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壮派”崛起:那些年轻的商界领袖是如何成功的?
四郎 四郎

“少壮派”崛起:那些年轻的商界领袖是如何成功的?

检视“少壮派”企业家的崛起之路,我们可以从中看到这个时代留给年轻人的机会,看到移动互联网在巨头掌控格局下凿出的裂缝。

在《财富》最新出炉的“2017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榜单中,我们赫然发现,这份“影响力和体量皆备的企业家”名单中,不仅仅有任正非、张瑞敏、宗庆后这样已奋斗了半个世纪的行业教父,还有陈大年、程维、王兴这些生于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的“少壮派”。

70岁的企业家,和70后的企业家,同时成为了商界领袖。

而年轻的企业家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的标签——互联网。他们是被互联网改变命运的一代人,又利用互联网改变了更多人的生活和工作,现在,他们操盘着拥有数亿用户的产品,每一个细微的改动都可能影响数千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财富》去年发布的“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单中,只有这三位企业家跻身今年的商界领袖之列;而这三人通往成功的路径又如此迥异,有着太多生死攸关、惊心动魄的时刻。

检视“少壮派”企业家的崛起之路,我们可以从中看到这个时代留给年轻人的机会,看到移动互联网在巨头掌控格局下凿出的裂缝。

|程维:巨头的阴影里和肩膀上

滴滴的最新一轮融资超过55亿美金。在长长的股东名单中,滴滴又加上了交通银行、软银、银湖资本等,这是滴滴公司的G轮融资,截至目前,滴滴的七次融资总额近150亿美元。

完成之后,滴滴的估值将达到500亿美金,离690亿美金的Uber一步之遥。

滴滴的掌门人程维,年仅34岁,在《财富》的榜单上,他的排名仅次于任正非(华为)、马化腾(腾讯)、方洪波(美的)、马云(阿里)、王健林(万达)、刘强东(京东)和陈峰(海航)。

坊间甚爱谈论程维早年创业的“濒死时刻”。辗转纽约、旧金山和中关村,被所有投资人拒绝;因为上线专车、快车业务而遭到出租车司机的集体抗议;连成功本身也可能招致失败——订单量暴涨,服务器垮了,程维连夜致电马化腾,借了1000台服务器。

这些带着传奇色彩的故事,常常让人们误以为是意志力与运气成就了今日的滴滴,而忽略了程维在每一次危机所展现出来的,超前于时代的眼光、运作资源的魄力、谈判与妥协的处世智慧。

程维的身上,多少带着老东家阿里的印记。

《中国企业家》对程维的报道中这样写道:“对于大多数公司而言,能够真正团结人的是收益和胜利,而不是梦想。滴滴不大一样。既会画饼,又会打鸡血,是程维最大的自信。”这种通过捕捉身边人的情绪、以共同梦想作为驱动的管理能力,在早年的马云身上,我们曾反复看见。

滴滴的offer并不以高薪资和多期权取胜,而是通过“一种独特的工作氛围”吸引雇员。“所有人都比职业生涯中任何时候更玩命工作,这里没有周末,周会、月会、部门会就占满整个月。”《中国企业家》的报道引用了一位滴滴早期员工的的话,众所周知,互联网圈的“996制度”,起源正是阿里。

而程维找人、用人的眼光,也令人赞叹,无论是早期的技术合伙人张博,还是后来的柳青。

三年时间,滴滴从初创公司长成巨子,在各个指标上屡创纪录,程维也从当初的BD经理成长为能挖来柳青、与Uber谈判、应对各种复杂局面的商界精英。

拿完天价融资之后,滴滴的下一步是全球化和前沿技术。现在,滴滴已有超过10个国有背景投资方,如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中信产业基金、中国人寿、北京汽车、中国邮政、交通银行等。500亿美金的估值不是终点。

“我也一直生活在巨头的阴影里,这是一个时代的背景。……如果他们盯上了你,来找你谈,是一件好事,说明你做的事情已经引起了他们的重视。如果他们还没来找你,说明你做的还不够大,没引起他们的重视。但在细分领域,如果做的最好,一定能够打败巨头。”程维说。

|陈大年:一边偷懒一边成功

公众是因为WiFi万能钥匙而开始认识陈大年,但对于行业来说,陈大年成名于十几年前。

陈大年与二哥陈天桥共同创办了盛大网络,2004年,盛大上市,陈氏兄弟超过丁磊成为中国首富,陈大年一手主导了盛大文学、盛大创新院的创办。

那一年,BAT刚刚冒头,腾讯还未涉足游戏产业,阿里正在庆祝年收入突破一百万元,而盛大的净利润已经达到7360万美元。

财务自由来得过早,上天的眷宠往往伴随着额外的代价。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陈大年回忆过去,认为他最迷茫的时刻出现在2006年,也就是盛大的巅峰时期。

“他已不再追求财富和名望,一连串挣扎和博弈在他脑海中产生:为什么要做公司?为什么要继续做公司?为什么要把收入做到更高?他正在重新考虑这一切。”《财富》杂志如此写道。

年轻时透支健康、拼命创业的状态也开始显现副作用。陈大年回忆起一次濒死体验:“我躺在地上,仰面望着天,等着救护车。那时已是晚上十点了,而在我的内心里已经确信过几分钟就会死去。立交桥上的路灯就这么清冷冷地照着。”

盛大没有能够延续传奇。巅峰时期的“网络迪斯尼”布局,被后来者成功地模仿与实践了,但在当时,他们的尝试太过超前,不管是用户、产业还是盛大本身,都还没有准备好。再后来,盛大转型投资控股公司,陈氏兄弟将旗下游戏、文学等业务悉数售出,不过十年,行业已经不再谈论这个盛极一时的名字。

但陈大年却换了种方式重新归来。2013年,陈大年二次创业,创办WiFi万能钥匙,一款提供免费连网服务的APP。现在,这款年轻的APP是中国移动互联网下载量前十大应用之一,用户量超过9亿,月活跃用户数5.2亿,根据腾讯出具的数据,它的日下载量甚至已经超过微信和QQ。

更重要的是,截至目前,WiFi万能钥匙未接受过BAT中任何一家的投资,仍然在独立运营。陈大年在夹缝中发展出了一家用户量可与BAT匹敌的企业。

陈大年也变了,从当初的加班狂人变成了现在的“偷懒”老板。盛大时期常常开会到凌晨一点的他,现在再也不提倡员工加班,刚刚过去的2017年春节给员工放了一个月长假,而他本人,每天的工作时间不超过6小时。

他不再是那个心急的少年,不再想要在一夜之间把罗马建成。《财富》杂志对此的评价是:“在他看来,做对的事情,远比努力更重要。”

什么是对的事情?充分授权,把业务还给员工;正确激励,“奖得出乎意料,罚得毫不手软”;最重要的是,给员工成长的时间,让他们试错,老板只是掌控大局,而不干涉具体的细节。

“一个好的企业应该是值得长期投资的企业,如果你不追求一个短期利益的话,你可以把很多的工作抛掉,公司就能够特别从容。”陈大年曾这样表示。

现在,WiFi万能钥匙成为了移动流量的新引擎。在行业断言“流量红利枯竭”时,它源源不断地将非网民转化为网民、或者延长网民的在网时间,从而为行业反哺流量。在腾讯科技的最新报道中,WiFi万能钥匙的估值已经达到50亿美金。

|王兴:创业下半场

不久前,在与华兴资本CEO包凡的一次闭门会谈中,王兴否认了“美团已从BAT的重围里面冲出来”的论断。

他这样形容美团所处的状态:“战斗是永远的。只是从一个战场变成另一个战场,从一个困难变成另一个困难,当然也从一个机会变成另一个机会,总是有不断的变化,总是需要不断地往前。”

美团的确是一家“始终创业”的公司。它几次掉转船头,却恰好赶上最好的风口;它习惯于战斗,不管是和对手还是和公众;现在,这家涉猎甚广、竞对密布的庞大公司,正在将触角伸向更多看似已尘埃落定的陌生领域,比如网约车和民宿分享平台。

从2012年的千团之战,2014年的O2O大战,到2016年和大点评合并、创下估值新高之后,甚嚣尘上的“裁员潮”、“估值暴跌”之说。每一个凶险的时刻,总有人说,“留给美团的时间不多了”,但美团硬是从资本与用户手中争来了更多时间,捱到了下一个黎明的关口。

王兴此前的另外两次创业——校内网和饭否网,曾让他身负“史上最倒霉创业者”之名,起了大早、赶了晚集。直到2010年美团成立之后,此时兼具经验与意志力的王兴,才在巨头环伺的艰难环境中闯出一片天地。

这八年,王兴从昔日的海归青年,成长为独具洞察力的行业领袖。

张一鸣评价王兴“好奇心强,阅读面广,对各种奇怪的问题感兴趣,求知欲非常旺盛”。据说,王兴家中有一整面墙的书,平时在外也是kindle不离手;习惯开着几十个浏览器,对最新最前沿的技术资讯了如指掌。

他重视思考,爱问为什么,基于数据做决策,对商业与管理有一套独立的价值观。著名财经作家李志刚曾表示:“王兴的个性是不怕花钱,但心里要有数,必须衡量出效果。他不管别人怎么做,自己有一套判断的标准。”

早年千团大战,所有平台都在疯狂地推,而美团采用的做法是,综合每个城市的人口、GDP、淘宝消费指数、肯德基麦当劳数量和电影院数量等各项指标,计算投入产出比,“当王兴发现不划算时,就停止扩张,美团曾在扩张到第90多个城市时突然停止扩张。”

去年,王兴提出“互联网下半场”论,指互联网企业已进入手机用户停止增长的存量时代。在中文语义中,“下半场”往往带着另一个隐喻:上半场的哨声已结束,所有的赢家又重新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上,这是重新定胜负的时刻,也是超越的时刻。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团点评刚刚完成合并时,王兴允诺,2018年美团点评将完成上市,同时保证IPO估值不低于200亿美金,否则美团点评将赔付投资金额的120%,近40亿美元。现在,距离这个收获的年份,还有半年。

|结语

凯文凯利曾经提出过一个“边缘理论”,即从边缘市场切入,完成对中心的颠覆。这可以部分地解释上述三位年轻企业家的成功。

但即便他们已经成为中心的一部分,也仍然没有完全逃脱资本的重力。王兴和程维的背后,都坐镇数十个强大的基金,他们曾经多大程度受益于资本,如今就会多大程度受制于资本。

从这个角度上看,已经成功过一次的陈大年也许更自由,他仍然具有选择权,具有对抛出橄榄枝的任何一方说不的能力。但腾讯已经通过旗下腾讯WiFi管家展现出了对于WiFi领域的野心,拥有一个像腾讯这样的竞争对手,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有意思的是,12年前,《财富》第一次在中国公布商界领袖榜单,那一年,马化腾尚未上榜。

每一个时代的年轻人都同样野心勃勃,我们乐意看到更多年轻的企业家出现。因为他们,互联网的格局才不会陷入寡头垄断,而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是创新的源动力,将把我们带入一个更好的世界。

陈大年 任正非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