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了八年,b站唯有靠变质才能变现?
品途公司志 品途公司志

亏损了八年,b站唯有靠变质才能变现?

B站为何至今还没有找到商业化的业务突破口?

来源 |  品途公司志(ID:e-qika)

文  | 鱼多多

一直以来,哔哩哔哩释放的商业化信号颇为低调、克制。然而,两年时间不到,哔哩哔哩影业股份近日却被大股东200万低价抛售,甚至可以说是“跳楼清仓”。哔哩哔哩影业和身后同样面临盈利碰壁问题的B站,一起成为了大众唏嘘的对象。

据公开信息显示,目前B站上已经拥有超过一亿的活跃用户和超过100万活跃的UP主,坐拥庞大的用户群体和流量价值,以及在年轻人人群中的影响力。但其掌门人陈睿却公开表示,B站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那么需要被拷问的是,B站为何至今还没有找到商业化的业务突破口?

50

与股东“同一世界,两个梦想”

两年前,B站和尚世影业的“联姻”曾让同行羡慕不已。

2015年12月,估值超17亿元的哔哩哔哩弹幕网(B站/bilibili)牵手尚世影业成立哔哩哔哩影业。据公开信息显示,尚世影业出资450万,持股45%;B站的运营主体持股40%;宽娱数码(B站董事长陈睿个人投资)持有剩下15%的股权,尚世影业成为了哔哩哔哩影业最大股东。

B站成立影业,是希望能够从社区型的平台深入到内容制作方面,这样一方面“自给自足”能够省去购买版权的费用。另一方面,通过对作品的投资制作还能带来版权以及广告等其它方面的收入。

实际这也是大多数视频网站以及像B站这样做社区的平台转型的必经之路。而B站在转型方面,其实还是存在一定优势:首先是背后有最初腾讯的投资支持,另外哔哩哔哩的大股东尚世影业来头也不小,曾出品《蜗居》、《甄嬛传》等热门影视作品,早前参与宣发的影片票房累计超过20亿,2016年营收达到12亿。然而即使有了这样经验丰富的合作伙伴,哔哩哔哩影业在内容制作上还是跌了跟头,商业变现之路变得更加渺茫了。根据股权转让挂牌信息,哔哩哔哩影业目前没有带来任何营业收入,净利润为负0.61万元。

自成立以来,哔哩哔哩影业投资的项目并不多。2016年1月播出电影《神探夏洛克特别篇:可恶的新娘》是其成立后参与的首个项目,哔哩哔哩影业还在电影上映期间组织了另类观影活动,主打Cosplay表演。随后,哔哩哔哩影业作为联合出品方参与投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和动画电影《精灵王座》。但哔哩哔哩影业参与投资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票房仅为645万。可惜的是,该部电视纪录片曾在B站上一夜爆红,到了大屏幕却失去了热度。

51

根据陈睿的描述,喜欢B站的人群往往是95后、00后。B站营造了一种特殊的氛围,弹幕连结起了各种思想的火花。

因而有分析指出,一旦B站的内容迁移到大银幕,二次元文化里的那些热闹就会被湮没。大银幕说到底还是主流文化,那些流连于B站的亚文化人群,会因在三次元的世界里找不到语境而感到沮丧。因此,《我在故宫修文物》在院线市场表现冷清也就可以理解了。

一方面主流文化难盈利,同时,双方发展观念的疏离也不可避免的导致了公司营收业绩萎靡,或许这也是大股东要把公司股权“清仓”的最主要原因。

在2016年尚世影业发布年度片单,其中《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和《求婚大作战》是在2015年底由日本富士电视台引进的翻拍项目。对于B站用户而言,此类日本内容和产品具有极强的消费力,这两部作品原计划就是由哔哩哔哩影业参与制作。

但据了解,最终这两部剧都没有在哔哩哔哩影业体系内完成,而是尚世影业和腾讯视频联合出品。尚世影业宣布的9个电视剧启动计划以及将于2017年上映的电影片单中,包括了《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烈火如歌》、《紫川》等头部大IP,出品方已无哔哩哔哩影业的身影。

究其原因,不外乎尚世影业对于优质IP商业化的渴求,B站担忧“变质”后用户出逃所表现出的克制,两者矛盾显然难以调和,但在这个时间节点上都是对自身负责任的选择。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广告变现艰难

从产品自身来看,主流视频网站的产品运营以内容为主,各大视频网站抢购电视影视版权,综艺合作、内容自制,无一不是以内容来争用户,在商业变现上主要依靠广告和增值服务(会员)。

用户数量迅速增长的背后,B站也正在告别早期依靠UP主上传内容的野蛮生长阶段。虽然B站是一个二次元属性的互联网公司,但它首先是一家对视频内容有着强烈依赖的互联网公司。

反观其他竞品,2016年6月,爱奇艺付费会员超过2000万;2016年11月,腾讯视频付费会员超过2000万,年增长300%;2016年12月,优酷付费会员突破3000万。再结合这些巨头们动辄百亿的季度营收,而B站既无法避免和这些视频领域的正版化和版权争夺,也无法摆脱用户数量增长带来的运营压力的增长,二次元的属性还让它受到了比别人更多的限制,很明显B站现阶段仍然无法在规模上与传统视频网站抗衡,无法跻身于主流之位。

那么B站通过广告来商业变现的主要途径可行吗?

58

作为国内重要的二次元文化传播载体的B站,这种文化对于商业社会,天生带着抵触。商业变现和广告显然与建站初衷相悖,因为B站广泛为用户所认知的属性还是ACG(动漫、动画、游戏的总称),且“无广告”概念已经演变成B站区别于其他视频网站的一种重要符号。因此B站一旦加广告,便将引起用户的强烈反感而愤愤离开,新用户会因为发现ACG属性不浓厚而放弃加入,留下的只是普通的娱乐属性用户,强行变现就会出现伤害用户情感,影响口碑的风险。

不过,依然还是要承认,B站的产品策略还是一定程度上承受了商业化因素的助推。资金支持是一个因素,这使得B站在本业上更加游刃有余,但另外股东对产品变现的需求压力也让它不得不进行广告延伸和业务扩展尝试。

第一来源收入乏力

A站、B站这类二次元网站,与主流视频网站事实上有明确的分水岭。

视频网站发展到现在,大致有四种盈利模式。第一是影视,第二是广告,第三是电子商务,第四是会员收费。而对于A站、B站来说,也逃不出以上几大路径。比如,B站盈利版块大致在平台广告、会员制、视频承包制计划、IP影视资源开发、电商(二次元内容的衍生消费)、旅游项目、办演唱会、线下收费聚会、直播、游戏联运等一些方面。

虽然B站的盈利模式多种多样,但大多还属于小打小闹,在动作上,由于用户对商业化的排斥和敏感,B站也更加小心谨慎。

就比如B站开始的会员业务。

根据动漫游戏资讯网和邪社发布的《你会购买B站大会员?》调研结果中显示,600名以上的参与投票者中,81%的人表示“不买,我只是一个看视频的”;另有14%的人处于“观摩考虑中”;愿意购买者占比5%。当然,这和B站刚上架的“大会员”特权没触到用户痛点有一定的关系。

可以发现,曾受惠于早期的“免费”头衔而流量源源不绝、迅速闯入视频行业的B站,对改变老用户习惯的付费相关政策的确需要更加小心翼翼,它要一步步试探用户底线,更透明地广泛征求意见,并且找出更多创新、适合自己的手段。否则,它就会总听到这种声音:“你就是个顶着二次元和弹幕旗号的热门视频网站罢了”。

小众文化难成爆发点

除了腾讯对B站的投资之外,阿里与百度其实也早就开始对二次元领域进行布局了。

同样是在2015年,优酷土豆率先投资了国内另一大弹幕视频网站AcFun。优酷被阿里收入阵营之后,AcFun也自然成为了阿里巴巴泛娱乐产业的一员。除此之外,百度旗下视频网站爱奇艺也已经成立了动漫创作公司。另外百度贴吧实际上也是一个二次元用户活跃的聚集地。

然而BAT的入局,并不意味着所谓风口的到来,更多像是“占坑”的意味。

相关数据表明,中国的二次元消费者已达到2.6亿人,其中97.3%是从90后和00后。但就是这部分人,目前所形成的购买力还不足以支撑二次元市场的集中爆发。陈睿曾做过一个判断,目前中国二次元产业的市场为1000亿元人民币,5年后将迎来1000亿美元(约合6384亿元人民币)的市场份额。

业内有人曾分析,尽管二次元人群的属性非常鲜明,但二次元游戏依然是一个让人很难捉摸的市场。国内目前出现某些不错的产品,但都没有顶尖的成绩或大规模的成功,二次元领域始终是市场消费的小众品类。B站想做的是在小众的市场里实现盈利的最大化,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整个市场的消费主体还没有成长起来,现在急于实现变现还为时尚早。

看来,只能说二次元的风口目前仍遥遥无期。

(部分素材来源:速途网、万户财经)

b站 二次元 变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