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跤吧,爸爸》内地票房突破十亿,印度电影的胜利以及背后的中国赢家
三声 三声

《摔跤吧,爸爸》内地票房突破十亿,印度电影的胜利以及背后的中国赢家

在中印两国文化交流不断深入的当下,“一带一路”对于两地电影人,都是一次好机会,《摔跤吧,爸爸》可能没法在短时间内复制,但两大市场或许能够打造出更多的“孔雀山影业”。

来源 |  三声(ID:tosansheng)

文  | 秦泉 

多年后回首这个端午节档期,大多数中国观众印象最深的,可能不是《加勒比海盗5》以及众多位置“尴尬”的国产片,而是一部印度体育励志片,以及它带给这个市场的变化和惊喜。

在上映第26天后,印度影片《摔跤吧,爸爸》在5月30日接近中午时,内地票房成功突破十亿元大关。

21.webp

作为首部非好莱坞十亿级票房电影,中国市场之路也带了些励志色彩。上映之初,由于协助发行方华影天下的特殊身份,众多媒体将焦点对准万达院线的排片冷遇,以及这部影片的保底发行模式。

而这些在深度参与方创世星看来,都是对《摔跤吧,爸爸》这一项目的错误揣测。“我们创世星协助了中影引进这部影片,并承担宣传统筹工作,华夏是电影发行方,华影天下只是协助发行。”创世星总经理何巍对《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说,十亿票房的最大赢家应该是华夏发行。

此外,对于中印两地电影人来讲,《摔跤吧,爸爸》为中国和印度这两大市场的合作带来了更多想象空间。

2014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印,双方高层领导人签署了电影合拍协议。此后中印两地电影人在项目合作中有了更深层次的交流。第二年,《功夫瑜伽》等合拍项目立即“上马”。

成立于2012年的创世星是这一领域的典型先行者。过去几年间,这家专注引进印度电影的“批片”公司,协助引进了《脑残粉》、《巴霍巴利王:开端》、《摔跤吧,爸爸》等印度影片,经历了印度电影在内地市场从“无人问津”到火爆市场的整个过程。

2016年,创世星的创始人柳权成立了孔雀山影业,这家电影公司的合伙人既有印度电影人帕萨,也有在合拍项目中建立联系的明星王宝强。在何巍看来,以制作中印合作项目为主业的孔雀山影业,代表着中印两国电影交流将进入另一个维度,即通过中印合拍制作出同时适应两国市场的电影项目。

在电影《摔跤吧,爸爸》持续“霸占”单日票房榜的几日前,《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找到了这部电影进入中国的真正“操盘手”、创世星总经理何巍,同我们一起聊了聊这部电影背后资本局,以及中印两国电影市场深度合作的未来和机会。

“最大的收益方一定是中影、华夏以及创世星”

22.webp

十亿票房大片《摔跤吧,爸爸》进入中国,背后的几方推手包括:中影进出口公司,华夏发行,创世星和华影天下。

内地引进片放映制度规定,中影和华夏是官方确认的唯一有发行海外电影资格的公司,所有的民营公司全部都是以协助的方式参与其中。

而此次《摔跤吧!爸爸》是中影集团进出口公司负责引进,宣发则由华夏电影发行公司负责,创世星作为协助引进电影和协助宣传统筹参与到项目中。何巍说,因此这个项目中,最重要的参与方是中影引进、华夏发行和创世星。

“最大的收益方一定是中影、华夏和我们,前者主抓引进和发行,我们协助引进并做宣传统筹。”何巍认为,这一点不应该有任何异议。

他的“不爽”来自在这部电影刚上映时,很多媒体将焦点对准“明星公司”华影天下。何巍说,事实上华影天下只是协助发行的角色,以及在此基础上,基于发行成本和区域的商务合作,承担了部分的宣发投入。

电影上映初期,这部电影遭遇的万达院线低排片,让外界将华影天下在其中的角色重要程度想象得过并且复杂。“华夏发行在这个项目上的人手不够,需要一个协助发行方进来,这个时候华影天下正好合适,去落实一些地面的推广发行。”何巍说。

在何巍看来,之前部分媒体对于华影天下在这个项目中的报道,都属于煞有其事的瞎猜。《摔跤吧,爸爸》交由华影天下发行并不是同某位高层的私交比较好,而低排片更像是一次“误伤”。而何巍猜测,万达院线在开始时低排片源于对非好莱坞影片的冷遇,同时也不排除这是排片经理们的错误揣测“圣意”的做法。

何巍回忆说,引进《摔跤吧,爸爸》的故事开始于2014年年底,在中印电影交流升温的大环境下,广电总局希望引进几部印度片在内地上映。而此时,在这一垂直领域深耕了两年的创世星,承担了协助中影进出口公司引进片源的工作。

实际上,2016年7月内地上映的《巴霍巴利王:开端》和正在热映的《摔跤吧,爸爸》,都是中影进出口公司和创世星年度引进计划中的项目。

“早在去年11月,《摔跤吧,爸爸》剪辑等后期还没有全部完成的时候,我们就决定引进这部影片了。”何巍对《三声》说。

还没完全看片就决定引进,这同时否定了先前媒体报道的这部影片采取的保底分账的发行模式。在何巍看来,无论这部影片的内地票房是多少,都是一部买断片,同之前引进的印度电影如《巴霍巴利王:开端》、《脑残粉》在引进成本上没有大的区别。

但另一方面,在中印电影的深度交流的背景下,中印双方在一部“买断片”中扮演的角色正发生着改变。

具体到《摔跤吧,爸爸》,“双方是共同参与到整个过程中来的”,例如在这部影片的内地版版本中,重新剪辑的工作便是由男主阿米尔·汗的印度公司“操刀”。“阿米尔·汗为了满足内地观众的观影习惯,将影片中特别本土的东西去掉,再重新调整影片”,因此内地版整整比印度版少了21分钟。

这种深度合作也决定了《摔跤吧,爸爸》不是一部完全的“买断片”。“这次票房的回收有一部分是作为奖励的方式返还给印度公司,但不是外界猜测的保底。”对于何巍来说,目前的印度影片整体上在内地还处于一个开拓的阶段,双方在此之前对影片都没有太大的预期,因此也谈不上保底发行。

一部手工业作品的十亿级胜利

23.webp

阿米尔·汗为拍摄这部电影,暴肥27公斤,又花5个月减肥25公斤

和中国市场更熟悉的工业化好莱坞大片相比,《摔跤吧,爸爸》在内地取得十亿级票房的背后,并非印度电影的高度工业化,而是“手工式”的匠人匠心。

影片上映之初,最为影迷津津乐道的便是男主阿米尔·汗为影片爆肥又健身减重的过程。为了饰演老年的摔跤手父亲,阿米尔·汗在短短时间内增重27公斤,紧接着要拍摄年轻时候戏份时,又在半年时间内减掉赘肉。

在拍摄期间,阿米尔·汗只有这一部戏。何巍看来,国内影视明星很少为一部戏花掉这么长时间。从整个影片制作来看,《摔跤吧,爸爸》的剧本开发花了三年时间,之后的拍摄又耗时一年半。

事实上,在创世星所做的宣传工作中,一开始的营销思路就主打阿米尔·汗。在阿米尔·汗的北京电影节之行中,背后便是创世星不顾一切地“蹭热度”。阿米尔·汗的旁边坐着因《人民的名义》爆火的吴刚,并同邹市明来了一场跨界对话。

24.webp

阿米尔·汗在北京电影节上与“达康书记”在一起

在阿米尔·汗打下基础后,《摔跤吧,爸爸》十亿票房的惊奇之路,完全靠影片好口碑所掀起的观影潮。

好口碑首先体现在上座率上。5月5日首映当天,《摔跤吧,爸爸》便以21.4%的上座率高居榜首,并将排片比不断推高,上映第6天后票房便稳居第一,一直到影片上映第21天,直到上周末《加勒比海盗5》的上画。

对于何巍来说,《摔跤吧,爸爸》的高票房并不是偶然的爆发,而是渐进式的结果。这部影片的成功离不开之前印度影片在国际上取得的关注度,除此之外,中印拥有的文化相近性,以及区别于工业流水线作品的影片质量,都是其票房的重要保证。

某种程度上,《摔跤吧,爸爸》在内地掀起的观影潮,正映照着内地电影创作上的尴尬现状,甚至带来了集体反思。

在影评人梅雪风看来,电影《摔跤吧,爸爸》根植于印度土壤的现实写实正是其最可贵的地方。“影片中真实人物的处境,是成千上万(印度人)的缩影。这里面有印度根深蒂固的男女不平等问题,有官僚体系的腐败问题,有巨大的贫富差距和城乡二元对立……”。

有深层次对印度现实问题的挞伐,有励志的人物成长故事,正是这部影片受到内地观众认可的所在。这也是梅雪风横向比较内地电影产生的落差感,“当别国的电影总是试图与现实搭上点关系时,我们的电影更愿意龟缩到壮观的意淫里”。

在《摔跤吧,爸爸》上映的第五周里,这部印度片依然保持着对新上映国产片的“碾压”。单日票房超过《荡寇风云》、《“吃吃”的爱》以及《夏天19岁的肖像》三部影片的总和。

对于何巍来讲,在协助中影进出口引进过程中挑选到这部影片并不难。“印度电影的产量非常大,但它工业金字塔的体系比我们完备,这类电影以前是不考虑国际市场的,但金字塔顶端的电影因为这些年往国际市场走,就会制作一些突破宝莱坞电影的东西”,在何巍的计划中,创世星和中影进出后的计划就是将这些金字塔顶端的作品挑选出来。

事实上,印度的电影走国际化的初心,最直接的刺激来源于2008年奥斯卡作品《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这部影片虽然出自英国导演之手,但故事是印度人的“美国梦”。

在何巍看来,除了挑选印度金字塔塔尖上的电影,另一个标准就是选择民族、地域特色十分明显的制作,“和中国电影不一样,但是也很好的东西”。《摔跤吧,爸爸》正满足了这个标准,“这里面有印度的家庭观念,父母和孩子情感的表达”。

事实上,中印两国的文化底色是趋同的,但印度电影率先拍出了商业和现实性结合的作品,才带给内地电影市场深刻的启发。

正如腾讯影业总经理陈洪伟在朋友圈写下的这段话,“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工业看到和好莱坞的差距,手工业看到和宝莱坞的差距,如果文明是让我们卑躬屈膝,那我们最好收起我们野蛮的骄傲,正视我们的不成熟和稚嫩”。

“不再是只做传统的印度批片生意”

南印度影片《巴霍巴利王》,创世星将引进其下一部在内地上映

票房成功让何巍对未来有了更大的期许,“明年我们再做可能15亿、20亿都有可能”。

创世星终于在成立5年后迎来机遇。在此之前,印度影片的中国市场存在感一直较低。2011年,在国际上拥有很高知名度的《三傻大闹宝莱坞》在内地上映,这部口碑力作仅在内地取得了1398万元的票房,更多的影片在1000万之下,《脑残粉》152万,《新年行动》225万,《巴霍巴利王:开端》749万……

一次较大的突破出现在2015年,当年5月内地上映的《我的个神啊》。“印度片在内地的票房,大家都认为天花板是3000万,《我的个神啊》也是和华夏一起做,做到了1.18亿,后来大家认为印度片的天花板可能是一个亿。”何巍对《三声》说。

某种程度上,印度电影在内地市场逐渐取得的成功,应该归功于印度电影人对海外市场的不断尝试。《巴霍巴利王2:终结》这个月在北美上映一周后,票房便跻身前三,成功打入北美市场。而《摔跤吧,爸爸》宣发过程中,男主阿米尔·汗在内地做的访问比他在印度本土上还要多。

事实上,在印度电影积极拓展海外市场的同时,中印电影文化交流也迎来好时光。相比较中日、中韩间因为不稳定的政治关系带来的文化层面影响,中印两国在电影文化交流上,近年来一直在稳步推进。

国家主席习近平访印的第二年,“中印电影合作通气会”在北京召开,《功夫瑜伽》、《大唐玄奘》以及《大闹天竺》成为首批中印合作电影项目。

创世星也发现了为中印合拍项目做“落地协助拍摄”这个新市场。“中方剧组过去,我们和宝莱坞沟通,哪些可以用当地的工作人员,哪些庙宇是可以进去拍摄的,创世星都在里面做辅助和沟通的作用”。

创世星因此深度参与了《大闹天竺》和《功夫瑜伽》这两个项目。“我们不再是一个传统的做批片的生意,而是一个中印电影交流的平台”,何巍对《三声》说。

在创世星不断探索中印影片“交流”的背景下,另外一家新成立的公司则更显重要,2015年筹备,2016年成立的孔雀山影业。两家公司拥有同一个创始人柳权,创世星主要做影片引进生意,而孔雀山影业要做中英合拍、合作项目的开发与制作。

他同时认为,某种程度上,孔雀山影业所作的事情正代表着中印电影产业进入另一个更深层次的合作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孔雀山影业拥有两位重要的股东合伙人,印度电影人帕萨和明星王宝强。王宝强是在拍摄《大闹天竺》时同创世星有着很好合作,后者随即投资入股了孔雀山影业。帕萨则是电影《巴霍巴利王》的制片人,据《艺恩》报道称,帕萨与印度TOP5的电影公司都有密切的合作关系,此前曾帮助《三傻大闹宝莱坞》、《我的个神啊》、《巴霍巴利王》及此次的《摔跤吧!爸爸》等多部印度电影进入中国市场,因此孔雀山影业在中印电影合作交流上有着天然的良好基因。

何巍则对《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透露,目前孔雀山影业已经有两、三部影片在筹备了,其中会用到两地的导演、演员共同参与。

“举一个例子,我们正在做的一个片子是印度的一个园长因为他的动物园经营不下去了,来中国偷熊猫,然后返回到印度的故事。”在何巍看来,这才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中印两国深度协作的项目,同时具备在中国和印度两个电影市场规模放映的可能性。

事实上,此前中印电影交流,无论是“一带一路”政策下拍摄的《功夫瑜伽》和《大闹天竺》,并没有真正打开印度市场。2016年2月在印度上映的《功夫瑜伽》,首日票房仅为400万人民币。在当地观众看来,影片对印度文化的理解太过流于表面。

或许,在中印两国文化交流不断深入的当下,“一带一路”对于两地电影人,都是一次好机会,《摔跤吧,爸爸》可能没法在短时间内复制,但两大市场或许能够打造出更多的“孔雀山影业”。

《摔跤吧,爸爸》 印度电影 中国赢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