尚世影业成立影视公司,如今一年多而已,就被低价转让,不禁令人唏嘘,也令人备感疑惑。为此,我们整理了部分媒体对此事的态度和解读,希望能够帮助你更全面地了解此事。

一、B站被市场“逼”着变现

哔哩哔哩2015年牵手尚世影业成立影视公司后,@CCTIME飞象网 曾发文《传Bilibili联合SMG成立哔哩哔哩影业》称:

新的影业公司将基于bilibili在年轻用户中的社群文化影响力,整合SMG旗下尚世影业在影视剧策划、制作方面资源和能力,专门针对90/00后等新生代群体,开发IP、投资优秀影视作品,并通过bilibili自身在弹幕数据、用户爱好方面深度挖掘为影视剧研发提供方案。

据哔哩哔哩方面在此前的公开场合表示,截至2015年中,哔哩哔哩已拥有约5000万用户,其中75%年龄在24岁以下。再根据艾瑞咨询于2015年7月发布的《中国二次元行业报告》显示,2014年,核心90后用户规模已达4984万人。

18

换句话说,哔哩哔哩几乎完全覆盖了中国活跃的90/00后用户人群。如何挖掘其文化活力和娱乐消费价值,将是哔哩哔哩和SMG联手成立影业公司的重要出发点。

这也就意味着,哔哩哔哩需要尝试转型,将二次元内容进行商业化变现。

15

@每日经济新闻 在今日头条发布的《成立一年半颗粒无收,哔哩哔哩影业惨遭大股东200万“甩卖”!》一文所描述,知名文化科技投资人曹海涛对每经影视记者表示过:

这种转型尝试是被市场“逼”的:B站一开始的定位是二次元视频播放平台,但只是一个端口没有内容,买IP太贵了,自己生产成本低,而且有特色,还能在自己的平台播放。

哔哩哔哩尝试着做了一些商业化的事。例如,推出赴日定制游产品;去年5月份,哔哩哔哩的五部动画出现了广告;10月份,哔哩哔哩推出收费的大会员制度等。

但事实证明,哔哩哔哩的商业化尝试都不尽如人意。

二、基因决定了B站变现之路的艰难险阻

尝试了一系列的商业化变现之后,2016年,哔哩哔哩影业的净利润为-0.61万元,也就是说,成立一年的哔哩哔哩影业,至今毫无营收。

也许这也正是大股东要把公司股权卖掉的最直接原因。

难道哔哩哔哩的商业化之路真的就这么艰难么?为什么?我认为,这就要从哔哩哔哩的基因说起了。

哔哩哔哩自成立之初,就以大量正版视频及清新卖萌的风格网罗了一大批二次元的伙伴,可以说是视频网站届的一股清流了,其中不卖贴片广告的作风更是令用户对其信赖有加。

17

2014年的时候,哔哩哔哩还做出了“bilibili的正版新番永远不加贴片广告”的承诺。

这里就是一个甜美的坑。初次相见,你是那么纯粹,没有广告,我心陶醉,你也承诺永远不会有广告,我信你。所以,当去年5月份,B站的五部动画出现了广告之后,一下子便引来了用户们的不爽和吐槽,导致哔哩哔哩的董事长陈睿亲自在知乎向所有用户道歉,称这5部动画前加广告是因为版权方的要求,不得已才这样做的,甚至还要退还这五部动画的承包金。

这事才算得以解决。

去年“萌节”(十月十日)的时候,哔哩哔哩推出了收费(1个月25元,3个月68元,12个月233元)的大会员制度,但是这个大会员制度又相当鸡肋。

一方面,新番无广告的政策永远不会变,也就不存在会员免广告的事;另一方面,陈睿也表示,不会推出会员独享内容。这个大会员只是一些小功能的区别以及身份的象征。

前文我们提到,自己生产成本低,而且有特色,还能在自己的平台播放。但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表示:

制作成本更低,但是成功率不如购买版权。

也就是说,制作成本和收视是成正比的。猫眼专业版资料,2016年哔哩哔哩影业作为联合出品公司,参与投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和动画电影《精灵王座》。然而,这两部电影票房均失利,《我在故宫修文物》票房仅为645万元,而《精灵王座》叫好不卖座,票房惨淡,仅为2502万,几乎难以回本。

以上这些我们都可以看出,哔哩哔哩要商业化,又要平衡用户体验和商业化变现之间的冲突,所以它的商业化之路走的相当谨慎,不仅束手束脚,还无成效。

当然,这也不能全赖基因,这和哔哩哔哩自己没想明白也有莫大关联。

去年陈睿在接受每经影视记者采访的时候,还表示:

还没有想到一条明晰的盈利模式。

三、B站不会变质

没有明晰的盈利模式,之前的尝试也都收效甚微,这不禁让我对哔哩哔哩的生存产生了担忧,毕竟陈睿去年在知乎上向大家承诺过:B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

2016年9月份的时候,陈睿曾表示过,目前在B站上已经拥有超过一亿的活跃用户,超过100万活跃的UP主。用户投稿视频每天有数万级,90%是自制或者原创的视频。来自B站联合调研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人群画像方面,0到17岁的用户是B站用户的绝对主流,接下来是18到24岁的用户,25岁以上的用户加起来不到10%。在北上广的大学生和中学生里面,B站的用户超过50%。

但是,如@卢晓明 发表在36氪的《影业公司被大股东“甩卖”,B站拍片的日子又远了》一文所说的那样:

当网易和各大手握IP的公司凭着二次元的浪潮赚到手之时,坐拥大批二次元用户的B站,却似乎仍未找到让自己不变质的变现之路。

用户是有的,影响力也是有的,但如何将这些影响力和自己的变现之路融在一起,是陈睿和哔哩哔哩必须面对,也亟待解决的难题。但对于哔哩哔哩的初心,我是不怀疑的。陈睿也曾表示:

我们会非常尊重平等的去对待每一个创作者,B站自己不会创作内容,我们也不会参与内容的创作,但是我们做的事情是让更多的人能够创造出好内容。我认为B站的本质那就是创作。

我也愿意去相信,不管摆在哔哩哔哩面前的是多么大的难题,甚至是倒闭,用户在哔哩哔哩的心里,都会是大过天的。就像三节课经常说的那句话:

唯有爱与用户不可辜负。

 

哔哩哔哩 低价转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